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渊源
    ,!

    幸好,九阴王的力量还没有达到巅峰时期,这样以来孙长空并还有一拼的实力。

    他本就有无二真经图的异世灵力作为基础,此刻更因为有了九阴五阳的五彩剑气战力倍增,当光明迦楼王与九阴五阳的力量合而为一的时候,一道足以贯穿寰宇的光芒横空出世。

    此刻,遮天幕的外面,陈家老祖与天幕尊府的众人正在对峙的过程之中,那那道五光十色的骇人激光破云而出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向其投去。

    “怎么回事,遮天幕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地尊已死,所以天幕尊府与遮天幕的关系也就因此消失了。看着头顶之上那朵越发沉重的乌云,天尊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神采,那竟是一抹微笑。

    “庞天,你又在搞什么鬼?我刚要借你遮天幕一用,里面就出了这么剧烈的一番异象。难道,你有意要害我不成?”

    天尊轻笑一声,随即道:“你陈立是什么人物,堂堂一名仙人,难道还怕我这么一个凡人不成?败都败给你了,我也无话可说。只要你能将遮天幕据为己有,别说是借,送你都成!”

    陈立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回答居然如此痛快,这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区区一件法宝,还能有什么能耐,要不是受人之托,我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

    “哦?那老祖可否告知一下,到底是哪位高人能请得动您这么大的人物,想来我们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不然我上门请罪也行。”

    陈家老祖摇了摇头,接着道:“他说了,不让我道出他的身份。只要你知道,他是你惹不起的主儿就行了。这几年来,你们凭借遮天幕残害了不少生灵,如今也该收手了。今日我来贵地,也是为了阻止你们再造孽缘而已。至于接下来的日子,就得看你们天幕尊府自己的造化了。”

    陈家老祖拱手道别,随即身化惊虹,豁然飞入空中,隐没到浓浓的雾气之中。

    “来人,快把地尊的尸体抬到我的练功房内,我要闭关一个月。”

    见此情况,钟吕大尊快步上前,噗通一声跌倒在地,语气沉重道:“天尊,难道我们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遮天幕被人抢走不成?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今后我们天幕尊府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听完对方的话,天尊缓步走上前去,用双手将钟吕大尊从地上抚了起来,一边起身一边道:“这陈家老祖修为惊人,深不可测,刚才的战局你们也看到了,地尊被他打得成了废人,而我也险些遭遇灭顶之灾。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可是……”钟吕大尊还要接着说下去,却突感被天尊搀扶的两臂之上遽地传来一阵痛入骨髓的信号,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再看面前的天尊,不再慈眉善目,竟是变得杀气腾腾,双瞳如炬,看得人好生忌惮。知道对方已经处于发作的边缘,钟吕大尊哪里还敢多话,只得将到嘴的说辞又生生吞了回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尊突然凑到他的耳边,用一种几乎人耳听不到的声音道:“你放心,遮天幕里面住着一个连仙人都要害怕的怪物,陈家老祖进去必死无疑!”

    这一刻,钟吕大尊只觉得五雷轰顶,混身的血液都因此停滞了下来。

    孙长空化身为人形鸟首的光明迦楼王,随即投入到战斗之中。

    只见他的一行一动之中,都带着万般光彩,遥空望去竟好像一只混身燃烧的火团,义无反顾地冲向正在聚气的九阴王。刹那间,二人同时消失,接着空中便传来阵阵爆鸣,却不见任何人踪影。冯焱阳环视四顾,仍不得要领,只因为此时孙长空与九阴王的速度已经达至化境,凡胎肉眼无法捕捉二人的行动,所以才会造成消失的假象。实际上,他们就在冯焱阳的身边,只是速度太快看不见而已。不知从哪传来的一道风刃,快如闪电地划过他的面庞,鲜血随即淌下,他居然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因为这一记攻击着实太快,太狠,已不让神经有丝毫反应。接着,空间四周又出现了相似的气浪风刃,将这方原本不太坚固的空间割得血肉模糊,处处都能看到深壑一般的伤痕。可怕的是,那些风刃在形成伤害之后,并不立即消失,而是会持续地停留一段时间。这个进程之中,所形成的沟壑一直在不断扩张,眨眼之间便已将空间的四壁撕得不成样子,好似一块不知用了多少年的砧板,竟让人看了有些于心不忍。目睹了眼前的一切,冯焱阳缓了好久,才颤抖道:“这……便是那小子的真正实力吗?看来我这些年都白活了。”

    就在这个时候,冯焱阳前方十丈之外的地面之上居然惊起一阵爆炸,接着整片大地都被其中的威力斫出一道幽深的裂缝,裂缝深不见底,但只要看上一眼,就有种见到地狱、掉下去便会万劫不复的错觉。

    与此同时,孙长空与九阴王先后现身。只见孙长空的光明迦楼王已经被轰碎了一半,只留下一道残缺的光影,仍然伫立在敌人面前,教其不敢有丝毫放松。

    再看另一端的九阴王,仍然气势如虹,威风凛凛。他的身上出现了若干狭长的红印,但却没有流过一滴血,可见他的肉shen之强,已到了刀枪不入,坚不可摧的强悍地步,即便是集合了九阴五阳的所有剑气,依然奈他不何,更让孙长空陷入了被动的境地之中。

    不过能与自己打到这种难分难解的程度,九阴王已经着实吃了一惊,再三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不起眼的青年人,他终于开口道:“你究竟是谁,为何会拥有此等可怕的力量。普天之下,同辈之中,已经无人能与你匹敌了。如果不是吸收了这么多的魂魄,恐怕就连我也要栽到你的手里。”

    孙长空轻笑了一声,随即道:“多谢九阴王抬爱,晚辈不敢承受。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修为阅历哪敢和您这种老前辈相提并论。能有今天这点微薄的难耐,也大多是上天垂怜而已,不足挂齿。”

    九阴王点了点头,接着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毕竟你还要保护你的家人和师门,一旦被我知道了底细,保不准以后会牵连他们。不过,从你刚才的动作身法来看,却是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也许他与你真的有些因缘。”

    听了这话,孙长空的兴趣突至,于是问道:“哪一个,我也十分好奇。”

    “呵呵,很不巧,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是一个残疾人。”

    孙长空脑袋如同被人用锤子敲了一下似的,一幕幕往昔场景回旋在他的识海之中。

    “他是不是少了一双小腿。”

    九阴王脸色大变,迫不及待道:“你真的知道他?”

    孙长空大笑了几声,忽而道:“实话实讲,他与晚辈还真是颇有渊源,甚至我能有今日的修为,也大多都因为这位老人。”

    九阴王似乎已经忘了二人此时的敌对身份,于是上前快走了几步,来到孙长空的面前,追问道:“他在哪,我有事情要问他。”

    孙长空怂了怂肩,无奈道:“其实,我和你一样,同样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只让我看过一本奇怪的画册,接着便不见了。”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说实话,那本画册实在高深莫测,其中的秘术妙法,我都不得要领,恐怕只领悟了其中的万分之一。但即使这样,也足以让我一生受用。”

    九阴王的双眼之中释放出慑人的光彩,死死盯着孙长空的他又一次道:“那你……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那本画册,或许我能帮你消除疑惑。”

    孙长空望了一眼对方,这才明悟到,原来九阴王是想套自己的无二真经图。可对方想得也未太简单了些,别说自己根本拿不出真经图的原本,就算有,他也绝不会给这种居心叵测、心狠手辣之人。

    不过既然对方感兴趣,他倒是很乐意借此戏弄一下对方:“像这种绝世秘籍,您有兴趣也是情理之中。可像那么珍贵的宝物,我怎么会随身携带着。不怕告诉你,那本画册被我藏在了一处荒山之中的山洞之中。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再无第二个人能找到。”

    九阴王坏笑了一声,接着道:“呵呵,你这小子还挺聪明。你的言外之意是不是杀了你,就找不到那本秘籍宝典了?”

    孙长空天真地笑笑,并用一种十分稚气的声音说道:“我可没说,那只是你自己的理解罢了。”

    “这么说,现在我还不能杀你了?”

    孙长空仰着下巴道:“不仅是我,就连这位冯焱阳辈,你也动不得。不然就算是死,我也要将这个秘密带下阴曹地府。”

    九阴王刚想继续说下去,谁知身后的空间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异动波纹,一道瘦削的身影随即显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