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分身
    ,!

    复制出来的孙长空,我就姑且称他作分身吧!

    孙长空出声之际,也正是分身动手之时。

    虽然不是本体,可分身拥有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觑,甫一出招便已施展断浪劈涛,一道几乎与隧道齐长的刀影顺势而发,直击孙长空的身躯。

    然而作为本尊的孙长空,早已将断浪刀法掌握得炉火纯青,飞身躲避之际,他已跃上洞壁,重辉宝剑豁然出鞘,一道金光迸射而出。

    “断浪,断水。”

    一记横斩呼啸而至,竟将分身一连逼出了数十步。他虽能施展刀式,却无法将断浪之中的威力完全发挥,因为他只有一双肉掌,没有趁机的家伙。如果直面前方飞来的刀气,双手被废不说,就连性命都可能受到威胁。于是,他一连退出了百余步,一直到了隧道的尽头才终于停下了身子。接着,他从旁边的洞壁一抽,一剑银晃晃的宝剑已然出现在掌心之中。

    “那是金光重剑!”

    宝剑的名字不禁夺口而出,孙长空的心情已经沉到了湖底。他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没有想到见到那柄剑的时候他的心中仍然忍不住升起一丝悲伤。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既然金光重剑在这里,那他的主人冯焱阳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金光重剑逾百十斤的剑身在对方的手中竟如同羽毛一般轻飘,而那道气势迫人的断水刀影一经抵挡,便立即显出疲态,刀气一分为二,分别搠向两侧的洞壁之中,留下两道长达数丈深的缺口。可是那洞壁竟好像拥有生命一般,受伤的同时竟又开始迅速愈合,转眼之中已经完好如初,一丝痕迹都看不出。

    破招同时,分身执剑迎上,手腕一抖,黄金重剑立即以泰山压顶之势袭向下方的孙长空。

    洞中空间狭小,根本施展不开,更没有太多避让的地方。于是乎,孙长空右手握剑柄,左手执剑尖,横于身体的上方,准备硬接这一招。

    可是,分身的力量出奇的大,竟已超出了他的预料。黄金重剑正面砍在重辉剑刃之上,孙长空这身体立刻向下陷了进去,两只小腿已经没入到松软的地面之上,只留上半个身子露在外面。

    不过,分身的攻势并未因为停止,反而愈演愈烈。重辉剑不堪重负,被压得弯成一轮残月,夸张的弧度让人不禁怀疑,下一秒剑身会不会应声折断。而孙长空更是因为力拼的缘故脸色变得通红一片,脖子上的青筋隆起,好像随时都要爆裂似的。

    就在分身以为自己即将取得胜利之际,孙长空的脸上突然闪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的尾指微微翘起,一道纤细却又十分凌厉的剑气出人意料地刺了出来,直接从分身的脖颈之中洞穿而过,随后射入到上方的洞顶之中,隐没了遗迹。

    那分身一经重创,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金光重剑上的力道顿时退去,而他的身体也像一滩泥浆一样跌撞地退到远处的空地之上。孙长空定睛一看,发现之前还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竟已面目全非,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好像被火烧过似的,整个松垮了下来,搭在两腮周围,就好像一只赖蛤蟆一样。

    紧接着,空气之中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比那放了一整月的死鱼还要难闻数倍。在这股臭气熏天的怪味之下,孙长空觉得眼前多了许多亮闪闪的星星,险些昏死过去。而就在这时,分身终于说话了。

    “你……你居然如此卑鄙!”

    孙长空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进而冷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偷袭这种手段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专长吧!况且,我也不想做什么君子,只要能杀了你怎么样都行。”

    眼见孙长空如此猖狂,分身气得哇哇直叫。然而,随着每次胸口的起伏,他脖颈处的伤口之中都会洒落出若干墨绿色的汁液。想罢,就是它们的存在使得这里整个空间之中臭气不断。孙长空已不想再在这里耽误一分一秒,生有见人死要见尸,他一定要找到郭义阳等人。

    “不想死的就快给我让开,不然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断。”

    虽然那分身的状况十分不乐观,但此时的他却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分身竟然再次冲向他的位置,而且一边跑一边还凄厉道:“就算死,我也要带你下地狱!”

    紧接着,孙长空便发现分身开始迅速膨胀,眨眼的工夫已有之前的三五倍之大,挤向五官完全易位,两只眼珠还鼓了起来,耷拉在外面,着实骇人。这一刻,孙长空知道终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分身要自爆!

    先不说能不能回到上面,就算他跑得再快,也无法与现在视死如归的分身相提并论。而且爆炸就在眼前,他能不能顺利逃开还说不定。万一被那些奇怪的汁液溅到了身上,不知还会发生怎样恐怖的事情。万分之一秒内,孙长空已经做好一个惊人的决定。

    掷剑。

    他要在对方到达自己近身之前先将对方引爆。

    呼吸间,一道红光飞闪而出,并且掠过了那道畸形的人影,一直向前射去,最终插到了洞壁之上。再看那道人影随即一震,身体立即化为一道血雾、砰然炸裂。虽然孙长空在竭力后撤,但血雾的速度更加迅捷,才一沾到袖口之上,便已将衣物腐蚀殆尽。孙长空立即闭气,防止这些致命的气体进入到身体之中,造成严重的内伤。也就是半柱香的工夫,孙长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吞噬了七七八八,他索性将这些衣物残片一起撕下,露出其中黝烟的铠甲。

    这是天魔兽甲,纳百川的心爱之物,孙长空为了它在无妄修罗界中待了五年,所受的罪,所吃的苦,不尽其数。

    好在,这天魔兽甲并没有让他失望。上次在死路之上,铠甲虽然一度消失,但通过了一番整合之后,天天魔兽甲已经与他合而为一,成了孙长空身体的一部分。只要他想,铠甲便会立即显现。

    天魔兽甲不仅有卓越的防御能力,还能对许多具有腐蚀性的物质免疫。那些血雾能毁了普通的衣物,却不能伤它半分。只要孙长空屏住呼吸,便能安然无恙。

    可孙长空毕竟是活人,他需要空气来支撑自己的生理活动、新陈代谢。一柱香之后,他再也忍耐不住,一口浊气随即夺口而出。

    好在,这时的血雾已经散得差不多,不过吸了几口之后的孙长空,还是隐隐感觉到咽嗓之中发甜,想来是血雾颗粒进入了气道之中,灼伤了喉咙。不过,能将一次自杀性的袭击所造成的伤害降低到如此地步,已经着实不易了。换第二个人,此时恐怕已经化为一滩血水。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吸盘就能兴起这么大的风浪,这要是碰到了本体,我岂不是有去无回?”

    孙长空走了几步,从地步拾起那柄金光大剑。只见剑柄之上,竟沾着一些暗红色的血污,看样子时间不长,应该是最近才留下的。分身的血是墨绿色的,所以这血的主人多半是冯焱阳。一想到他们几个此时极有可能已经丧生,他赶紧将金光重剑背在伸后,又将洞壁上的重辉剑取了起来,放回剑鞘之中,继续向前行进。可是没走多久,他便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劝你停住,不然此路有死无生。”

    孙长空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存在。接着,他阴恻恻地笑了笑,笑嘻嘻道:“死路我都走过一遭,区区一处隧道还能有什么危险。话说,你是谁?”

    一时间,周围空间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孙长空不由得有些发颤,牙头也随着抖动起来。

    “你来到我的地盘,居然还问我是谁,真是有趣。”

    “呵呵,你以为我是自己主动进来的吗?要不是那些云手作祟,就算是用八抬大轿请我也不会来的。”

    “这么说,你是被遮天幕吸进到的了?”

    孙长空当即眉毛一挑,惊声道:“遮天幕?那是什么东西?”

    对方猛然叹了口气,声音瞬间苍老了好几十岁,略显沙哑道:“居然还有人不知道遮天幕,真是奇怪。难道是时间太长,已经被人淡忘了?遮天幕是天幕尊府的独门法宝,而我则是遮天幕的器灵,吞天兽。”

    “吞天兽,好唬人的名字,难道你还能真的吞天不成?”

    孙长空本是开玩笑得说说罢了,谁知对方居然欣然道:“那当然,别说是天,只要给我时间,就算是三界六道我都能吞食干净。想我吞天兽当年天下无敌,凌驾众仙班之上。没想到听了那人的挑唆,自食了恶果,非但被废去了万年修为,还差点将自己的身躯尽数毁灭。要不是因为这样,我堂堂吞天曾,何必要委曲求全,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烟云之中呢?”

    突然间,孙长空发觉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颤抖,刹那间天旋地转,异象横生,一只巨大的兽首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