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秘谋
    ,!

    九阴王出现之时,正是诸葛红叶手足无措之日。然而对于这位背坛老人的突然到来,孙长空却是一脸淡然,好像事先早已知晓一般。

    “我的好徒儿,你的状况好像不太好啊!”

    一改之前痴呆疯癫的样子,此刻的九阴王神智清醒,更是能说出这种流畅的话语来,这让诸葛着实吃了一惊,迟疑了几秒后他才吞吞吐吐道:“师……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是做梦不成?”

    谁知,这时孙长空突然接话道:“呵呵,我看你不是做梦,而是你的春秋大梦已经醒了,不要再假装无辜了,在来这之前九阴王已经将你的事情告诉我了。”

    诸葛红叶脸色大变,伸手一指旁边的孙长空,大声呵斥道:“你……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哪时有做错什么!”

    孙长空轻笑一声,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张发皱的纸条,并且用双手抻平,这才道:“小心红叶。呵呵,这可是你师父亲自交给我的啊!”

    原来,就在当日二人初次相见的时候,举止怪异的九阴王,表面上胡话不断,事实上却在不经经间往孙长空的手中塞入了一张秘信。起初,后者并没有在意,直到孤身前往遮天幕内深渊的空隙之间才有机会看上一眼,而纸上的信息令他惊叹不已,因此就有之后的事情。

    九阴王缓步来到诸葛红叶的身后,随即开口道:“红叶你太令我失望了,虽然我早已开始怀疑你,但却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对自己的师父下此毒手,意图将我的魂魄一同吞食了去。好在我早有准备,用一缕假的魂识骗过了你,然后装疯卖傻,只为继续潜伏在九阴山上,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堂堂诸葛世家,居然会自降身份,联合外人,动用遮天幕这种阴狠毒辣的法宝祸害苍生,这要是让你们家主知道,恐怕用不着别人,他自己就要亲自动手清理门户了吧!”

    至此,诸葛红叶的阴谋已经完全暴露,而他与吞天兽不可告人的关系也让人着实惊讶。一个凡人,如何能与一只上古凶兽有所交集呢?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那些得了失心疯的人,都是拜你所赐了!快说,我的那几位朋友,你究竟给带到哪里去了。”

    要不是有九阴王的告密,现在的孙长空还被蒙在鼓里。一想到薛菲菲她们如今还生死未卜,他便心如火烧,恨不得立刻从这里逃出去。

    既然秘密已经分开,诸葛红叶索性也不再装模作样,之前那副得意的笑脸,此刻变得愈发阴森,眉宇之间有烟气隐隐浮动,使得那身红衣的长衫显得更加刺眼。

    “呵呵,我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你这只老狐狸居然还有这么一招,再往前走几步,这两个人就到了遮天幕的死境之中,即将魂飞魄散。可惜啊可惜,都是你这个老家伙干的好事。既然这样,我就先拿你这个老不死的开刀。”

    事情败露,穷凶极恶的诸葛红叶突然之间挥出一掌,这一掌威力之大,已完全超越他之前所展露的修为,出手更快,劲力十足,嗜神杀佛,全在一念之间。然而,作为对手的九阴王,依然沉着冷静,冰心不紊。眼见强招来袭,他身后的那只坛子突然光芒大作,一股股青色的烟雾顺势掠出坛外,形成一道坚实的屏障。

    “咚!”

    别看那青色烟雾虚无飘渺,但与那道凌厉的掌劲相比起来居然毫不逊色,不单保护了九阴王不受伤害,而且还反激出一道气浪,倒射向诸葛红叶的位置。

    由于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而那道气浪又是悄然无声,难以察觉。诸葛红叶的脸上还带着笑,身上便已飞溅出一道血箭,自左肩至右肋下方,一道横跨上身的撕裂伤赫然显现,直教人目瞪口呆,不忍直视。

    “逆徒,还不快点给我束手就擒!”

    此刻,九阴王显露出过人的强悍实力,举手投足之间已将诸葛红叶轻松重创。后者面色铁青,口吐鲜血,就连脚步也变得混乱无序,差点倒在地上。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的修为应该已经超越了你,为何我与你的差距还是如此之大!”

    就在诸葛红叶被自己的思绪所牵绊的时候,九阴王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把便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毫不费力。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种邪术,但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杀害了那么多的无辜者,老天都不会帮你的。孽障,你还是自行了断吧!省得我亲自动手。”

    作为诸葛红叶的师父,九阴王还是有一些恻隐之心。毕竟二者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余年,自己是看着他一点一点长起来的。虽然自己不知道对方究竟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样子,但归根结底他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如今大错铸成,他虽对这个不肖徒痛恨不已,但想到曾经的师徒情义,他还是希望能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死法,最起码要比死在自己的手里好看得多。

    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突然道:“九阴王前辈,您先等一下。虽然诸葛红叶被抓住了,但这件事情并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凭他一个人,绝对没有能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能与天地双尊合作,甚至借用遮天幕的力量鱼肉苍生,这里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如果杀了诸葛红叶的话,那我们可就再也无法得知这些事情了。”

    九阴王神态一滞,接着道:“年轻人,你想得太多了。这件事情,应该和诸葛本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小子一时鬼迷心窍,有了损人利己的想法。至于这门秘术的由来,我虽不知,但想来诸葛家底蕴雄厚,所拥有武功宝典的数量,远非你我可以想象,能被他寻得这么一部,也不是太让人难以理解。你就是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了,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我就带你们离开。”

    说完,九阴王看了一眼稍稍靠后的冯焱阳,点头示意。

    “我说九阴王,这遮天幕飘在云端之上,你是怎么爬上来的,难道你有踩云攀天的神通不成?”

    冯焱阳无意间的一句话,使得在其余的几个人,一同脸色大变。尤其是九阴王,更是难堪至极,比那干尸的面孔还要狰狞几分。

    “不好,他要杀人灭口!”

    孙长空意识大事不妙,于是立即飞身前往九阴王与诸葛红叶所在之地。可九阴王速度太快,孙长空的身体还在半空之中,他的杀掌已经狠狠拍击在自己的徒儿身上。一时之间,教人毛骨悚然的碎裂声响遍了诸葛红叶的身体。他只觉得自己如同被一只石磨碾过一样,混身的骨头都被拍成得粉碎。

    然而,事实也是如此,在九阴王的一记杀招之下,诸葛红叶已经面目全非,身上更是多处被骨茬刺得鲜血直流,惨不忍睹。他那英俊不凡的脸庞已经完全扭曲,额头更是向内凹陷,显得着实恐怖。

    “你!”

    孙长空的身形戛然而止,好像丢了魂似的,呆立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而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冯焱阳也冲了起来,看到被自己称作“红叶小子”的人就这么惨死在对方的身上,就连他这个外人也无法忍受了。

    “九阴王,你怎么这么冷酷无情,他好歹也是你的亲传弟子啊!就算要处治,也应该交给他们诸葛家的长老,你这么做无疑是引火烧身,自寻麻烦!”

    对于冯焱阳的告诫,九阴王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将手一松,诸葛红叶的尸身便已落在了地上,彻底死透了。

    接着,他看了一眼孙长空,猛然之间身形一闪,后者还没来得及避开,已被对方一掌按在了身上。可奇怪的是,那一掌上居然没有威力,只是轻轻地“抹”了一下。这时,孙长空才终于有机会跳开,来到旁边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定睛一看,一个血手印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脸膛之上。而就在这时,九阴王突然朗声道:

    “现在好了,杀人的不是我,是这个年轻人。”

    冯焱阳眼睁睁看着这个被自己尊重多年的老哥哥,居然如此大摇大摆地将罪名嫁祸在他人身上,不禁被气得火冒三怒,怒发冲关,混身的气焰都已升到极点,只差一个机会将其发泄出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

    说话间,冯焱阳身化流光,豁然掠向对方。随即,金光重剑罡气凛凛,光芒万丈,犹如天上的太阳一样,气势恢宏。

    可那九阴王不闪不避,仍旧站在原地,泰然面对。眼见那道剑光即将斩落,他居然翘起两只手指,往剑刃上那么轻轻一搭,冯焱阳和他的金光重剑便兀地停在了半空之中。

    “冯焱阳,剑不是这么用的。”

    语毕,九阴王轻弹剑身,一道强大无法抗拒的力道立即袭入对方的两臂之上,一时间宛如爆雷一般的撕裂声遽然从他的身体之中呼啸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