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九阴山
    ,!

    解决了方柔的“伙食”问题之后,那只可怜的母豹子竟然瘦了一大圈,被牵起的时候四只脚都有些摇摇欲坠的错觉,好像随时都会跌倒似的。看着方柔心满意足地趴在自己膝盖上熟睡的样子,孙长空不由得微笑起来。

    “怎么样?咱们今天还走不走了?看方大小姐的样子,估计得睡到明天早上啊!”

    “明天就明天,只要让她睡觉了,什么时候都行。”孙长空的态度很坚决,一切都已方柔为主。见此情况,纳百川又拿来一条棉被,小心盖在了方柔的身上。

    “我这里,你们想待多久都没有问题,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有你们光顾,反而有了不少生气,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

    纳百川爽朗道“我们住在你这里,本应该是我们道谢,怎么现在反过来了?你府上有没有需要动膀子力气的粗重活,我替你做了,也算是给你交些房费。”

    孙长空不以为然道:“你快算了吧!他有钱的很,才不稀罕你那点苦力钱。”

    谁知纳百川突然接过来道:“既然这样,纳某也不客气了。我的后院有几颗上好的木料,正准备修建一座凉亭。如果你不歉麻烦的话,可以替我帮帮忙。”

    朱大闯痛快回道:“这个好说,瞧好吧!不就是一个凉亭吗?就算是高楼大厦我也给你修起来。”

    说话间,朱大闯已经探到了通往后院之中的过道之中,眨眼间就不见了。

    “呵呵,这个朱大闯还真是个猪脑子,人家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人家让他死,他也去死吗?”孙长空轻轻将方柔放到一旁的座椅上,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筋骨,清脆的响声随即从他的关节之中相继传出。

    “闲人终于走了,你们终于不用再装模作样下去了。”纳百川来到孙长空的身边,继续道:“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还能活下来,而且还能像以前那样善待你。”

    孙长空一脸寒意,冷峻道:“一开始我是挺好奇,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已经对你不兴趣了。我着眼的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而是将来。”

    “将来怎么了?”

    “我想知道将来你我到底谁会先死。”

    纳百川阴森地笑了笑,接着道:“反正不是我。作为魔族之人,我的寿命要远超于你们这些人类。就算是修为极其高深之人也无法与我相提并论。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的话,那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纳百川接着看了孙长空一眼,低声问道:“你会是那个人吗?”

    “呵呵,我哪知道。也许在我动手之前你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是吗?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就可是太遗憾了。”纳百川幽幽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在与我决一死战之前,你可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说完,孙长空转身朝方柔走去,他想将对方抱回客房之中休息。谁知就在这时,纳百川漫不经心道:“一个方柔就已经让你满足了吗?其他的伙伴,你找到了吗?”

    孙长空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呼吸之间他已闪身来到对方的面前,几乎鼻子顶着鼻子质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也许我知道他们的所在之地。”

    纳百川看着孙长空的脚,故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可借着一点点的空间,孙长空还是发现了对方脸上奸诈的笑容。难道,薛菲菲等人的失踪真与他有关?

    “他们在你手里?”

    在孙长空追问之下,纳百川居然摇了摇头:“我家可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去养那么多闲人。不过我确实知道此刻她们的所在之地。”

    “他们在哪?对他们下此毒手的是谁?”

    “呵呵,不埋你说,就加这位方柔姑娘也是我从他手中抢过来的。不过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后,你一定会后悔问我这个问题。”

    孙长空一脸戏谑道:“你说我会后悔?开什么玩笑,当即在无妄修罗力量中杀了那么多人我都没有后悔,这天下还有能让我后悔的事情吗?说吧,放开你的胆子。”

    “阴山王。”纳百川眯着眼,似乎是为了要看清接下来孙长空的表情所专门做出的样子。谁硌对方却道:“这……哪里的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你真没有听说过?”纳百川仍不相信道。

    “我骗你干嘛,没有就是没有。你就别再卖关子了。”

    “他在九阴山上。”

    “什么?九阴山?你说的是那个有进无出的九阴山!”

    纳百川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对此时孙长空的反应相当满意,甚至有些得意。

    “据说那九阴山是皇室皇陵的所在之地。其中埋葬着无数能人异士。一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些人的亡魂便出来索人性命。近些年来九阴山里极不太平,光是消失在里面的各路高手已经不下百人。这里面甚至还有几位颇具威望的名门掌教,你们苍北仙苑的上一任掌门就是在那不见的。”

    孙长空大吃一惊,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颤。九阴山真的如同传说之中那般可怕吗?既然这样的话,这所谓的九阴王又是何方神圣呢?

    “差不多在十年之前,皇室为了平定九阴山附近冤魂索命的谣传,便派了一名当时极负盛名的将军前去执行任务。果不其然,经过了近半年的时间,在这位将军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妖邪尽除,魍魉不再,九阴山又恢复了以往的太平。上面为了表彰此人的功绩,便册封他为九阴王,终生守护在九阴山上,以防诸邪再临。可是就在最近,一件怪事发生了。”

    “什么怪事?难道和薛菲菲他们有关?”

    纳百川摇摇头:“不是他,而是别人。一个妇女从九阴山中跑了出来,披头散发,神色慌张,等发现者将她带回城里的时候,对方已经口不难言,只是反复说着‘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不久之后那人则疯死了。在那之后,又出现了好几起类似的事件,他们之中有的被活活吓死,有的仍然在世。不过就算活着,也对人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漠不关心,就好像这位方柔姑娘一样。”

    孙长空看了一眼伏在茶几上的方柔,眼神颤抖道:“你说,她也会像那些人一样最后活活疯死吗?”

    “方姑娘修为高深,暂时应该没有问题。你可看出来了,他与黄起凤的样子不一样,至少他没有胡言乱语,只是心志倒退了回去,如同一个三岁的孩子。最坏的打算,她可能会在一直以一个孩童灵魂活下来,即便是白发苍苍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也一样如此。现在的方柔姑娘,就像一个醉汉一样,什么时候醒酒还得看那酒到底有多少劲道。情况好的话,也许她明天就能恢复。而如果对方遭受的打击远超你我的想象,也许他这辈子都恢复不了了。”

    孙长空又瞧了一眼方柔,淡淡道:“难道她要如此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吗?这简直比死还难受。”

    纳百川却不这么认为:“难受的不是他,而是你们这些身边人。如果你们的方掌门看到自己的掌上明珠变成这副模样,恐怕就是天与其为敌,他也会捅出个洞来吧!”

    “不行,绝对不行。绝不能让掌门看到方柔这副样子。九阴山在哪,我要前去一看究竟。”

    纳百川苦笑了笑,随即道:“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那个九阴王可不是像我这么好对付的人。此人争战沙场几十载,骨子里面都渗着杀戮的气息。你要对上他,多半要死在他的屠刀之下。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并不建议你去,因为那是送死的行为。”

    然而孙长空对此却是毫不畏惧,他扬了扬眉毛,语气坚定道:“事已至此,就算是刀山火海线我也要冒险一试。更何况,那个九阴王只是人,不是神,既然都是人,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把我活活吓死不成。”

    纳百川不再说话,因为他知道对方心意已决,多说无益,不说随着他去。

    “去归去,但我不希望你带着你的朋友一同前往,毕竟那里实在太过凶险了,如果是为了救朋友而把你的其他伙伴搭进去,那可真是太愚蠢了。”

    孙长空微微点了点头:“嗯,我会把朱大闯留下的。可是……你愿意和我一道前往吗?”

    其实,孙长空本想借此与对方开个玩笑。谁知对方居然一本正经道:“这倒是可以,毕竟我们也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你真答应了?”

    “答应了!”

    “为了一个不是朋友的故人赴汤蹈火?”

    “在所不辞。”

    “不变卦了?”

    纳百川有些不耐烦:“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我纳百川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你身上的天魔兽甲就是最好的证明!”

    孙长空伸手一摸,脸上不禁略显尴尬。之前在过死路的时候,天魔兽甲已经消融在可怕的弱水之中,片甲未留。如果让对方知道这些事情的话,对方一定会气得破口大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