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五阳乱斗
    ,!

    虽然遭受重伤,破了相,冯焱阳也真是一名英雄好汉,巨痛之下硬是没吭半声,只是两个招子之中在冒光,那是一种只有极度愤怒之时才会显露出来的可怕眼神。郭义阳刚要上前去搀,他已翻身跳起,右手往自己的面门上一搭,只听“咔嚓”一声,折断的鼻梁骨竟又被他自己亲手接上了。

    “老三,你没事吧?”

    郭义阳伸手掏出一方丝帕,递给对方。然而,冯焱阳却是满不在乎,脸上反倒上挂着几分惭愧,好像是因为让别人见了自己出丑的一面所以才会这样似的。

    “二哥,大哥好像已经六亲不认了。”

    郭义阳面色随即阴沉,显然他已经知道眼前事情的严重性,稍事迟疑他才继续道:“我都看见了,这里不用你管,让我来!”

    话音刚落,红色身影已然再次逼近,且势头凶猛无比,如,如同困兽出笼一般,不可阻挡。见状,郭义阳豁然出剑,那是一柄散发着浓浓死气的烟色宝剑,剑体修长而钝,只在剑尖处有一丝锋刃,不过对于他来讲,这就足够了。

    与冯焱阳大开大合的金光重剑不同,郭义阳的玄阴绣针剑轻薄无比,弹性极强,剑首剑尾几乎可以重叠到一起,经常能够施展出人意料的奇招、怪招,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而在他的控制之下,这柄针一般的宝剑就好像一只魔法棒一样,想直就直,想弯就弯,原本直刺的剑招兀地一变,戳到了手腕之上;而上挑的剑尖,猛然下坠,竟从天灵盖上没了进去。眼前李红裳突然出招,他已无法也不想回避,当即驱剑迎上,使出一招逶迤蛇行。瞬间,那道挺拔修长的针剑幻化成一条灵活的毒蛇,绕过对方的防守,直接来到了胸前死穴位置,准备给予致命一击。

    郭义阳虽然已经十分重视眼前的对手,但他还是小看了自己的大哥,李红裳。一个死而复生、神志全无的活死人。他的大脑已死,但身体却是相当敏捷。玄阴绣针剑拐了十八个弯,他便左右闪身了十八次,每回都是在剑尖将触未触之际及时闪开,再晚半息恐怕都要血洒当场。然而,就是这半息的时机,便将庸人和天才分别了开来,李红裳当然属于后者,所以在接过对方的强招之后,他仍然丝毫未损,然而神采奕奕。

    眼见此招失利,郭义阳手腕急抖,立即变招。呼吸间,只见那蝇头大小的剑尖竟然摇身一晃变成了一十八个,而且个个煞气逼人,不叫对手有丝毫喘息的机会。李红裳还未得及行动,已被这十八个杀机完全锁定,出路,活路,全部封死,唯一留下的只有死路。他作为九阴五阳的老大,自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面前此等杀招,他也再有所保留,只听“铛啷”一声雷鸣响,李红裳的嗜血神剑已然霹雳出鞘。此剑一出,巨大的烟云之中竟有闪电浮动,一明一暗,好像恶龙的呼吸一般,甚是惊人。看到这个时候,绿衣男子绍碧波,紫衣男子何忘忧已不能置身事外,一齐加入到战场之中,与郭义阳、冯焱阳形成四打一的阵势。可作为“一”的李红裳,却是一点也不含糊,手中宝剑垂在身旁,没精打采,但无论哪个人也不敢小瞧了它,因为现在的嗜血神剑才是最最恐怖的时候。

    “大哥,你真不识得我们兄弟几个了?”绍碧波最后一次问道。

    “嗨,四哥,你还和他客气个什么劲。大哥死了,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个披着大哥皮囊的怪物而已。”

    作为最小的何忘忧,脑筋却也是转得最快的。他早已看出李红裳身上的异端,并猜测这种眼前这朵巨大的烟云有关。可无论如何,死而复生总是有违天理的,就算活了过来也会遭到天谴,死无全尸。所以与其让他受到那种惨不忍睹的折磨,不如当断则断、给自己一个痛快,这样双方都能早点解脱。就在其他人还在为接下来的战斗发愁的时候,作为老幺的他已经率先出招。

    何忘忧的武器,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它是鞭,一条软弱无比、毫无板眼的绳鞭。可就是这么件不起眼的玩意儿,在何忘忧这个不过四十的男子手中,竟然脱胎换骨,洗髓更血,俨然成了一件绝世神兵,人们都叫它勾魂剑,只要被勾魂剑盯上,那人要不就是脑袋搬家,就是魂飞魄散,让人闻风丧胆,见之变色。

    与郭义阳的“奇剑”不同,阿忘忧将柔剑演绎到了极致。剑身本是迎面搠来,可剑尖却又绕到李红裳的背后,攻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可老大毕竟还是老大,李红裳的脑子虽然不好使了,但身体之中与生俱来的战斗因子已经令他做出了接近于条件反射的动作,他单脚着地,而身体已经与地平行,躺在了半空之中,勾魂剑扑了个空不说,还戳到了自己剑锋之上,一道紫色的火光飞闪而过,李红裳趁机竖起身体,挥剑冲入到四人的身前。

    李红裳不说话,但是他的脸上已尽是狂色,好像就算将天下最为强大的高手摆在他的面前,了都挨不过他一剑一般,傲慢嚣张。不过,这并不是得意忘形,而是对自身实力的信念。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于是,滚烫的灵气不断涌入到嗜血神剑之中,于是一头沉睡之中的狮子猛然惊醒,万丈红光随即显露,照得整片云彩如同染了血一般。

    李红裳的剑招同样引起了孙长空的不安,不过好在他离那边的战场还有一段距离,暂时不会殃及到自己。

    有了无二真经图内的奇异灵气,孙长空打起仗来事半功倍,那些诡秘的烟气仿佛遇到了生命之中的克星,纷纷四散逃离,不一会便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孙长空喜出望外,刚要呼喊他们几个跟上,嗜血神剑刚好发威,众人随即淹没在了红色的剑光之中,好像再也不会出来一样。

    “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奇怪!”

    不知为何,那些看似普通的红光,一旦接触到自己的身体,便会引起内部血气翻腾,真气暴走,轻则体力急剧消耗,重则走火入魔,很有可能爆体而亡。孙长空只沾染上一点,便已浑身刺痛。真不知郭义阳几个人究竟是何感受。为了不做过河拆桥的负心人,他只得返回战场之中,希望能助众人一臂之力。然而,他的脚还没站稳,眼睛就已瞪得和珠子一样浑圆。

    只见郭义阳、冯焱阳、绍碧波、何忘忧四人已经横七竖八地瘫倒在地,个个面如死灰,愁眉难舒,口鼻处仍在不停向外渗血,显然是受了极厉害的内伤。再看不远处的云端之上,诸葛红叶依然昏迷不醒,好在气色还是那么糟糕,应该没有性命之危。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郭义阳只有一臂,所以只能勉强制住伤情,他好不容易换出一口浊气,这才虚弱道:“快点离开这里,不然都得留下给他陪葬!”

    顺着对方的视线,孙长空看向一边的李红裳,此时的他胜券在握,却没有半点动静,双目紧闭,头顶上方有一团灰色的气息在不停运转,显得煞是神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这团气体在控制现在的李红裳。

    “大哥的血日神剑本就临近臻境,如今又有怪力加持,竟然突破了生死关卡,将本命功法提升到极致,已然天下无敌,别说是你,就算是我等都在全盛时期,也不是他的对手。快走,他才刚踏入大成的境界,一时之间内息还衔接不上。等他适应了这种力量,咱们全都得死!”

    一言说罢,情绪激动的郭义阳已是再也忍不住,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这下,他脸上的死气变得愈加浓重,眼看就不行了。然而就在这时,一向脾气暴躁的冯焱阳竟然开口轻声道:

    “二哥,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你让他往哪里跑?此处四下密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算是能逃出去恐怕也要被活活摔死。与其这样,我看还不如留在这里陪大哥……”

    可对方话还没说完,四人之中已经有一人站立起来,此人甫一出现,众人皆是惊骇。

    “老四!”

    “你!”

    “四哥”

    起身的是绍碧波,他在四人之中伤势最轻,虽然五脏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但好在还可以自由行动。他的神态很平静,与其它三人尤为不同。他的剑仍未出鞘,但却可以看到剑鞘之中的魔鬼正在剧烈颤抖。冯焱阳大声咳嗽了几下,然后才勉强道:

    “老四,你冷静点,也许事情还没有到那种不可控制的地步。”

    绍碧波面色冰冷,口吻更是如同腊九寒冬一般,令人不寒而栗。他握着那只碧玉一般的剑柄,随后低声道:“可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二十年了,它还是要重见天日了。”

    孙长空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他虽不知道对方话语的意思,但剑中渗露出的阵阵杀气已经足令他容颜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