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杀兽
    ,!

    孙长空心头咯噔一下,好像有块石头滚落下来似的。

    “什么?不是你,那是……”

    孙长空再次望向前方,竟发现原本待在那里的冯焱阳不知所踪了。

    这么说,这些藤蔓是被他所杀的。可问题是,现在冯焱阳在哪里呢?

    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未得及解开,后方的空间之中突然传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直接将孙长空与诸葛红叶掀飞了好久,差点没摔在地上。

    多亏有诸葛红叶续气,孙长空才有力气自行活动。不得不说,对方的修为着实高深莫测,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已经为他恢复了三成内力。要知道就在几十息之前,他的身体之中还是一空虚一片,死气沉沉。如今,他已经生龙活虎,虽然仍不适合进入战斗状态,但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滚滚浓烟从空间的中心位置出不断冒出,孙长空一眼便发现,刚刚爆炸的地方正是晶核的所在之处。冯焱阳在蓄力完毕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救下自己,而是直接冲到了吞天兽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虽然对方这么做并无问题,但孙长空心中还是有些不太舒服。毕竟,他是为了给对方争取时间才会让自己身陷绝境之中的,说得再深刻一点,他就是冯焱阳的救命恩人。可哪个人能如此决绝,如此无情,居然可以无视自己的救命恩人,先去做其它的事情,这种人到底值不值得深交,这让孙长空有些为难。

    “哎,反正都这样了,自己没死,吞天兽的进化之路也被成功截断,既然是皆大欢喜,就让事情这么过去吧!”

    确定前方没有异象发生,孙长空与诸葛红叶这才奔到爆炸的位置,一探究竟。只见在那烟雾缭绕之中,一道金色的身影赫然伫立,犹如天神降凡一般,英明神武,不怒自威。

    那柄金光重剑,直挺挺地插在晶核之上,一直没到剑柄位置才算止住。此时,晶核已经完全烟化,没有任何红蛇口残留。看到这一幕,孙长空的心情又变得不安躁动起来。之前残留的红色痕迹究竟去了那里,是金光重剑插入破了功所致,还是吞天兽将其完成吸收,大功圆满了呢?

    “前辈,这里……”

    孙长空刚要继续说下去,冯焱阳突然出手制止,他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面前的晶核,或许也可以称它为蛋,一个巨蛋。接着,他又将剑缓缓从晶核之中拔了出来,一点一点,生怕惊扰到旁者。不过,这个时候孙长空看出了端倪。

    因为,他发现金光重剑变成了烟色。那种烟并不是此时晶核的颜色,而是一种由里及外、好像由剑体本身产生的烟晕。这些烟色物质,使得原本浮动于其上的金色光芒完全消失,甚至连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到了。这哪里是什么蛋,分明就是一方充满墨汁的巨型砚台,任何掉入其中的物体都会被他染成毫无生气的烟色。

    对此,冯焱阳竟然毫不动容,就好像没看到一样。事实上,他确实也没有去看,因为他的注意力仍在那晶核之上,重剑还没有完全抽离,他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然而,就在剑尖的最后一分从晶核之上退出的时候,一道烟气猛然飞射而出,起身就朝一处角落中钻去。孙长空刚要去追,却发现体内气血翻腾的厉害,根本使不出力气。而诸葛红叶却是一动不动,好像根本没有回过神来似的,两眼发直地看着前方,好像丢了魂一般。眼下,只有冯焱阳能阻止对方了。

    可他才拔出自己的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将喘口大气,他能及时阻拦那道烟气吗?可就在这三者出动之前,另一道烟影已经率先行动。

    一般来讲,说某个事物是烟影,大多都是因为他的动行速度太快,肉眼无法捕捉景象,所以才会用“烟”来形容。可眼下的这个烟,并不是因为他的快,而是因为他原本就是烟色,烟色的剑身,烟色的剑气,只有剑柄还是一金灿灿的颜色。

    是金光重剑,居然是冯焱阳的金光重剑,表面上他没有作出回应,实际上当烟影出现的刹那,他便以意念驱剑,紧追不舍。此刻,烟气面前的不远处的角落之中,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缺口,但规模不大,每次顶多只能允许一人通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道缺口还在不停地缩小,呼吸之间已只有脖颈粗细,再这么下去就得完全闭合。如果让烟气逃到里面,再想追可就不可能了。

    关键时刻,金光重剑十分争气,飞行的速度瞬间提升了整整三倍,现在看他穿行的样子,就像是在看小鹿在林间跳跃一样,甚是轻盈,眼看烟气即将没入到那道将闭未闭的缺口之内,它居然在最后一刹那及时赶上,并且全力插入到烟气之中,将其生生钉到了墙角之上。同一时间,一道凄厉的惨叫随即发出。那声音十分悠长,几乎可以传到九霄之上,空明而又轻灵。可不幸的是,这终究还是惨叫,而且还是从那团烟气之中传出来的。

    冯焱阳身化亟雷,眨眼间便已落到角落之中。他俯下腰身,将自己的重剑从地上拔了起来,另一只手却从剑尖之上扯下一个物体。

    这时,孙长空与诸葛红叶也赶到了近处,仔细一看对方手里的东西,居然是一只长着兔子耳朵,大小形状如同老鼠一样的东西,尤其是长在嘴巴前面的两颗突兀的修长门牙,与这玲珑乖巧的相貌十分不符。

    “前辈,这是什么玩意,怎么长得如此讨人喜爱。难道,他是吞天兽的同伙?”

    冯焱阳摇了摇头,然后大大地缓了口气,微笑道:“呵呵,你不是要找吞天兽吗?他就是。”

    孙长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面前这个不足自己巴掌大小的玩意,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它就是吞天兽?不是吧!我在幻境之中见到的,可比它凶猛、残暴、可憎多了。关键,二者的个头也对不上啊!那吞天兽少说也得方圆十来丈大小,怎么可能会是这只小……”

    孙长空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可以形容这只小家伙的词语,于是只得把说了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回,冯焱阳的气经恢复了许多,显然之前所积蓄的力道已经完全散去,没了那份力量的负荷,现在的他如释重负,自是轻松自如。

    “我虽不知这吞天兽的来历,但像这种活了上万年的老家伙,一般都会通晓变身奇术。这样,它们就等于有了一层很好的伪装,平时的时候就以一种相对温顺的形态出现,关键时刻再亮出真射,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显然这只吞天兽有些明不副实,怪不得会把自己变得那么狰狞,原本他的本体是如此弱小,如果不加修饰的话,天下之大,哪个人会怕他。”

    听了冯焱阳的解释,孙长空煞有其事地又端详了下那只长耳鼠,心中不免有些惋惜。谁能想到,如此其貌不扬的一只小家伙竟然可以惊起这么大的风浪,整个初升大陆险些因它颠覆。凭吞天兽的本事,想要让人间变成地狱只是时间问题。他有那个能耐,更有那种动机,他的存在,似乎就是与人为敌的。

    吞天兽是死了,可眼下另一个问题随即出现在面前:他们三个到底应该怎样才能逃出这个名为遮天幕的玩意之中,难道吞天兽一死,这里就不会出现像之前那样的缺口通道了吗?

    就在三人为此发愁之际,空间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晃动。

    天幕上下,阴云密布,此时天幕尊府个个精神抖擞,严阵以待,只因为他们所要面临的敌人是空前强大的。

    能够让一个天幕尊府都为之忌惮,就连所向披靡、天下无敌的天地双尊也不得不重视的敌人,普天之下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上次上见,他们还是在几十年前,那时天地双尊的名气还没有如今这般如雷贯耳,可另一个却已经是声名远扬,他自是陈家老祖,也就是今天的主角,天幕尊府的敌人,唯一的一个敌人。

    “什么事情居然会让你这个老东西自己亲自前来,看来情况不太简单啊!”

    说话的是天地双尊中的天尊,他立于云端,而地尊则带领着众人站在山脚之下,呈犄角之势,看样子是将陈家老祖包围了起来。可实际上,除了天尊之外,其余人,包括地尊之外,没有一个对眼前形势感到乐观的,因为他们的对手不是人,而是仙。境界不同,导致力量也有了本质的区别,如果非得要比喻的话,陈家老祖就是成年人,而天地双尊就如同孩子一般,弱小,柔弱。

    不过,对此天尊倒是不担心,因为他总是有办法化险为夷。江湖上的人都很好奇,为什么每次到了紧要关头他总有办法让自己脱离险境,甚至反败为胜。即便是上次与陈家老祖的战斗,他与地尊也是全身而退,只是最终的结果不为人知罢了。不过,这就是足已让天幕尊府感到自豪骄傲的了。

    整个初升大陆之上,能够在仙人手中逃过一劫的也只有天地双尊做得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