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战何时休
    ,!

    陈家老祖贵为仙人,实力自是不用多说,绝对是这世上绝无仅有至强高手,几百年内未有敌手,可眼下他却遇到碰到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他就是令天界无数仙神为之胆颤的上古凶兽,吞天兽。

    虽然曾经遭遇了灭顶之灾,但凭借强大的生命力以及百折不挠的毅力,在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恢复之后,他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再次回到往昔的巅峰时期。

    这一刻,遮天幕内霹雳如雨点一样轰然降落,使得整个空间布满了耀眼的紫色电光,这是陈家老祖的起手式,他已经鼓足了十成的力量,只为迎下眼前这道狰狞恐怖的兽影。

    “看我的仙法紫电奔雷!”

    刹那间,陈家老祖的右手成了眼下这场战斗之中主角,无数雷电之力随即涌入到他的掌心之中,进而聚集起一柄紫色雷剑。紧接着,他一跃而上,超过那道兽影,来到对方的上方,立即右臂抡剑,全力斩向那道愈发清晰的光影。他知道,生死在此一举!

    “砰!”

    陈家老祖的紫电奔雷展现出仙人应有的实力,巨大的力量之下,兽影被彻底压弯,那只原本高高昂起的兽首也因此折断,无力地耷拉在身体前方。不过,这并等于吞天兽就输了。因为兽影还没有消失,只要兽影还在,他的杀招就仍然有效。

    远处,那具还未完全修复的烟影之中倏尔暴发出一阵怪笑,接道一道妖艳如血的光束从中飞射而出,径直涌入那道即将消亡的兽影之中。而那只原本被挫断的兽首在那股诡异力量的激发之下,居然再次立起,而且神态也变得狂躁不安,面色痛苦至极。见此情形,陈家老祖准备补上一刀,可不曾想,一起怪象突然发生了。

    兽影的整个身躯猛地一震,随之不下百处的体表当中都渗露出血一样的光芒。那股光芒浓郁且又气势滂沱,兽影在它的作用之下被撑得四分五裂,眼看就要爆炸。陈家老祖心道不妙,于是立即运起自己的独家秘术,“天道无敌”心法,一尊八臂罗汉的金身光幕赫然笼罩在他与众人的身上,只为提防眼前即将发作的爆炸。

    果不其然,就在金身光幕出现的第二瞬间,兽影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原本形态,随即化为一道绚烂的焰火,当着陈家老祖的面前轰然爆发。巨大的力道直接炸穿了遮天幕的穹顶,一条凶悍的火蛇顺势从中跳离而出,而后落入到了天幕山下的丛林之中。

    这时,天幕尊府的众位弟子还未来得及撤退,眼见那突如其来的火蛇扑向自己,大多数人都因为心慌失措而不知如何应对。多亏众位尊者身经百战,即便在面临此等恐怖的乱象场面,依然能够从容应对,包括钟吕大尊在内的八位尊者一同解印,显示他们真正实力的机会终于来了。

    “听我口令,逆位转向,洪蛟出阵!”

    说话之间,八人身前光霞刺目,一道水色蛟龙横空出世,当即便与那迎面飞来的火蛇打成一团,互相缠绕,然后又拼命撕咬,斗得天错地暗,难解难分。

    可蛟毕竟是龙的后代,怎能是蛇这种低级生物所能媲美的呢?几个回合下来,那条火蛇的气焰已经越来越小,最后蛟龙双爪直接刺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用力一分,那道炙热的身形立即消失不见,化为了无数带有余温的灰烬。

    好不容易转危为安的众人,立即起身向府内逃去,几位尊者也是相继离开,只有钟吕大尊还留在原地,面色沉重地望着那朵不时放出异彩的乌云,愁眉不展。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弟子突然跑了过来,恭敬道:“大尊,天尊请你去他的练功房一趟。”

    钟吕大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碍于对方的身份,又不能出口回绝,只得点了点头。

    “好的,我一会儿就去。”

    回身之前,他又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还有那轮略显颓废的日头。是啊!在这等激烈的战斗之下,就连日月也要因此失色了。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他作为钟吕大尊的身份最后一次见到太阳。

    不久之后,他的身影便永远消失在了天尊的房间之中。

    爆炸过后,遮天幕已经几乎沦为废墟,原地放置在地上的诸多液泡也被破坏了七七八八,只有极少数才有幸保全。于是乎,空间之中又多了一些淡蓝的气息,这便是被遮天幕掳来的神魂,而方柔与薛菲菲等人的灵魂便在它们之中,只是一时之间还分辨不出罢了。

    再看陈家老祖,虽然成功抗住了这一招“玉石俱焚”,但自己也受到相应的波及,那道“天道无敌”金身竟已破损了大半,露出了其中原本的形态,那居然是一个面目可憎的恶鬼。虽然外形略显模糊,但孙长空凭借自己过人的双目,仍能辨认出他的相貌,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只恶鬼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老祖,你这功法不真奇怪,为何要在一个八臂罗汉之中安放一个这么个不受欢迎的邪物呢?”

    陈家老祖调息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睁开双眼,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好在眼睛之中依然炯炯有神,原气应该没有什么损伤。他叹了口气,这才低声道:“看你这样子,修行仙道应该也有些年头了,难道你不知道正邪本来就是一体双生的吗?”

    “一体双生?什么意思?”

    “有些事物,并不能单独存在,必须通过它物衬托才得以显现。比如说光与影。”

    孙长空稍稍明白了一些,随即道:“您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邪恶存在,所以的正义也就体现不出来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陈家老祖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神情:“这仙法也是如此,没有像这只恶鬼作为依托,法术之中的力量将会大为衰减,甚至还不如一般的人法。不过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如果在保护‘邪恶’不作乱的事情下,将其力量发挥到极致,这应该算是成仙之后精进道路上的一座大山吧!为了克服这个难关,我花费了上百年的时间,只为将自己修炼成心如止水,天塌不惊的状态。我陈立虽算不是是成年难见的天才,但纵观整个大陆,资质难与我一较高下的恐怕也不过一手之数。连我都要耗费百年的光阴来完全这一突破,其它人就算成了仙,恐怕也再难前过一步了。”

    陈家老祖的讲教十分认真,这让孙长空有种豁然开窍的感觉,整个人都为之变得神清气爽起来。不知不觉当中,他竟对这位老前辈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佩,如果之前自己不是与陈家有过节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成为忘年之交。不过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有些太过天真了。如果被对方知道自己差点毁了陈家,这位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恐怕要把自己生吃活剥了吧!

    “老祖见解独道,令晚辈醍醐灌顶,受益颇多,改日有机会,一定要向您多请教一些。”

    不知为何,现在的陈家老祖也觉得眼前这小子越看是顺眼,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年轻时候的瞿厉,沉思之间竟一种恍然隔世的错觉。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悲凉之感,直到现在他还能想起瞿厉服毒自尽时候的场景。

    “好!如果你能找到我,我一定教你一套足以让你横行天下的绝世武功,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孙长空生怕对方不承认今日的约定,竟然伸出手指,笑嘻嘻道:“来拉勾,不许反悔。”

    陈家老祖是什么人,那可比一言九鼎的皇帝还要更有分量,说得出做得到,这是一个男子汉,也是一个长辈应有的气魄。可令他汗颜的是,如今自己居然要靠这种小孩过家家的手段来确保自己的威信,真是让他不由得恼火啊!

    不过看在孙长空如此虔诚的份儿上,他也不好多作计较,真的就与对方拉了拉手,而后露出会心的微笑。

    “好了老祖,咱们的事情姑且先放一放,那个吞天兽还不知怎么样呢!等解决了他,咱们再说咱们的事!”

    “好!”

    陈家老祖大袖一挥,一股堪比飓风的巨型气浪随即拔地而起,将众多悬浮在空中的尘埃一卷而飞,使得能见度再次恢复正常。可令众人感到疑惑的是,原本处在烟霾之中的吞天兽居然不见了。

    冯焱阳不知所措,九阴王方寸大乱,孙长空大惊失色,只有陈家老祖冰心仍在,他的冷静为众人的安全打了一针镇定剂,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与吞天兽一较长短。

    就在四人纷纷寻找吞天兽形踪之际,头顶之上突然降下了鹅毛大雪。但这雪并不寻常,颜色微蓝,落地即化,而且还会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在空间之中。别说是孙长空他们,就连见多识广的陈家老祖也不知其中的猫腻,只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他觉得这些雪花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然而就在他准备继续追寻吞天兽的时候,一道奇怪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耳边传出。

    “老祖,我们好久不见!”

    “你是瞿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