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九阴五阳
    ,!

    五个人,五柄剑,分别从完全不同的五个方向向孙长空直刺而来。换作旁人,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可孙长空却这么想。他虽然只有一把剑,而且还是一把木剑,但已胜作千剑万剑,比手持天下最强杀器还有更有信心。他要以一克五。

    “闪开!”

    孙长空的话当然不是说给九阴五阳听的,纳百川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进而匆忙地向身后的山道之中奔去。然而仅仅过了一息,甚至可以只有半息,整条山道上石阶竟然在顷刻之间化为为了漫天石屑,与那稀薄的云雾混和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十分诡异的烟霭。那烟霭无色无形,却重若千斤,竟让那傲视群雄的“五阳”也惊觉不敌。招未至,五人手中长剑已纷纷垂下。再看剑身之上已经落满尘埃,沉重无比。更要命的是,石屑令周围的空气也染上了一种毁灭生机的力量,九阴五阳甫一吸入,便已感到体内气塞不顺,呼吸之间脸色已经铁青,好像中了剧毒一般。

    “呵呵,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三千患水!”

    烟霭之中的孙长空豁然发声,紧接着整条山道随即崩塌,数不尽的金色剑芒从中炸裂而出,立即将九阴五阳团团包围。远处的纳百川瞳孔急聚,脸上突出惊愕之色,显然就是他也没有想到几日不见的孙长空竟有了如此恐怖的修为,恐怕就是自己也要自叹不如了。

    “长空兄,手下留情。”

    就在现场气氛陡然攀升到极端严峻的时刻,一道红影忽然飘落,随即狂风肆起,黄沙漫天。看似不起眼的尘埃竟在此时化为一个个锐利的刀刃,竟那周围的众多剑光消毁殆尽。

    “你为何要阻我!”

    孙长空怒视身旁的诸葛红叶,盛怒之下他的眉毛眼角竟然全都带上了凌厉的锋芒,乍一看去煞是骇人。

    眼见战斗一触即发,诸葛红叶竟也不再行动,反而鞠躬行礼道:“误会,都是误会。”

    接着,他便竟双方的情况大致讲述了一番,那五位惊魂才定的长者打量了一下对方,这才纷纷收起武器。而见此情形,孙长空心中就是有再多不满,也只能生生咽下。

    “知道不是坏人还不快说,我这剑再快点,他们的脑袋就不保了。”

    身穿烟衣的男子一时气不过,立即反击道:“呵呵,胜负未分,你怎么知道我们哥几个就一定得死在你的剑下。我们九阴五阳也不是浪得虚名,单打独斗我们也许不是你的对手,可要是集合我们五人之力,就连九阴王也得忌惮三分。”

    孙长空瞧了一眼对方,不禁觉得好笑。九阴王就是再如何厉害,不也成了疯子一个吗?斗得过一个疯子又能算什么本事。更何况,你们也没说能稳操胜券,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等大话。

    不过孙长空并不想将九阴王的事情告诉给你们几个,他只是淡淡说道:“九阴王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可是看你们刚才的招式似乎也只会以多欺少,凭数量取胜。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洞里的蚂蚁都要比你们强大数百倍呢,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黄衣男子话最少,但只要一说话便一定是遇到了忍无可忍的事情。他的眉目如电,加上黄衣相衫,更与那神罚霹雳形似三分。他的人快,剑更快,眨眼之间已窜到孙长空的身前,准备凌空斩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红光飞闪而过,只听“叮”的一声龙吟,黄衣男子的长剑已经脱手而出,直愣愣得插入到一边的石壁之上,剑身全部没入其中,只留下剑柄留在外面。

    见此情形,那黄衣男子也不动了,好像插入石壁的剑也将他的心带了去。他的头上在冒汗,却不敢冒进一步,他生怕自己的行为会惹怒眼前的的这位红衣男子。

    见到自己的同伴吃了亏,作为老大的红衣男子不禁呵斥道:“红叶小子,你在做甚!”

    诸葛红叶不以为然,他自顾自地转身来到石壁之前,双指一夹,便将那柄长剑抽了出来。随后,他又双手呈剑,回到那位黄衣男子面前,恭敬道:“前辈,剑收好,不然会伤人的。”

    长脑袋的人都知道,对方所说的伤人不是伤别人,而是指伤自己。意思就是你若再敢不知好歹,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了。黄衣男子相当识趣,接过那剑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以示同意。

    这时那位看样貌最为年少的紫衣男子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一把抓在诸葛红叶的肩上,大笑道:“好家伙,几年不见,你小子居然又长高了不少啊!”

    “呵呵,多谢汪先生关心,刚才晚辈多有得罪,请多包涵。这位仁兄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弄错了。”

    说罢,他朝纳百川示意了一下,让他来到跟前,然后道:“既然我的这位朋友不是祸端,那他的同伴自然也不会是目标,你们就放他们一马吧!”

    五人之中,犹数那红衣男子最不服气,他辈分最大,年纪最长,闯荡江湖数十载,哪里吃个这种瘪。他是越想越气,要不是看在九阴王的面子上,早就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一剑穿死了。然而,一想到对方的背后还有整个皇室为其撑腰,他便立即打消了这种念头。

    “嗯,你诸葛家的面子我们自是要给的,幸亏我们之中无人受伤,不然……”

    孙长空将纳百川拉到自己的面前,随即厉声道:“你们把我的朋友伤成这个样子,难道就不该留下点什么吗?”

    绿衣男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常年的养尊处优已经被虚荣蒙蔽了双眼。他瞪着溜圆的珠子,面目可憎道:“怎么?你还想在我们几个身上划些口子不成?老子今天就站这里了,你动一下试试。”

    孙长空一看这架势,对方是在有意找茬啊!想到这里,他已伸手扶到重辉之上,准备随时拔剑。然而处于双方中间的诸葛红叶竟然面朝上,仰望着天空,不知在看些什么。

    “不好,快走!”

    孙长空还没回过神来,便觉得天色遽地黯淡下来,岩石山道都在此刻沾染上一种诡异的灰色,而且还在一点点加深。众人的影子愈发模糊,在随即消失之时竟显现出一种怪异的形态。

    那就好像一个个刚从地狱之中跑出来的魔鬼一样,忽闪忽闪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影子之中跑出来似的。

    顺着诸葛红叶的目光看去,只见天空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片烟云。那云不是浮在空中,而是悬挂在天上的,就好像一道帷幕,刚好将阳光遮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幕?

    “什么情况,什么玩意?”

    心中疑惑颇多的孙长空,来不及考虑更多,已被带上了奔逃的路程之中。眼见那道烟色天幕越来越近,众人只觉得胸闷心悸,气血堵塞,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在身上似的。走了不一会儿,大家身上已经浸满汗水,只有诸葛红叶还是依然淡定自若,举动之间透着无限风采。

    “我说,这道烟云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你们对他如此忌惮?”纳百川不禁道。

    听完此话,诸葛红叶脸上的从容顿失大半,只剩下少许镇定,可脚步却已明显混乱。

    “这事情说来话长,反正这东西和大家得的失心疯有关,九阴王就是被他搞得失了心魂的。”

    红衣老者眉梢一颤,不禁惊声道:“你说九阴王也遭到了毒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诸葛红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上出现了悔恨之色。可事情已然这样,他也无力回天,只得继续道:“三年前。”

    “三年?我的天,那岂不是在这烟云刚一出来在时间就已遭了难,你怎么不早说啊!我们哥几个还以为有他镇守此处有备无患,却没想到竟然就连他也……”

    “家师修为高深至极,这是毋庸置疑的。可那时我们并不知道这烟云的来历,所以大意轻敌,这才中了奸计。等找到家师的时候,他已经心智全无,神光涣散,险些丢了性命。为了不让九阴山的民众暴乱,我才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希望能等到他老人家恢复的那一天。可一晃三年过去了,家师竟然还是老样子,除了抱着他那个破瓷坛之外便不再做任何事情。平时的生活起居全靠我一手打理。这几年来,家师的旧部走的走,散的散,家不成家,府上更是万分凄凉,一片萧条的景象。”

    听了诸葛红叶的陈述,红衣老者也不再追问,与他的众多兄弟一样,他的脸上出现了同情的神色,脚程却已加快了数分:“贤侄,这么多年让你一人支撑整个九阴山也难为你了。放心,从今天起,我们九阴五阳誓要与你共进退。”

    看着眼前这一感人的场面,孙长空不由得轻笑了一声,心中道:“哼,说的好听。等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我看你们怎么抉择。”

    孙长空抬头一看天上,却发现眼中所见之处竟已全部漆烟一片,垂天烟幕俨然追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