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言不合就开打
    ,!

    “仙宗?那是什么东西?”孙长空略显呆滞地问道。

    吞天兽被他的话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大晌才道:“东西?呵呵,那个家伙可是转瞬之间就可以将人类全部消灭殆尽的恐怖大能。得亏我们这是在遮天幕之中,可以躲过他的耳目。不然,现在的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孙长空有些不太相信,但听对方的口气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于是道:“这人如此厉害吗?”

    “绝世无双形容太再合适不过了。”

    孙长空古怪地笑了声,然后道:“所以你就任凭他宰杀,毫无还手之力?”

    此话一出,吞天兽头上的青色毛发根根竖起,犹如万千银针一样,即便此时的光线条件极差,仍能看到其上隐隐流动的银光。

    “毫无还手之力?我吞天兽虽不是他的对手,但也不至于被打得如此之惨。他虽毁了我的肉shen,但同样他也付出了一只手掌的代价。”

    孙长空有些错愕,没想到这吞天兽神通如此之高,在面对天下第一神人仙宗的情况之下,仍有反击的余力,可想而知当年的他是何等神勇,所向披靡。

    吞天兽顿了顿,继续道:“不过实话实说,那个家伙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即使我施展出混身解数,仍不能伤他分毫。他抓住我的破绽,对我的身体使出了崩神杀式,要不是我用全身的功力保住头颅,恐怕你就看不到现在的我了。那崩神杀式威力极大,据说有开天辟地,毁灭众生的不世神力。然而,此招力量虽大,但反震也相当厉害,他的那只手掌当场就被挫骨扬灰。”

    孙长空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轻笑道:“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耐。”

    吞天兽也不生气,随着他的笑声接着道:“你以为不把他逼到绝境之中,他会使出这种自残的招式吗?不瞒你说,他的其它攻击虽然无懈可击,但对我却来讲却不足以致命。而作为上古凶兽的我,身体的强韧适度已经远远超出你们的预想,哪怕是将我的头颅砍下来,甚至将我碎尸万断,都不足以灭杀我。”

    “所以仙宗才使出了自己的绝招?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只手掌,只为了将你击毙?”

    这回,吞天兽的神态变得颇为得意,很难想象这种表情居然是来自那张巨大的兽首之上。

    “是不是他的绝招我不知道,反正他没有杀掉我,而且让我成功跑了出来。”

    听到了这里,孙长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据对方所讲,现在他们所在地方是一个名叫遮天幕的法宝之中,而这法宝又是天幕尊府的独门至宝,难道吞天兽出现在这里与天地双尊二人有关?

    “然后呢?你就被困在这里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呵呵,被困?你这是在嘲笑老夫无能吗?这种级别的法宝,只要我想出去,分分钟就可以搞定。反正你也逃不去了,不妨告诉你。我之所以待在这里,不过是为了恢复原神而已。你们这些被吸进来的人类,只有一小部分的能量被灌输到了遮天幕之中作为克敌的力量使用,剩下的大部分都已被我同化利用,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我在这里待了上千年,吸收的人类恐怕已经有上万人。只可惜这些人修为平平,对于疗伤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照现在之前那种速度,恐怕就是再过一千年也无法恢复到我全盛的状态。不过,老天待我不薄,让我遇到了你。”

    “我?”孙长空指着自己,难以置信道。

    “没错,就是你!也许你不知道,自打刚刚接受到你的第一刻,我便被你身上的特殊气息深深吸引了。因为,我在你的身上找到了亲人味道。”

    这下,孙长空是彻底傻了,对方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一介平民百姓,怎么会和上古凶兽有所关联。难道,这与他无妄修罗界的际遇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你别搞错了,我是人,你是兽,我们两个都不是一个物种的,哪里会有所谓的亲人血缘关系。”

    “哈哈,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由,但我的判断绝不会有错,你的身上有着沧浪一脉的血统。”

    说罢,吞天兽将伸出那条修长的舌头,只见孙长空的身体正躺在上面,双眼闭合,神态安详,就好像睡了一样。然而就在他身体之上,居然悬停着一道淡淡的蓝光。这光虽不如阳光火光耀眼,但却蕴涵着一股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活力,看到之后有种沁人心脾感觉。

    看到这一幕,作为当事人的孙长空有些忍不住了,虽然没了真身,但即便是只看魂魄,也能瞧出此时他的焦虑与不安。毕竟,肉身一旦毁灭,自己就成了彻彻底底的死人了。再想挽回也是于事无补。所以,为了避免悲剧发生,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反正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透了,孙长空索性豁了出去,大声吼道:“我不知道什么沧浪一脉,更和你这怪物没有瓜葛。快点把我的肉shen还给我,不然就算同归于尽,我也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对于孙长空所谓的“性命相逼”,吞天兽十分淡然,甚至完全没有将这缕残魄放在眼里。他有这种实力,足以藐视天下众生,站立在世界的巅峰之上,屹立不倒。然而,他的目的并不只是那么肤浅,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完成,更何况杀身大敌还在,他怎么能放松警惕?于是他那振耳发聩的嗓音再次响起了:“沧浪一脉与我同是上古凶兽中的一员,却又各属于不同的分支。我们霄汉一脉主管天空,身体强悍,擅长战斗。而沧浪一脉司瀚海之职,力量虽没我们强大,但却通晓再生回春神力,有了这份力量的加持,沧浪一脲竟然可以与我霄汉一脉平分秋色,不遑多让。而他们神力的根源所在,就是体内的覆水血。只要覆水血不干枯,那么沧浪一脉就能永葆生机。”

    听到这里,孙长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一个大胆却又极为合乎情理的猜想突然涌上了他的脑海。

    难道,兴狼兽就是所谓的沧浪一脉之中的后裔?

    怪不得沾染了他的血液之后,他的身体竟拥有了遇水即活的绝世神通。这种本领,放眼天下无人不对其争相追逐,其中的价值甚至要高过长生不老。因为在有水源的地方,拥有“再舟”神通就几乎相当于无敌,最起码也不会败落。因为,不死就是胜利。

    现在,孙长空终于明白对方的意图了,这家伙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兴浪兽。虽然他的身体之中也有少许兴浪兽的血液,但与本体相比起来,无论是浓度还是数量都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更何况,兴浪兽身负旷世修为,哪怕是一掌之长也多半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吞食了他,定然会对自己的修为有诸多好处,其中奥妙不说也罢。

    就在这时,吞天兽再次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那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你告诉我沧浪一脉的下落,我还你肉shen。怎么样,这很公平吧?”

    孙长空轻笑一声,咬着牙道:“我的身体是你抢去的,现在你用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作为交易的筹码,这也未免太过厚颜无耻了吧!”

    不知为何,现在的吞天兽居然半点也不生气,不知是习惯了孙长空的说话方式,还是因为得知自己即将大功告成所以无暇顾及支末小事所以才懒得理睬。空间之中回荡了几声怪笑之后,他才说道:“小子,你还太年轻,不知道江湖险恶的道理。在这个世道上,只有拳头才是王道。要想不受气,不必须将别人死死踩在眼下,不能让他们抬起头来。说实话,这么做是有些卑鄙了,不过我吞天兽言而有信,说了将肉shen还你,我就一定会做到。只不过,在那之前,你要把沧浪一脉所在的位置告诉我。几千年了,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和我一样的上古凶兽了,不得不说,现在我还有些兴奋激动呢!”

    说完,吞天兽那只巨大的兽首居然开始迅速变幻,浑圆的头骨开始向上下两个方向伸长,同时前后左右向内收拢。而那原本束缚孙长空身体的舌头也顺势化形,眨眼间已变作一根数十丈长的皮鞭,乍一看去其上居然冒着点点红光,布满了血腥之气,不知屠戮过多少苍生。

    终于,那只兽首急速压缩,缩小到只有成年人那般大小。这回孙长空才看出,此刻处于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个人。

    一个空有脸面,却没长五官的怪人,就好像麻将里面的白板一样。

    孙长空看着这个人,竟不由得大笑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人在吃饭的时候究竟应该怎样进食呢?

    “你笑什么?”

    那人突然说话,但却不知道声音到底是从哪个部位之中传出来的。孙长空打量了对方一番,随即漫不经心道:“你管得着嘛!说了你也听不见。”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混身上张每个气孔之中全都爆发出雷鸣一样的呼啸:“你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