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背坛老人
    ,!

    这史连环之所以让江湖之人闻风丧胆,不仅仅因为他的那双银刺,更重要的是他以往心狠手辣的手段。一经进入战斗,便仿佛疯癫了一般,不将对手杀死绝不罢手。交手短短数息的时间之中,他已向对方攻出四百三十多次,舞得漫天都是银晃晃的疾光,闪得眼睛几乎都睁不开。孙长空从如至终一直被死死压制,根本没有机会拔剑。如今,他只得以手代刀,凭指为剑,一护心门,一护腹间,不让对方有可趁之机。

    孙长空虽然惊讶,但却没有史连环心中的震撼来得强烈。他出道三十余载,所见高手数不胜数,但除了少有的几个之外,几乎无人可能轻松接住他这么多的银刺。更加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对方居然是赤手空拳在与自己周旋,举手投足之间似还有所保留,根本没有使尽全力。难道,这小子比自己还要厉害三分?

    想到这,史连环的发招速度立即提升了三成,不多不少正好三成。他希望以此来逼出对方的全部实力。可孙长空却是一脸从容,仰俯开合之间竟不失风彩,就连两侧的鬓发也毫不凌乱,乍一看去就好像是在起舞弄姿一般。

    “好家伙,吃我这一招!”

    说话之时,史连环顿时变招,那双夺命双刺竟陡然伸长了整整一倍,挥动之间犹如一条条银线,纵横交织在天空之中。更加诡异的是,这些奇怪的银线居然不随银刺的离开而消失,反而显得愈加真实,孙长空闪身未及,竟被其中一道划中了手臂,一道血痕随即涌现而出。

    “这!”

    孙长空心中大惊,连忙向后跳去,希望借此避开对方的招式包围。可那史连环咄咄逼人,一见有了破绽,立即发动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转眼之间便将孙长空笼罩在银色的“天网”之下。

    “嘿嘿,看我的银罗天网厉害,还是你这两只手掌更胜一筹。”

    眼见杀招即将到来,孙长空翻身倒地,借此机会顺势将背后宝剑抽出。重辉一现,周围萦绕多时的迷雾终于有了消散的趋势,只是那张银色天网还在半空之中悬着,气势丝毫不减。孙长空想都不想,挥手便是一招“侠情涛天”,万丈剑芒随之拔地而起。

    那银罗天网固然厉害非常,可重辉剑以点击面,优势更大,当即便在那张看似坚不可摧的巨网之上戳出一个磨盘粗细的缺口。见此情形,孙长空身化流光,顺着缺口直接跳了出来。借此空当,他不禁向后一看,只见那道天网一经落地,立即便引起了灾难般的剧烈异象,山道塌方,碎石滑落,带着沿途草木一同滚下悬崖,不知摔到了哪里。孙长空看着身后那道被整齐切开的石壁,不禁心有余悸,这要是割在身上滋味恐怕不会太过好受吧!

    “我的乖乖,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刚才你那招叫什么?”史连环突然停下攻势,住步大声问道。

    “呵呵,这是我拜入师门之出所学的行侠剑法,刚才是其中的一招,名叫侠情涛天。”

    “侠情涛天,侠情,涛天,好名字,好名字,这剑法的创造者一定是名大侠!”

    孙长空面露惭愧,低声道:“家师只是一个普通的道人而已,并没有什么本事。说不定,现在他的修为还不如我哩。”

    史连环不悦道:“不可能,我的银罗天网所向披靡,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小小道人所造的剑法之下。不可能!”

    孙长空摊开双手,不屑道:“这有什么,我还有厉害百倍的招式,你想见识一下吗?”

    史连环瞳孔收缩,一张笑脸立即冷冰僵硬,十分吓人。

    “那你攻过来,我倒是十分想看看那这侠情涛天厉害百倍的招式究竟是何神通。”

    孙长空手腕一转,重辉剑随即舞成一道剑花,忽明忽暗,光影婆娑,就好像天降大雨一样。然而就在史连环沉迷在眼前剑招之时,一道急光飞闪而过,射中他的心窝,然后透体穿出。史连环随即打了个冷颤,感觉天气一下子便冷了下来。接着,他看到自己胸前竟有血柱窜出,接连不断,十分有活力。

    “我说,你怎么这么天真。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真是活该死在我的手里。”

    在孙长空的话语当中,史连环无力地跪倒在台阶之上。他想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败的,却不曾想面前一只飞脚袭来,直接将他踢下了万丈深渊。

    看到对方真的摔落到山底之后,孙长空这才安下心中。刚刚他已剑式作幌,其实真正的杀招都在他那只空闲的手掌之中,他在挥剑的同时还发动了指剑。那指剑威力虽然有限,但强在无声无息,如果不是当面看见,根本无法防备,这才能杀得对方措手不及。

    不过,需要承认的是史连环的实力发案强悍,这在他所遇见的众多高手之中已经可以名列前茅,与陈世杰恐怕相差无几。只是此人败就败在太自以为是,对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完全不考虑其中是否有诈。对于这种有勇无谋的武夫,孙长空的评价就是: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史连环都只能作看门狗,那上面的人物究竟是何等厉害?看来,我得多加小心了!”

    稍事修整,孙长空再上征途。只是这回,他明显比刚才坦荡了许多,与史连环的交手让他大致了解了这里的实力,这也为他接下来的战斗准备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参考。

    只是随着高度的攀升,九阴山的山路变得越来越陡,起初他还能留有余力,但到了如今已经是手脚并用,而且步履维艰,每一步都好似是一次巨大的胜利一样,头上的汗水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就算是铁人也该累了。更何况是血肉之躯的孙长空。不知不觉当他的双臂已经微微发酸,掌背之上已经因为长期充血而变得肿胀难忍,一道道青筋遍布其上,看起来不禁让人心疼。

    终于,走过了最为陡峭的一段山道,随着孙长空爬上最后一个台阶之后,他竟然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平地之上。趁着这里没什么情况,他赶紧躺在地上休息一下。然而就在孙长空双眼看向头上天空之际,一道陌生人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呀!”

    惊慌之中孙长空登时跳起,一连退出三步,这才定了下来。这时,他才看清那人的样貌,居然是一个满头苍发,胡子上打着辫子的奇怪老人。而他的背上,居然背着一个偌大的坛子。

    “你……你是谁!”

    老人听罢,伸手指了指自己,木讷道:“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我是谁呢!”

    孙长空一听,心里寻思这人莫不是傻了不成,怎么会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来。可为了保险起见他仍然说道:“呵呵,别和我再这装聋作哑了。说,是不是那个九阴王派你来的?”

    那老人听到“九阴王”的名号,立即脸色大变,神情紧张的他赶紧跑到山壁的一边,倏尔蹲了下来,一边哆嗦着一边喃喃道:“不是九阴王,不是九阴王。”

    看到这里,孙长空大概明白了,原来喧位老者不是敌人,而是像吴掌柜、黄起凤那样的受害者。怪不得此人言行如此奇异,原来是被吓傻吓疯了啊!

    为了打听到关于这里的更多信息,孙长空慢步来到那人的身前,俯身轻声道:“老丈,别害怕,我不是九阴王,更不会伤害你。告诉我,你是从哪来的?”

    显然,那位老人还没有从惊恐之中缓过神来,嘴里仍然反复不停说着“不是不是”的话,这让孙长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么僵持了一柱香的时间,他再也没有耐性,于是起身决定就此离去。

    “不要去!”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当他回身之际,却发现那位老者正以一种怜悯的眼神关注着自己。一看有戏,他于是问道:“什么不能去,这上面有什么?”

    背坛老人连忙跑上前来,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有鬼!”

    孙长空心头一震,虽然知道疯子的话不能信,但心魔作祟之下还是忍不住有些忌惮。虽然之前与崔珏崔判官已经打过照面,也知道了那个地方的恐怖之处,可再次听到幽冥之中的事物之时,他的内心之中还是出现了与常人相同的恐惧。那是对死亡天生的厌恶感。

    不死心的孙长空继续道:“你见过?”

    老者看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终于点了点头:“见过,那家伙又大又凶,没人是他的对手。”

    “哦?那九阴王呢?九阴王也打不过吗?”

    再次听到“九阴王”三个字的时候,背坛老人的脸上又一次出现了之前的惧怕神色,而且情况更加严重。这回,他直接倒在地上,双手抱头,不停地在地上打滚。一会儿的工夫他已是蓬头垢发,脸色铁青,眼看就要胆裂而死。无奈之下,孙长空一掌击在对方的后颈之上,老者当即昏睡过去。

    “唉,看你也是个可怜人,好好睡一觉吧!”

    就在孙长空准备起身继续向前行进之际,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双红布鞋,确切说是一个穿着红布鞋的人。而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吗?

    想到这里,孙长空身数以亿计的毛孔同时炸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