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冯焱阳的血泪史
    ,!

    冯焱阳在从第四个师父慧剑道人那里逃出之后,一路向西,吃了几顿饱饭之后,身上的盘缠已是不多。碰巧,他听说了附近有一大户人家,慈悲为怀,广施善缘,且为人好客,欢迎五湖四海的能人异士,来者无不施银,少则百两,多则以万计数。他一听这里有此等好事,自己为何不去前一试,就算得不到黄金万两,但能讨顿饱饭也相当满足。想到这里,他稍微收拾了下妆容,便起身前往当地。

    可天有不测风云,冯焱阳满心期望地向往目的地,然而银银两没讨到,却被她撞见了大善人满门抄斩的场面。原来,这户人家表面上和和气气,实则背地里干着杀人越货的烟心买卖,那些能人异士便是给他卖命出力的打手如今也难逃恢恢法网,为他们曾经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了血的代价。

    然而就在这一行人中,有一个极为出色的带头人,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因为他的两只手臂上纹着一只过背猛虎,大家便叫他庹虎。

    庹虎人高马大,力猛无穷,自小便有分牛错角之力,靠着一身天生蛮力,杀了不少英雄好手。这一天他遭遇衙门通缉,只用了三招,便将捉拿他的官差全部放倒,死伤无数,从那之后他便逃入到了深山之中,隐匿了行踪,旁人再想寻他,门都没有。冯焱阳看到了衙门口上的悬赏令,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自也不能例外,于是与那众人一同踏上了缉拿庹虎的征途。

    当时庹虎所在地方名叫呼儿山,居说每天晚上都有呼唤孩子的鬼叫声。因为这个,许多人都不敢冒失进去,只怕自己被那传说中的女鬼索了命去。可如今情况不同了,上山寻找庹虎的人很多,一来二往大家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即便发生什么意外也有照应。然而就在冯焱阳他们进山的第三天夜里,不幸还是发生了。

    三名大汗被发现死在了树林之中,脖子被人从后面直接拧断,生前却没有发出半声呼叫,显然凶手的动作很快,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一时间,众人陷入到恐慌之中,而冯焱阳则成了他们的精神领袖,一边安慰着民心,一边让大家不要分散,这样就不会给敌人可趁之机。然而他还有他们还是小瞧了对方的能耐,第二天的清早又有四具尸体被发现了。不过,他们死亡的时间稍长,竟还在最夜三人之前。而在上山之前,他们明明就和大部队走在一起,什么时候被神不知鬼不觉杀死的呢?

    这个问题不仔细考虑还好,一旦静下心来慢慢分析,才会发现其中的可怕之处。队伍之中出了事情,大家最先要做的是什么,那就是确保自己以及周围人不受伤害。而在昨夜发现死人之后,居然无人意识到还有四人一起失踪,是他们太过普通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还是说他们确实还在,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这就不得而知了。

    凭着自己无所畏惧的个性,冯焱阳便成了众人的核心人物,指挥着大家的行动。可情况还在继续,接下来的好几天又有数人离奇死亡,有的高悬在几丈高的灌木之上,有的则被直愣愣插在泥土之中,只露个头在外面。好心的同伴想要去将他敛尸,可没想到伸手一抓竟对方的头颅搬了下来。

    这样恐怖的事情不断发生在这些可怜人的身边,他们开始变得格外小心,甚至有些敏感,人与人之间也变得不再信任,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他是不是还在自己的身边。就这样,在冯焱阳的带领之下,他们终于寻到了“猎物的踪迹”,那是一摊新鲜的人类粪便。顺着这一关键线索,他们很快便找到了庹虎所在。然而,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当他们看到庹度的时候,对方已经成了一具骷髅,只有头上的皮肉还算完好,其它地方的已经被洗劫一空。死者手脚被绑,口中塞有一块烂布,显然不可能是禽兽所为。能做出这样事情的,必定是像人类这般具有智慧的生命。然而,就在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真正的魔鬼出现了。

    那是一个披头散发、身体瘦削的女人。女人双手指甲如刀刃一般锋利无比,切肤削肉不费吹灰之力。那些原本为了捉拿庹虎的人,在对方的魔爪之中甚至走不过三个回合,便被生吃活剥,肠肚洒了一场也不见气绝。于是,那人便亲眼见着那头女鬼将自己的内脏一点一点地蚕食,一点也不留。而他,也在看着自己心脏被掏出的瞬间终于合上了双眼。

    好端端一处朝外风光,半个时辰之后便已沦为了地狱。地狱之中,尸体狼藉,只有冯焱阳还在苦苦支持,手中的兵刃已经被砍崩了好几块,他不敢相信对方的利爪竟是这般坚固,竟是刀剑不入,水火不进。单是要对付它们冯焱阳已经相当吃力,更何况它们的背后还有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女性在作祟。一旦彻底惹恼了对方,他不认为自己能比庹虎死得舒服。

    终于,冯焱阳的剑还是不堪众负,应声折断。“女鬼”的利爪直接没入到他的胸膛之中,险些要了他的命。

    然而,就在那双冰冷干枯的手掌即将触及到他的身体之时,对方居然戛然而止,尖啸一声转身离去。这时,他怀里的几个馒头顺势滚了下来,正是它们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可正因为刚才的一爪,他的上衣已经完全崩裂,强壮的肌肉随即暴露在外,乍一看去十分健美。眼见庹虎已死,一行搜寻者也纷纷惨遭毒手无一生还,他索性将前者的头颅割了下来,另在腰上,独自一人下山。可就在那天下午之后,他竟发现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

    他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而且此人非常熟悉。

    一开始,冯焱阳还以为自己太过多疑,可就在他无意中回头之际,竟发现也一道白影从身后的灌木林中一闪而过。他虽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但凭外形他也可以断定,那人正是之前屠杀整个搜寻小队的女鬼。

    凭对方的身手,完全可以在举手投足之间杀掉自己,可她又为何要一路尾随,迟迟不肯动手,难道对方还有其它的计划?

    当夜,冯焱阳留了个心眼,在火堆旁边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机括,只要有人接近,踩到机关,火堆中的火焰便会立即弹向那人的身上。做好了这一切,他躺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之前,安心地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惨叫突然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接着他便发现一个火人,一个真正的火人,正在不远处不停地“跳舞”。那人一边跳,一边还在反复说着“救~救”。眼见这个吃人魔鬼自食恶果,引火烧身,得意的冯焱阳一扫之前的疲倦,精神抖擞地来到“火人”的面前,一脚将对方踢倒。他不断讥讽着对方,然后又用烧着的树枝戳着对方的身体。熊熊火焰在“女鬼”的身上剧烈跳动,滚滚烟气升入天空之中,似是在告慰先前惨死她手的诸多逝者。可就在这个时候,冯焱阳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

    对方竟在流泪。

    他本以为那是人死之前流下的慈乡泪,谁知女鬼的眼中居然还有一丝柔情,那丝柔情不是男女****,而是像母亲对孩子的慈爱。

    冯焱阳慌了,鬼使神差之前他竟主动帮助对方灭火,身泥土掩盖,用衣服扑打,直到最后他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那道无情之火终于慢慢熄灭。然而火毒摧残已经让那个“女鬼”真的变成了妖物一般,甚是吓人。不过在对方的眉梢眼角,依然能看出这鬼生前一定名美丽的女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只鬼为何会害怕人间的烟火,难道她根本不是鬼?

    就在他准备上前仔细探寻之际,那个女人突然向前一扑,直接将他压倒在地。冯焱阳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于是干脆闭上了双眼。可没想到的是,几息过去了,女人依然没有动手,反而他在自己的肩膀之上感到了一阵瘙痒,接着雨点一般滚烫的液体便滴落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冯焱阳豁然睁眼,竟是发现女人正伏在自己身上无声哭泣。对方的双眼明亮而又清彻,就像沉在湖水之中的两颗烟珍珠一样,分外耀眼。

    “儿子!”

    起初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对方反复说了好几次,以至于他确定了这两个遥远却不陌生的文字。难道,他就是呼儿山上的女鬼?

    可冯焱阳也不是傻子,他怎么能听信一个疯女人的话,他反问向对方有何证据,证明自己便是对方的孩子。接着那女人便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肩膀,口中再次说道:“胎记。”

    冯焱阳蓦然扭头,看着自己肩头上那块形同巴掌一样的灵魂烙印,瞬间他的心沉入到了百尺冰潭之中,仿佛再也不会漂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