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狡兔三窟
    ,!

    不只是孙长空,吃惊的还有朱大闯。他本以为自己听错了对方的意思,可仔细一想不对啊!听他的口气,这位纳公子怎么好像是魔界一方似的。

    “呵呵,你真会开玩笑,就算那边的人过得再怎么清苦,可人间与魔界之间的通道已经被彻底关闭,就算起知道也无从查起啊!”

    朱大闯刚一说完,纳百川忽然低声道:“我有办法。”

    “哎呀,我们这是要去接人的,不是来这里聊历史往事的。快点赶路,我着急着呢!”

    纳百川的话都到了嘴边,又生生吞了回去。他看了一眼嘴边带脸的孙长空,随即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道:“呵呵,你放心!我不会对你的朋友下手。至少,现在不会!”

    孙长空点了点头,他相信对方不是在说假话。因为,他完全可以不用多此一举。只是从刚才开始,他的心脏就在狂跳不止,不知是因为身体刚刚修复还未复原的原因,还是因为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所引起的心灵感应。此时此刻,他只得是第一种可能,不然以现在他的状态是万万抵挡不了的。

    一行人奔走了三个多时辰,速度终于放缓下来。孙长空明显感觉到了眼前地势的起伏,他们这是在爬山。

    “要到了吗?”

    话刚说完,他只觉得眼见豁然一亮,因布带已被人拿开,一处壮观的瀑布赫然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里是?”

    纳百川笑呵呵地笑道:“我这人四海云游习惯了,在一处地方总是待不住,所以前不久搬了家。这里便是我的新住所,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依山傍水,景色宜人,确实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可像纳百川这种人,真的能安于平凡吗?

    “呵呵,你这人也是奇怪,放着好好的大院不住,偏偏要来这种境界之地。难道,你怕仇人追杀不成?”

    朱大闯刚一摘下布带,发现二人又要吵起来,于是连忙打圆场道:“哎,这就是你不懂了吧!人家这叫享受!在纷纭的世间待久了,总是需要调整一下心境的吧!你看这里空旷无人,鸟语花香,刚好是一处疗养圣地,别人求还求不来,也就是你不懂欣赏。”

    朱大闯“教训”完孙长空之后,扭头朝纳百川憨笑了一下,才道:“你说是吧纳公子?”

    “哈哈,没想到啊!你还有一位这么能说会道的朋友,我还真看不出来啊!”

    “我这才哪到哪!孙长空有位朋友,外号叫三胖,年纪轻轻已经是位富甲一方的巨贾了!和他相比,我简直就是一文不值。”

    孙长空当时一惊,随即问道:“什么?你说三胖那小子发达了?你怎么不早说?”

    “呵呵,可你也没问啊!咱们之前遇到吴掌柜的那处聚宝盆,那就是三胖的产业。”

    孙长空倒吸口冷气,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像珍宝阁、聚宝盆这种物品交易所,是所有行业之中利润数一数二的。可因为入门太难,成本太高,风险太大,所以很少有人去接触。而能够搞出名堂的,大多都是一些极有背景的当地巨头,上通皇室朝廷,下接各门各派,涉及三百六十行,自成体系,俨然就是一个巨大的门派,与苍北仙苑无异。

    就像是吴掌柜的珍宝阁,他有自己的地皮,供货商,伙计,后勤,甚至连打手护卫都是样样具全,薛菲菲就是其中一员。想要凭一己之力掌控如此之大的团体,那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事情,而三胖小小年纪已经到达了这种水准,只能说明他在这一行业之中的天赋超群,旷古绝今。

    稍稍分神的孙长空连忙从沉思之中缓了过来,随即微笑道:“哪天我混不下去了,就去他那里打下手,嘿嘿,至少饿不着肚子,你看怎么样?”

    朱大闯却是不太好看,嫌弃道:“就你?快算了吧!一言不合就得打客人打跑,过不了几天还不得黄铺子啊!不行不行,三胖肯定不会答应的。”

    这时,纳百川突然来了兴趣,接茬道:“长空兄,你们所说的三胖,可是我们第一次相见时的那个体态丰腴的男子?”

    孙长空点点头:“对!就是他!别看他傻头傻脑的,其实一肚子的坏水。好在我没有和他交恶,不然得被他活活整死。”

    说到这,孙长空竟不处觉得笑了出来,仔细想想他与三胖已经一年未见了。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对方是否还像之前那般步履蹒跚,行动笨拙呢?

    “有机会,我也想再看一下这位成功的商人,说不定哪天还要仰仗他呢!”

    三人呵呵一笑,接着随从带路,将他们引向瀑布背后的一处秘道之中。

    别看这里狭窄局促,行走起来甚至抬不走头。可走了百十来步便发现这里竟然别有洞天,三人宛如来到世外桃源之中一般,群翠环抱,溪水呢喃,树木之中偶有黄莺掠过,十分惬意。

    而就在这些景物之上,一座庭院拔地而起,好像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一样,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毫无违和感。

    “天啊!你是怎么把它搬到这里来的?难道,你会搬山填海神功不成?”

    纳百川摇着头,像个大姑娘似的羞涩的笑了笑,然后才道:“我哪里会神仙的本事。我所做的,不过是就地取材,因地制宜而已。说到底,我只是把这里的事物变了一种花样重新排列了一番。所以奇石还是奇石,秀木还是秀木。”

    朱大闯顺势向那座庭院之中看去,发现大门之上的横梁之上居然还长着青苔,鸟儿们伫留在上面,似乎在寻找今天的晚餐。是的,天色不早了,再过不久太阳就要下山了。

    欣赏完谷内的大好风光,几人一同进了院中,准备着手干正事,他们是来接人的。

    可刚进门没走几步,孙长空便被一连串的乒乓声惊得打了个冷战。

    “不吃不吃,我不吃!”

    顺着声音看去,一道白色的身影倏尔窜出房门,直奔他们而来。后面,几个丫鬟拿着盛有食物的器皿,一个劲地紧追不舍。

    这人不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方柔吗?

    孙长空激动得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不知多少个夜晚他都会在梦中呼唤的名字,没想到如今竟然近在咫尺。最终千言万语来到嘴边,汇成一句话:“方柔,我回来了!”

    孙长空声音之大,竟然震得整个山谷都在微微颤抖。而就在这之后,方柔终于扭过头来,看向他们所在的位置:“你是谁?”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但在孙长空看来却是狠过凌迟百次。对方何出此言,难道她已经忘记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孙长空快步上前,双手直接抱住方柔,轻声道:“我是孙长空啊!方柔,你不认得我了吗?”

    然而,不等对方回答,他已经看到了答案。方柔的眼中尽是迷惑,甚至还带着少许痴相,好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似的,眼看对方嘴里的口水就要流出来了,孙长空赶紧用手去擦。

    “嘿嘿,你长得比较好看,我们做朋友吧!”

    对于眼前的“陌生人”,方柔丝毫也不抵触,反而显得相当亲近似的,这让后面的几个丫鬟十分无奈。没想到,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结果,还不如人家的三言两语,这人比人真得该死啊!

    “你是不是没吃饭啊!”

    方柔想了想,然后才道:“我要喝奶~”

    孙长空当即脸色通红,不知该如何是好。这里处在深山老林之中,别说是奶妈,就算是只怀孕的母猪也寻不着啊!就在他束手无策之际,纳百川突然道:“我有办法!”

    这回就连朱大闯也不相信了:“我说纳公子,你为方柔好,我们知道。可你也不至于牺牲自己,充当奶妈。就算要人冒充,也得是那几位姐姐吧!”

    朱大闯古怪地看了一眼那几位丫鬟,后者当即捂起胸口,羞怒得先径自跑开,再也不去管这里的事。作为祸首的朱大闯挠了挠不知多久未曾清洗的脑袋,无辜地说了句:“我又说错什么了?”

    不一会,纳百川已经返回了院中,这次他手中牵着一头烟色的豹子,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然而让朱大闯拍手称奇的是,烟豹的腹部微微下坠,仔细一看竟是怀了崽子,临盆在即。

    “这是我驯养的一只雌性豹子,前不久有了身孕,这不奶水都有了。反正闲着也是浪费,干脆让方柔好姑娘一饱口福吧!”

    孙长空汗颜,他不知该不该由着方柔的性子来。现在对方神志未清,做出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可这豹子究竟有没有问题,那自己就不得而知了。万一纳百川在其中动了手脚,害了方柔,那自己岂不是……

    来不及继续思考,孙长空发现身边的方柔已经不知了去向。当他再次向他那只母豹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浑圆的小脑袋已经趴在下面,津津有味地品尝起对方的奶水了。

    “方柔,你!”

    孙长空几乎气绝,而朱大闯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