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诈尸
    ,!

    郭义阳轻叹一声,随即缓慢道:“我们好像进入到了一个进大的能量体之中,据我估计,这道烟云恐怕是一件法宝!”

    众人立即目瞪口呆,只有孙长空还能回过神来继续问道:“法宝?你说是这道烟云是一件法宝?我的天啊!这得是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绝世宝物啊!居然可以如此庞大,而且威力无穷,根本不是人力可以相抗衡的。”

    诸葛红叶见孙长空说完,立即插嘴道:“可真如果像郭前辈所说,这法宝又为何打我们的主意,把咱们统统吸入其中呢?难道,它就不怕我等联手将其从内部瓦解吗?”

    郭义阳摇了摇头,显然他并不认同对方所说的话。

    “这件法既然能将我们轻松抓住,就一定不怕咱们在里面捣鬼。而且刚才我也探查过了,这道烟云几乎坚不可摧,寻常的攻击对其根本造不成威胁。而且,就在刚刚,我还在这里感受到了异常的能量在不停集聚,好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巨大的阴谋似的。”

    孙长空抬眼纵观四周,却又没发现什么异机,接着他的视线便落到了那些众多的孢子之上,进而便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

    “前辈,你所说的异常能量是不是就在这些卵之中呢?要不,咱们打开一个看看,怎么样?”

    “这……”

    郭义阳面露难色,显然对于他来讲,不到万不得已,他是觉不想招惹这里的东西。单单那些巨型的云手已经令他们焦头烂额,疲于应对。万一这些孢子之中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物体,一旦让他们逃离出来,大家就得面临灭顶之灾。这种风险,他不想承担。

    “在没有摸清这里的情况之前,我看咱们还是安分一点吧!不然激怒这件法宝,说不定它便会就地将你我炼化,到时就是大罗神仙相助也于事无补了。”

    说实话,对方的回绝让孙长空着实失落。但无论是从年纪还是江湖经验上来看,郭义阳都要远胜于他,道别危险的能力自然也要强上许多。这种时候,大家都会选择去相信一个长者,而不是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初入江湖的小辈身上。

    “既然这样,郭前辈,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诸葛红叶随即道。

    郭义阳用手指摸摸了下巴上的胡茬,双眼之中闪出一丝睿智,而后才说道:“这法宝无论高低贵贱,都有所谓的死穴。这死穴也是生穴,他当时制造法宝的最初位置。整个法宝全都依托在这个生穴之上,然后才能按部就班地向外扩展。然而当法宝大功告成之际,生穴也就是失去了利用价值,而因为它出现的时间最早,受到的炼化也最多,所以也是最为薄弱的一个环节,一旦受损,依存在它之上的整个法宝都会随之破坏,因此才会由生转死,成为整体最为薄弱的地方。如果能找到它,并将之击破,法宝自会崩溃,而我等亦能趁机逃离。”

    听了郭义阳的一席主知,孙长空受益匪浅,平常一心只在修行练功之上的他,哪里会知道什么炼器的要诀。经此一番,他不但知道了法宝的炼化过程,还知道了它们的弱点所在。

    “您都这么说了,咱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找那个死穴吧!”

    孙长空转身刚要走,谁成想郭义阳又将他连忙叫住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的话还没入说完呢。这找死穴固然重要,可这法门可不是谁者能找的。创造法宝的人如果让你这么容易寻到死穴所在,那要他来做什么。制造者在炼化的法宝的过程之中,会将死穴掩藏在一个别人绝对想不到的对方,以防被人偷袭。而一般人的做法,都是将死穴藏到法宝内部,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安全的办法。不过,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里面,就说明死穴所在的位置并不是那么好找的,最起码一时半会还不会被你们寻得。”

    “哦?那您有什么妙计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死穴吗?”

    郭义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冷峻起来,好像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似的。

    “有是有,不过这个法子有些危险,有可能会死人。”

    孙长空倒吸了口冷气,接着道:“有这么凶险吗?”

    “当然,要不怎么能让法宝将自己的死穴主动暴露出来。”

    “那您说说看,我到是想姑且一试。”

    郭义阳笑了笑,其实从刚才对话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于是他凑到孙长空的耳边,低声道:“他不是隐藏得很好吗?咱们就让它主动现行,你听我的……”

    二人交头结耳了一通之后,孙长空的神情由迷惑进而变得明朗起来,眉梢眼角已经透着几分笑意,显然就是他也相当佩服对方的计策。

    “好!前辈就是前辈,就种法子你都能想得出来,长空真是自叹不如。”

    郭义阳面露微笑,摆手道:“这算不了什么。作为整个计划的核心,你的行为将会决定我们大家是否能够逃脱升天,你可要想好了啊!”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孙长空已经转身离开,挥手道:“你就瞧好吧!”

    走了大概五十来步,他与众人之间有段距离,就在众人好奇他在搞什么的时候,孙长空豁然拔剑,一记行侠仗剑,直刺头上云顶。然而,那烟云质地坚硬无比,就算与神兵利器正面相对也毫无逊色,反而是重辉剑上光芒大减,受到了少有的挫败。

    火光飞射,孙长空鹤步急挪,脚踩云壁,又来到了另一处地方,对着一处突出的云脊便是一通乱砍,剧烈的爆响几乎充斥了整个空间,重辉剑甚至已经哀鸣不断,显然这种自杀式的行为就连它也十分不解。

    “嘿,二哥,你这嘴还真是厉害啊!几句话居然就把一个好端端的人说成了这副疯相。难道,他要凭一己之力将整个云层毁灭不成?”

    说话的是冯焱阳,看着孙长空凌厉的剑法,他委实想不通,对方为何会白白浪费体力,去做这些无用功呢?难道,他是为了泄愤不成?

    然而,郭义阳却不说话,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四周,与孙长空方向截然相反的空间之中,他的双眼急速转动,好像正在寻找什么蛛丝马迹。然而,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孙长空已经大汗淋漓,而郭义阳也露出了疲态。

    “不可能啊!就算这里再什么固若金汤,也不该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死穴真的不在这里?”可是在这个时候,紫衣男子突然大叫道:“妈的,见鬼了,老大的尸体不见了。”

    众人随即看向对方的所在地方,孙长空离得略远,没有听到那人的话语,所以仍在斫云。只见那人的面前空空如也,红衣男子的尸体居然真的消失无踪了。难道,死人还能诈尸不成?可现在的问题是,就算死者能够复活,可在这种四下密闭的空间之中,对方还能去到哪里呢?

    于是,众人从寻找死穴转变到了寻找死人的过程之中。可这里地势平坦,一眼望去就能知道这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哪里有什么行尸。话说,对方是什么消失的他们都不晓得,难道他还会遁云不成?

    随着密如雨点的剑击不停搠向云层之中,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屏障终于出现了数许的松动,在一招平沙落雁之后,一块烟色的物体突然掉落下来,正好掉在他的眼前。

    孙长空好奇地向前探去,却不曾想那块看似普通无害的物体竟然陡然立起,转而化为若干丝线,一齐卷向他的身体。

    孙长空虽然早有准备,可事情发生的实在突然,竟不给他半点反应的机会。身体前倾的动作已经停不下来,他只得挺剑迎上,以断浪之式直射那束诡异的丝绦。可百炼钢又怎能是柔指柔的对手,剑锋一来,对方只是轻轻闪了下身,便将杀招让了过去。接着,刚刚还柔弱无力的丝线再次化作杀人利器,直接将他牢牢捆住,叫他动弹不得。

    “救命,救命!”

    孙长空绝望地看向众人,却发现一道血色人影赫然从脚下的云层之中缓缓升起,动静之小,没有令任何人察觉。刚刚还心存恐惧的他立即大声呼喊,希望借此来提醒那些毫无防备的人们。

    “小心后面!”

    诸葛红叶蓦然回首,只见一道魁梧的身影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背后。那人睁着两只猩红的眼睛,口鼻之中却散发着烟色的气息。他的身体挺拔而结实,一缕缕精纯的灵气流动于体表之下,犹如蛇虫一般,叫人见了不寒而栗。

    “是你!”

    话没说完,一股几乎可以泯灭众生的力量随即倾泄到诸葛红叶的胸膛之上,巨大的力道竟让他的后背高高隆起,险些就将他洞穿当场。不过,这样的破坏力仍然不能小觑,只是一息之后,他已翻滚着向后飞去,“咚”地撞在了绿衣男子的身上,竟将后者也逼出了一口鲜血。

    再看诸葛红叶,面色苍白,胸前的红衫已被里面更浓一筹的血色完全染红,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大哥,你在干什么!”

    郭义阳一见事发,立即横在双方之间,生怕对方再次袭来。然而,重生之后的红衣男子面无表情,嘴巴未动,体内却发出一道让人惊悚的声音:“杀,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