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缘由
    ,!

    虽然眼前的兽首巨大无比,可孙长空发现这个吞天兽除了脑袋之外再无其它构造,整个头部居然悬浮在天空之中,看不到身体肢干,更别说手和脚了。

    这只兽首少说也得有庭院一般大小,四眼六耳,面部有和人类极其相似,但那只吞天巨口实在不太和谐,从前面一直咧到两腮的后面。不敢相信,如果这家伙强行张嘴的话,将是一番怎样恐惧的场面。

    然而,同一时间,孙长空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也发生了剧变。之前的隧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平坦的地面,四周纵横着无数藤蔓,让人见了不禁心生寒意。如果这些玩意同时向自己发起攻击而又无人支援自己的话,那他十有**就要死在这里。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生命安全,因为对方想要动手的话早就做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说不定,这个吞天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等待着自己去发现了解、甚至帮忙解决呢。

    可就在个时候,那只庞然大物突然说话了:“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子,见到本尊居然还不下跪,难道你要和其它几人一样,也想成为本尊的腹中之物吗?”

    孙长空神情一滞,随即一道冷光从双眼之中夺空而出,直接照在了吞天曾的身上:“你把他们几个吃了?”

    听了对方的质问,吞天兽显得极为不屑,随即放声大笑起来。这笑声气势着实之大,竟震得孙长空内息紊乱,真气逆行,差点出了内伤。

    “我吃那几把老骨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怎么?你想帮他们出头?”

    虽然吞天兽实力超群,已臻至化境,与那传说中的仙人相媲美。可那毕竟是四条人命,而且还是与自己一同进来的九阴五阳。这五个人为了天下苍生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最后下场居然如此悲凉,孙长空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这么白白死去。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人,也是仅有的能为他们报仇雪恨的人,他必须得做些事情了。

    “快把他们给我吐出来,不然就算是豁开你的脑壳,我也要救他们出来。”

    这回,吞天兽不再肆意狂笑,空间之中突然升起一道浓重的血气,随之出现的还有莫名的寒意,竟让孙长空发丝之上结起了若干白霜,乍一看去就好像突然老了十岁似的,沧桑了,但也显得成熟了不少。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收回刚才的话,趁我还没有完全动怒。不然,就算是你也要给他们陪葬。”

    兽首之中猛然迸射出两道耀眼的火光,火焰温度之高,竟将之前的寒意一扫而空,反让整个空间变得炽热干燥起来,孙长空周围的地方情况尤为严重。要不是咬牙坚持着,现在的他恨不得立即飞入空中,以隔断脚下那股剧烈的热劲。

    这回,孙长空并没有拔剑,他的双手就是武器,呼吸间他的手已变成两柄绝世神兵,一左一右加持在身旁两侧,使得此时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件利器一样,泛出凌厉的锋芒。

    “要陪葬的是你!”

    孙长空双膝一弹,随即身形化虹,直掠吞天兽。飞行之际,他势如怒涛,气吞山河,有十龙十象的扛天神力,这样的一柄“神刀”,威力自然无穷无尽。

    然而,再看另一边的吞天兽,却似乎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一动不动,依然停留在那里,并未打算任何逃跑撤退的计划。眼见人刀合一的孙长空近在咫尺,他只是简单地张了张嘴,接着一股无法匹敌的神秘力量立即喷涌而出,顷刻间便将之完全淹没。

    吞天兽之诡,力量之强,实属罕见。在动手之下,孙长空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乍一打起来,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住,尤其是眼下这股莫名的吸力,竟好似将他的三魂七魄,甚至连同奇经八脉之中的浑厚真气也不受控制,一同汇入到了那张吞天巨口之中。

    “不好,他在吸收我的精元!”

    想到这,孙长空身形立停,萦绕在周身的那股刀芒也随即消散,化为一缕缕淡蓝色的烟雾。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处令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奇景。

    孙长空居然看到了自己。

    不是照镜子,而是自己背影。他的背影正在离他慢慢远去,连同自己的一切,呼吸,心跳,影子,曾经所有属于他的东西,此刻都在背离他。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释然,就好像一个被关押在天牢之中、锁了琵琶骨的重犯,被突然宣告刑满释放一样,那种解脱的快感,实在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瞬间,他只觉得自己飞上了天,落在九霄之上,身旁有鸾凤飞过,四周皆是令人气爽神怡的仙气,岂是一个痛快了得。可接着,另一种恐怖的感觉再次袭上了心头。不对,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心。

    孙长空感到四肢乏力,这种感觉绝不亚于被人挑断手筋脚筋,放空体内的血液。更加诡异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悬在半空之中,而不借住任何外力,就好像他的身体根本没有重量一样,随风而动。再然后,他便见到了令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一幕。

    他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居然消失了,确切说是整个身形都变得模糊起来,看似存在,实际早已只剩下一道轮廓。他伸手去摸,手掌居然从自己的身体之中穿了过去,不费吹灰之力。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已不是自己,而是一道随时都有可能飞散的魂魄而已。

    孙长空再次望向对方的时候,自己的背影,以及自己的身体已经全部落入到了那只巨大的兽首之中,吞天兽甚至没有咀嚼,就已经将他吃了下去。真不知道,此时存在于这家伙体内的食物,又是以一种怎样的形式存在的呢?

    “你!你!”

    孙长空怒不可遏,但他同样为对方惊世骇俗的力量所震撼,所以一时之间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没了躯壳,他只是一道魂识而已,除了样子能够唬人之外,再无任何的威胁。有了可能会说,人变顾的所谓的“鬼”,不也有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可那些都是压经成百上千、甚至整万年的修炼才能达到的境界,其中所要经受的磨砺与考验,是人类无法想象的。如今的孙长空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除了外形之外,再无任何反抗的能力。现在只需一缕微风,他便有可能魂飞魄散,三界六道之中再也看不到他的踪影。所以现在的孙长空格外小心,生怕某个小小的意外就将他从这世上完全抹除。

    “哈哈,你怎么停下来了,刚才不还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吗?你的身体我也不吃,就存在嘴里,有能耐自己讨回去。如果你能成功做到的话,非但让你心魂重雪,而且我还保证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你看怎么样?”

    听了对方的话语,孙长空艰难地笑了笑,他不知道之前那四位是怎么死的。或许,他们也是在无尽的恐惧与绝望之中被这厮折磨而殁的吧!但显然,他已无法得知事情的真相,况且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逃过这一关,否则就算有心杀敌也是无力回天。

    孙长空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这要换作其它时候他早已沉不住气,誓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可没了肉胎凡身的束缚,此刻他的头脑竟是变得十分灵光。他尝试性地运行了一下魂内的真气,发现无二真经图的力量还在,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之前,每次遇到巨大劫难的时候,都是这股力量帮助自己翻山越岭,穿过千难万险的。眼前,他坚信,在自己最最危急的时刻,对方绝不会让自己失望。

    转念一想,孙长空忽然朗声道:“以大欺小,还能如此大言不惭,还什么吞天兽呢,我看你还是叫大脸猫吧!”

    吞天兽怒意横生,可为了保持胜者的姿态,他只得强行抵制自己的情绪,勉强道:“呵呵,这也叫以大欺小?实话告诉你,我的本体要比你所见的大上整整十倍。要不是万年之前,我的身体遭奸人炼化,你哪里还能说这么多的话。”

    孙长空面色一冷,接着道:“哦,你这么厉害,居然也会遭人毒手?真是稀奇!”

    孙长空不以为然的样子令吞天兽有些按捺不住,这回他的两只兽瞳已尽是血色,如同两轮夕阳一般,烘得人心莫名生出一股苍凉之感。然而,这只是对视一眼的结果而已。孙长空不知道,如果自己多看几次,是不是就要沦陷在那无边的萧瑟之中了呢?

    “呵呵,如果我说出那人的名字,你对我的敬佩肯定就会立即倍增。因为那个人,是这方天地的主宰。”

    “呵呵,主宰?除了仙人之外,难道还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存在吗?”

    吞天兽凄厉一笑,声如洪钟地说道:“小娃娃,你还太年轻,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正法则,更无从知晓统管这一切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哦?他是谁?”

    “那还有用说,当然就是仙宗。”

    说到这里,吞天兽的脸上终于扬起一丝得意的神色,孙长空不明白一只禽兽为何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