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遮云幕的通天本领
    ,!

    天尊的第五招,出人意料,竟是自己亲自出马,而且霸道非常,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他的手狠如刀,指快如剑,气势如虹,简单的一招之中,竟涵括了十种攻击,三十余不同的套路,他有自信,对方绝对接不往眼前的一击,而身为仙人的陈家老祖陈立也一定会遭受重创。然而,一切都在他的手掌接触到对方身体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剧变。

    明明处于劣势的陈家老祖突然不见,而掌握主动权的天尊却落到了自己所攻击的位置,也就是说他自己居然自己打到了自己,却没有任何防备,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绝不给人理解的机会,天尊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黯淡下来,正好与此刻出招的地尊地谙截然相反,后者的腿就像烟夜之中的一道流星一般,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灿烂辉煌,刺眼的亮几乎让人无法与之对视。这便是地谙的看家本领,地极流星腿。此招一出,场中的局势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地谙的腿以奔放飒爽见长,招式之快,犹如万千流星划过,难以捕捉,更无法抵挡,即便是陈家老祖也无法掉以轻心。顷刻之间,这片原本就已经满目疮痍的大地又在同一时间连续出现了数十起爆炸声,一人来厚的地面被整块整块地揭飞起来,然后又在接下来被撕成无数碎片,陈家老祖从容地跳跃在众多轰鸣之中,竟没有出现丝毫伤势。反倒是几招之后的地尊略显乏力,后劲明显不足。瞅准机会,陈家老祖豁然出招,而且一出手便是鬼哭神嚎一般的强大杀招。

    “仙法,一剑破天。”

    陈家老祖出口成法,原本晴空成里的天空之中,立即风雷大作,就在战场的云霄之上,竟然出现了一枚巨大的缺口,阴云围绕着那道裂口不停盘旋,好像故意为其中要出现的事物让路似的。随即,一道湛蓝色的光束赫然出现,并比迅雷之势直接射向下方的天地双尊。

    地尊还好,可天尊因为刚刚的战斗,身受重创,到了此刻还没有完全调息过来,所以不能发挥十足的实力,回避的步伐也慢了地尊一大截,所以距离那道霹雳杀招相当之近,眼看就要击中他的后心。可就在这时,另一个情况发生了。

    湛蓝光束一分为二,化为两道威力相同的强势剑招,分别掠向天地双尊。这下,地尊地谙想要帮天尊都无能为力了,因为他还要自保。眼看二人即将共同中招,陈家老祖,那张隐藏在斗笠之下嘴中,悠悠地传出一阵冷酷的怪笑。

    “不要怪我,这都是你们咎由自取。”

    就在陈家老祖以为胜利已是自己囊中之物的时候,一个被他忽略的因素突然扭转了局势,并将他送入妈了危险之中。

    它当然就是遮天幕。

    遮天幕以吞天之兽为灵,以万人神魂为器,所到之处无不是血流成河,惨绝人寰。眼见自己的主人大难临头,遮天幕竟然主动出击,而且一出手便是扛天之威。

    呼吸间,空气之中被一片漆色所占据,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而那两道霹雳剑光此刻不知为何,竟双双停止了攻势,悬在空中,一动也不动。陈家老祖抬头四顾,竟发现原本落在地上的天地双尊消失无踪了。而后让他更不敢相信的是,消失的不只是他们二人,就连那些天幕尊府的弟子也都不见了。如今,整个空间居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一种莫名的苍凉之感突现于心中,埋藏在心中多年的不畅与抑郁蠢蠢欲动,教其心神难安。

    “遮天幕还是如当年一样强悍无比,再这么下去,不用他们动手,我就要一败涂地了。”

    陈家老主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落入到了遮天幕的陷阱之中,然而当局者迷的他却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他所要做的,就是等对手露出破绽。

    与他相比起来,天地双尊显得更加急迫,遮天幕的厉害他们知道,可仙人的实力更不能小看,否则如果能凌驾在众生之上?拼死反扑的力量最为致命,如果这个时候冒冒然地与之为敌,恐怕自己也会被拉下水。为了不让自己受到牵连,二人只得继续等下去,只要对方丧失了战意,那这场战斗的胜利自然就是他们的了。

    可这个时间究竟需要多长呢?

    地尊的性格较为急躁,一柱香之后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跃跃欲试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眼下,遮天幕已经完全降落到了大地之上,并且将陈家老祖笼罩其中,浓郁的阴云使得里面的能见度几乎为零,就算他们开了天眼也无法知晓里面发生的情形。而天尊却是一如既往的沉稳老练,即便他已身负伤势,即便他比地尊还要年轻十来岁,但作为天幕尊府的首脑,他的意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急,那个老家伙顽固得狠,也许他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呢!放心,他比我们要着急得多得多,我就不信,凭遮天幕的能耐,还搞不定一个老人家!”

    说着,他挥手示意了一下,不时仆人便搬来了桌椅,又在上面摆了若干的水果零食。天尊也不避讳,当即坐在了其中一张木椅之上,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地尊看着对方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禁有些动怒,可天尊毕竟是天尊,就连他也不能轻易冒犯。天幕尊府可以培养出十个百个地尊,但却唯独这天尊是独一无二的。单凭他的头脑,就足以横行天下,傲视群雄。与他比较起来,地尊却只是个杀人工具而已。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遮天幕中仍然风平浪静,就连活人气息都不见了。这时,众位尊者们有些等不急了,毕竟这么多人在这里干耗着不是办法,作为尊者之首的钟吕尊,他主动请缨,希望能够进入其中,察看敌情。地尊不以为然,天尊仍然相当淡定,回绝了他的请求。

    “可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啊!遮天幕虽然威力无穷,但消耗也是委实庞大,再这么下去就是有百人的神魂也不够啊!”

    钟吕尊的话让天尊有些不太自然,他看一眼四周,然后才略显嗔怒道:“你怕别人不知道遮天幕的底细吗?我办事,还不需要你这个做小的来教。”

    “是,小的知道了。”

    对于天尊的威严,钟吕尊丝毫不敢冒犯,从始自终他都是低着头,好像脊梁骨折了一样。那些弟子见到平常时候高高在上的尊者之首居然还有如此卑微的一面,不禁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心中暗暗叫好起来。

    “哼,这个钟吕尊平时作威作福习惯了,这回终于碰上克星了吧!看你以后怎么在我们面前逞能。”

    一名弟子小心嘀咕道。

    “你小点声,难道怕咱们死得慢了不成?这钟吕尊天性嗜妒,为人心胸狭窄,根本听不得别人说他的坏。上次有个师兄就因为埋怨他克扣灵气丹,便被他割去了舌头,到现在还不能吃饭呢!”

    听了旁边人的话语之后,刚刚说话的弟子立即闭上了嘴,再也不敢造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尊恢复得差不多了,终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别人需要走上百步的距离,他只用了五步便达到了。不得不承认,此刻他所展露出来的神通已经惊为天人,仙人之下恐怕已无人是他对手,所以他才能拥有与陈家老祖叫嚣的资本与胆识。

    “差不多了,地谙,准备进去。”

    地尊应和着点了点头,随即他的掌中多了一抹淡淡的幽光,这便是打开遮天幕的钥匙,也是唯一的一把钥匙。

    没错,虽然天尊贵为一派之长,但真正能掌控遮天幕的却是地尊。这是因为,当初发现吞天兽正是地谙。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吞天兽这才甘心委身在遮天幕之中,成为天幕尊府的独门杀器,所向无敌。对此天尊很是无奈,但又碍于对方实力太强,不敢有所怨言,只得勉强咽下这口恶气。

    遮天幕开启的刹那,一股刺鼻的腥臭气味立即从中奔射而出,氤氲缭绕,云雾婆娑,就在其中空荡荡的地面之上,安然端坐着一个人。只见他蓬头垢面,满身血污,气息微弱,神魂弥散,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无任何威胁。看到曾经叱咤风云的陈家老祖落迫到如此地步,天尊索性不再抑制心中的狂喜,开口大笑起来。

    “陈立啊陈立,你就是成了仙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被我所擒,成了阶下囚。这些年来,我无时不刻不再想象你战败的场景,今天终于成真了。来人,给我将他绑了!”

    说话之间,十名烟衣死士凭空出现,他们手中各有一副烟色锁链,乍一看去好像没什么,实际这些刑具都是经过处理,专门用来对付陈家老祖的烟绳天锁,居然能锁神,锁鬼,锁天地。而如今,这二十条烟绳天锁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陈立,一个罕见的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