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九阴王
    ,!

    他?孙长空有些好奇,对方口说的“他”指的是哪一个。在场的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就只有那位被自己打昏的背坛老人。难道,这个“他”说的是就是他?

    “您别开玩笑了,您修为高深,器宇不凡,一看就是将王之相。怎么说九阴王都应该是您才对啊!这个老头儿,呵呵,我看就是个叫花子啊!”

    红衣人继续摇头:“我说不是就不是,你身后的老者才是皇室委命的九阴王。”

    确定对方没有在开玩笑,孙长空这才慢慢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那个正在熟睡、嘴边还挂着口水的老者,随即咽了下口水道:“我把他打昏,他醒了之后不会来找我算账吧?”

    “呵呵,你放心,现在他的心智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别说算账,就连你之前所做的事情都会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当年叱咤风云的九阴王已经不在了。”

    对方的话听在孙长空的心中字字重如重钧。可以看出,对于九阴王的遭遇,这个红衣人是相当惋惜的。显然,二者之间必然有着什么联系。不然,刚才对方也不会主动找自己要人了。

    “既然如此,那阁下是?”

    那个红衣人也没有刻意回避,于是抱拳道:“在下诸葛红叶。”

    孙长空一听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在他的印象之上,诸葛可是皇姓,诸葛家庭的人,非富即贵,哪怕是放眼整个初升大陆也没有一个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包括陈家。这是因为诸葛家非但有数之不尽的高手能人,还有挥霍不尽的巨额财富。加上皇室对于整个初升大陆的统治能力,这让他们在上千年的历史之中一直都处于不败的位置之上,经久不息,被喻为“人间仙族”。

    可这个时候,诸葛家的人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呢?

    诸葛红叶一看对方面色不对,于是连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虽是诸葛家的人,但长年都生活在九阴王的门下,是他的唯一弟子,所以你才能在这里看见我。我来这里并没有什么恶意,否则刚才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

    孙长空恨不得破口大骂。直到现在他胸口上的那一掌还在隐隐作痛,肋骨虽然已经愈合,但内部的伤势却没有得到完全的修复。出手如此毒辣,居然还敢说手下留情。那如果手下无情,那他是不是已经不在世上了呢?

    “呵呵,红叶兄果然是好身手,孙某自叹不如。不过我想知道,我的那位朋友究竟怎么了。事实上,我还有两个故人,也出现了像你所描述那样的症状。他们之前到底遭遇了怎样可怕的变故,竟然可以将他们害成这副模样?”

    诸葛红叶一脸忧伤,他叹了口气,然后才道:“唉,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其实连我也不知道她们的岙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包括我的恩师九阴王,同样遭遇了变故,成了今天这副行尸走肉的模样。自事发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之久,这期间死的疯的不计其数,而我则是少数能够幸免于难的人。皇室一直不知九阴王的事情,所以才没有派人来接过这里。但是纸包不住火,最近这里出事的频率越来越高,前不久我的两名仆人也不知所踪,想来也是被人害了。而家师的部下也相继离他而去,就在昨天最后的两个随从也拜别了我们,自顾自地逃荒去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莫非诸葛红叶口中所说的二人之中就包括哈尔滨连环?如果说来,他还帮九阴王除去了两个叛徒啊!想到这里,他终于舒服了一些,总算这一次没有杀错人。

    “既然这样,红叶兄为何不带着九阴王下山避难呢?你们苦守在这里,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诸葛红叶双目一闪,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于是道:“你也知道,九阴山是皇室厚葬先祖的皇陵之地,其**奉着历代王候将相,皇亲国戚数之不尽。如果我们擅自离开造成了难以逆转的后果,杀头不说,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与其这样,还不如恪守于此,安于天命,至少也能做到问心无愧。就算到了下面,也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孙长空叹了口气,同情道:“红叶兄能有如此胸怀,真让在下佩服佩服。可九阴王这个样子如果才能保得这里一方平安呢?我看不如叫皇室的人来此调查一番,就算没有收获,也能一起帮忙想想办法,拯救这些失了心魂的人。不然光凭你我这些个人的力量,实在难以有所作为。”

    诸葛红叶面露难色,酝酿了许久才终于道:“不怕告诉你,朝中百官,觊觎九阴王位置的人比比皆是,如果现在让他们知道九阴王出了事情,这些人定会落井下石,到时非但救不了九阴王,甚至还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招,加速自己的死亡。与其那样,我宁愿就这么守下去。”

    孙长空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了对方的苦衷,可他轻咦了一声,然后道:“照你这么说,什么时候才能算完事呢?九阴王这个样子,看起来不会短时间恢复完全的。就算有机会重夺心魂,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修为倒退了多少还说不定。如果实力大不如前,他的位置仍然会坐不稳。我觉得这样坐以待毙,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诸葛红叶抬了一下眼皮,随即道:“你的意思是?”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觉得与其这样干等下去,不如主动出击,寻找祸源。只要找到它,才有机会治愈这些失心疯,才能重新唤回他们的心神。不然,就算等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有起色。”

    孙长空的想法确实不错,可诸葛红叶又何曾没有考虑过呢?

    ‘“茫茫天地,你让我们去哪找那罪魁祸首。而且,就算找到了,咱们能对付得了吗?就连家师能都逃毒手,恐怕你我去了也只会成为新的受害者。”

    诸葛红叶为人谨慎小心,做事尽善尽美,不然就干脆不做。而与他相比起来,孙长空就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性格。他有闯劲,不怕失败受挫,也不会瞻前顾后。这样的个性可能会给自己招来许多灾难,但有些时间却能收益颇丰。

    眼见对方如此优柔寡断,孙长空正色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事情的结果,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咱们也要尝试一下。不然,因为内心中的恐惧而不作为,耽误了这些受害者,那我们岂不成了罪人?说实话,这才前来除了找寻那两位朋友之外,更重要的是解救这些失了心神的人,找到背后真凶。哪怕他再怎么强大,我也要把他抓出来。”

    说罢,孙长空紧紧攥起拳头,巨大的轻力之下掌骨之中爆发出阵阵脆响,听起来异常瘆人。

    诸葛红叶看着对方,沉吟了许久,这才终于道:“哎,也罢!作弊九阴山的一员,我有义务查明真相,解救黎民百姓,也算不辜负家师对我的栽培。只是,接下来你我……”

    话没说来,只听二人背后的山壁之中爆发出一阵厮打声,孙长空与诸葛红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攀上岩顶,递目向前望去。只见一道白色身影正与五人展开激烈的对决。中间被困之人修为高深,实属少见,孙长空一眼便已认出此人正是之前与自己兵分两路的纳百川。而再看外面的呈包围阵势的五个人,分别穿着赤、黄、绿、紫、烟五种不同颜色的劲装,虽然样子略显狼狈,但已掌握了场中的主动权,诸葛红叶也认出了他们,正是九阴山的五大护山神,九阴五阳。

    五阳与九阴王并不是直属关系,但其中又有少许联系,因为他们都是奉命在此看守皇陵的守陵人,互不干涉,也不来往。除非遇到天大的事情才会聚到一起,共商对策。不过自打九阴王出事以来,双方便不再来往,关系也变得愈发疏远,已经形同陌路。然而就是他们包围了纳百川,并几乎将之置之死地。眼见对方即将支撑不住,孙长空纵身一跃,坠下三十来丈,当即便加入到了混战之中。

    走近一看,孙长空才发现纳百川已经挂了彩,而且伤势不轻,有些地方仍在流血,有的已经凝固止住。只是接连的消耗已经令他内息不继,成片的污水顺着发梢直往下淌。

    “我说你怎么迟迟没有上来,原来是给你截在这里了。”

    孙长空手持重辉,几招之内已经将五人的阵型冲出一道破口。然而,九阴五阳默契非常,呼吸之间已经将空缺补上,而且阵法变得更加牢固,甚至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于是,战局从之前的五人围攻一人,变得了五阳围歼二人。时间飞速流过,双方一连拼杀了千余招,仍然互不相让,只是孙长空初显疲态,持剑的右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那位身穿红衣之人居然尖叫一声,呵声道:“有破绽,攻那个小子!”

    说话之间,孙长空发现自己已被五枚长剑死死锁定,再也难动分毫。

    形势立即变得大大不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