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无尽的爱
    ,!

    看着女人在哭,冯焱阳也不禁淌下了泪水。对方虽没有拿出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就是他的母亲,可就从此时此景的情况来看,这位女子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母亲。

    在女人结结巴巴的讲述过程当中,他终于了解了实情。

    原来,他的母亲曾是仁派之长,宅民仁厚,冰清玉洁,仍是当时的一代奇女子,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却没有一人能够获得他的芳心。然而就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之中,那个打乱她生活的男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年轻,英俊,高大,小有成就,关键还有那欲罢不能的温柔,一见倾心,根本毫无抵抗的能力。不久之后,他们便拜堂成了亲。她本以为自己将会在一生幸福之中慢慢度过,谁承想这竟是他噩梦的开始。

    当时的她正在修炼一门极其厉害的功法,名为《掷定千秋》。此功一成,修行者能够拥有绝强的修为,以及无敌的实力,以至于天下之人无人能撼动他的江湖地位,从此确定她的绝对统治力。为了达成多年的心愿,她几乎废寝忘食,没日没夜地炼功。可自从怀孕之后,他竟觉得这门功法产生了畸变,白天无论自己如何努力积累成果,到了晚上都会自如地进入到胎儿的体内,进而改造他的生理结构。而渐渐的,他也开始发现自己喜欢吹生的食物,不仅仅是水果,蔬菜,甚至连鸡鸭鱼肉也不曾放过。她的夫君一看她的情况如此怪异,便尝试让她打消练功的念头。

    可《掷定千秋》的魅力实在过于强大,以至于令她无力自拔。眼看自己的妻子一步步陷入到无底的深渊之中。她的夫君竟冒着生命危险将那本功法要诀连夜带出了仁派,一逃就是三年。这之间,她的性情因为丈夫的离去突然大变,从前的善良仁爱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杀戮与嗜血。她的异变几乎颠覆了整个仁派,以至于门人群起而攻之,将她生生赶出了门派。也就是在那年的冬天,他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生下了一名男婴,而他正是眼前的冯焱阳。

    有了孩子之后的她变得温顺慈爱起来,他开始为自己的孩子改变,变得更像一位母亲的形象。一转眼两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孩子已经在呓呓学语,而那位失踪三年之久的丈夫居然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然而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群陌生人,他们是来找她的。

    原来她的丈夫逃出仁派没多久便被一伙事先得到风声的强盗半路截下,并将《掷定千秋》强行夺走。然而功法之中只记载了心法口诀,却并没有提到招式招意,而这些全部在她的脑袋之中,普天之下除她之外别无二个。为了得到完整的功法秘籍,他们只得将她的夫君作为人质,四处找寻她的下落。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三年,如今孩子已经可以独立行动,口中还说着“铁铁”的词语,她的夫君之中,那是孩子对自己的称呼。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她的拖累,她的夫君当场撞墙而死。而就在飞身至前抱头痛哭之际,那群无耻之徒居然又抓了年幼的冯焱阳,以此要挟她。接连的打击已经令她心志全失,情急之下她再开杀戒,一连击杀了五名强盗,最后的强盗头子,别无他只得将孩子作为自己的护身符。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个人出现了,而且立即扭转了局势。

    此人前三十年杀人无数,罪孽涛天,被无数人视作修罗凶煞。三十年后,他一朝顿悟,落发为僧,以济世救人为终生目标,踏上了行者之路。他的俗家名字叫陈觉,少林寺方丈见他有意悔改,且态度端正,便将他纳入门下,赐其法号一觉。出现在她面前的就是这位一觉大师。

    出家之前一觉大师使得一手好刀,独步武林的惊天刀杀神斩佛所向披靡。而出家之后,一觉大师放下屠刀,但却没有因此放下修行。他虽手中无刀,但心中已无刀,只因他的意念所过,皆可为刀,无刀胜有刀。眼见她残杀了这么多人,一觉立即出手,希望减少她的杀孽。

    可当时的她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还会分什么出不出家,只要是人,她出手就是杀。一觉伸手一吸,地上浮起一片草叶,她双手锋利胜过任何刀刃,他却只用一片干枯发黄的苇叶迎战。没出十招,她已吐血伏地,而他却双手合十,口中念道:“阿弥陀佛。”

    那强盗见自己有了靠山,立即自信了许多,非但不知悔过,反而擒着孩子在后面耀武扬威。一觉想要出口劝阻已经为时太晚,她已掠过他,一掌袭向那人的面门。

    那名强盗头子也是好胆识,眼见自己命悬一线,竟也不失方寸,伸手将孩子挡在自己的身前。她收手不及,一掌拍在了自己孩子的肩膀之上,而肩头上所谓的胎迹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不过,她的修为深厚,即便有了自己的孩子从中阻隔,但仍未能抵消掌中的劲力,一听一声血肉撕裂的声音豁然而起,那名强盗已经爆体而亡。

    眼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恶孽,一觉大师连施手刀,不但逼退了对方,还将孩子从对方手中抢了回来。当时的她虽然有疯血作祟,但与一觉的距离还是相当之差,几招之后便是不敌,晕死了过去。但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早已对方早已离去,只剩下一地的死尸陪着自己。从那之后,他竟完全丧失了理智,过起了野兽一般的生活。每到月圆之夜,他的神志便会清醒一点,而一想到自己那不知身在何方的幼子,他便不禁痛苦哀嚎起来,时间一久,呼儿山的名字也就产生了。

    听着自己的母亲讲完了过去的事情之后,冯焱阳已经痛哭流涕。经对方一说,他更加确定自己就是对方的儿子,因为他的第一任师父就是少林得道高僧一觉。

    一觉虽然对外和善慈爱,但是对自己弟子的要求却是颇为严苛,冯焱阳就是受不了整日的繁重修行所以才会偷偷下山。冯焱阳仔细一想,竟发觉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人生一共才有几个精彩的十年呢,一觉大师的身体怎么样了,师兄弟们的修为是不是又精进了一大截,想到这里他竟有种回少林再看一眼大家的冲动。

    然而就在他分神之际,一股莫名的燥热突然袭上心头,女人一看这番情况,立即动功为他散势,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才算告一段落,冯焱阳的脸色恢复了正常,而女人身上的白色却是理加醒目了。

    原来,冯焱阳除了性格火爆之外,身上还染上一种怪病,每逢朔月之时混身便是灼热难当,犹如烈火焚心一般,必须要寒冰敷身才能减缓病情。而时候一过,这种感觉又会立即消失,而他将他虚弱个三五天,整到一周之后才能恢复正常。这种反复却又十分规律的怪病一直纠缠了他二十多年,就算他已快要达到而立之年也没有解决。

    听了冯焱阳,女人这才说出了实情。原来,那部《掷定千秋》本是集天地阴阳二极所化的神奇功法,两者相互配合,相互补充,令修行者的功力生生不息。然而当初她怀了冯焱阳之后,功法之中的阳极功力便顺着经脉流入到了胎儿之中,只有阴极功力残留在自己的体内。阴阴失去平衡,女人修炼的时候不得要领,最后走火入魔,成了如今这般样子。而冯焱阳落下了热病这个隐患,一直被折磨了二十多年。而为了斩断这个堪比诅咒一般的命运,女子豁然将自己一身的功力全部注入到了冯焱阳的体内。因为身体刚刚大病初愈,加上传功刚刚未完成,混身软弱无力,根本无法拒绝对方这种自杀般的行为,不一会女子的一头烟发已经花白,不多时又成了银丝,生命,岁月竟就这么在这个可怜可悲的女人身上走过,带走她的力量,带走他的生命,唯一留下的就是这个生龙活虎的儿子。

    弥留之际,女子哼起了曾经的摇篮曲,而在这之中冯焱阳再也支撑不住,随即陷入到昏睡之中。

    一觉醒来,天色已亮,篝火燃尽了自己,带给了人们光明与热量,最后留下了一堆灰烬。可那名似人似鬼的女子再也没了踪影,甚至连这地上的余烬都不如。冯焱阳不知她对了哪里,或许对方不想让自己看到她衰老死亡的场面,所以才找了个无人的志方,偷偷躲了起来,然后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他站在树林之中,终于放声大叫道:“娘!娘!娘!”

    整整一个早上,他没有做任何事情,一直都在喊着那个让他无数次从恶梦之中哭醒的昵称。然而,现在的她似乎再也听不见了。

    冯焱阳将面前的那堆灰烬就地埋了起来,并劈了一块木牌,在上面写下慈母余烬之墓。他在坟前重重叩了三个响头,然后将眼角的最后一滴泪水抹去,他踏上了回城的路,前方的山路曲折而蜿蜒,但在这个才刚浴火重生的男人之前根本不值一提。

    从那天之后,他便觉得自己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影在注视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