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傲视天下的仙人
    ,!

    战斗已经结束,因为有了遮天幕的帮助,陈家老祖得以发挥全部实力,几招之下便已将共轭形态下的天地双尊打翻在地,其中地尊伤势严重,神魂涣散,命不久矣。而天尊的状态要好上不少,除了胸口位置处有一道迟迟不肯散去的血色掌印之外,便再无其它异样。

    望着对方挺拔如松的身形,天尊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嘴中伴着血沫含糊道:“呵呵,仙人之力,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一见果真大开眼界。”

    对于天尊的赞美,陈家老祖变得极为淡定,好像他早已猜到对方的措词似的,丝毫滑惊喜的意思。

    “六十年前,你我一战,确实打得难角难分。可你要知道,当时我故意隐藏地了大部分实力,只用了三成功力与你们博弈,所以才能造成势均力敌的假象。在我看来,当初的你们便已经一无是处了。让你们多活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我心疼你们这一身的宝贵修为,所以才没有痛下杀手。可如今,你们死不知懊改,居然还妄图借助吞天曾的力量让自己平步仙路,你们这样做,实在有违天道。所以说,你们有今天,全都是咎由自取。”

    眼见自己的掌门命悬一线,团结如一家的天幕尊府直接将陈家老祖团团包围,誓与天地双尊共存亡。陈家老祖行走江湖数千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门派居然有此等凝聚力,想来这与平日里天地双尊的教导息息相关,不然大难当头,应该是作鸟兽散而已,绝不会留在这里陪葬等死。

    眼见到场的八位尊者同时结印念咒,一枚巨大的法阵随即出现在大地之上,孙家老祖所在位置正是阵法的中心。而就在这时,钟吕大尊率先开口说话:

    “陈立,你最好老实一点,如果你再敢伤我派掌门一根毫毛,天幕四十二嗜血杀阵随时等候你的光临。”

    钟吕大尊此话一出,地上的法阵立即开始运行,八位尊者引刀割腕,用血水注入到那枚法阵之中。受到新鲜血液的摧动,原本由烟色墨汗勾勒的法阵立即猩红一片,无处不在浓郁血腥气几乎让人窒息。

    在场的虽然只有八名尊者,但天尊四十二嗜血杀阵威力仍然堪比神迹,陈家老祖有能耐接得住一招,但却绝不可能躲过每一次的攻击。嗜血杀阵,顾名思义,就是领先鲜血为引,提炬出最最精纯的血杀之力,让敌人犹如沉浸在阿鼻地狱之中,一朝人未死,一时招无尽。只要血液能源不绝,就算是耗,也能将陈家老祖活活拖死。眼下,天幕山脚之下聚集着数千名尊府弟子,就算一人只贡献一滴血,那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见此情形,陈家老祖心道不妙,再这么下去自然必定吃亏啊!

    稍事思考了一下,陈立才轻笑道:“你说不动就不动,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吧!别忘了当年我四处拜师学艺的时候,你们的祖宗还不知在哪个猪圈里等待投胎为人呢!”

    叫陈家老祖这么一说,钟吕大尊只觉得羞愧难当,但他十分清楚对方的实力,绝不是自己可以相提并论的,所以就算心中有再多怒火,他也只能生生咽下。

    “呵呵,难道你们陈家人都喜欢逞口舌之利吗?不过,你侮辱我没有关系,只要不伤害天地双尊,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陈家老祖眼中透着一抹狡黠,然后接着道:“你确定?”

    “那当然,我钟吕大尊向来说一不二。”

    “好!想我让饶了他们也行,把遮天幕给我,只要东西到手,我立即把双尊归还给你们。”

    处于迷离之际的地尊似乎还有一丝神智,一听对方说出此等刻薄无理的条件,一口烟血当即破口而出,喷得面前都是。

    “不……不能给他,遮天幕是天幕尊府的镇派之宝,绝不能给予他人。你……你杀了我吧!”

    地尊还想继续说下去,谁知天尊已经走到了地的面前,随即俯下身子,轻声道:“你好好歇息歇息,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

    地尊似乎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打算,于是连忙摇头,整个身体更是随着一同剧烈抽搐起来,好像随时都会蹬脚升天。可就在这时,天尊轻轻地将手放在了他的后心之上,一道微弱的撕裂声之后,地谙已经一命呜呼,撒手人寰。

    陈家老祖早就猜到了天尊的想法,于是一边微笑地看着他,一边轻轻拍起手掌来:“不愧是天幕尊府的真正主人,天尊出马果然不同凡响,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了?”

    天尊一脸和善地看着对方,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当然,只要你能带得走的话。”

    陈家老祖哈哈大笑了三声之后,随即伸手一指对方的面门,胸有成竹地道:“好!就按你所说的办了。”

    诸葛红叶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但令他不解的是孙长空还是识破了他的真实面目,这让他原本高涨的优越情绪受到极大的重创,所以他一定要问个究竟。

    “快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不对劲的。”

    孙长空怂了下肩膀,然后道:“直觉,直觉而已。”

    听到对方的回答,诸葛红叶感觉自己被人完全玩弄了,二话不说他急出一掌,直逼对方的面门,看这架势一击毙命。可那只手掌才一到达近身狡黠,便立即失去了之前的杀气,倏尔制止。他看着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咬牙切齿道:“快说,我没有那么多耐心。”

    孙长空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于是勉强地笑笑道:“如果真说你的计划有问题吗,我感觉没有。只是我觉得你出现和消失的时间太过巧合了,看起来每一次全都游走在生死边缘,可你一次又一次坚强地活了下来,这种接连发生的几次运气事件,实在让我有些搞不明白。而且,就在刚刚我们触破液泡的时候,你居然有所准备地向后靠了靠,这绝不像是第一次见到时候应该表现的样子。而后我发现,从液泡之中挥发出来的气体并没有完全消失,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流入了你的身体之中。虽然不知道为何你会有这种独特的属性,但想来应该与这遮天幕,或者说是吞天兽有所关联。不然,他们好端端地把这些东西囤积在这里干嘛。”

    诸葛红叶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继续追问道:“你产的这些,我承认是有些不太合乎常理。不过,大千世界无厅不有,为何就要偏偏怀疑我呢?九阴五阳也有可能啊!”

    孙长空摇头:“不可能是他们搞得鬼,不然李红裳也不会跌落云端,惨死在场。而且除了冯焱阳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惨遭不测,这就更不可能是阴五阳所做了。”

    “所以,你就怀疑我?怀疑我是九阴山失魂事件的始作俑者。”

    孙长空点了点头,接着道:“本来我已经快要相信这一切都是吞天兽所为。可在遮天幕的深渊之中,我发现他只对人类的身躯感觉兴趣,至于什么吸食魂魄的现象一概没有发现。如此说来,那些被人偷去的魂魄究竟身在何方呢?这之后,他便看到了这些液泡。起初在破坏的时候,我还没有感觉。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数量的提升,我竟可以听懂一些它们的话说。他们让我救救他们。在那之后,他便发现了你身上的异常,再加上刚才反常的行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留在这里,而且只有你一人。按理说,这种情况之下,命在旦夕的人们都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围着自己转,只有你一直都在赶我们走。于是我猜想这之后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所以决定留下来瞧瞧。”

    诸葛红叶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满意笑容,接着他的脸部表情变得愈发狰狞,此前的清秀飒爽一扫而空,如今存在于这世上的只有一个烟暗版的诸葛子嗣。

    “我潜伏在九阴山足足十年,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时机。可惜,半路之上居然跳出你这个小丑来,差点坏了我的好事。不过,你也只能说说罢了,痛快痛快嘴而已。这不,你还是得死在我的手上。虽然你猜出我的身份有一些运气成分,但我还是对你感到敬佩。下辈子投胎再做人的时候,你可得少管闲事,省得再次引火烧身呢!”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诸葛红叶,孙长空纹丝不动,甚至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因为从对方今日的神态来看,他与冯焱阳恐怕要凶多吉少了。更加令他无法接受的是,将要埋葬自己的地方居然是这片云彩。不过,话又说回来,人生在世,难免一死,就算将墓碑修到皇宫大院之中又有什么用呢?死者难复生,就算你有扛天之能,也无法摆脱天理循环的道理,就这是所谓的道。

    不过此时出现的第四个人委实让孙长空感到意外,那居然是一个背着坛子的老人。

    “你是九阴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