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
    ,!

    吞天兽脱胎换骨,化身为人,实力却没有丝毫衰减,一行一动之中都透着无尽威严,教人不敢与之对视。孙长空只感觉眼前一晃,对方便已来到自己面前,随之而来的还一股难以舒解的压抑感。他确实应该感到压抑,因为他的喉咙已被吞天兽死死扼住,只要稍一用力,自己便会立即魂飞魄散。

    “小子,看到了没有,我想杀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劝你识相点与我合作,这样也许还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不然……”

    说罢,吞天兽左手手腕轻轻一提,手中皮鞭急速回摆,连同那具躯壳一体来到了二者的面前。

    “就算只有你这身上的星点沧浪血脉,我仍能大幅提高恢复的速度。你究竟是想保护凶兽,还是想明哲保身,这全看你自己的意思。不过,你得想了。”

    吞天兽的眼睛在放光,这在四周昏暗的情况之下显得甚是悚然。此刻的他就好像从地狱跑出来的魔鬼一样,语言之中充满了魅惑的力量,叫人不忍拒绝。孙长空被掐着脖子,根本无暇思考那么多问题,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勇气,他竟开口愤然道:“杀,杀吧!杀了我你就能找到兴浪兽了,杀了我你就能立即修复肉shen了。”

    吞天兽古怪地看了孙长空一眼,似乎想从他的眼中读出刚才的话是否是真心实意。然而,这时孙长空的眼神坚定如铁,雷打不动,已然有了视死如归的觉悟,看的让人不禁心颤,难道他真的已经不在乎生死了?

    就在二人对峙之时,地上那些盘根交错的藤蔓之上突然冒出一个头来,然后立即大声喊道:“小子,别听他的,这是个软蛋,根本不能把你怎么样。这里是他的身体内部,他不会为了杀你而破坏自己的身体。快醒醒,你只是在做梦。”

    孙长空定睛一看,发现地上不远处地方,竟是冯焱阳在说话。只见此时的他灰头垢面,脸色铁青,好像中毒了一般。更加诡异的是他所出现在位置,竟是在那些藤蔓之间,他是从地面之上“长”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冯焱阳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孙长空有些惊愕,但更多的是好奇。而发现冯焱阳的吞天兽更是怒不可遏,他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谁知突如其来的冯焱阳却破坏了他的好事,让孙长空原本动摆的信念又一次变得坚定起来。无尽的怨恨化为浓重的戾气,不断从他人类的身躯之中扩散出来,化为阵阵烟云,就好像烟囱一样。接着,他的面部开始迅速变化,竟成了一张狰狞的嘴脸,他的眼睛狭而长,微微眯起。鼻子短而塌,就好像被人打瘪了似的。几乎横跨在两腮之间的猩红嘴唇薄而阔,确实不负“吞天”之名,就算给他个西瓜,他也能整个吞下吧!

    “什么?我在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看着周围的环境,又仔细辨认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这里的物体全部黯淡无光,却又清晰可见,这不符合常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自己一时幻想,说白了眼前所看到的种种事物都是他自己的一时臆想。

    “这……我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呢?”

    吞天兽似乎意识到了孙长空的异常,竟不去先杀冯焱阳,而是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前者的身上。他的身体开始肿胀,鼓得就好像河豚一样,样子十分好笑。而他的五官却被撑得十分夸张,两只眼珠几乎快要掉出来,那只大嘴也不再具有威胁,而是成了一道巨大的裂口,如同一只赖蛤蟆。渐渐地,他已不能自制,皮鞭豁然脱手,其上孙长空的身躯也终于重获自由。见此情形,孙长空再也不敢迟疑,驱使着自己的魂魄纵身飞向躯壳之中。

    “好了!”

    孙长空猛然张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然倚在石道洞壁之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再看不远处的石壁之上,竟有一人的脑袋在那里奋力挣扎,正是之前帮助自己脱困的冯焱阳。

    “喂小子,你到底醒了没有!还不快点过来帮帮我,不然一会儿我就真的成了吞天兽的食物了。”

    虽然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但知道对方形势危急的孙长空,立即起身,几步便已赶到冯焱阳的身前。果然,和他梦中所见一样,此时的冯焱阳整个身体全部嵌在了石壁之中,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呼吸,别说是自救,就连扭动身体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想把他成功救离出来,过了。于是乎,他连忙解下重剑,也不做什么准备,抡圆了手臂便朝石壁轰去。

    可不知怎的,这石壁质地极为罕见,威力巨大的金光重剑再上孙长空的修为,居然不能撼动半分,反而是将两条臂膀震得微微发麻。可正当他准备继续尝试之际,冯焱阳却突然惨叫了一声。

    “哎呦,我的手臂,怎么感觉都要断了啊!”

    孙长空以为是自己刚刚用力过猛,将力道传入了冯焱阳的胳膊之上,所以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发生。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着实不敢相信。

    石壁之中居然淌出了殷红的血浆,血浆稠而鲜亮,显得是极为新鲜的,而且从流血的位置来看,正是刚刚孙长空落剑的地方。难道,这石壁还有生命不成?

    救人要紧,孙长空也管不了那么多,于是继续埋头苦干,密如急雨的剑招不断袭向那堵石壁。为了不让冯焱阳受到二次伤害,他特意将攻击范围扩大,以防误伤了对方。

    “住手!”

    令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冯焱阳突然呵止了他。接着,如刚才相似的场景再次发生了。那些被剑招攻击过的石壁竟再次流出红色的液体,数量也比之前多了数倍。而随着血液的流逝,冯焱阳的状况却是变得异常糟糕,脸色煞白,气若游丝,几乎到了病危的地步。

    “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孙长空将重剑连忙丢下,赶快上前察看对方的情况。果然,对方的虚弱是由缺血所致,所以说……

    “石壁中的血居然是你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焱阳苦涩地摇了摇头,嗓音沙哑道:“不要再浪费力气了,我已经与这堵石壁融为了一体,而我的其余三位兄弟已经遭了吞天兽的道儿,葬身在了石壁之中。再过不久,我就得去见他们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可在冯焱阳嘴中说出却是重若千钧。都是他的鲁莽行径才会使得对方受引重创,不然凭二者合力,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可现在的冯焱阳命在旦夕,能不能撑到逃出这里还得两说呢,更何况是自救。眼看着对方愈发灰暗的脸色,已经不断内陷的身体,孙长空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刀滚一般的绞痛。

    “难道……真的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不处排解心中苦闷的孙长空,用力挥出一拳砸在了石壁之上。可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普通一招,竟偶然地打落下一块岩壁。更加神奇的是,这回石壁之中再没有血液流出,冯焱阳的脸上也没有出来痛苦的神色,而是露出一抹享受的表情。

    “舒服,你刚才做了什么,再多打几下。”

    孙长空看看对方,又瞧了瞧自己的拳头,一脸茫然。他究竟做了什么,居然可以破解石壁的禁锢。这到底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自己真有这种实力呢?孙长空不断回想着刚才的场景,接着他的拳头之上随即射出一道异样的金色光芒。

    “这是光明迦楼王的力量!无二真经图,还是你!”

    孙长空大喜过望,激动的他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捧着自己的拳头,开心道:“前辈,你有救了!”

    原本已经看破生死的冯焱阳被孙长空这么一句话重新唤回了生机,他用力抬了抬头,嘴唇颤抖道:“你不是在骗我吧?”

    然而就在冯焱阳说话的同时,他发现自己的眼前不知何时竟多了一只巨大的金色大鹏鸟,可他分明在鸟首之上看到了孙长空有面孔。难道,他也着了吞天兽的道,被妖物同化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冯焱阳甚至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他瞪大着双眼,不愿也不敢将视线从对方的身上移开半分。他一定是在做梦!

    谁知,就在这时,那只大鹏鸟居然开口说话了:“前辈不用担心,是我,只不过是因为功法的缘故改变了外形而已。你忍着点,我这就把你救出来。”

    孙长空所化的金色迦罗王,羽翼一振,无数翎毛顺势射出,犹如流星坠空一般,纷纷轰向冯焱阳所在石壁之上。顷刻间,他已被金光笼罩,却未曾受到丝毫伤害。同时,他感觉到自己失去的身体部分竟有了回应,手脚的末端也有了知觉。在他的眼睛之中,自己正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牵引着,不断将自己拉出死亡的深渊。这一刻,他竟涌出了激动的泪水,他终于不用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