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房上君子
    ,!

    “这些人的悲惨下场就是你的赌博的结果?呵呵,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死得如此不明不白,恐怕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上路的。”

    听了陈家老祖的嘲讽,瞿厉的眼神之中已尽是凄凉,他扬着嘴角,苦笑道:“谁说不是呢,看来我只能下去负荆请罪喽。”

    瞿厉说最后的一个“喽”字的时候,口气十分轻佻,好像根本没有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似的。然而,他的身体已经向前坠去,当着陈家老祖,这个曾经一度赏识他的恩人一败涂地地倒在了地上。瞿厉早已在茶水之中下了剧毒,名叫神仙醉。意思就是,神仙服下了它也要神志全无,更何况是一般的人类呢?

    生机飞速流逝,往昔的岁月如过眼云烟一样从脑海之中接连闪过,他的这一生,虽然短暂,但好在足够精彩,他并不后悔自己做过的决定,或许唯一应该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多看瞿恨两眼。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痛哭出来,所以才没有与自己的儿子道别,这应该是他作为父亲的,最后的一丝深沉的爱意了吧!

    不知为何,看着瞿厉倒下,陈家老祖竟有一种痛失爱子的错觉。他虽已是仙人,拥有不败金身,不死不灭,但这个时候他的心中还是传来阵阵绞痛,接着他的眼中竟流出了罕见的泪水,他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哭过,没想到一个外姓之人居然打破了这个记录。然而,他宁愿这个记录没有打破。

    好在,他带着斗笠,别人并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要不出声,他完全可以痛快地大哭一场。然而,无数岁月的磨砺已经为他铸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他对瞿厉确实怜惜,但这也就仅此而已了。出了这扇瞿家大门,他在里面经历的一切都将与这些尸体永远被留在府里。

    流水无情,烈火更甚,它可以带走世间的一切事物,只留下一堆灰色的余烬。人对火焰天生主肖畏惧的心理,这从原始人类刚开始加热食物的时候就可以看出。他们将火视作神物,作为人类怎能对神灵不敬?可渐渐地,人们掌握了“戏火”的本领,人类的智慧也有了飞越式的提升。然而,人的贪欲让这种天赐的神物成了杀人屠世的工具,更成为了无数悲剧的始作俑者。陈家老祖看着瞿府升起的滚滚烟烟,竟有了一丝释然,人生短短数十载,又有多少人能像瞿厉这般活得如此轰轰烈烈呢?他努力过,这就足够了。至于他的事情,就交给后人评定吧!

    有心人能够发现,这次陈家老祖的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稚嫩面孔,而作为少主的陈世杰却没有露面,这是一个极为反常的现象,只不过大家不敢言语,只能在心中默默揣测,这位陈家老祖到底又在预谋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少麟,看见了吗?这就是得罪陈家人的下场,为了维护陈家的尊严,你从现在开始就必须学会如此保护这位荣耀,还有这个家族。”

    原来陈家老祖身边的人就是陈世杰的侄子,陈世英的遗孤。这个曾经最不被看好的野小子,居然成了陈家老祖身边的大红人,这件事情足以轰动整个陈王城,甚至能够将瞿厉屠门的风头压倒。陈少麟出现在这里说明什么?这说明陈世杰大势已去,少主即将拱手相让。失势的少主还不如一个外家的嫡子。

    龙游浅水被虾戏,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人大多都是势利的,他们会根本自己的情况来衡量哪些人对自己有用,哪些人对自己无用。对于前者,他们会阿谀奉承,甚至卑躬屈膝,只为了讨好对方,自己好从中受益。而像陈世杰的这种人,多半的陈家人都会有意疏远,生怕对方身上的霉运传染到自己。他们只想从别人那里挥得好处,却从未想过为别人付出,陈世杰也这么做过,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件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已一连醉了三天三夜,比那剧毒神仙醉还要过分。当然,他有百毒不侵的体质,自是不会惧怕那些毒物。他与瞿恨本是好友,但从今天开始他们便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而他却未曾杀过瞿家一人,当真无辜至极。

    不过与这相比起来,他更抑郁的是自己身上的事情。因为之前发生的种种事件,陈家老家老祖已经对他失去了信心,所以另择人选,顶替他的少主之位。而这个人,就是他的大哥,陈世英的独子,陈少麟。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败给个才断奶不长时间的孩子,难道他真的有这般不堪吗?

    于是,他开始怀疑起人生,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该存活在这个世上。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与其继续留在世上,与这群人一起随波逐流,任人摆步,倒不如像瞿厉那样一死了之,落个清静。

    也许真的是鬼迷心窍,也许真的是看破红尘,他抽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神兵匕首。

    匕首寒如冰,快如影,明晃晃的刀刃之上映出了他那张诡异的笑脸。活了二十余载,他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畅然,原来死也就是一种解脱。

    然而,就在陈世杰准备用这把无情,冷血,毫无人性的兵刃了结自己生命的时候,他居然在匕首的反光之中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人一直潜伏在头顶的房脊之上,而他居然毫无察觉。要不是那人揭开瓦片窥探房内的情形,也许就算真的死了他也不会发觉对方的存在。他虽不知那人的身份,但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于是他将匕首反搠,手掌一松,便已向那人掠去。

    陈世杰虽不谙兵器,但这点杀人技巧还是略知一二的。要想从他这一招之下活命,没有个天人境的修为是绝对接下来的。可不知怎的,那枚匕首还没有来到目的地,就已经先行向下栽去,噌地一声沉响便已没入地板之中,只留个刀柄露在外面。

    陈世杰不傻,他一眼便已看出此人伸手不凡,就连自己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够战胜对方。可不等他再次出手,那人居然已经溜了进来。

    没错,他是溜进来,而不是走进来,而且是通过一个掀开瓦片露出的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窟窿之中溜进来的。

    那个人的身体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可以任意挤压,弯曲,折叠,就算是江湖之上盛名已久的缩骨功也绝达不到这种叹为观止的境界。看着对方潜入到自己的房间之中,陈世杰竟忘记了喊人,或许他根本不想喊,或许也根本没人会搭理他这个过气的少主。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对方,一步步走到自己的面前,自己却不做出半分反应,只是呆呆地站站着,好像僵住了一般。

    “你们陈家的戒备委实森严,看来之前瞿厉的事情让你们长了记性啊!”

    陈世杰一听对方是有备而来,于是冷冷道:“既然尝到了陈家的厉害,那你还不速速离去,难道留在这里等着被看守乱刀击毙吗?”

    那人听了陈世杰的话,也不回应,而是回首煞有其事地观望了一番,然后才回过头来继续道:“看守?呵呵,整个府上最不需要看守的就是这里,难道你以为一个废物还会有利用价值吗?”

    陈世杰一听对方骂自己是废物,于是立即火冒三丈,起手就要出招。然而,那人竟然连忙摆手道:“劝你不要自取其辱,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是为了打你来打架的。”

    说完,那人指了指地上的匕首,意思是让陈世杰回忆一下刚才的场景。确实,不动一招就能将他的飞刃拦下并且将之送入到地板之上,却不费半分力气,也未震碎半块地板,单凭这份教人望尘莫及的身手,以及对力道超乎常理的精准控制,就足已令陈世杰自叹不如。既然对方已经好言相劝,他也没有必要自打没趣,于是又将那只抬起一半手掌慢慢放下。

    “这样就对了。”那人显得十分自在,竟然拿起桌上的酒杯,自酌自饮起来。陈世杰想要出手阻止,因为壶内之物是真正的穿肠毒药,见血封喉。可对方动作太快,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等他呵斥出来的时候,那人“咕咚”一声,已经将毒酒一口闷下。

    “好酒!”

    酒是好酒,但人已不是活人,那人话刚说完,便好像丢了魂似的,“噗通”趴倒在桌子之上,口鼻乃至七窍之中一同向外窜血,场面惨烈,实在不忍直视。

    “呵,没想到你这人来得快,死得更快,你爹妈没教过你,陌生人爱的东西不能吃吗?”

    其实,陈世杰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对方已死,根本听不见。可话音刚落,那倒在桌上的尸体竟是突然起身,一时间陈世杰只觉得混身上下的汗毛全都炸立起来。

    “我的天!这家伙居然炸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