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吞云兽
    ,!

    诸葛红叶虽然实力超群,但他知道这绝不是长久之际。敌众我寡,照此下去自己一方定会立尽而亡。要想转危为安,必须找到这些藤蔓的真身并将之破坏,不然它们就会蜂拥而来,无穷无尽。

    郭义阳等人已被藤蔓围困,命悬一线。孙长空面前铁青,突然仗剑一跃,断浪的最后一式三千患水立即显威。

    多如牛毛的剑气剑罡破除空间的限制,同时出现在半空之中。随之,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不断爆射而出,炸得四周销烟滚滚,兵燹不断。

    眼见那张巨大的藤网几乎溃散,孙长空突然高声道:“救人!”

    诸葛红叶形化赤虹,纵身跃入到乱象之中。只见郭义阳等人已经失去知觉,散落在众多藤蔓残骸之间,生死不明。诸葛红叶虽有救人之心,但无奈他们的下落速度实在太快,根本追赶不上。于是在他的注视之中,四人一同消失在了烟色的空间之中。

    说来也是奇怪,郭义阳等人刚一消失,那些藤蔓便立即消退下去,连一丝一毫的断肢也没有留下,好像根本没有来过一般。孙长空面色苍白,气喘吁吁,显然是刚才的接边大招消耗极大,令他的内息一时之间调整不过来。他望了一眼空手而归的诸葛红叶,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走吧!去下面看看!”

    孙长空的语气很是平淡,诸葛红叶着实震惊。难道,对方不知下面的凶险不成?这样冒冒然地进去根本就是自寻死路,那之前的万般努力岂不白白浪费?想到家里,他连忙拉住对方的手臂,严肃道:“别去了,他们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孙长空摇头:“不,我感觉到他们还活着。现在下去说不定还有机会。”

    “可就算下去,你能做得了什么,无非就是给他们陪葬而已。看清现实,这里的东西咱们惹不起。”

    孙长空回身冷笑了一声,而后道:“这天下还没有我孙长空不敢惹的东西。况且,没有亲眼见到,你怎么知道这下面的家伙就一定像你所说的那般恐怖。万一,他只是个软柿子呢!人生难得几回搏,你修为比我强,见识比我广,这我承认。可这个时候弃他们而不顾,实在不是英雄好汉所为。你要是怕死,就留在这里吧!我要进去!”

    这回,诸葛红叶竟没有再阻拦孙长空,看着对方愈发模糊的身影,他竟十分听话地待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这家伙,难道是疯了不成?”

    一路下潜,顺利得有些让人害怕,孙长空没有再遇上之前的那些藤蔓,也没看到其它的危险。他只觉得这里出奇的静,静得好像地狱一般,毫无生气。他虽下来了,但心情不免有些忐忑。他和九阴五阳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之所以这么奋不顾身地冲下来,完全是因为五人的侠义之心。为了天下苍生,居然可以守在九阴山上几十年,单是位毅力就足以让他敬佩。现在他们有难,自己当然责无旁贷,就算是倾尽所有,他也要保他们周全。

    思量间,下方的空间已经变得清晰起来。乍一看去,他有些发懵,因为他从未过哪里地形像眼下这般诡异。

    巨大的空间之中被一条条巨型的管道所遍布。管道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往何处,偶尔地蠕动使它们看起来就和血管一样,甚是诡异。难道,这里才是烟云的中枢部位吗?

    可话又说回来,扫视了许久,他居然没有见到九阴五阳的身影,哪怕是缕毛发也没有留下。为了不惊扰下方的东西,孙长空在距离地面一丈来高的地方突然止步,并在烟羽的帮助下自由飞行。巡视了一圈之后,除了中心位置的一处洞穴之外,便再无其它入口。孙长空悬停在豁口之上,极目远眺,希望能从外面看出一些端倪。然而洞穴里面漆烟一片,根本看不出里面的情形。而一旦钻入其中,说不定这辈子自己也休想再出来了。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长得这般古怪呢?”

    孙长空轻轻地落在地上,扒着边缘向里面尝试性地探察了一阵。然而就在他准备将头缩回来的时候,一道烟影猛然窜上他的肩头,然后用力将他扯下洞穴。

    “糟糕!”

    一想到自己很可能丧命于此,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即挥剑,不断斩向四周的洞壁。然而,这里的构成与肌肉类似,坚韧有力,弹性十足,就算重辉剑再如何锋利,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就是连点火星也没有溅起。这时孙长空才看清楚,将自己拖下来的不是别的,正是之前出现过的吸盘,只不过个头小了一些。但这玩意顽固得很,刀砍斧剁都不管用。急忙之间,他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己对付云手时候的情景,烟色灵气再次出现,才一漫延到吸盘的身上,对方便立即松口,见了鬼似的向后急退。趁它病要它命,孙长空三步并二步,瞬间敢到了对方的身前,手刀一挥,直接斩在吸盘的末端,只听一声嘶鸣之声,那家伙已经丧失生机,如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

    孙长空小心翼翼地拾起那段残骸,将它放在掌心之中。谁知,对方居然迅速变幻,眨眼之间已化作一条手指粗细的肉虫,缓慢地蠕动。看到对方变成这个样子,他竟有些想笑,可就在他分神之际,指尖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这种痛不是十分剧烈,但是相当奇怪,就好像有人在你心上咬了一口似的,整个身体都觉得不自在。然而,让他更为吃惊的是,那只咬了自己的肉虫在吸食完自己的鲜血之后,开始迅速壮大,扩张时候的样子就好像之前在九阴山上见过的人面鹄一样。不同的是,后者吸食的是人类的灵魂,而这虫子则是以精血为食。

    惊慌的孙长空赶紧丢掉手里的“魔物”,可那虫子成长的速度实在太过恐怖,呼吸之间已和他差不多大小。更令他叹为观止的是,对方也长出了类似头部和四肢等器官,就连个别部分都刻画得栩栩如生。接着,头上的面孔开始变得愈发清晰,孙长空看着对方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随后他的脸上竟显现出惊愕的表情。

    “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像我!”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随着对方的进化,孙长空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肉虫吞噬自己的血液,拥有了自己的特质,如今就形成了一个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个体,真假难辨。就算他的亲生父母看到,恐怕也找不出哪个是他们亲生的。此时的孙长空既生气又好笑,有这般奇遇的人,天底之下恐怕没有几个吧!

    镇定了一下心神,孙长空随即问道:“你是谁?”

    此时,那人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定形,只是脸上还稍有变动,接着他操着一口嘶哑的声音回道:“你是谁?”

    孙长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冷冷道:“我是孙长空。”

    那人一怔,接着说道:“我才是孙长空。”

    听到这话,孙长空心中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使得现在出现了另一个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死在这里的话,那对方是不是就可以披着自己的皮囊出去招摇撞骗了呢?

    “哼,就凭你?你孙爷爷我在外面混得时候,你还和蚯蚓一样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呢!”

    孙长空本想用话语气气对方,谁知对方居然不紧不慢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接下来你就得替我守在这里,承受你所说的那份孤独了。”

    孙长空面色一寒,随即破口大骂道:“你他niang的到底在耍什么花招,快说你究竟是谁?”

    然而那人非但不生气,反而面露得意之色道:“你问我是谁?那你得问问你做过多少亏心事。每一个死在你心上的亡魂,都有可能是我的名字。”

    孙长空的嘴唇在打哆嗦,他不禁想起了之前与崔判官在死路之上相遇时候情景。他虽然通过了死路,也得到对方的认可,可临行之际对方突然留下了一发人深醒的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年轻人你好自为知吧!”

    联想起近日来发生在自己周围的种种事件,他突然觉得这可能就是一种报应。他犯下的过错太多,杀了数之不尽的人,所以才会招至天谴,数次命悬一线,生里逃生。眼前经过这个怪胎的提醒,他更是坚定了这种猜想: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或许现在就是天理显灵的时候了。

    “这么说,你是我身上诸多罪孽的化身?”孙长空轻声道。

    对方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你的罪孽越重,我的力量也就越强大。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那人伸出一手,摆出迎战的架势。孙长空苦涩地笑了笑,随即默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来,今天注定要有此一劫了!来!”

    孙长空的嘶吼随即回荡在空旷的隧道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