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人偶
    ,!

    孙长空能口此出言,自是识得眼前之物,或者应该说他是一个人。

    一个男人,而且最近还与他见过面,如果是冯焱阳在这里,一定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道烟影不是别人,正是九阴五阳之首,嗜血赤日,李红裳。

    然而,此时的李红裳竟一改往日夸张的穿着习惯,裸着身子便从那道组织之中钻了出来。孙长空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向后继续逃窜。一边退着,他一边问道:“前辈,你为何会从那里出来,难道刚才落入云端的不是你吗?”

    李红裳听了他的话,也不回答,仍是闷头向他袭来,而且混身杀气飒飒,充满了危险的信号。孙长空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对方真的是李红裳的话,那他为何从以那些汁液重生呢?接着,他又想到了之前幻境之中所见的自己,那也是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却是为吞天兽所控制的人偶。难道,眼前的李红裳也是其中的一员?

    想到这里,他立即停下脚步,转而向对方奔去。重辉剑受此战意激发,立即爆发出凌厉剑气,这要斩在肉shen之上,立马就能一分为二。

    别看人偶神情呆滞,但身手却是灵活得很,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已从重辉剑的剑刃之下钻了过去,甚至还有时间向孙长空反攻一招。孙长空看他以指带剑,以为没有什么杀伤力,所以同样以手去接。可刚一接触到那枚剑指的时候,他便后悔了。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手指居然毫不费力地穿透了他的掌心,并且戳断了他的一根掌骨,从裳背之上露了起来。而他的手刀却没以发挥十分之一的威力,便被轻松扼杀了。

    这人居然有李红裳十成十的功力,而且还对自己的套路十分清楚,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坏消息。来不及想太多,孙长空回剑自保,将那人偶先行逼退。然后自己跳上一处地势较高的石壁,连忙伤情。

    伤口处的血仍在流淌,但血不是红色,竟是绿色的。这种绿是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亮绿色,好像看上一眼就能将人的灵魂吸走似的。而这种绿色不仅仅出现在血液之中,居然还残留在了伤口的四周,并且有向外面扩散的趋势。虽然不知这些诡异的绿色究竟有何门道,但想到吞天兽的厉害,他哪里还敢怠慢,立即运起全身的真气,尝试将这些汁液排出体外。

    可吞天兽的强大他哪里能够想到,受到阻拦的“绿色”,势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扩散的速度也有所提升,不时他的一只手掌还有半截胳膊已经全被染成了墨绿色,别说是当事人,就算是旁观者看着都有些惊悚。

    人偶的智商极高,知道自己占据了优势之后,他竟不着急再次发动攻击,反而周旋起来,似乎只为了等孙长空毒发的时辰,这样自己就能一举拿下对方。

    可孙长空也不傻,他已看出对方的心思,可眼下他情况不妙,而且站在自己面前的还是一个如此棘手的敌人。他必须要谨慎,因为稍有大意自己就可能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哼,你不是擅长用剑嘛,我用剑打不过你,但我还有别的功夫,我就不信你的一只剑指还能将我全身武功全部挫败。”

    在刚刚的交手之中,孙长空发现对方的身手虽快,但却还没到达不能为敌的地步。而自己刚才之所以会输,那全在招式之上,如果硬碰硬的话,对方根本不是对手。于是,他便想起了无二真经图里的魁虎下山。

    不同于冯焱阳的蛮横无敌的力,魁虎下山讲究的是势,以势为招,以势杀人。所以孙长空所遇见的情况就是,自己的拳头还没有打到对方,敌人就已经被活活震死了。这种隔空杀人功夫,除了隔山打牛之外,恐怕就要数它了。

    然而可能是因为境界的缘故,每次使出“魁虎”的时候,孙长空总有种意有未尽的感觉。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因为对手太过弱小,未能让魁虎下山发挥地淋漓尽致。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发现,问题在于自己。他并不能将这副无二真经图融会贯通,甚至连其中十分之一的威力也施展不出。他也为此苦恼过,可换来的只有整宿整宿的失眠。好在,他不只有这选择,于是慢慢地就不再钻研魁虎下山,而改练其它武功了。

    可就达刚刚见到冯焱阳蓄力的场景,他突然有了一丝顿悟,原来力量这这种武器还需要筚路积攒啊!怪不得每次出招的时候都会力不从心。不过,根据他的估算,魁虎下山所需要的准备时间并不长,差不多十息就足够了。而眼下双方对峙,正好是积蓄力量的最佳时机。于是,他将受伤的患处先行封闭,然后把重辉剑收了起来,改以拳掌对敌。

    似乎感受到了对方的变招,那只人偶竟朝对方的位置挪动了几步,速度也变快了许多。眼下的他,就好使一只欢跃的羚羊,来回跳动,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不能自已。而孙长空却是十分淡定,表面上看他相当从容,实际上他已暗暗运起了魁虎下山图的力量,一层淡淡的紫色气流随即覆盖在他的身体表面,就好像穿上一件轻纱一样。

    随之蓄力的延长,那道紫色变得愈发浓郁,那道轻纱也变得逼真无比,成了一件实打实的长衫。而在长衫的背后,竟有一只虎头隐隐作现,看上去威风莫名。

    “来吧来吧!正好让我实验一下魁虎下山的威力。”

    “咯噔!”

    突然间,孙长空听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发出一声怪响,紧接着身上的肌肉群变得膨胀高隆起来,其上还有紫色的闪电浮动,但却十分微弱,不仔细看根本发觉不了。只有他自己知道,魁虎下山已经完成了。现在他的右手就如同攥着一团火焰一样,万分灼烫,几乎不能坚持。但他知道,只要一泄气,积蓄起来的力道就要散了。所以,在出手之下,他必须要忍住。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热锅上的蚂蚁了。不,他比那些蚂蚁还要痛苦十倍,百倍。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掌已经有了感觉。

    汁液的毒性终于开始发作,这疼起来的感觉竟不亚于万箭穿心,千刀凌迟,汗水,血水都在拼命地逃出他的身体。这一会儿,他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双眼发花,好似有无数流星闪过一样。

    趁着这个工夫,之前被患水三千杀散的众多藤蔓再次汇集起来,好在出动的管道就只有地上的一根。不然,再让他放出几个像李红裳这般可怕的对手,他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济于事了。

    人偶似乎感觉到了孙长空的疲态,双脚一蹬,飞似的窜向前面的孙长空。同时,他的两只手掌各伸出一指,以双剑指为武器,想要一招分出胜负。孙长空抬眼一望,喜上心头,刚好自己已经快到极限,而魁虎下山也坚持不了多久,快速解决战斗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不过,现在的他还不想动,他要保留每一分的力气,以便待会发招的时候能够做到不遗余力,倾巢而出。

    “看招!”

    眼见人偶已经一来到距离自己不足一丈的位置处,孙长空大呵一声,之前浮动在身体表面的紫色电光摇身一变,化作无数闪电霹雳,将其完全包裹,俨然就是一副盔甲。有了它的存在,有了他的存在,孙长空的身法大幅度提升,向左一闪,先是避过了迎来的一指。

    剑指力贯千钧,虽未直接遇到石壁之上,但仍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圆形的孔洞,怪不得孙长空的手掌能被他一击洞穿,毫无反抗的余地。不过,这回的孙长空也不再轻敌,有了魁虎的力量加持,他的力量速度已全面超过之前,也就是在人偶出招的同时,他的拳头豁然推动。

    这一拳,看似简单直接,但却有不下十种奥妙混于其中。虽然只有一拳,但却好像有千拳万拳一齐攻向人偶,让他无从闪躲。所以他只能退。

    可退了几步,他却发现身后也都是拳劲,而且是要命的力量。只有碰上,立即便会被摧毁消灭。情急之下,人偶只得硬接。他先是向后点了一指,可原本势如破竹的剑指居然不灵了,在那道无形的拳劲之下应声折断,断指也化作一片血雾,消失在拳风之中。

    在这道拳劲之下,人偶被撞出了三四步,如此一来他竟又回到了孙长空的身边。这下,孙长空再也不用保留,抬起一拳,直轰对方面门。

    可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这是李红裳的分身,实力底蕴更不能小觑。他的剑指虽折,但他还有一柄剑,天剑,他自己就是一柄锋利的剑,所谓的天人合一,就是现在他的这种状态。所以,孙长空的拳头虽然轰在了人偶的头上,却并没有在每一时间将其击杀,而是形成了一幕你来我往的拼招局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