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红衣人
    ,!

    随着头部抬起,孙长空发现此“鬼”不但穿了一身红鞋,而且还穿了一件红衫。那道红,就好像是由刚刚放出的鲜血浸染了一般,娇艳欲滴,光彩照人。

    撞鬼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光天化日之下撞鬼。见到这种事情一般只有两种情况,其一对方不是鬼,其二对方不但是鬼,而且是一只极厉害的恶鬼。孙长空自信可以对付一般的小鬼,可面对那些所谓的屠过上千人命的厉鬼鬼王,他就没有底了。一不小心,自己会便成为对方手上,成为人家身上的一道戾气。这样的死法,委实有些憋屈。可事已至此,他已无法躲避,如今之计只得走一步看一步,希望此“物”能够手下留情。

    “你是谁?”孙长空一贯率先开口,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然而听了孙长空的问话,那红衣也不回答,只是指了指他身后的那个昏迷的背坛老人,然后才低声道:“把他给我。”

    孙长空这才反应过来对方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老人。他笑了笑,然后走到老者的身旁,同样伸手指了指道:“你说他?”

    红衣人点了点头。

    “要人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是什么来历。”

    红衣人有些不耐烦,雪白的面庞之上竟出来了一抹红晕,他不是害羞,而是恼怒。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他交给我。不然,你就得死!”

    红衣人最后的那个“死”字,尾音拉得异常之长。而孙长空的心头肉竟好像被对方抓着扯了一把似的,莫名的绞痛,只是这感觉很短,几乎眨眼之后就不见了。

    “呵呵,你当我是被吓大的吗?一个大男人穿得这么华丽花哨,想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要把大爷交给你,岂不是送羊入虎口?谁知道你会拿他去做些什么事情。不说清楚之前,别想从我手中把他抢走。”

    “好!”

    红衣人心中所有的愤怒全部化为了这一个字,声到人随。孙长空还没看清那人的动作,自己已被强掌力顿时击飞出去。这一刻,他感觉身上至少有三处肋骨折断,内脏似乎也出现了损失。然后他只觉得一甜,一道血箭顺势扑出。孙长空定睛一瞧,发现那道血水竟是鲜艳无比,好似一道火光一样。

    只差三步,孙长空便要跌出平台,摔下山涧。然而也只是三步,他救回了自己的一条性命。

    然而,这条命是暂时的,因为那个红衣人还在,而且他的视线还在他的身上。一时间,孙长空竟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人,而是活脱脱的死神,伸手一挥就能把人的三魂七魄收去,不费吹灰之力。

    眼见对方出手便已展现出此等恐怖的实力,孙长空再也不敢怠慢,立即拔剑作势:“哼哼,想杀你孙大爷,你还差点。”

    红衣人依然一脸冷漠,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惊诧,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可以活下来。一般人中了这掌多半要粉身碎骨,再强一点的也会五脏俱焚,只有天人境以上修为的人才能苟活下来,但混身经脉也要断个七七八八、沦为废人一个。要是能再上一层,到达“知命”境才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难道,面前这个年纪轻轻、口出逛言的小子,已经是那种层次的高人了吗?

    红衣人着实不敢相信。

    停顿了好一阵,他才终于开口说道:“算你命大没死,还不快滚!”

    一听这话,孙长空来了精神,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嘴里叫骂道:“你tm算老几!”

    话音刚落,孙长空急挥数下,重辉宝剑金光大作,无数杀劲立时破体而出。

    快,准,狠,这三个字形容此时孙长空的剑法是合适不过的了。只见剑光所过之处,无不是风嚎劲掣,坚硬的岩体立即化为无数碎片,随即从山体之上剥离下来,这要砍在身上立即便会血溅三尺,九死无生。

    可那红衣人修为之高,实属难测,几次闪身之后,那些致命剑光已经擦身而过,未曾伤到他一分一毫,就连他那随风飞扬的发丝也没有受到牵连。另一端,孙长空偏不信邪,一波未平,一波再起,麒麟诀随即融入到重辉之中,后者由金转红,身上的浩然正气也变得不再那么纯粹,透着隐隐的邪念。

    孙长空执剑跃起,麒麟斩字诀随口而出。一斩众生,一斩凡尘,斩无不破,斩无可敌。

    说话间,重辉剑上血光四射,耀眼夺目,与那袭红衣相得益彰,竟好像两轮红日一般,遥相呼应。呼吸间,一道麒麟血影已然从天而降,势迫无岳,气震八方,逼得红衣人不得不正面迎战。

    “好剑!”

    强招之下,就连那红衣人也不禁大声惊叹。同一时间,他已抽出他的武器,他的手就是他的武器。

    那是一对血色的手掌。末端生有一寸来长的指甲,竟也涂着鲜红的颜色,看上去甚是刺目。然而就是这么一双纤尘不染的素手,居然正面迎上了那只麒麟凶光,在孙长空看来,对方已经必死无疑。然而就在这时,奇迹出来了。

    原本那只麒麟是扑向红衣人的,可此时再次看去却发现那只麒麟竟已停在了那人的手掌之中,一动不动,气势陡然下降了十之**。紧接着,红衣人豁然刺出另一只手掌,麒麟血影猝然

    消逝。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杀招被对方轻松化解,孙长空战意立颓,几乎已经有了不战而退的念头。他的手在渗血,那是刚刚出招之时遭遇反震所致。而重辉剑同样势头大折,黯淡无光,剑身之上尽显沧桑。绘于其上的龙纹已经略显模糊,显然剑髓已受到重创。

    然而就在这这个时候,红衣人突然开口了:“这剑叫什么名字,怎么没在江湖之中听过它的大名?”

    虽然心中疑惑,但孙长空仍然回道:“本就是无名之剑,何足挂齿。无论是铁剑还是木剑,只要能杀人就是好剑。”

    红衣人面色大悦进而道:“好个杀人好剑,可你的指剑好像也并不差啊!年轻人,为什么不选择用指剑与我打呢?”

    “呵呵,真刀真枪都伤不了你,区区指剑又能奈你何?就算我像你说的那么做,也只是自取其辱,不用也罢。”

    红衣人面露苦笑,显然他也认同这个观点。

    “呵呵,以你现在的修为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我看你气息澎湃,但内劲稍显不足,你现在究竟是何修为?”

    孙长空转念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转**成境界吧!”

    红衣人当即脸色大变,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肯定要口出脏话了:“什么!你居然只有转轮境境的修为?那你为何能施展如此强大的招式而不废吹灰之力?一般的转轮境修行者施展此招不到一半就要力尽而坠,而你看起来却是驾轻就熟,毫无费力,这又是怎么一个道理?”

    其实就连孙长空也不清楚其中的道理,他知道自己在无妄修罗界的积累并没有因为外形的恢复而消失,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储存到了身体之中,以备不时之需。所以他才能展现出比之同境界的人高出数个层次的威力,而且不会因为过度开发潜力而出现异样。

    不过,这些猜测孙长空并没有直接说,而是神秘地回道:“呵呵,我有奇遇,捡到一枚仙丹。那枚仙丹可以助我增长十倍的力量,所以才有了今日的成果。怎么,这样不行吗?”

    红衣人点了点头,然后才道:“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虽说我未曾听说过世间有此灵丹妙药,但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在说谎。话说,你是在哪捡到那宝贝的?”

    孙长空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随口说了个地方,那红衣人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好了,闲话说完了。现在说说你,你来九阴山究竟有何目的?难道你不知道这里的规则吗?擅入者死!”

    孙长空心头虽惊,但一想到薛菲菲等人的安危,便不由得胆子大了起来,于是朗声道:“我是来找我朋友的。”

    “哦?什么朋友?”

    “两个女人,一个叫薛菲菲,一个叫薛飘飘。对了,薛飘飘双目失明,这个特征比较明显,请问阁下有没有见过?”

    红衣人并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道:“我帮你找到朋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孙长空一愣,心想有这里面有猫腻啊!难道。薛氏姐妹真的在他手里?可这个红衣人为何要胁持两个弱女子呢?

    “我孙长空身无长物,如果阁下能帮我找到他们二位的话,在下愿意效犬马之劳!”

    “呵呵,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在为难你,她们二人确实在我的府上。不过,现在他们身体有痒,暂时无法与你下山。”

    “啊?他们怎么了?”

    红衣人用下巴指了一下那位昏睡的老人道:“和他一样,得了失心疯。”

    孙长空身体不由得一晃,虽然早已料到这个结果,但当他亲耳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还是忍不信有些心痛。

    “如此说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九阴王了?真是失敬失敬!”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会欣然答应,谁知红衣人居然摇头道:“我不是,他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