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人法道法佛法万法自然
    ,!

    天尊万万没有想到,晋入到仙人境界的居然会使用佛门之法,而且看他出招娴熟自若,显然已不是操练了几千几万遍那么简单,不得不说这位陈家老祖果然深不可测。

    不过,这一切也并未超出他的意料,如果只凭这一道刀气就能解决的人物,也算不上什么仙家了。

    所以他还有第二个“试”字。

    与上个“试”不同,第二个“试”字尾音较长,语气也不如第一个重,这下天尊的向前随即显现出三枚烫金色的掌印,掌印之上绘有一百零八章伏魔真经,是驱邪避凶的上乘心法。而有了伏魔真经的辅助,这些掌印之中随即带上了一股浩然天气,单是这位天地之间少有正义力量,也足以教人惊叹不已。

    这便是上古巨擘玄天正宗的绝世武学,玄天伏魔掌,放在万年之前那几乎是这片大地之上无敌的存在,可之后夹到中骆,一夜之间玄天正宗消失不见,连同千年积业一同隐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有人猜测,玄天正宗一定是得罪了当时的神秘组织,八杰集,所以才会惨遭灭顶之灾。还有人说玄天正宗的宗主收到密报,在仇人到达之前便已先行撤离,为了躲避分家,从那时起便过上了隐姓埋名的生活,与世无争。可从今日天尊的表现来看,这件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这之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再说那三枚玄天伏魔掌印,甫一现世,便立刻大显神威,狂龙出游一般,一同轰向那道看假话渺小的身影。掌印所过之处,无不是黄沙漫天,飒风怒嚎。借此机会,陈家老祖的头上斗笠的垂帘竟无意之中掀起了一角,一双清澈的眼眸顺势显露出来。

    然而,显现出来的不仅仅是那双出奇明亮的眼睛,还有一双凌厉如剑芒的神光。那双神光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其中所包涵的能量却是数额巨大,堪称神迹。只见那三只掌印的基中两个,才一碰到那束目光,便立即焕然消逝,根本毫无挣扎的余力。而剩下的那只掌印,势单力薄,虽然并未遭到正面冲击,但也没了信心,直接在半途之中解体,化为星光无数,散落在丛林之中。

    先后两招被破,这下天尊再也不敢在意,这随之而来的“就”字,自然就成了他的希望所在。

    不过,这回他的攻势很是巧妙,并未选择常规的套路,而是以一种虚实结合的方式出现。陈家老祖也有些好奇,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明明感觉到那道杀气正在向自己飞沫速接近,但突然之前却折反了回去,让刚刚做好准备的他扑了个空。不时,那道空气再次飞了回来,力量不增不减,但仍不愿直接出招,又一次调转了方向。也就在这个工夫之后,第四个字,第三个“试”字已经先行夺口而出。这回,天尊使用的剑招,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凭借它,他可以斩断天下一切烦心事,惩治一切罪恶身,他为此剑取名叫绝尘剑。

    天尊这一剑挥下去,那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上到九霄这上,下到九幽地府,无一感到不到此剑的恐怖威力。

    先前第三字的杀招还没有解决,这第四招已经接踵而至。不得不说,即便是对于仙人身份的陈家老祖来言,这也是一件极负挑战的任务。这次,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的双手已被他自己攥得咔咔直响。

    眼见那道剑光呼啸而来,陈家老祖终于出手,只见他左手四指并拢,只留大拇指,与其余四指形成包夹之势。霎时间,绝尘剑光开天辟地一般直落他的身体,后者却用那只刚刚架好的手掌,直面迎对,只听“轰”地一声爆鸣,二者相撞之时产生的巨大气浪已化作无数风刀,吹向四面八方。那些还不知生机将至的弟子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有七八个被当场一分为二,横死当场。显然,就连那些尊者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有此招,于是一边掩护众人继续撤退,一边运起混身的灵气,防止风刀再次袭来。

    不得不说,天尊这一招的威力实在太过强大,即便是仙人修为的陈家老祖仍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绝尘剑气完全粉碎。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天尊第三次发动的回旋攻击再次出来了。

    现在的陈家老祖等于是腹背受敌,不过他也并不担心,别说他还有一只手闲着,就算不用手,让身体硬吃这一招,也绝无大碍。但如此一来,就显得他以大欺小,倚老卖老了。然而,就在他准备施展一个鹞子翻身将那道无形攻击避过的时候,那道杀气竟是突然转向,豁然跃入到他左手之上的剑光之中。这下,绝尘剑的力量递增了整整一倍,剑光的体型也随之增大,硬是将下方的陈家老祖迫入到了泥土以下一尺来深的土坑之中。

    这下,陈家老祖再也笑不出来,因为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败在对方的手上。他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天尊的修为居然突飞猛进到这般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他却几乎是在原地踏步,根本没有多少长进。

    “开什么玩笑,我居然会被一个后生赶超!要杀我陈立,你再等二百年吧!”

    心中一口闷气随即吐出,不竭的内力化作杀势滚滚,当即便将绝法剑的剑刃崩裂了一段。虽然范围很小,但却是质的心迹。接着,这道裂痕越来越大,转眼之间便已经横踌整段剑光。渐渐地,剑光变得摇晃起来,好像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似的。然而就在此时,第五个字,也是最后一个“试”字再次传出。

    可这次天空之中再也没有出现任何光影,杀气,暗劲,连阵微风都不见。不过,消失得不仅是它们,还有天尊,天尊居然也没了踪影,这就教人十分震惊了。

    陈家老祖忽而叹了口气,不知所为何时,他的气息仍然微弱得不可察觉,哪怕是声大气也没有喘过。可能是因为手中还有未尽的剑光,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却无人赶小觑了他。可就在他目光所到的尽头处,也就是在他身后侧面的位置处,竟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不是别人,正是天尊,他的手中还存有一道势头正旺的罡劲,这要是砍在身上,到哪也是一个窟窿。可他的对手是陈家老祖,他真的能如愿以偿吗?

    孙长空、诸葛红叶以及冯焱阳,三个被困在遮天幕之中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刚刚他们在与吞天兽作殊死搏斗的时候,外面正上演着一场绝世大战,随着刚才的那声巨响,他们只觉得整个空间都在向前迅速下沉,不知道究竟会落到什么地方。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遮三幕在和别人交手?”孙长空不禁问道。

    “我看不然,这遮天幕可是千年万年难得一见的宝贝,哪里会那么容易地遇上齐鼓相当的敌手,就算是有,咱们也不能出去。不然,对方非得把咱们当成器灵炼化了不可。”

    冯焱阳分析地不无道理,况且真实情况也是这样的,与外界动荡凶险的战局相比起来,这个内部空间就要显得安全得多得多了。

    不过,孙长空也并未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听了一会外面的情况,他才突然小声道:“你们说,是不是有人要把咱们从这里救出去啊!”

    冯焱阳哈哈一笑,嘲讽道:“我看你小子是想出去想疯了吧!咱们进来的时候就那么几个人在场,我的几个兄弟全都牺牲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你感觉,会有能知晓你我被困的事情吗?”

    孙长空挠了找头发,灵光一现,欣然道:“有一个,我的那个朋友,纳百川,当时遮云幕把咱们几绑来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就是他,一定是他找来援兵了。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孙长空实在想不出还有其它可能。想到这里,他连忙来到墙壁四周,一边拍打着侧壁,一边高呼道:“人有了吗?我们在这里!”

    就这样,孙长空一直声嘶力竭地大叫了半柱香的时间,这个期间他滴水未进,身上的力气也已消耗了大半,能不能撑到走出这里还是个问题。可是如今四周的动荡越来越是强烈,从一开始的晃动,变成了如今的来回摇摆,再这么下去,别说是这个空间,就连整个法宝都会随之毁灭。如果说外面在进行战斗的话,为何一定要让遮天幕作为牺牲品,用柄普通的刀剑挡几下不也可以的吗?就在孙长空疑惑不解之际,一道闪光从墙壁的另一侧透射而出,伤口足有两丈来长。可那玩意的恢复能力也不赖,谈话的工夫已经对齐平整,看起来情况是好了许多,只是稍有动弹便会再次崩裂开来。

    “这……这是什么!”

    不管是出于求生的**,还是因为好奇心作祟,孙长空探到豁口,尽力向外望去,随即一道另人惊骇的场景出现在他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