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败战
    ,!

    如今,天尊信誓旦旦,胸有成竹,只要把这些烟绳天锁箍在陈立的身上,就算对方是仙人也要乖乖束手就擒。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混身浴血的人影突然动了。

    一臂挥落,十名死士立即成了死人,他们的血还是滚烫的,由于事发突然,天地双尊甚至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况,便已被对方钻了空子。

    “怎么……怎么可能,他为何还有反抗的余地,难道陈家老祖的修为相比几十年前又有精进?”

    这个想法很是恐怖,但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毕竟,能成为仙的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既然能突破最最困难的天人之关,那修为精进又有什么问题呢?

    可天尊眼前的问题是,他们该如何收场。

    此时的陈家老祖如同发疯似的,挥掌如刀,所到之处无不是狼藉一片,不一会儿遮天天幕的内部已经伤痕累累,其中个别的位置处还留下了几道深达数尺的贯穿伤,之前孙长空在石壁上看到的裂口就是由他引起的。

    与此同时,他们三人正通过裂口看着混战之中的三个人,一时之间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他们是谁?怎会拥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尤其是那个头戴斗笠的男子,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我之前所见过的高手在他眼里如同孩提一样,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一番感叹之后,孙长空看了眼旁边的诸葛红叶,发现对方的神情竟有些古怪。

    本来,看到这种级别的战斗,就算不惊讶,也应该多多少少表现出一些忌惮的神色。可不知怎的,对方居然不后退,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意思,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

    这时,另一边的冯焱阳叹息道:“这三人修为之高,天底之下恐怕已经罕有。而看那两个身着烟白长衫的男子,配合亲密无间,行动流水,想来应该是天幕尊府的天地双尊。”

    孙长空瞳孔急速收缩,他看了看冯焱阳,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场内的战况,随后才道:“真的是天地双尊?我的天,哪个能以一敌二,甚至还能反胜一筹,难道他是神仙不成?”

    这回是诸葛红叶接着道:“这难道很难理解吗?既然天地双尊都能出现在这里,仙人降临又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么想来,那位斗笠男子应该就是陈……”

    “陈家老祖,你说的是陈家老祖,他居然真的现身了。这也太过罕见了吧!”

    看着对方每一次精妙绝伦的攻击,已经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孙长空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不过对于其余二人来讲,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遮天幕之中。难道,陈家老祖是为了来救我们的?”孙长空激动道。

    诸葛红叶摇了摇头:“这陈家老祖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一直以神秘示人,旁者根本无法吸引他的注意。既然他来到这里,就一定有他非来不可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对于我们来讲有百害而无一利。”

    孙长空一听对方好像知道些什么,于是连忙问道:“照你所说,你知道陈家老祖来这的原因了?”

    诸葛红叶阴沉着脸,不再说话,也没了回应。

    转眼之间,天地双尊已与陈家老祖醋战了上百回合,要不是人数优势,也许现在的自己早已被打翻在地,甚至惨死当场。而作为多年的老搭档,天地双尊合作起来功力大增,就算是陈立也讨不得多少便宜,反而被二者联手一连击退了数次。不过为此他们也付出一些代价,地尊的后背挨了一掌,折了三根肋骨,脏器也出现了少许挫伤,好在问题不大。

    别看地尊脾气暴躁,但遇到这种情况却是出奇的冷静,他没有自乱阵脚,更没有慌忙逃离现场。他先是帮天尊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又以地缚奇术,暂时拖住了陈立的行动,然后自己才找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运功疗伤。可仙人毕竟就是仙人,别说是正中一掌,就算是被掌风扫到恐怕都会凶多吉少。多亏地尊常年修炼地藏金刚经,造就了一身铜皮铁骨,即便受损也能在第一时间自我修复。没用多长时间,他已恢复正常,并且再次切入到战场之内。

    天地双尊合攻之力,能与仙人陈立勉强平分秋色。可后者有仙人之躯作为坚实后盾,内力源源不竭,精神更是高度兴奋,这种活力旺盛的状态同身为人类的天地双尊所不能达到的高深境界。此消彼长,渐渐地他们二人略敢吃力,出招期间也变得拖泥带水,出手不够决绝,陈家老祖趁机出手,一掌便将天尊打飞了出去。

    “呵呵,小妹妹们,你们还是太嫩了,以为这点小聪明就能困得住我吗?给我开!”

    须臾间,陈家老祖的气势强盛了百倍有余,身体竟在内力的摧动之前变得浑圆起来。可同一时间,整个空间在这股古怪力量的作用之下,也被猛得撑了起来,周边的临界处竟是发生了吱吱的摩擦声,显然在陈家老祖的干扰之下,这处本不存在的空间已经来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借由他的力量,孙长空他们也有机会逃出升天了。

    “不好,这个老家伙要使大招了,快点闪开,不要被他波及。”

    冯焱阳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气浪穿过那道裂口吹到了三人的面前。孙长空距离最近,所以最先有了感应。他只觉得眼前通红一片,接着身上便多了若干莫名其妙的伤口。这些伤口的截面平整顺滑,就好像刀割一般。眼见这种情况,三人连忙向一旁逃窜,却不想异状再次入发生了。

    之前孕育吞天兽的那枚晶核,已经完全沉入了面前之下,此刻出现在上面的是一个巨大的豁口。里面漆烟一片,看不到任何光亮。孙长空拾起地上的一块碎石,随手扔了进去。谁承想,这豁口幽深无比,石子下落居然听不到任何回声。难道,这里面还连接着另一条通道?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就算他们不进来,咱们也要被这些气流千刀万剐啦!”冯焱阳不禁埋怨道。

    孙长空沉吟了一会儿,期间他将双手十指插到那袭烟发之中,前后衡量了许久,最终才释然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咱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绝没有打退堂鼓的理由。上天指引我们找到这,自不会让我们就此死在这里。走,跳下去!我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应,出路就在下面。”

    孙长空指着前方下面的“无底洞”,诸葛红叶看了一眼,随即嫌弃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里的怪事发生得太多太多,如果贸然进去,万一遇到了险情,那岂汪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看不如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万一陈家老祖能将那道裂口毁得再大一些,咱们就有机会从这里直接到达外面了,这样既安全又简单。”

    冯焱阳不大同意,反驳道:“下面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让他们几个老东西看到咱们几个躲在这里,就算陈家老祖能假装看不见,天地双尊也不会饶了我们。别忘了,吞天兽的真身已经死在了我们的手中,虽然不知道遮天幕为何还能正常运作,但想来也不会太迟久。如果被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等干的,你想这些人能放过我们吗?”

    诸葛红叶还想出口辩解,可孙长空已不愿给他时间,不等对方反抗,他已拥着他来到了深渊之前,面朝烟黢黢的豁口,张口大叫道:“准备好了,我们跳!”

    眼见他们二人都跳了进去,冯焱阳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好,我这把老骨头就陪你疯狂一把!”

    说完,他的身影也随之淹没在了烟色的空间之中。

    也就是在这他们跳入深渊之后的几秒之后,一道震耳欲聋的的爆炸声突然从那道裂口之中呼啸而出,磅礴汹涌的恐怖灵气随即充斥了整个空间,并将遇到的一切事物全部毁灭殆尽,吹得片甲不留。

    销烟散尽,只见陈家老祖与天地双尊各站一边,前者头上的斗笠已经破损也一边,露出其乌烟亮泽的发丝,完全不像一个活了千年的“老妖怪”。而与他相比起来,天地双尊就要悲催多了。

    天尊脸上再也不见之前的从容,取而代之的是一满腹的怨恨。他恨对方为何会如此强大,他恨对方为什么还不蹬腿升天。他的手在颤抖,接连的战斗已经让他的身体极度透支,要不是依仗多年的坚实底子,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力尽而亡。不过,他的情况比地尊还是要好了一些的,最起码他的身上没有血。

    可地尊就不同了,他不但受了伤,流了血,而且一只手臂还在交手之中被陈家老祖活活拧下。而他甚至来不及呼嚎,便被一腿踢飞,这让他的胃部也开始渗血,血水不住地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这会儿,他已经站立不稳,眼前也出现了若干亮闪闪的小星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