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

    就在孙长空这边连番告捷之际,另一侧的战场之中似乎也要见分晓。

    进入到了冰杀状态下的绍碧波战力倍增,竟让李红裳也无力招架,三十招之后,后者的身上已经被无数剑伤所遍及,眼前能看到的地方无不是鲜血淋漓,异常惨烈。不敢想象,这样的他居然仍能屹立不倒,单凭这股韧劲就已经让人敬佩。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一条条剑伤漫延在身体的个个角落,李戏裳却依旧是面不改色,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的表情,那竟是一抹淡淡的微笑。看到这一幕,就连绍碧波也淡定不了,不禁呵斥道:“你笑什么!”

    李红裳手中的血日神剑猛然搭在云端之上,接着整个身体都仿佛失去了支撑一般,遽然坠落,而他的下面就是千丈之高的天空,人要从这里掉落下去必死无疑。绍碧波反应机敏,隔空划出一招,冰杀剑中瞬间凝结出一面巨大的冰面,硬是将对方拖了起来,这才暂时免去了悲剧的发生了。

    “老四,放我下去吧!我活累了,想休息一下!”

    李红裳语气很是疲倦,就好像十天十夜没有睡觉的模样一般。与此同时,位于他身上的诸多伤口也都不再流血,断口处开始发青发烟,并且出现了大量的暗紫色的斑块,这就是所谓的尸斑。他的魂虽然还活着,可躯壳却已早早死去,经过了这么一番大战已经吃不消,所以才会**得如此之快,快到让人来不及准备。

    “大哥,你恢复神志了?”

    绍碧波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两行热泪簌簌落来,就好像一位春心方动的少女一样,哭得让人肝肠寸断。

    李红裳点了点头,气息微弱道:“从你刚才拔剑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些知觉了,只是有个东西一直在我脑袋之中作祟,令我无法自控。而就在刚刚,那个东西竟然出窍一般焕然消失了,而我也终于恢复正常。不过,没了那东西的支撑,我的生命恐怕也要走到尽头了,如果不想看到我惨死在你的面前,那就让我从这里下去吧!”

    李红裳的神态很是平静,可绍碧波却已哭成泪人,他的嘴唇在颤抖,千言万语全都堵在心头,却不知该从何处起。往事的一幕幕情形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当日他们一同上山,然后一起结拜,一同欢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虽然多是孤身一人,但正是因为九阴五阳这个组织才让他们有了家的感觉。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已经云鬓花发,容颜渐衰,竟有了退隐的念头。然而老天却在这个时候和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将这场旷世灾难降临到了他们几人的头上。于是,便有了今日的这番遭遇。

    终于,绍碧波停止了悲伤,就连眼中的泪光也一同不见了。他看向李红裳,正如对方正在看他的神情一样,释然自由。他举起左手,朝着对方挥动了几下。而就在这此时,李红裳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安详地闭上了双眼,随即整个身体向前坠落,倏尔消失在茫茫云雾之中。

    “大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郭义阳,冯炎阳,何忘忧喊出了那个曾被他们珍视的人物,如今这个名词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化作了他们永远的记忆,再也不出现了。

    “快看,有出口了!”

    孙长空的注意力没有在李红裳的身故之上,他一直都在竭力寻找逃脱的出口。如今,生路就在眼前,他自是顾不上其它,挺身就往刚才的那个缺口处奔去。然而,就在李红裳刚刚坠落的第二瞬后,缺失的云层竟然迅速补全,孙长空还没来得及溜进去,已经被无情地挡在了里面。

    “该死,就差一点!”

    孙长空奋力一拳,捶在了一旁的云壁之上。然而,现在这团烟云又一次陷入到了睡眠之中,无论怎么激将,也不见有奇袭出现。而站在一边的绍碧波呆望着地面,突然伸手抓住自己持剑的手臂,用力一掰,整只胳膊竟就被他这么卸了下来。

    诸葛红叶大惊失色,立即跑到他的面前,关切道:“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面色惨白的绍碧波连点身上数处大穴止血,然后伸手掏出几颗药丸,张口吞下,原地打坐、运气调息起来。

    “冰杀剑威力无穷,但对于使用者的伤害也是不可逆的。方才寒气已经侵入到我的右膀之内,使得肌肉经脉逐步坏死,如果这个时候不能断臂自保,恐怕就会令伤势进一步发展,危及生命了。我这也是……被逼无奈!”

    绍碧波说完,脸上已尽是苦涩。怪不昨郭义阳他们不让他拔剑,原来这里面还有此等不为人知的隐情。武者的觉悟是让人震惊的,为了获得暂时的力量,竟不惜牺牲肢体甚至生命,这种无畏的精神着实令人敬佩,但绝不值得学习。

    被扯下的手臂很快会化成了一滩血水,而冰杀剑也退化到了水杀剑的形态,安静地躺在地上,只是那柄水波般的剑身着实梦幻,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世上还有造型如此神奇之剑,简直就是夺天地之造化,能人所不能。

    过了许久,绍碧波才算缓了过来,他用仅有的左手拾起地上的剑,然后轻轻插入到腰间的剑鞘之中。不远处,郭义阳正一脸哀色直视着他,二者全都成了残疾,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孙长空在刚才消失的制品处观察了好半天,却没有看出任何端倪。不死心的他继续用无二真经图内的灵气不停炼化着云层,可这里云雾的数量太过庞大,刚刚炼化的部分立即便被周围的烟色云彩补位过来,周而复始,无尽无尽,永远也没有尽头。终于,在第五个时辰之后,几乎虚脱的孙长空无力地瘫倒在云端之上,他的双眼已经有了绝望的神色,这是他人生之中少有的几次放弃。然而,他确实已经尽力了。

    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的冯焱阳豁然起身,张口朗声道:“他nainai的,这个鬼地方到底要把我们困到什么时候,难道这是一处移动监牢不成?”

    郭义阳正在闭目养神,孙长空也毫无心思,诸葛红叶却是来了兴致,开始端详地云层的结构来。

    “前辈说得不无道理,可话又说回来,谁又会把监牢修在数千丈的天空之中呢?就算真是如此,为什么又要偏偏关押我们几个,难道我们有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情吗?”

    此话一出,在坐之人无不脸色大变,就连说话的诸葛红叶也有些不太自在。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勾起了他们对往事的追忆,人生在世,或多或少都会做过几件混账事情吧!试问天下,又有哪个能做到问心无愧呢?

    孙长空突然坐了起来,表情严肃道:“照你这么说,我们是因为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才会被关到这里的?可是,和我一起同行的那个人,他怎么没被一同带进来。他做过多少亏心事,我心里清楚得很。那样的人都能幸免于难,为何落难的却是我们,难道他有什么逃过此劫的方法?”

    话音刚落,一道剧烈的轰响声突然从众人的背后传了过来。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从这动静来判断,刚刚攻击在云层之上的力量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想象得到的。众人看向空间的穹顶,竟然发现四边角落处出现了若干的裂纹。紧接着,第二波冲击接踵而至。这一次,烟云的晃动更加剧烈,四下的裂痕也变得密集修长起来,好像一条条致命的毒蛇,注视着他们这些被困人员。

    “这……难道是救兵赶到了吗?何人能有如此修为,居然可以将这般坚固的堡垒打得摇摇欲坠,难道是神仙不成?”

    说完,那种震撼人心的冲击每三次袭来。这回,众人已经站立不稳,纷纷伏蛰在云端之上,生怕力量渗入殃及到自己的身上。这下,穹顶再也不堪重负,直接“轰”地一声,全部垮塌下来。好在,这些只是烟雾,就算砸在身上也不会出现伤势。就在孙长空等人以为自己即将逃脱升天之际,噩梦一般的异象再次发生了。

    空间崩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是大好的天空,而是一望无边的漆烟深渊。这里没有重力,所以存在于此物体全部飘浮在半空之上,上下不能。就在孙长空好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的时候,一道古老而又神秘的声音忽然响起:“我饿!”

    起初,孙长空以为是自己这边的人在说话。可紧接着他便意识到诡异的地方,声源不在自己周围,而在更靠前的位置之中。而且听语气,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神志,就好像一个傻子一般,让人听了极不舒服。

    “二哥,怎么办,这下面好像有东西!”冯焱阳低声道。

    郭义阳面色铁青,能够存活在这种极端环境之中的生物,究竟是怎样的可怕个体呢?还有那些无端得了失心疯的人们,和此物又有何关联呢?思绪未完,数道尖啸飞驰而来,直逼他们的身体。

    空气一下子变得凝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