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仙凡之战
    ,!

    天地双尊,陈家老祖,今天相遇在天幕山之下,定有一场硬仗在所难免,可是究竟是什么事情让陈家老祖不惜与整个天幕尊府为敌呢?

    除了当事者,无人知晓。

    虽然天幕尊府人多势重,但说到底,大多数人都是来站脚助威的,真正打起来的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甚至可能越帮越忙。

    如果说一个月之前的话,十二尊者联手之力还能陈家老祖比划两招,但因为晁春来的不幸身亡,十二人只剩下十一个,天幕四十二嗜杀血阵无法发挥所有的力量,同样不能上场。于是,这场大战的主角便落到了天地双尊的肩上。

    天尊还好,地尊的脸色却是极为难看,他的肤色本就有些发烟,因此情绪所致此刻他的脸庞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难看非常,教人不敢与之对视。然而就在双方对峙之际,天幕山的山阴位置忽而漂过一朵乌云。

    万里无云的晴空之中,为何会出现这般大煞风景的一幕,乍一看来确实很不合理。但只要是在天幕尊府之中待了超过三年以上的弟子,都不会感到意外,他们知道,门派之中的镇山之宝终于出现了。

    它就是遮天幕。

    遮天幕出现的刹那,现场至少有十个人的脸色都为之改变,这里面就包括地尊和陈家老祖。

    前者的反应有些过于夸张,原本略显颓废的面孔之上居然有光彩闪烁,仿佛他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压在了这朵烟压压的乌云之上。

    而陈家老祖则刚好相反,本来神色淡定的他,如今却是紧锁愁眉,神情凝重,显然他十分清楚自己眼前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几十年前,他也见过这件法宝,自己还险些在上面栽了跟头。当时,他便在法宝之中感应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甚至远高于他这个仙人。难道,这个世道之上还有比仙人更加强大的存在不成?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相信,直到见识了这件“遮天幕”之后,他才意识到天地双尊的可怕之处。

    与二子为敌,不能硬拼,不然一定会吃大亏。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钻研破除此法宝的对策,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仍然毫无进展。好在,他是仙人,正所谓破船还有三千钉,更何况他是一名如假包换的仙人,就算是法宝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将身为仙人的自己炼化。只要法宝挡不住自己,他就有信心将天地双尊一同击杀。

    但现在的问题是,天地双尊会坐以待毙吗?

    就在这时,云端上的天尊突然朗声道:“我说陈家的老祖宗,咱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突然间发难我们,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此时的陈家老祖仍然穿着那位厚实的披风,带着那个宽大的斗笠,似乎要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似的。所以,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出此刻他的神情,究竟是惊还是怒。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陈家老祖一定是极为不自在。

    “哼哼,这次前来确实不是我的本意。但作为陈家的长辈,就算不为天下苍生考虑,我也得为那些子嗣们着想。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杀的人可是相当不少啊!”

    对于,陈家老祖的话,天幕尊府的弟子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不相信的。在他们看业,天幕尊府一向与世无争,之所以能名满天下,全都倚仗天地双尊以及十二尊者的威名与实力,与杀人完全不占边。就算是杀,死的人也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该死之徒,不足为惜。

    可剩下那些人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隐情,不禁变得烦躁不安起来,各别几人竟开始向后退去,生怕一会打起来迁怒到自己身上。当然,那引起所谓的杀人之事,也大多有他们的份儿,他们自是也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些什么勾当,不心虚才怪。

    “庞天,你还和他废什么话,不行打就是了。我就不信,凭你我二人,再加上遮天幕的力量,还斗不过他这只老狐狸。”

    有了神器仰仗,如今的地尊已经变得急不可耐。说话之际,他的身边竟有无数泥土颗粒悬浮起来,进而形成一个个抽象的图案,一会龙飞凤舞,一会万马奔腾,景象十分壮观。然而,与他相比起来,天尊却要沉稳了许多,他仍在天上挂着,却是寸步没有移动过,屹立挺拔的样子就好像山崖上的松树一样。

    “你怎么还是这么鲁莽啊地谙,等问清楚了再动手也不迟。”

    地尊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下不单是泥土,就连一些细小的石子也飞了起来,组成一条有神无形的土龙,缠绕着他的身体,高高盘旋起来。

    “都让人打到家门口来了还不迟?我不管,既然这个老家伙来了,就得有个说法。不然,他还以为我们天幕尊府真的好欺负呢!”

    天尊点了点头,表情稍显严肃道:“你放心,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要。但如果别人欠我们的,就算追到天上我也要讨回来。”

    陈家老祖却是不以为然,冷笑道:“你确定我要把你们的丑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全部抖出来?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们几个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阴毒毒辣之事,恐怕就是待遇翻倍这些弟子也不愿待在这里了吧!”

    听完对方的话,天尊仍然不紧不慢,好似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似的。

    “说了又能怎么样,你以为哪个门派没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丑事?就算是有你这个仙人坐镇的陈家,不照样也有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吗?就拿陈家少主陈世杰的先父陈盛恩来讲,我与他相识了四五十年,却是突然死在了荒郊野岭之中,随同一起外出的陈盛情竟说是对方自己与大部队走失的,和他们没有关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此事这个小子必然逃不了干系,而你……”

    天尊的话似乎刺激到了陈家老祖的旧伤,只见他所在地面之上竟出现了无数像龟纹一样细碎裂痕,虽然扩散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破坏性却是相当惊人。那些长在土里的树木,一经接触,便立即枯萎崩坏,有的直接拦腰截断,切口如斧子剁过的一般平整。

    眼见陈家老祖即将发飙,众弟子出于本能地向后接连撤退,只有前面的几名尊者有胆量继续坚守阵地。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些来势汹汹的裂纹甫一来到这些尊者的身前,便立刻停住了脚步,转而继续朝其它方向进发。如此一来,整个地面上便只留下一块也是唯一一块圆形的完好地面,其它地方已经因为毁灭性的打击,几年甚至十几年里无法生长植被,哪天来个不长眼的误将其中隐藏的能量引动出来,说不定还会酿成几起惨案。而这些猜想,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光阴之中竟被证实了。

    仙人的力量实在不可思议,哪怕是因为怒意所产生的气场,也能将一般人轻松击杀。到此,陈家老祖终于舒缓了一些,不过这回他的口气变得冷漠了许多,比那腊月飘雪还要厉害几分。

    “我们陈家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只是来要人的。把人交出来,什么事情都好说。”

    天尊摊开手掌,无辜道:“什么人,我怎么不知道。”

    “不要再装傻充愣了,我要的人就在那遮天幕之中,这两年来出现的几十起命案,应该都是它干的好事吧!”

    地尊迫不及待地要与对方决一死战,但天尊却只是将笑容收敛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也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我们天幕尊府奉为神明一般的上客,怎么可能说给就给你。那样我们天地双尊,乃至整个天幕尊府岂不成了贪生怕死之辈,以后怎么在江湖之中立足。”

    “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如果不能满足我的条件,那今天这场仗恐怕就免不了了。”

    天尊轻蔑地笑了笑,随即道:“你就这么有把握,一定能赢得了我俩?”

    陈家老祖背负双手,气势如虹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天尊点了点头,似自言自语,似是向对方说道:“试试就试试。”

    天尊不愧是天尊,就在刚才说出简短的五个字的过程之中,他的攻势已然发动了。

    他的招式就是他口中的字,形容文人才思敏捷,可以用出口成章。而形容眼下的天尊,就可以说是“出口成招”了。

    五个字中,虽然有四个字是相同的,但在天尊的口中却是衍变成千奇百怪的各式招法。

    开口的第一个“试”字,刚一出现,一道恢宏刀气迫空而出,刀劲之强,刀光之广,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幕山脚,使得陈家老祖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他不能躲,只能直面。

    但作为仙人,这种适度的招式怎么可能难得住他,他也不动手,以声会声,以声浪回击,大呵一声“咤”!天空之中立即电闪雷鸣,电光火石之间一双擎天巨手赫然出现,一左一右加持在那道刀气之上,做出一个两掌合十的动作。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