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云手纷纭
    ,!

    绍碧波有一柄从不用的剑,确切说是一支剑鞘,没人见过他拔剑,但也没人敢小瞧剑鞘里面的东西。因为即便不用将剑完全拔出,只是让其中的一道剑气渗露在外面,就足以轻松击杀任何侵入者。刚刚在与李红裳的对战之中,他一直都是用剑气作为武器,从始至终也没有亮剑的意思。然而,就在眼前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他再也忍耐不住了。

    “你们能躲多远多远,小心别让我的剑伤了你们。”

    孙长空眉毛一挑,发现说话之人正瞧着自己,好像只是为了单独和他说明一样。郭义阳等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使然不顾身上的伤势,奋力朝空间的边缘处挪去。冯焱阳回头看了一眼,低沉道:“我们没力气了了,你把红叶带上。”

    虽然不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前辈的话自有他的道理。于是孙长空快步来到昏迷的诸葛红叶身边,将他抱了起来。这一抱不要紧,他竟发现对方的体内竟有一阴一阳两股真气在有序地运行,二者各不妨碍,自己管自己的,没有任何冲突。正是这两道神奇的真气,令得诸葛红叶体内的伤情迅速恢复,要不了多久也许就能苏醒过来。

    见此情况,孙长空喜形于色。可看到远处的李红裳,他已笑不出来。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这个活死人就好像与空气融合一体了似的,如果不用肉眼去看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一旦交起手来,这样的敌人最为可怕,因为你几乎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招式,只能凭借自己多年的战斗经验去猜,说白了一点就是赌运气。然而就算你能赌对一回两回,但也不代表每次都能吉人天相,总有一次会猜不到,而到了那时便是李红裳大显神威的时候了。

    将诸葛红叶抱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之后,他转头看向近侧的绍碧波,奇异的一幕居然发生了。

    云层之中下起了烟色的雨滴,虽然势头不大,但是异常惊悚,落到云上便是一个个坑。好在那些腐蚀性的物质并没有扩散到边缘地带,于是孙长空等人逃过一劫。

    “这是谁的招式?难道,是这位绿衣男子?”

    说来也奇怪,那些烟雨好像有灵性似的,中间的位置几乎被它们全部光顾,唯有绍碧波所在地方毫发无损。与此同时,他的脚下升起一道无源之水,宛如一袭披纱一般,萦绕在他的身畔,如同一位守护神一般,保卫着自己的主人不受伤害。而对面的李红裳仍然是面无表情,刹那间他猛然睁开双眼,两道火焰一般炽热目光随即爆射而出,竟将沿途的空间染成了血一般的颜色,让人看得触目惊心,难以置信。不过来势汹汹的神光甫一触碰到那股清泉,便立即烟消云散,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消失了。孙长空咽了下口水,他感觉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就在红色光束消失之际,绍碧波豁然出手,而且是拔剑出手。他的手一挥,一道巨型水幕赫然显露,并且化作一次次凌厉杀招,纷纷斫向李红裳。

    再生之后的李红裳,虽然修为再上新高,但在这等恐怖且迅急的强招之下依然略显逊色,一个回合之后他身上的红色长衫已经被划出一道巴掌长短的豁口,即便没有伤及筋骨,但仍然在表皮之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红印。那伤痕看似不起眼,但却是另有玄机。中招的第二瞬间,李红裳中招的部分已经发红肿胀,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扩散,中心位置开始溃烂,流出淡黄色的液体。看到这里,孙长空恍然大悟,怪不得对方让自己离开战场,照这架势,就算自己中了招恐怕也要难逃一劫。看着李红裳那张由于痛快而愈发扭曲狰狞的面孔,孙长空不禁感到一股森然的气息吹入到脖颈之后。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的剑为何会有这种诡异的神技?”

    就在孙长空内心出现无数疑问之际,搭在他肩上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顺势看去,诸葛红叶的眼皮正在轻轻跳动,好像随时都会醒来一般。

    “情况……怎么样了?”

    再次听到对方的声音,孙长空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他大舒了口气,接着回道:“情况不算太糟糕,那几个老家伙还都健在。”

    诸葛红叶应和着点了点头,然后翻身从孙的身上掉了来,落在地上。稍事缓解的他慢慢睁开眼睛,孙长空递目看去,却发现对方的眼神竟是异常空洞,毫无生气,显然之前的伤势还有大半没有恢复,仍需一段时间疗养。

    “你还能行吗?看你胸口上的伤,好像伤得不轻啊!”

    听完孙长空的慰问,诸葛红叶摆了摆手,随即道:“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我体质异于常人,自愈能力远超一般水平,这种伤势有个三五天不能修复。不过……”

    诸葛红叶烟着脸看向正在醋战的二人,接着道:“李红裳前辈修为高深,又受不明力量唆使,实力大胜从前,虽然绍碧波前辈的水杀剑独步天下,但在这种局势之下还是略显……单薄啊!”

    此话刚落,绍碧波一个鹞子翻身,已然掠到二人身前。在看他的身后已经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个别区域的伤势甚至深可见骨,着实吓人。

    “前辈,你!”

    绍碧波摆了摆手,不动声色道:“无妨,好久没和大哥过招了,猛得一打起来还真有些招架不住。不过,接下来不会了!”

    绍碧波手腕一振,那柄无形之剑骤然变幻,灵气飞速涌动,竟让周围三尺之内的云层纷纷冷凝结冰,那只碧玉的剑柄之上随之长出一只冰柱,而他本人更喜欢叫他冰杀剑。

    这是水杀剑的第二形态,比起第一种“流水”形态,现在的冰杀剑威力更大,速度更快,只是招式变得直来直去,再也没有曾经那般花哨的奇招、妙招。现在他与它要做的只有杀,杀人。

    这回,绍碧波已无需亲自移动,挥剑向前一指,一道冰棱随即搠向敌人方位,力达万钧,势不可挡。烟色云层似是感觉到了其中的异变,竟然随其剧烈颤抖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崩塌似的。孙长空有烟羽加持,自是肆无忌惮。可其余几皆不谙熟凭虚御空之法,如果再打下去恐怕就要摔得碎尸万断了。

    冰杀剑威力之大,实属罕见,才一出击,便已将李红裳的左边肩头刺出一枚血洞。虽然热血沸腾,但仍抵不过无情的寒气侵入身体,伤口分分钟间已冻了起来,结成一个个细小的冰粒。如此一来,李红裳伤势难愈,一行一动全受牵制,十成的力气到现在只能施展出五成,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颓势还在不断加重,如同一只死神的魔爪扼住了他怕咽喉,正将他一点一点至于死地。

    “老四,先停一停,再这么下去这里就要崩溃了。”

    绍碧波抬头一看,只见上方的云层之中下起了大片的雪花,由于云层失去水分,云量开始急剧下降,原本坚实的云端此时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孙长空大喜过望,刚要上前助绍碧波一臂之力,争取一举拿下李红裳。谁知还没走几步,他竟被绊了一脚,转身一看,一只人类的手掌正钳着自己的脚踝,死死抓着,无法撼动半分。

    孙长空见过它,之前云柱之中伸出的诡异手掌便是它的同伴。只是这个时候对方突然出现,难道接下来又要有事发生了吗?

    于是,他发现包括诸葛红叶在内的五人也全成了自己这副下场,郭义阳的身上还缠着两只手掌,个头也要大上几分,势必要将他牢牢困住。而郭义阳也绝不想坐以待毙,他的玄阴绣针剑虽然迅捷无比,但却拿这些云手丝毫没有办法。几经挣扎,他已被高高地悬吊起来,大头朝下,不一会儿两眼之中已经充血泛红,变得着实吓人。

    眼见众人再陷危机、而绍碧波又分身乏术之际,孙长空突然想到了刚刚与云手较量时候的情景,于是无二真经科再次显威,烟色的灵气沿着他的皮肤扩散到周围的空气之中,并且化作一柄柄尺来长的烟色短剑,分别射向众人身上的难缠云手。

    那些云手似乎早已耳闻孙长空的厉害,一见对方出招,立即四散逃离。可孙长空的气剑非比寻常,竟拥有与生俱来的追踪能力,一旦目标被锁定,无论天涯海角都会跟随而去,直到击中为止。那些刚刚才没入到四周云层的云手还未没得及完全遁形,便被随后赶来的气剑贯体而过,接着一道道犹如婴儿啼哭的凄厉叫声相继从云层内部传来。打眼一瞧那些四壁上的剑孔之中,竟然淌下了暗红色的血浆,其中还夹杂着不知名的碎块,就好像动物的残骸一样,看得孙长空胃中一阵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