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阴兵
    ,!

    看着孙长空心有余悸的模样,纳百川不禁笑道:“看你紧张的那样!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会败在你的手里。放心吧!那只人面鹄已经吃饱了,在他下次腹饥之下,这个家伙都是安全的。”

    孙长空愁眉方展,故作镇定道:“我会怕它?呵呵,它怕我还差不多。不然,老子一定把他的毛拔干净放在火上烤了吃了。这么大的一只鸟,这得够多少人吃的啊!”

    纳百川苦笑了下,不再说话。

    逼退了暗藏杀机的人面鹄,二人再次上路。这回,孙长空小心了许多,别说是禽鸟,就连飞虫他也不放过,能躲得就躲,躲不过的就杀。好在,这段时间当中他并未遇到之前的那只烟色甲虫,不然被蜇上一口可有得受了。

    经过了前半程的相安无事之后,九阴山的山路开始变得陡峭起来。台阶之上长满翠绿色的青苔,好像已经有许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而经过无数的岁月冲刷,那些原本工整的石阶已经越发斑驳,个别处已经出现了崩裂损坏的情况,万一不小心踏中之后滑落下去,那可就真的要粉身碎骨了。

    纳百川不敢大意,孙长空更是步步惊心,不敢有丝毫马虎。如此一来,二人的速度立马放缓下来,大半个时辰也才走了四五百蹬,日上三竿,山中的气温渐渐回升,二人已经大汗淋漓,就连空气之中都充满了了二人汗臭味道。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遇到了上山之后的第一个分岔口。一个朝南,一个朝北,看起来都是盘旋向上,但却不知之后的路又是通向何方。纳百川面色凝重,陷入了僵持的境地之中,反倒是孙长空来到了一边,随即道:“实在不行,咱们就是分头行动吧!不然,万一都走到了岔路之上,再想逝返可就浪费时间了。”

    纳百川想了一想,然后才道:“这么说来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那就照你说得办。不过千万记住,那个九阴王嗜血如命,杀人不眨眼,小心别惹怒了他。能好好说就别动手,否则吃亏的是你。”

    纳百川的叮嘱还未讲完,孙长空的背影已经变得愈加模糊,他居然先行离去了。

    纳百川看着对方,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身形一晃,竟消失在了原地之中。

    孙长空这般积极不是没有自己的道理的,因为他发现这边的山路要平缓了许多,想来危险也会相应地少上一些。如此一来,自己登顶见九阴王的机会就大了许多。可没走多久,他便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眼前的雾气怎么越来截大了呢?

    起初,他以为自己是在山阴之地,长期接受不到阳光,所以雾霭才会迟迟不散。可他抬头一看,云雾之中的日头轮廓分明,哪里是什么山阴之地,明明就是向阳而行。既然这样,这些迷雾又是怎么回事呢?

    “九阴山上蹊跷太多,我得格外小心了。”

    思绪未完,一道白影飞闪而过,几乎贴着自己的耳边扬长而去。孙长空伸手一摸,竟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见血,就在刚刚错身的工夫,那道诡异的白影居然在他的岙上留下了连他都无法察觉的伤口。难道,对方真的是鬼魂不成?不然,为何会如此飘渺,来无影,去无踪呢?

    想到这,孙长空体内的真气运行速度陡然提升了整整一倍,以至于此刻他的身上笼罩上一层淡淡青色,以防暗算突袭。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白影刚过,又有一红一黄两道光影迎面掠来,而且力道更猛,动若雷霆,势不可挡。影未抵至,孙长空当即大喝一声,重辉剑弃鞘而出,转身化为两道凌厉剑光,分别射向那红黄二影之上。

    “叮叮!”

    重辉剑虽是以木为原料,但质地坚硬无比,碰撞起来有金属声音还算正常。可那道无形的光影却是极其诡异,竟也发出类似的声音,而且音调更加刺耳,让人久久不能平静。孙长空惊头一惊,不禁叫道:“不好,有人埋伏。”

    孙长空早已想到了上山路上的种种危机情况,却没有料到此时此刻,居然有专人刺杀自己,而且是用如此怪异的方式与自己交锋。重辉剑虽然不如那两道光影灵活多变,但在孙长空的掌握之下已经随心所欲,游刃有余。一把剑,同时截住两次完全不同的功击,而且还在回气之际发出第三道剑气,这实在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如果纳百川看到这一幕,一定不会再觉得自己败在孙的手中是件多么丢人的事情。因为孙长空有这种本事。

    出剑,挥剑,舞剑,射剑,弹剑,收剑,所以动作一气呵成,迷雾之中只听“砰”地溅起一团血色,接着一道烟影便倒头栽下了万丈悬崖。

    那人没有呼叫,因为他已在孙长空的第三剑之下当场殒命,死人自是不会呼叫了。可偏偏就在这时,另一边山壁之中居然出现了一道怪异的惊叫,就是这声惊叫引起了孙长空的注意。

    “明人不做暗事,如果看得起孙某的话,那就请现身一见吧!”

    孙长空看着不远处拐角的石壁之上,居然缓缓走下一人。此人一身灰色轻装,手持一双夺命连环刺,宛如神仙一般出现在对方的面前。他的脸很是恐惧,应该说是极其狰狞,因为他的面部肌肉完全由一旁的岩石构成,无论是颜色还是质地都与它们无二。孙长空看着对方,有些不耐烦道:“同伴死了才过来,你这人实在不厚道啊!”

    听了这话,那位灰衣人随即道:“你懂什么,九阴王早看他不顺眼,所以让我找个机会除抻他。多亏你的帮助,我不但消灭了心中大患,而且还为九阴王他老人家办了一件大事,功劳甚大,等死了你之后,定会得到一笔不菲的奖励,想想都让人激动。不行,不能再说了,我要提着你的人头去交任务了!”

    话音刚落,灰衣人已持夺命连环刺来到孙长空面前,上来就是一通招呼,打得孙长空连连败退,差点掉出山道。多亏有烟羽的帮助才将他从生死边缘之中解救了回来,而且反手还将那人逼退了回去,令自己暂保平安。

    “以气化形,你小子还不赖吗?不过,就凭这点本事可绝不是我夺命双刺史连环的对手。看招!”

    一听对方大名,孙长空立即方寸大乱,一连被对方攻了七招,招招致人于死地,按理说绝不还生的机会。可有了烟翼的加成之后,孙长空的身法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竟能靠这一特长巧妙地避开诸多招式。而到了最后一刺的时候,天色已经变得灰蒙蒙的一片,一声大雨即将来临。

    孙长空虽然在全力以付,可史连环的名气实在太大,以至于他无未能集中精力、应对眼前的强敌。

    “史连环?是那个曾经将人杀了之后掉起来形成一个个圆环的史连环吗?”

    据说当年臭名昭著的他,制造过连环杀人案,前后死亡的受伤者不少于三百名。然而这只是明面上的数字,如果算上那些被满门屠死、未曾传信出来的户家,恐怕五百个都不止。可是在孙长空的记忆之中对方应该已经身染恶疾病死了才对,为何会无故出现在九阴山之上呢。

    “哦?看你的样子好像是听说过我的名号。那就好办了,把身上的宝贝和头颅都留下,然后你去死就好了。”

    孙长空看着得意的史连环,竟被气得狂笑起来,随即开口道:“史前辈,你这样也太过分了些吧!难道,就是不能我一条活路吗?”

    一听“史前辈”三个字,那史连环显得愈发陶醉,神情飘然,好似刚吃了美酒佳肴一般,甚是享受,过了许久才算缓过神来。

    “呵呵,看你这小子有点礼貌,本来擅自上山者无一例外,全部当诛。今天我就网开一面,给你个机会。接得住我三刺,三刺之后如果你还能活着,我就让你下山,绝不为难你。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胸中怒火燃起,但为了自己的计划只憋着不发作,然后装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道:“前辈如此抬爱,我真是受之不起。这样吧!三招对您太不恭敬了,三十招,如果我能在您的手中侥幸挨过三十招,你就让我继续上山。我这提议可好?”

    史连环眉毛一挑,好像手中的双刺一般,渗出寒光无数。他本以为对方知难而退,应该早些回去的好。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识好歹,自己手下留情竟还要执意上山,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想到这里,他冷笑道:“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看你这样子也是有点本事的,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保留实力了,有什么本事放马过来吧!”

    说话之间,史连环已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当即两道银光飞闪而过,后者顺势一缩,身前的衣衫已破划出一个一匝来长的豁口。要不是他躲闪及时,恐怕现在已经被人开膛了。

    夺命双刺史连环,果然名不虚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