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隐情还是隐情
    ,!

    “刚才吸引了那么多人的注意力,就是为了让你趁机潜入这里,拿到关键的东西。没想到几个小喽罗也解决不了,九阴王,是我太高看了你了啊!”

    听闻那人的话音,九阴王与孙长空一前一后看向那人,前者面色大变,显然并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现身。

    “你……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过吗?事情一办成,我就会出去,不用你亲自出马!”

    孙长空一听九阴王的口风,想来这突来之人的身份与实力,恐怕还要在他之上。一个九阴王就已经足够令他棘手,半路再杀个凶鬼恶煞,这让他如此应对。瞥一眼身后的冯焱阳,孙长空的心几乎沉到了谷底,眼下的形势委实不妙啊!

    来者并没有理睬九阴王,而是直接探步到孙长空的面前,向他一指并且厉声道:“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孙长空定了定神,故作泰然道:“呵呵,真可怜,在你来这之前,九阴王已经答应放我过我们两个了。你现在再来刁难,莫非是以大负小不成?”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孙长空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发现面前的人不过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恐怕还要比自己小上一些,是个不折不扣的黄头小子,委实让人提不起神来。

    可从那人周身的气场之中可以隐隐看出,这位年轻人修为之高,自己已经看不透。孙长空只知道,此人的实力远在他和九阴王之上,恐怕就是他们二人合力,也无法与之比肩。难道,这又是一位诸葛家的来使不成?

    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意思是问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起先,九阴王还有些忌惮,见到对方迟迟不肯罢休之后,他才终于道:“呃,确有此事。就在刚才,我发现他居然是我一位旧识的后人。看在他命运坎坷的份儿,我看就放过他吧!”

    年轻人也不说话,接着转过头来,朝孙长空继续质问道:“好,我不杀你,但你必须将东西将给我。否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将你带离这里。”

    孙长空一听对方这么大的口气,不禁随口道:“呵呵,你的修为虽然高深,但还没到那种程度吧!再说,你是谁,在那帮神仙面前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年轻人眉毛一挑,孙长空不由自主地向旁边闪过一步,这个动作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而是由身体直接反应,所以过程十分之快,快到连对方也大吃一惊。孙长空随即看向身后的空间之中,一道漆烟、幽暗的时空裂缝豁然出现在冯焱阳的身旁。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居然只是振了振眉梢,就能产生如此之大的破坏力,而且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要不是自己那莫名其妙侧闪,恐怕那道裂缝就出现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了。

    他可不认为有人能在这般恐怖的力道之下幸免。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对你发动攻击,难道你能看穿我的心思。”

    孙长空愕然,过了好一阵他才清了清嗓子道:“这不用你管,话说你究竟是何方高人,怎么会与九阴王为伍,难道你也要助他为虐不成?”

    九阴王豁然走上前来,大声呵斥道:“快给我住手,陈家老祖驾到,还不快快前来叩拜!”

    听到“陈家老祖”大名的时候,孙长空只觉得身遭雷亟一般,一身的澎湃灵气竟都随之变得停滞不前,造成了局部的阻塞。于是他赶紧调息,一边运气一边苦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和陈家居然还是这么有缘。”

    陈家老祖一改原本冷酷的神情,变得温和了许多,接着道:“怎么,你与我陈家还有交情么?”

    孙长空哑然,回想起不久之前与陈家那一战时的情景,直到现在他还心有余忌。如果让对方知道是自己把陈府搞得天翻地覆,差点让瞿厉趁机得逞,扳倒陈家,恐怕就是有一万条性命也不够这个老妖怪杀的吧!

    想了一想,孙长空才继续道:“哦,我和陈世杰之前有些交情,之前他在凤鸣城中遇袭的时候,还是我帮他脱险的呢!”

    此时的孙长空颠倒烟白,硬是把自己这个杀手说成了援手,而且还是救了陈家少主的圣手,如此一来对方就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饶了自己一命吧!

    可一听到“陈世杰”三个字的时候,孙长空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脸色有些微微难看,就连之前的从容之色也不见了,一朵比遮天幕还要浓重的乌云随即盖在了他的眉宇之间。

    “那个废物不救也罢,枉我陈家在他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精力时间和金钱,居然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后生也解决不掉,还让代理家主还有他的一个儿子惨死当场,真是有愧我对他的期望。不过现在好了,陈少鳞当了少主之后,我们陈家终于后继有人了。”

    孙长空当即一愣,心道这个陈少鳞又是哪个,自己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而且从这个“少”字辈来看,应该与陈世杰不是一代人。难道,他们这一代已经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从长辈之中择取少主之职了吗?

    “这么说,现在的陈世杰已经不是少主了?”

    陈家少主点了点头:“不过你不用担心,既然你救过我的后人,那就是我们陈家的恩人。我陈立向来都是以德服人,绝不会以怨报德。听我的,把那件东西交给我,我一定可以确保你和你的朋友可以安全离开这里,而且还能为他治愈身上的伤势。这么严重的外伤,如果让他自行修复的话,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可绝对完成不了。现在,只需眨眼的工夫我就能让他再回巅峰时期。怎么样,这下你可以交给我了吧!”

    对于陈家老祖的为人,孙长空还有些琢磨不透。可眼前形势危急,事态的走向已不是自己所难控制的了。而且,人家堂堂一个仙人,完全没有必要欺骗自己,要杀自己和冯焱阳,不费吹灰之力,哪里还用在这里兜圈子。可话又说回来,对方口中所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绝世宝贝呢?

    想来想去,他才终于惭愧道:“呃,实不相瞒,我等进入到遮天幕这中纯属意外,九阴五阳的其余四位前辈更是不幸陨落,尸身都不见了。我们能走到这里,完全是上苍怜悯,神明庇佑的结果。能保全性命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机会寻得什么宝物神器,老祖你所说的东西,我们实在不知为何。”

    孙长空本想通过一番感人至深的言辞打动对方,让他放过自己与冯焱阳。可此话一出,对方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而且寒意十足,教人看过他的面孔不禁心惊胆颤。

    至此,陈家老祖再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声如洪钟道:“小子,你别想诓我!别告诉我,你能遇到了重重杀机之后,连吞天兽的踪影也没有瞧见。”

    孙长空心头一震,心想道:原来对方所说的东西就是指“吞天兽”啊!可话又说回来,吞天兽有扛天之能,即便实力大不如从前,但也不是陈立这种一般仙人所能应付的。如果贸然进入到遮天幕之中,惹怒了对方,非但达不到自己的预期,甚至还要反搭一条性命,真可谓是得不偿失,弊远远大利于利。既然这样,对方为什么会一口咬定吞天兽就在自己身上呢?

    “呵呵,老祖的玩笑真是开大了。那吞天兽厉害无比,单是一只头颅就足有一座小型庭院那般大小,我们逃命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擒得住它?我说过了,我俩能够逃出这里,完全都是运气所致,和那吞天兽无关?”

    陈家老祖轻声一笑,眼中放射出犀利的神光,随即道:“那吞天兽在全盛时期确实强悍无比,就连我也不是对手。可当年它不知天高地厚,胆敢冒犯仙宗,被破去仙体,只留下一道神魂落入人间,之后才会被庞天与地谙二人发现,最终形成了这个名叫遮天幕的法宝。所以,当时的他应该毫无修为才对,充其量只能依靠自己的精神力扰乱敌人的意识,使其进入到幻境之中,无法自拔。但这么多年来,天地双尊与那家伙狼狈为奸,甚至还牵动了诸葛家的后人,为他寻找凡人的肉shen,从而恢复自己的修为。近些日子来,吞天兽的仙身即将大成,而这个时候也是他最为虚弱的阶段。一旦被它渡过了这个时期,这只上古凶兽将会重见天日,危害苍生,就算是存在于这个初升大陆之上的众多巨擘联手,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所以,在这那之前,我们必须要扼杀了他的本体,使其不能借尸还魂。”

    听完陈家老祖的解释之后,孙长空感到如释重负,他吐了一口浊气,然后笑嘻嘻道:“老祖,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那家伙已经被我们杀死了!”

    “什么?被你杀死了?怎么可能!”

    陈家老祖连忙上前,一把握住孙长空的胳膊,声色俱厉道:“快说,他的尸身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