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战况惨烈
    ,!

    地尊是不幸的,可陈家老祖也不能算作零损失。刚刚,为了防备他们的“天地叱咤”合击,他不惜牺牲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蔽帚神龛,硬是接下了那一招,而这件宝贝也应声破碎,化作了无数精芒。

    陈家老祖本对遮天幕十分忌惮,生怕对方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强大杀招没有使用,只等关键时刻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遮天幕似乎失灵了,就算刚刚地尊面临断臂那种凶险的场景,对方仍然没有行动,任由自己硬生生扯下了那只臂膀。天幕尊府人杰地灵,内含无数天材地宝,断肢复生不是没有可能。但想恢复曾经的巅峰状态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了。

    由此陈家老祖可以断言,遮天幕之中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当然,这个不同寻常的异象不只是陈家老祖感觉到,天地双尊更是心如明镜,清楚得很。凭吞天兽与遮天幕的威力,就算杀不了陈家老祖,也不会落到眼下这种被动挨打的地步。从刚才到现在,他们几乎没有一次像样的攻势,就连最最得意的“天地叱咤”也失了手。渐渐地,二人失去了以往的自信,甚至陷入到了可怕的猜疑之中。

    “我说地谙,你是不是和吞天兽串通好了,故意露出破绽,让陈家老祖在这把我击杀,然后你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天尊了。”

    地尊一听着实恼火,但他又不能发作,只得咬牙道:“别胡思乱想,我们都是同生共死这么多年,要想害你,我还用等到今天吗?”

    天尊仍不相信,继续呵斥道:“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遮天幕一直迟迟没有动静。要不是他消极殆工的话,咱们早就把这个陈老头解决了。”

    地尊有些不耐烦,冷冷道:“我又不是吞天兽,怎么知道他的心思。他是比较信任我,但这全都建立在我们厚待他的基础之上。这么多年来,我们给他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说实话,我早就累了,哪里还会和他串通。庞天,你这么说可太叫人心寒了。”

    天尊眼色一寒,一字一句道:“你……叫我什么?”

    地尊也不示弱,也是一字一字认真回答道:“庞!天!”

    说童鞋刚落地尊只觉得眼前虚晃一下,接着耳边便传来一道清脆的响声。

    “啪!”

    天尊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地尊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块巴掌形状的红色印迹,庞天是真的生气了。

    “别以为和我认识的时间长了,就可以这么没大没小,别忘了,你能有今天,应该感谢的是谁。”

    地尊低着头,肩上的血口还在不停地向下滴血,“嘀嗒嘀嗒”,却没有之前那般欢快活跃了。

    “我知道了。”

    看着内讧的二人,陈家老祖不禁哑失笑,没想到他还没怎么样,二人居然先打了起来。这么看来,这次的决斗自己是十拿九稳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放松了警惕,额头上的污渍也消退了不少。

    “咱们用那招吧!”地尊轻声道。

    天尊的面部肌肉突然跳动了一下,他瞪大着双眼,看着面前的那道消瘦背景,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过了许久,他才道:“你……确定?”

    地尊点了点头。

    “这是你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还是一时之间的气话?”

    “放心,我不是小孩子,能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我地谙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你应该清楚。”

    “你不后悔?”天尊坚持问道。

    地尊摇了摇头。

    天尊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猛然向前探出一步,刚好来到地尊的身后,他的手缓缓搭在对方的肩膀,口中说道:“那还等什么,来吧!”

    陈家老祖还没有从得意的情绪之中缓过神来,猛然觉察到前方的一丝悸动,眼见地地双尊面色凝重异常,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不好,这小子不想活了!”

    想到这,陈家老祖化为狂风,利箭脱弦一般射向天地双尊的方向。然而当他再次看向那两个人的时候,一道诡异的紫光倏尔闪过,接着一个陌生人的面庞便已出现在他的身前。

    “你是谁?”陈家老祖喃喃道。

    面对疑问,那人却是毫不理会,稍一抬手,一道浩瀚无边的力量顺势破空而出。

    “啊!”

    大叫的是陈家老祖,就在对方出手的瞬间,他只觉得自己身上每一寸的皮肤之上,都被人加上了数以万钧的力道,恨不得立即将他绞碎毁灭。他也正如他所想象的那样,拼命地在半空之中回族,然后跌落,最终掉到了地上。

    陈家老祖纵横江湖数百年之久,成仙之前曾有几次被挫败的经历,但这都在以后的日子之中被他像回味一样,一个一个又重新找了回来。成仙之后的他,已经成了这世间无敌的存在,鲜有敌手,更未尝一败。但如今,他却知道了一件残酷的事实:原来仙人也会输啊!

    虽然对方只出了一招,但陈家老祖只觉得自己被成千上万只拳头狠狠修理了一顿,直到现在,他混身上下的骨头都在散发着阵阵悲鸣,而这样的攻击居然是来自于一个貌不惊人的青年,这实在让他无法理解。

    “你……你究竟是谁?”

    青年人淡淡地笑了笑,然后道:“难道你的面前还有人吗?我是天地双尊。”

    “你在开什么玩笑,快说你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

    青年人的脸庞闪过一丝狡黠,他的眼睛很美,很亮,就像两颗明珠一样。但不知为何,陈家老祖竟在里面发现一丝死亡的气息。

    “不用怀疑,我就是天地双尊,他们就在我的身体里面。我是他俩力量,修为,实力的共同体现。说白了,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要打败你。”

    青年人伸后一指对面,陈家老祖竟觉得自己的额头好像真的被人戳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那里,拿到眼前一看,发现竟有血迹出现。

    遥空一指就有此等威力,如果正中一击的话,岂不是要魂飞魄散。虽然仙人的构造与人类大不相同,但仙人并不代表永生,更不代表无敌。只要他有破绽,对方便能将其致于死地。这是陈家老祖自出道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害怕的滋味,这一刻,他竟有了逃跑的打算。

    孙长空等人跳入了深不见底的豁口之中,在重力的作用之下,三人一直向下坠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之后,终于安全着陆。

    由于这里的位置太过幽深,孙长空只得借由点燃自身的灵气来看清四周的情况。霎时间,整个空间都变得明亮温暖起来,一个个圆形的液泡随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些是什么玩意,怎么看起来这么恶心。”

    诸葛红叶好像很惧怕它们似的,故意将头偏头一边去。见多识广的冯焱阳却是截然相反,他不但看,而且还动手去摸。谁知,这些气泡般的物体看起来柔弱,实际上更是不堪一击,手指才一碰到液泡的表面,后者便已砰然炸开,化为一缕缕淡蓝色的轻烟,飘散在空间之中。

    “嘿,有意思,我也试试!”

    孙长空学着刚才冯焱阳的动作,同样将手伸向那些液泡。果不其然,之前的现象再次发生。贪玩的他,一连戳破了几十个液泡,那种痛快的感觉竟比金榜提名,洞房花烛夜还要让人欢愉愉悦得多。旁边的冯焱阳看着看着,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于是连忙制止。

    “别戳了,这些东西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也许这里面还有你我不知道的什么秘密。万一误触了什么机关,那就不好了。”

    孙长空看了眼对方,然后又偏过头望向远处的诸葛红叶,后者发现对方在看自己,于是略显尴尬道:“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前辈经验老道,所讲的话不无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虽然有些不太甘心,但听到其他二人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违背,只得继续向前探寻。

    可没走几步,孙长空便听到背后传来一声闷响,回头一看,诸葛红叶居然已经躺到了地上,脸色惨白,好像是生了急病,呼吸也变得急喘混乱起来。

    “他……他这是怎么了?”孙长空掏起诸葛红叶的脑袋,发现对方的身上滚烫无比,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发梢直往下淌。他学艺尚艺,更不懂什么行医之道。多亏冯焱阳曾经做过一阵江湖郎中,虽然也是以骗人钱财为主,但也算懂得一些基本的套路,于是走上前来,撸起对方的袖管,开始号脉诊断。

    可没过两息的时间,他便忽而跳了起来,颤颤巍巍道:“这……这家伙居然没有脉搏,他他居然是个死人!”

    孙长空眉毛一挑,满脸都是疑惑,不信邪的他俯下身子,想去听对方的心脏。谁知这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剧痛突上脑海,接着他便晕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