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吞天兽的本尊
    ,!

    死人复生的事件虽说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可眼下陈世杰所见的到场景却是截然不同。他第一次听说,诈尸之后人居然还能笑,而且笑得如此甜美,就好像真的喝了玉露琼浆一样,满脸都是陶醉的神色。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再不说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也许对方活着的时候,他还是对手。可现在那人刚刚喝下自己穿肠毒酒,就算侥幸保存下一条小命,恐怕也是元气大损,实力打了折扣,如此一来他便有了制敌的把握,实在不行他还有一些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使出的杀手锏,保准对方有死无生,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然而,就在陈世杰准备改动攻击的时候,那人居然咧嘴一笑,喃喃道:“这是什么酒,为何品尝起来如此美妙,让人********。”

    陈世杰呆愣地看着对方,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这家伙难道傻子不成,还********,明明就是死里逃生吧!难道,对方与自己一样,也身负抗毒的体质,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就太巧合了。

    “呵呵,那并不是什么好酒,而是被我掺入了鹤顶蓝的毒酒之中的霸王,将其中一滴掺入到牲口的饮料之中,就能毒死十头成年的黄牛,人沾了必死无疑。”

    那人古怪地看了孙长空一眼,不肯相信道:“必死无疑?可我看你喝得津津有味啊!这里面一定有诈。”

    这下,陈世杰彻底无语了,他好意劝阻对方谁知还要遭人猜忌。与其这样,还不如将他毒死算了。他抄起桌上未尽的酒壶,递到那人的面前:既然你不肯相信,那就喝吧!”

    那人看看眼前的酒壶,又瞧了瞧陈世杰那双坚定的眼神,随即他的笑意舒展,天真得就好像孩子一样,这让前者不禁想起了即将上位的陈少麟。难道,老祖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接替自己的位置吗?

    算了,酒多误事,喝点解解渴就够了,一会儿我还有事情要去完成。”

    陈世杰脸色森然,并且一种冰冷刺骨的语气回道:“你究竟是谁?”

    一说起自己的来历,那人居然兴奋地从座椅之上跳了起来,靠在后背之上端着一只腿横坐着。这回,陈世杰才发现明前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怪人,长相竟然异常奇特,凸出的颧骨,狭长的脸颊,还有一双长满厚厚指甲的双手,就好像刚从原始森林之中跑出来的野人一样,令得陈世杰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不用管我是谁,不过我可以帮你重夺少主之职,怎么样,这个条件足够诱人吧!”

    按理说,失意的陈世杰此时最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讯息,可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脸上竟没有半分波澜,看不出是喜是悲。因为他知道,这是老祖宗定下的事情,一旦他认准了某件事,就算是倾尽天下众人之力也无法驳回半分,甚至还要因为他的嗔怪死亡无数。

    陈少麟坐上少主之位只是时间的问题,而现在的陈家人正在准备着手转移注意力,寻找新的靠山,也便自己以及家人不受牵连。可事情发生的属实之快,那些善于阿谀奉承的族人伴游已经来不及打理其中的事项,个个变得极为唐突。当然,陈世杰身有体会,因为曾经的他也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别开玩笑了,你要是捧我上位,那就相当于老祖宗正面为敌,届时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人,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你轻松撵死。看到瞿家的那些门客了吗?他们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呵呵,你也太看得起在下了,我确实没有本事和仙人一较长短。可我除了一身修为,还有一个聪明的脑子。”

    那人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随即奸诈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办,少主的位置定是你的囊中之物。”

    陈世杰也是人,他同样会被外界各式各样的引诱所迷惑。而他能做的,就是分辨这些究竟是糖衣炮弹还是金玉良言。

    “你真有这种本领,竟然连仙人都不放在眼里。”

    那人点了点头,接着道:“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谁?”陈世杰紧接道。

    “孙长空。”

    陈世杰的脸上闪出一丝光彩,之前的阴霾也一扫而空,眼前立即变得豁然开朗起来,犹如重获新生一般。

    “好,就照你所说的办!”

    孙长空与冯焱阳一路向前,除了偶尔看见几条窜动的散漫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情况发生,渐渐地二人原本紧迫的心情变得舒缓了起来,冯焱阳忽而道:“对了,之前你是怎么着了吞天兽的道的。听你刚才话的意思,好像中了那厮的幻术。”

    于是孙长空把自己之前与吞天**手时的情景简单地复述了一遍,显然这些内容对于冯焱阳来讲是无比震惊的,因为他没有想到区区一个上古凶兽,居然能有这种通天的能耐,居然可以与那传说当中玄之又玄的仙宗有过交集,恐怕就是真正成为仙人的陈家老祖,也没有这种荣幸吧!

    “他的肉shen真的被仙宗毁灭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我在幻境之中见到的时候,他就只剩下一个脑袋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那颗兽首之后又变成了一个人。”

    冯焱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随即道:“什么人?你见过他的脸?”

    孙长空摇头:“不知为何,那人的长相是我形容不出的,起初他的脸上没有五官,可之后却又变得狰狞万分,让人看了胆颤心惊。”

    “他就只是单纯地吓唬,却没有伤害你?”

    孙长空想了想,接着答道:“伤害的话没有,充其量就是扼住了我的脖颈,不过他的动作看似粗鲁,可落在身上却并没有那么沉重,只是心上隐隐觉得有些压抑,也许这是强者独有气势吧!”

    孙长空自顾自地说着,全然没有发现冯焱阳此刻的表情,他的脸上尽是喜悦。

    “也许,仅凭你我二人的力量,真的能打败吞天兽也说不定。”

    孙长空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你发现了那家伙的死穴?”

    “死穴倒是没有,不过我可以断言,现在的吞天兽一定是相当虚弱。你想想啊,这吞天兽这么大的本领,见到别人侵入到他的领地,一般的做法是什么,肯定是将入侵者消灭干净,不留活口。可你居然只受到他的精神恐吓,从使至终他就像一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暗处不敢现身。而这其中只有一种可能,他不是不想现身,而是他不能现身。”

    “啊?为什么不能现身?”孙长空不解道。

    “因为现在他的状况极其糟糕。”

    话音刚落,二人突觉脚下所在地面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同一时间,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从前方的通道之中不断传递而来,使得他们有所感应,体内的真气也随其变得活跃兴奋起来。

    “不好,那家伙有大动作,我们必须要阻止他。”

    虽然不知冯焱阳话的意思,可看到对方紧张的神情,他知道这件事非同一小可,必须立即采取措施。

    “走!”

    孙长空大呵一声,身后烟羽随即显现。不知是何原因,如今的烟羽体型虽然略有缩小,但威力却有了长足的进步。只见那又双烟色的鸟翼,丰羽累累,骨架坚实富有力量,好像一振就能将人送上天似的。不同于原先时候的样子,此刻烟羽的外形甚是逼真,哪怕是投在其上的光影也是毫不含糊,全被勾勒得惟妙惟肖。孙长空腾空之际,一把拽住地上的冯焱阳,一同朝前方掠去。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飞行的神通,真是好用得很啊?”

    可能是第一次感受这种腾云驾雾的体验,冯焱阳变得尤为激动,脸上的凝重也衰退了不少,只是眉宇之间的愁眉不肯舒展。

    “这些都是过往的一些老事,有机会再和你慢慢讲来吧!快看,到了!”

    说话之际,二人已经冲出了隧道,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空间之中。在孙长空的印象之中,他好像来过这里,因为幻境之中他所见的地方,与此处的构造极为相似,只是其中阵列的事物不尽相同。

    处于中央位置的不再是吞天兽的头颅,而一个连接着来自四面八方,数之不尽藤蔓管道的巨型晶核。

    晶核呈球体,外面有一层由藤蔓交织重叠、从而形成的网状外壳,晶核的本体便停留在其中,散发出湛蓝色的光辉,教人看了心旷神怡。

    “这……这是什么东西?”冯焱阳不禁说道。

    “这应该就是吞天兽的原形吧!”

    “什么?就是它?可你之前不是说他还有一个兽首吗?怎么如今反而成了这副鬼样子。”

    这回,孙长空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神采,变得十分消沉,好像预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恐怕,这只吞天兽正在进行着某种变化吧!”

    孙长空说话之时,空间之中顿生一道诡异的旋风,吹得二人根本定不住身,只得强行落在地上。然而,就是这么一落,二人便觉察出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