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要命了
    ,!

    不得不说,李红裳的人偶实力委实强大,即便在这种极大劣势的情况之下,仍然展现出了超群的实力。他的手掌之中仍有绿色的汁液会不时喷射出来,不过人偶对此根本毫不在乎。因为他根本体会不到疼痛,或许,他连心也不曾拥有。

    显然,这样的行尸走肉是可悲的,他只是别人的杀人工具,是死是活都不会为人所重视。他只会一无反顾地遵循主人的命令,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

    说实话,能和这样的人交手,孙长空是很高兴的,但同时他又为其感到可悲,也为之前坠落云端的李红裳感到可惜,如果他还在世的话,自己就能与他好好醋战一番。然而,现在的他只能和一个不知七情六欲的活死人较量了。

    “这样的你活着也是累赘,我看你还是死掉好了!”

    孙长空的话就好像判官的生死薄一样,让谁生谁就能生,让谁死,谁就得乖乖地去死。掌握了魁虎下山真正力量的孙长空,对于力道的使用又有了全新认识。有时不能只顾着出招,还要停下来适当地停顿一下,以便发动更加强大的攻击。说罢,他的脸以已经变得阴森恐怖,接着一道不可抵挡的能量顺势流过他的臂腕,雪崩一般涌入到人偶的头颅之中。

    “噗!”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的脑袋会像熟透的西瓜一样剧烈爆开,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人偶身体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天剑的剑气形同虚设,完全不是拳劲的对手,当即破碎解体,而位于其中的人偶自是难逃一死,头部遭遇毁灭性打击的他,仰身摔在地上,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好不容易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孙长空这才发现左臂之上毒性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控制,眼看就要向其它部位扩散。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挥手一斩,左臂便整个飞了出去,掉到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断口处飞射而出,使得空气之中携上一股浓郁的腥臭气,好在他得救了。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壮士断腕吧!

    然而,只要是聪明人,看到孙长空刚才的行为,都得为他赞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智慧,还有他过人的勇气胆魄。弃车保帅的道理大家都懂,只是在那个时候能不能当即立断做出正确却又残酷的决定就要仁者见仁了。

    或许有些人认为,失去一条手臂要比死还要痛苦百倍,但孙长空却并不在乎,因为他还有“再舟”,也就是之前吞天兽口中所说的沧浪血脉,只要有它在,再恐怖的伤势也能在遇水之后恢复,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但是,眼下自己所在是一处异度空间,别说是水,就连出口都不知在何方,眼看吞天兽就要出世,这个时候又能去哪找水源疗伤呢?

    就在孙长空为这件事情发愁之际,之前那些受挫的藤蔓终于再次向他袭来。可这次与上次不同,这些看似呆头呆脑的藤蔓居然也有了战术,三两根编在一起,就好像女人的辫子一样,不仅外形优雅了许多,更重要的是重组之后的藤蔓集合变得更加粗壮,也更加难对付,原先一倍的力量,转眼之间就扩大了两倍三倍,甚至更多。而在藤蔓的相互配合之下,它们还能施展出更加精妙的攻势,比方说就是现在。

    两根藤蔓组成的集合,就姑且称它为双体螺蔓吧!不同于之前的样子,两根藤蔓蜷曲成弹簧的形状,然而重新组合在一起,然后一同射向孙长空。后者刚要闪躲,谁知双体螺蔓遽地一滞,接着藤蔓的两个尖端如同机括一样随即发动,并且向前猛然刺去,快如闪电,势不可当。

    孙长空只估算到了藤蔓的飞行速度,却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样一招,飞簧刺击。虽说他的躯干已经偏离了攻击的方向,但却没有完全脱离藤蔓的锁定。只听“呲呲”两声尖啸闪过,刚刚才止住血的左臂膀便再次射出血来,而且势头比之前更大。

    这下,孙长空的脸色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惨白,比那石灰白得那要彻底。眼看着两条藤蔓从自己的身边缩了回去,他竟也不去阻止,身体只在原地摇晃了两下,便“噗通”跪倒在地。

    这种战斗之中,战力也许是致胜的必要条件,却不是充分条件,因为不有一个重要的元素影响着整个战局的走势,那就是体力。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饭得慌。表面上看,这话是在说吃饭对人类生理活动的重要性。可稍微深究一下,就不能发现,人们吃下去的食物,最终转化成的就是人类的体力。然而,这种转化是有限的。一旦体力大量流失,食物就难以及时补充体力上的空缺,便造成了乏力休克等一系列的症状。而血液,便是运送营养物质、便其转化为体力能量的重要载体,一旦大量失血,营养物质不能被转化成能量,形成体力,那便会像现在的孙长空一样,四肢酸软,头晕目眩,随时都有昏死的可能。

    不可他知道,现在还还是休息的时候。大敌尚未解决,面前的虾兵蟹将又是多如牛毛,就算是一个一个来,他也未必能对付得来,更何况是以一敌众。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迅速加快,这不是紧张,而是失血之后的应激反应,目的就是暂时保证人体的新陈代谢。不过,这样的情况绝对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心脏超出负荷,便会罢工,时间一长人也就死了。他望了一眼远处的冯焱阳,发现此时对方身上的金光已经不如之前那般耀眼,不知是对方的问题,还是自己的眼力出现了障碍。不过,他不想管那么多了,既然答应了对方,他就一定会坚守下去,哪怕是力竭而亡,被藤蔓撕成碎片也在所不惜。

    好在,之前的魁虎下山图内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耗尽,凭借着残余的灵气,他一连轰杀了数条藤蔓,无论是双生,还是三生,还是同根双生,他都能一一粉碎,杀得对方片甲不留。那些藤蔓似乎也知道眼前的人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数十回合之后,竟也被杀怕了,连连后退。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迎头追上,又斫断了十来根藤蔓。如今,他的脸色已由白色转为铁青色,那是一种极为病态的标志,好像预示着生命的完结,死亡的降临,教人见了心生畏惧。而此刻的孙长空也终于沦为了像人偶那样的杀人机器,他只是简单地挥拳,挥剑,闪身,闪不开就用剑挡,挡不住就往地上滚。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在他眼中竟长得好像一个纪元一样。突然间,他的双耳之中爆发出雷啸一般的尖鸣,接着身体便不由自主地爬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大脑还很清楚,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这和梦魇十分相似,却又不尽相同。后者可以苏醒,可前者却不能。现在他的状态很是诡异,居然可以俯视整个地面,甚至可以看到瘫倒在地的自己。那些藤蔓显然已经被自己杀怕了,即便自己已经几乎失去神志,但仍不敢冒然接近,只能一点一点向前蠕动,生怕将他从昏迷之中惊醒。

    孙长空的心中很是苦涩,但又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他真没有料到,原来自己可能如此勇猛啊!只可惜的是,这种逞能的自杀式行为并不提倡,因为他的小命马上就要没了。

    “老天,难道今天我的一生真的要就此结束了吗?”

    然而,就在孙长空处在绝望边缘之际,一道异样的光芒忽然倾洒在自己的身上,一种久违的温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并且滋润着四肢百骸,奇经八脉。

    “小子,醒来吧!”

    随着那人的声音,孙长空猛然睁开双眼,只见面前的地上已经狼藉一片,无数的藤蔓残骸遍布眼睛所见之处,几乎无一例外,这里竟成了藤蔓的坟场。

    孙长空还没有搞清眼下的情况,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掌随即落到了他的后背之上,源源不绝的灵气立即融入到他的身体之内,使得原本枯竭经脉再次出现了生机。由于这个过程实在痛快,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冷战。

    “爽!”

    话刚说完,只听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闭嘴,合上眼睛,好好调息,你伤得不清,再不止血的话恐怕就有性命之忧了。”

    虽然孙长空没有回看,但听这口气他便知道了来者是谁。

    “你还是来了啊!诸葛红叶。”

    其实孙长空早就猜到对方在外面耐不住寂寞,会来到这里。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居然如此之慢,再晚上一刻,也许他已经归入阴司了。

    “你的手这么快,脚却是逊色了许多。要是能把你击杀这些藤蔓的本领,拿出来一半放到双腿上的话,我也不用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了。”

    孙长空回头看了眼诸葛红叶,对方却是一脸无辜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些藤蔓不是我杀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