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真正的祸端
    ,!

    就算是让孙长空想破脑袋也绝不会料到,之前那个隐忍的九阴王竟然翻脸不认人,一招之下便已将冯焱阳重创。金光重剑乃百年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器,但在他的手中竟也撑不过一个愈加,剑身上被他指端弹过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缺口,刚才那道磅礴劲力就是由这发出的。

    遭遇重创的冯焱阳情况不容乐观,虽然他的身体素质远超同境界的人,但在九阴王毁天灭地的指力之下仍然只有被人宰割的份儿。此刻,他双臂之上的骨骼已经寸寸断裂,其中经脉更毁成碎片,再想复原恐怕都是妄想。然而,对于自己身上的伤情他居然毫不关心,他更在意的是眼前的这个魔鬼,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也许下一刻,他便要和诸葛红叶一个下场了。

    “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诸葛红叶是替罪羊,而你这个作师父的九阴王,才是罪魁祸首!”

    孙长空伸手一指前方面带微笑背坛老人,周身立即腾起阵阵金色灵气,乍一看去竟如九天神鸟一般,让你不禁心生畏惧。不过,九阴王的修为早已臻至化境,即便没有刻意准备,仍是将孙长空的慑人功夫拒之体外,使其影响不到自己的心神。

    但是,在这些神圣光芒的照耀之下,眼下这方空间竟已开始慢慢崩塌,那些置在地上的液泡甫一接触到那些金光,便立刻炸裂成无数碎片,其中的蓝色气息尤获重生一般,飞似的冲向四面八方。看到这一幕的九阴王,再也淡定不了,随即破口大呵一声,那些奔走的气息仿佛受到了召唤一样,纷纷涌向九阴王的身体,并与之合而为一。

    随着气息的不断壮大,九阴王的身形变得伟岸挺拔起来,原本因为背着坛子的而弯曲脊椎也终于直立起来,给人一种不言而喩的威严。

    “哈哈,等了这么久,这些魂魄不还是我的囊中之物吗?红叶啊红叶,你还是太着急,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地暴露。不过这样也好,否则又怎么能孝敬你的师父我呢!”

    诸葛红叶已死,但九阴王仍在对着他的尸体说话,神态微狂,好像个疯子一般,教人不得不心生寒意。而在气息不断的积累过程之中,那一身坚实高耸的肌肉终于突破束缚,将体外的衣物撑成碎片,露出其上原本的颜色。

    那是一种鲜艳的血红色,由于血液高速流动因此才会形成的一种极端状态。孙长空递目一瞧,发现对方身上的每个毛孔之中都好似有一缕魂魄镶嵌其中,正是它们的存在才造就了今日的九阴王。

    眼见形势即将一发不可收拾,孙长空连忙来到受伤的冯焱阳旁边,低声道:“前辈,你有伤在身,就赶快离开吧!我在这里缠住他,应该能抵过一时半会。这里的空间马上就要崩溃,再不离开恐怕就来不及了!”

    冯焱阳蓦然抬头,面相苦涩道:“小子,都到这种地步了,你感觉我还会贪生怕死吗?要不就一起走,要不就一起死在这里。我冯焱阳纵横江湖数十载,还真没怕过什么。虽说这个九阴王是我曾经敬佩的人物,但现在他已不是当初的他,我也没有必要再顾及情面。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我也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孙长空望了一眼对方的双手,发现在刚才的那一招之下,金光重剑已经嵌入到了他手腕之中,与身体成为了一体。这样一来,就算他不能握剑,他能靠着手臂挥动来暂时御敌。但现在的问题是,此刻的九阴王处在几乎无敌的状态,就凭他们两个,真的能够成功阻止对方接下来的行径吗?

    孙长空仍然不知路在何方,

    “真是太不巧了,我虽有重辉剑这种无世神兵在手,却因为没有修炼过上乘剑招而无法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

    冯焱阳听到孙长空的埋怨,脸上随即出现了一丝光彩,接着开口问道:“你说什么?你说你不会剑法?”

    孙长空面露愧色,于是便将自己的事情大致叙述了一番。冯焱阳听罢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即道:“既然这样你不早说,你没有剑法,我有啊!”

    “可剑这种东西练想来最耗精力,绝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学会的。况且要到达随心所欲的境界,更不知要猴年马月,敌人就在眼前,我去哪里找那么的时间。”

    冯焱阳神秘地笑了笑,接着他将自己的金光重剑高高举过头顶,口中随即道:“我的四位好兄弟,听到召唤的话,就快快回来吧!”

    孙长空古怪地看着对方,不知他在搞什么鬼。可就在这时,几道来自不同方向的怪风接连吹起,刮得眼睛都眼不开。借着一点点缝隙,孙长空在面前那柄光剑之上,见到了四股颜色各形的光芒。

    红色如血,烟色如漆,绿色如荫,紫色如烟,加上中间的金色,正是九阴五阳的象征,冯焱阳居然靠着金光重剑的召唤,将其余四位亡者的剑气一同召集了起来,形成了眼前的这副场景。

    “这……这是怎么回事!”孙长空颤抖道。

    此刻,冯焱阳神色癫狂,完全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劣势境地。随着剑气的进一步聚集,他的整个人都被披上一件五彩斑斓的衣衫,脸上更是神采奕奕,如同重生一般,气势骇人。

    “小子,你有所不知。我们九阴五阳所修炼的功法有着神奇的感应能力,只要一方有难,其余四者的招式招意便会立即到场,无论是死是活。而借由我们九阴五阳,五人之力所形成的剑气,集合了赤烟金绿紫五种光芒,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数百倍,几乎达到了天下无敌的地步。眼前,九阴王仍在聚气的过程之中,力量还未攀升至极致。在这之前,我们必须给予他杀身一击,否则不仅仅是你我,就算整个初升大陆都会生灵涂炭,后果不堪想象。现在的我已是油尽灯枯,这个保护苍生的任务,就落在你的肩上了。”

    说罢,冯焱阳将手腕上的金光重剑朝对方的面前一送,孙长空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抚过那柄被无数光霞包围的金剑。这一刻,他只觉得混身的鲜血都因此而沸腾,悸动的心脏更是应和着节奏剧烈跳动着,使得孙长空有种窒息的错觉。

    “既然事情这样,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孙长空猛然伸手握住剑柄,在一阵凄厉的摩擦声之后,金光重剑终于落在了他的手中。再看此时的冯焱阳,双手之中赫然冒出两道血泉,随之他的面色也变得死灰一般,毫无生气。不过,他依然在笑,而且是会心的笑容,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加以时日定会一飞冲天,造就不世功绩的。

    不过眼前,他们必须要渡过眼前这个坎儿。

    九阴王,一个曾经令他的敌人闻风丧胆的可怕名号。

    如今的他已不同往昔的自己,在诸多魂魄的加持之下,他的容颜正在发生着迅速的变化,花白的头发再次变得浓密乌烟,沧桑的脸庞也多了几分稚气。尤其是他的精神状态,又再次回到了壮年时期,就算让他三天天夜不眠不休也不会觉得半分疲倦,这就是年轻的好处,这也是他为何收集众多魂魄的原因,他要返老还童。

    这样的事情也许只有在仙人的身上才会发生,像一般人,虽然在修行的过程之中也会伴随着相似的场景,但大多都不能持久,修为长时间不精进,容貌就会恢复原本的样子。九阴王的修为本已处在众生之上,达到了可怕的知命境。但知命不等于改命,所以他明知道自己在一天天地衰老,却不能阻止。而就在几年前的一天,他接到了某位高人的指点,说可以借由别人魂魄之中的阳寿,从而使自己重返芳容。起初他还不太相信,但当对方将自己一名仆人的灵魂抽离,然后融入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天下还有如此神奇的功法。从那之后,他几乎废寝忘食,只为更快更有效地收集人类的神魂。而经过他的研究,人类的胆魂最容易收集,但效果也最差。除非是将人杀死,否则极难将整个魂魄完全抽取出来。这之后,他便受到那位高人的指引,找上了屹立在这片大陆之上的超级门派,天幕尊府,然后便有了双方的合作。吞天兽为他收集灵魂,而剩下的躯壳便成了吞天兽疗伤的药材。一晃五年过去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他将自己伪装成“失魂”的样子,然后又推波助澜,让自己的弟子诸葛红叶借机上位。后者自以为掌握了整个局面,事实上从头到尾只是九阴王的一颗棋子而已。

    现在,他终于不再有所避讳,在年轻力壮的身体之下,他的绝世修为终于得以发挥全力,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晚生,就算是天尊降临他也不会惧怕半分,因为他就是九阴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