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阴云密布
    ,!

    天尊与地尊,本就是仙人之下数一数二的强大存在,单单是初升大陆上的话,恐怕无人能在五百回合之内击败他们。而就在刚刚,二人居然使用了鲜有露面的秘术,将两者的肉shen与修为暂时地粘合在了一起,通常情况下这种方式叫做合体,而天地双尊更喜欢称它为共轭。

    如今的天地双尊虽然只有一个身体,但却同样拥有两个思想。但因为常年的磨合与训练,二人已经达到了心有灵犀,即对方不表达内心的想未能,另一人也能立刻领会其中心意的高深境界。所以,现在的融合体才能在保证行动一致的情况之下,兼顾两个完全不同的方面,战力不只是简单的叠加,而是倍翻递增,姑且成为了超越仙人的不世强者,就算陈家老祖也不得不心生寒意。

    事实上,从刚刚对方周身的气场之中,他便已经判断出对方的大概实力,已经远远不是一个人类应有境界。此时,天地双尊所处的状态很是玄妙,虽然未曾踏入仙人之境,但却拥有仙人之力,可能还要再强上几分。如此的一个棘手敌人,这让陈家老祖出现了少有不安与忌惮,他已经不记得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了。现在他的心情很乱,一方面想要和这个强大的对手试试身手,一方面又担心万一自己不幸败北,那陈家的千年基业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面对内心之中的尖锐矛盾,向来果敢决绝的陈家老祖也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当中。

    然而,天地双尊没有义务对方的纠结等候,眨眼之间他已飞身上前,摇空使出一记惊天利爪。

    那爪劲势如破空,煞气滔天,三道赤色血芒随即惊起一阵狂风怒嚎。如今的天地双尊已经超脱凡人之力,虚空这此影响之下竟发生了罕见的形态扭曲,位于二者之间的大地遽然掀翻,随之消失在那道扭曲的空间之内。

    “震灭寰宇!果然已经达到了仙人的水平,好家伙!”

    同是作为仙人,此刻陈家老祖所表现出来的神色却是极为震惊,好像十分惧怕对方似的。而他的步伐更是诚实得要命,纵身一跃,已退出百来余丈,直接没入了到了茂密的丛林当中。

    这要是换作第二个人,恐怕现在已经让陈家老祖逃脱升天了。可现在他的对手是天地双尊,一个堪比仙人的巨擘大能,怎会被这几根枯木烂枝拦住。呼吸之间,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秀目之中爆射出两道凌厉的高温光束,那些植被甫一接触,便立即萎靡干枯,而后化为熊熊大火,将朗朗乾坤照得像朱砂一般鲜艳,让人看着心惊。不多时,一道狼狈的身影从那无情的火舌之中踉跄闪出,远远望去可以看见,那人的身上还有几道未曾熄灭的火苗。

    对此,陈家老祖根本顾及不暇,他必须要走,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他这个仙人的忌日。

    仙人会死?呵呵,这简直是这个世上最最幽默的玩笑。然而,这一天,天地双尊要打破常规,创造历史,能人所不能,成为这片大地的真正主宰。

    眼见自己这边占据了优势,在场的天幕尊府弟子纷纷开始欢呼雀跃起来。原本脸色难看的几位尊者,此刻的神情舒缓了许多,唯有那个钟吕大尊仍然一副冷颜。

    “怎么了大尊者,天地双尊打了胜仗,难道您不高兴吗?”

    钟吕大尊环抱双臂,一双清澈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火海,一言不发,给人一种冷峻凝重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似的。而见到陈家老祖溃败逃离之后,天地双尊乘胜追击,几番腾身已然迎头赶到了对方前面,将那唯一的出路完全挡在了身后,不给陈家老祖丝毫机会。

    这时,陈家老祖身上所穿的烟色披风已被烧得七零八落,破烂不堪,头上的斗笠更是不翼而飞,只靠一片破裂的衣物遮掩着面孔,好像极为怕人似的。

    “我说陈老贼,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今天都打到了这个地方,你还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吗?我们天地双尊不仅要打败你,还要让你魂飞魄散,死无全尸!”

    天地双尊脚下未动,手中剑光却已闪烁明灭,陈家老祖所在地方立即被斩成无数碎片,半人来高的岩石直接被一斫两断,露出其间整齐的断面。

    不过,陈家老祖仍然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想让他坐以待毙那量不可能的。就在那些剑光发动之际,他的身形一晃成三,灵活地穿越在诸个剑招剑气。那些要命的罡气,有的距离他只有寸许来远,但就是伤不到他。每一回天地双尊的满心期望,最终都成为了空欢喜。不信邪的天地双尊再次加快动作,于是剑光成了剑瀑,剑气成了剑幕,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生机可言,有的只有无限的死气,。

    死气沉沉,沉重地就像如今陈家老祖的心情。他兽不只一次研究过这两个人,但都以所知不足而计划搁浅。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尊与地尊联手的力量,居然可以达到这般毁天灭地的地步,难道就连仙人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了吗?

    就在众人以为战斗即将落下帷幕之际,天空之中竟真的落下了一道诡异到不能再诡异的乌云,阳光明媚的艳阳随即隐没在浓郁的阴霾之中。

    “呵呵,终于还是出手了。”

    陈家老祖缓绘扯下身上的残破衣物,精练,黝烟的身躯随即出现在天地双尊的面前。空中的狂风兀地改变了方向,转而吹向后者所在位置。

    诸葛红叶突患急病,情况十分不容乐观,孙长空与冯焱阳再也没有心思赶路,只得留下来陪同。看着通向远方的那条幽深小路,孙长空的眼中充满了神往之色,他恨不得立即化身成一只小鸟,沿着路径向前进发。现在他可以清晰感觉到来自外界的清新空气,勃勃的生机,还有无限的希望。然而,这一切都因为眼前的人被残忍放弃了。

    看到诸葛红叶的状况稍稍好转了一些,冯焱阳朝孙长空使了个眼色,小声道:“要不,你先出去吧!等红叶小子好了,我就带他与你去会合。”

    孙长空望了对方一眼,微微地笑了笑,然后才道:“不了,下来的时候是三个人,那出去的时候一定也要是三个人。我孙长空虽算不上什么英雄,便也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这样,如果他的情况没有继续恶化,咱们就背着他一同出去,怎么样?”

    对于孙长空的好意,冯焱阳还是很有感触的。可他仍然摇了摇头,苦涩地说道:“算了吧!先不说红叶小子能不能转危为安,就算能,接下来的道路凶险未知,万一中了埋伏,非但保护不了他,甚至还要给他陪葬。说到底,你还是个外人,为了我们这些常年身居在九阴山的怪人而牺牲自己,这绝不值得。你还是自己先走吧!”

    这回,冯焱阳的语气显得十分平和,显然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所说的胡话。确实,他所分析的没错,现在的诸葛红叶对于他们来讲就是一个累赘,包袱,不能给自己提供任何帮助,甚至还需要自己去保护。如此这个时候坚持带上他的话,那无疑是自寻死路。孙长空看着他们两个人,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不知该如何是好。沉吟了一盏茶的工夫,孙长空攥紧的拳头终于放松下来,接着他开口道:“你不后悔吗?也许,前面真的有出路。”

    冯焱阳的嘴中再次发出以往的豪爽笑声,然后满不在乎道:“正是因为这样,出去的才应该是你。你还有大好的前程,没有必要与我们这些人一起死在这里。况且,我的四位兄弟已经相继罹难,我孤独一人,早已不知该如何苟活于世。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留下来陪他们。我想,到了那边,就算被红叶小子撞见,他也不会埋怨我见死不救的吧!”

    话音刚落,原本陷入昏迷当中的诸葛红叶猛然大声咳嗽起来,随着每一次的胸膛震荡,他的口中都会伴有大量的鲜血溢出,血污很快便已布满他的衣领,并且染红了原本白皙的肌肤。红与白相得益彰,红的刺眼,白的扎心。

    “怎么,这样就放弃了?冯前辈,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被坟这么一挤兑,冯焱阳心中的悲情立即消退了一大半,而孙长空见到这一幕,不禁大舒口气,果然诸葛家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冯焱阳先是一愣,然后满心欢喜道:“红叶小子,你居然醒了!怎么样,还能不能活动了,刚刚你究竟怎么了?”

    听完对方的问话,诸葛红叶翻身从地上跳了起来,顾不上身上的伤情,他立即环视四周,不放过每一个关键点,接着才一字一句道:“速速离开这里,此处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