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祸从口出
    ,!

    凭此时纳百川的修为,要杀朱大闯简直易如反掌。为了不让对方遭到毒手,他只得咬着笑冷笑道:“也好,咱们就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

    看着众人远去的身影,阿大阿二摸了摸脑袋,一脸茫然,他们哥俩已被人类之间的复杂情感搞得晕头转向。

    出了山涧,一行人一路飞奔,在正午之前来到了一处茶馆歇脚。孙长空倒没有什么,反倒是睡了一觉的朱大闯气喘如牛,豆大的汗水直往下流。

    “你和你的这些朋友到底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跑了一上午了怎么连声大气也不喘。咱们这都出来六七百里了,我都快喝死了。小二,来几杯凉茶!”

    接过伙计手上的茶壶,他先叮嘱了对方给门外的阿大阿二送一桶凉水,然后又给孙长空与纳百川一人斟了一杯,剩下的都被他一气喝到了肚子里面,那就一个畅饮。

    “这位朋友,这样喝茶非但品不出味道,还会伤害身体的健康啊!切忌切忌。”

    纳百川一如既往地展现其圣人的样子,而孙长空却是满不在乎,继续怂恿道:“喝喝喝,连我这杯也喝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自己喝死的。”

    朱大闯看着针锋相对的二人,手里的茶壶还没来得及放下,便忍不住打了个水嗝,差点把之前吃下去的干果吐出来。

    “呵呵,没事没事,我都习惯了。从小我就暴饮暴食,二十多年如一日,就算是吃奶的时候也是如此,我娘说我吃奶的力气都比别人家的孩子大上好几倍,差点没把他的ru头咬下来。”

    孙长空茶没喝完,嘴里的已经全部喷溅而出,纳百川将纸扇一折,朗声大笑起来。朱大闯却是一脸无辜:“我有哪里说错的地方吗?”

    经过了这一插曲,众人的气氛渐渐缓和,纳百川带来的几名随从也是补给完毕,随时都能继续赶路。

    “对了这位纳公子,之前你在山底下说,你知道方柔的下落,而且非要对孙长空说。现在他就在这,你就别卖关子快说吧!”

    孙长空一听立即脸色大变,随即冷冷道:“你把她藏哪了?”

    纳百川异常淡定,他看了二人一眼,这才回答道:“她就在我的府上。”

    “你!”孙长空怒不可遏,恨不得立即动手。

    “啊!你怎么不早说,害我俩白白折腾了大半宿,我都快累死了。”

    思想单纯的朱大闯并不认为方柔的失踪与纳百川有关,只是埋怨对方拖延不说。不过现在好了,人找到了,他也终于不用着急了。

    “可是……”纳百川的声音拉得极长,而孙长空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同拽起来似的,急得几乎快要跳了起来。

    “可是什么,你快说啊!”

    “就是就是,纳公子有话直说,我们都是心直口快之人,受不了你这些‘虽然’‘但是’的说法。”

    朱大闯不傻,他知道对方方柔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然绝不会这么久都寻不见他。他之所以这么说,其实只是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纳百川咬了咬发干的嘴唇,这才终于艰难道:“那位姑娘她……她好像疯了。”

    孙长空终于坐了下来,就好像朱大闯手里的茶壶一样,轰然坠地。

    “啪!”

    随着众人的目光聚集,纳百川连忙起身给在场的食客行了一礼,以示欠意,然后才落座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神志不清了。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却什么也不说。昨天我找了几个郞中看过,竟全都束手无策,我将他们打发走之后,想了又想,决定用我的办法试试。可没想到,这一试竟有了意外收获。”

    “什么收获?”孙长空不禁道。

    “她好像撞到了鬼。”

    朱大闯混身汗毛炸立,不由得颤抖道:“我说纳公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这神鬼之事****之极,可谁也没见过他们的庐山真面目。要我说,那都是人们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不!他说得没错,这个世上确实有鬼神之说。”

    出人意料,这回孙长空竟然破天荒地向着纳百川说话,朱大闯直愣愣地看着他,随即用手背碰了一下对方的额头,然后才道:“没生病啊!你怎么说变就变,刚才还还是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吗?怎么这么快就站到同一战线上了呢?”

    孙长空不说话,他的眼睛阴森地却叫人异常心惊。他还在回想前夜与崔判官相见时候的情景。思绪到这里,他的胸口竟不由得刺痛了下,疼得他呲牙咧嘴,面色苍白。

    “长空兄,你没事吧!”纳百川顺势将手搭在了对方的手腕之上,想要一探究竟。谁知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已经令他脸色大变。

    “你!”纳百川张了嘴,半天没说出话来。孙长空感到有些不自在,这才将胳膊收了回来,轻咳一声道:“没事,就是昨夜没休息好而已。”

    纳百川古怪地看看孙长空,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可孙长空掩饰得相当好,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过了许久,朱大闯才突然道:“我说,既然方柔已经有了消息,那咱们就快点接她回仙苑吧!纳公子没有办法,但不代表方掌门也束手无策。有他在,至少还有一些希望。”

    孙长空想了一下,立即起身:“那咱们走吧!希望能在明天天亮之前把方柔带回仙苑!”

    朱大闯看见对方火急火燎样子,连忙准备出发。谁知纳百川却是坐得四平八稳,纹丝不动,好像这件事与他无关一样。

    “你怎么不走?”

    孙长空扭头一看,发现不单纳百川没有走的意思,就连那几名随从也没有动静。他们仍在各做各的事情,反正就是不打算起程。

    “长空兄,你莫非忘了我纳某的规矩了。”

    “什么规矩?”孙长空不禁反问道。

    纳百川伸手掏出两条烟布带,扔在桌子之上:“这就是规矩。”

    孙长空突然明白,对方这是要让自己和朱大闯蒙上双眼,摸瞎跟着他啊!这要换作从前他一定义无反顾地照对方的意思去做。可有了无妄修罗界的经历之后,他发现此人太难琢磨,谈笑间杀人于无形之中,视天下生命如同草芥一般。这样心狠手辣之人,真的值得相信吗?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也将失去见到方柔姑娘的机会。去不去,自己选!”

    这时,纳百川的语气也变得冷淡了许多,朱大闯还没寻思过来其中的猫腻,仍然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哪里,不知如何是好。

    “好!我去!”

    突然,孙长空抄起桌上的布带,三两下便将自己的双眼完全蒙住。就在朱大闯准备开口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那其中一位随从已经走了上来,帮他将眼睛遮上。

    “哎,你们这是在玩躲猫猫吗?是不是该我抓了?”

    “安静点!”孙长空没好气道。

    看着收拾妥当的二人,纳百川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四名随从两两一组,搀着二人一前一后离开茶馆,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之中消失在清冷的大街之上。

    “我说,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有了两位随从相助,朱大闯走起路来神清气爽,竟有了工夫吃起干果,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回旋在孙长空的耳边,搞得他心神难宁。

    “你吃东西能不能小点声!再这么下去,周围的豺狼虎豹都要被招惹来了。”

    朱大闯却是毫不在乎,出口道:“那有什么的,就凭咱们几个就算是魔界大军降临也能抵挡一阵,还能怕它几个畜生不成?你说是不是啊纳公子!”

    此话一出,纳百川立即神色不悦,孙长空心头也随之一颤。这个朱大闯还真是猪嘴里吐不出象牙,怕什么说什么。纳百川不就是魔族后裔,被对方这么一损,岂不是和牲畜无异。眼前他们已到了人家的地盘,如果这个时候动起手来,对自己一方可是大大不利啊!

    然而就在这时,纳百川竟然开口道:“这位朱兄弟,你就这么恨魔界中人吗?”

    孙长空一听话锋不对,连忙想去阻止朱大闯说下去。可对方毫无顾虑,直接开口道:

    “那当然,不是他们,咱们人间会有那么多枉死之人吗?没有他们的话,苍北仙苑说不定还是初升大际之上的第一大派。”

    纳百川轻咦了一声,不禁再次问道:“这么说,曾经的苍北仙苑很是辉煌。”

    “那是当然,想当然我们的开山祖师风啸萧在世的时候,那是何等的英勇神武,所向无敌。什么陈家老祖,什么天地双尊,就算是让天云仙派的剑主前来,不一样也得点头喝腰的嘛!哎,与魔界一战,苍北仙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精英死伤无数不说,就连掌门也不知所踪。无奈之下只能让当时不过十五岁的叶笙声继承了他老人家的衣钵。从那之后,苍北仙苑的运势便急转直下,甚至一度一蹶不振,最后才会落到今天这副模样。你说,对于这样的仇人,我该不该恨之入骨吗?”

    纳百川大笑了几声,应和道:“该当然该!可……你知道那场大战之后,魔界之人又过着怎样悲惨的生活吗?”

    孙长空心头一惊,大叫不妙,对方这是要在朱大闯的面前展露身份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位憨厚直爽的同门还能活着回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