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过路人
    ,!

    一般时候,崔判官是绝不会插手死路之上的事情,除非事态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那何为难以控制呢?

    就像现在的孙长空这样,因为还有三步,只需三步还便可以走过整条死路了。

    常理来讲,寻常的人类只要踏上死路便会立即骨肉相离,惨死当场。有些武功底子、身体稍微健壮一些的,可以再多走两步,但绝落不下第三步。第三步之后就是焚风的领域,万物只要一挨着,立即便会被缺挫骨扬灰就连残骸剩不来。不过,仍有那么一些身兼异能之辈,可以抵御得了这道灭生焚风,而接下来的弱水便成了一切生灵的终结。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然而,水可以造人,也可以杀人。几乎每天这个世上总会有那么几百个人死于溺水。而死路之上的弱水更是恐怖上百倍,它们能够让人窒息,还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血肉沾上一点立即溃烂流脓,再多一些便能削肉见骨。本来,孙长空应该与这些弱水一一起消失的,谁知再舟身质竟与这些致命的液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虽能摧毁孙长空的身体,但却抹灭不了他的灵魂。

    此刻的孙长空虽然已在生死的边缘,但强大的求生**仍能令精神抖擞,并强行将自己聚起一体,形成一个透明的身体。这便是他的弱水之躯。

    心知眼前大事不妙,崔判官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作为死路之上的最后一关,他必须要将对方彻底消灭。出手之间,他已使出自己的绝强杀招,诛心劫。

    心是人之本,心死了人自然而然也完了。作为冥道的掌握者,崔判官拥有一王之下,万魂之上的通天本领,其修为名誉在整个阴间之中都是出类拔萃,绝不是一般鬼差可以相提并论的。而如此神明,动起手来也是相当惊天动地,刹那间孙长空只觉得整条山道之中都被漆色的烟光完全充斥,唯有眼前一线空间之中还残有一道白芒,接着他的身体竟不由得为之一震,经脉之中的所有真气随之焕然消失。

    孙长空无力地跪倒在最后的死路之上,他的双眼空洞,暗淡无光,由弱水形成的躯壳也变得畸形起来,迅速融化分解,赫然露出其中的骨架器官。

    “呵呵,杀人诛心,这招果然百试不爽。看来你也不能超越仙人啊!”

    崔判官看见最后孙长空的残状,不禁摇了摇头。他看到过无数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没有一回像今天这般令自己动容。死亡固然可怕,但更令人敬畏的是人类求生的意念。也许某一天,哪个人真能凭着这股不屈的毅力,成功走出死路,超脱生死轮回。不过可惜的是,眼前的孙长空并不是这个人。

    “砰!”

    伴着一声悦耳的爆鸣,那颗停止跳动的心脏骤然炸裂,无数血浆喷溅而出,无一例外全都落到了岸边之上。崔判官看了一眼,不禁感到一丝异样。这人的心脏之中怎么是金黄色的血液呢?

    思绪未完,那些金色血液急速聚拢,眨眼之间便已化成一个淡黄色的肉块。更令崔判官大感意外的是,这枚肉块居然在缓慢跳动,噗通噗通,就好像……一枚心脏。

    紧接着,在他的注视之中,肉块之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经脉血管,几条触手一般的顺势伸展开来,游离向四面八方。

    “这这!”

    崔判官记不清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像今日这般惊慌失措了,他连生死生死都已看破,还有什么能够吓得住他的呢?

    无上的神,还有歇斯底里的恶。

    眼前,他从那枚新生的心脏之中感觉到的便是第二种气息。潜意识告诉他,此子绝不能留。呼吸之间,他的判官勾魂笔如同利剑一样豁然亮出,在他那龙风凤舞的手笔之下,几枚大字映空掠出。

    “永堕鬼道。”

    这样的招式,只有崔判官对待罪大恶极之人方有可能使出。可眼前情况紧急,他已不能过多思考,只得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不愧是阴律司,判官笔一经使出,立即便引得整个空间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而之前的死路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消失,唯一留下的只有孙长空的骨架,还有那枚悸动的黄金心脏。

    似乎感应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那枚心脏左顾右盼,最终竟然向后一跃,重回到孙长空的身体之中。那具早已断气的尸体陡然一震,宛如闪电击中一般,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那四枚大字见此情形依然不肯罢休,转而将自己缩小了十之**,化为几道墨点一齐飞射向孙长空的体内。

    那些墨迹甫一接触到那只黄金心脏,便立即扩散开来,衍化成无数玄妙古字,好像一圈圈紧箍一般,死死封住对方。

    可那枚刚刚重生的心脏似乎并不想就此放弃,它的本体虽然被制,可外面还有四五条经脉仍然活跃。它们有的扎入到山道的石壁之中,有的则刺入到那些未来得及退去的弱水内部,咕咚咕咚“胡吃海塞”起来。与此同时,拳头大小的心脏眨眼之间已经膨胀了三五倍,竟将孙长空的胸骨生生撑断。然而,由此带来的好处就是那些原本luo露在外的骨骼竟然再次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肌肉组织,虽然不够结实,但已经实属不易。几息工夫下来,体表之上的筋肉已经初见规模,只是个别地方还是略显阴森恐怖。而随着修复的进行,那些禁锢在心脏之上的墨迹也变得迟钝了许多,最终在崔判官的视线之中,完全消失在了孙长空的体内。

    “不可能!这个家伙居然把我的墨汁吸收了,哈哈哈哈,阎王大人听见一定会吓一大跳。”

    没有成功摧毁孙长空,甚至没能压制住对方的重生之术,崔判官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不得不承认,孙长空的出现,让他那几万年的寿元之中又多了一分乐趣。

    “判官大人,我是不是不用死了?”

    纳百川惊魂甫定,刚才的剧烈晃动实在太过可怕,以至于让他一度以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了一般。而其他的几位仆人全部摔在地上,东倒西歪,有的居然还吐出几口鲜血,竟是出现了内伤。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昏睡的朱大闯揉了揉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突然坐立起来。

    “啊!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啊!孙长空,孙长空!”

    叫了几声之后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自己明明记得之前二人还在山中赶出,怎么转眼之间就到了这里闷头睡觉了呢!而当他见到旁边几人的时候,他不禁惊了一跳,生怕对方是那位马面的同伙。

    “你……你们是谁?朱大爷可不怕你们,有种你们就上!”

    朱大闯对着空气挥动了几拳,激起的拳风向外扩散,竟然一直传到了纳百川的身前。然而,后者毫不仓促,扬起大袖,轻轻一吹,便见那道拳风随手化解了。

    “哎呦,好身手啊!”朱大闯不禁道。

    纳百川微微一笑:“你也不差,你就是孙长空的同门师兄弟朱大闯?”

    “哦?你怎么认识我?”

    “呵呵,志儿之前告诉过我。”

    朱大闯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啊!怪不得……可怎么会出现在这荒山野岭之中,难道你一早就在跟踪我们?”

    纳百川尴尬地摇了摇手,随后指了指峭壁之上:“我是为了给他们带路所以才来到这里的。”

    朱大闯递目观瞧,发现就在山崖中间的一断峭壁之上,两道灵活的身影正在飞速晃动,不一会便已来到眼前。

    “原来是你们这两只大猩猩啊!我还以为是方柔跟上来了呢。”朱大闯大失所望,再次恢复平静。

    看着对方,纳百川神秘地笑了笑,随即开口道:“你和孙长空在找人?”

    朱大闯一愣,本不想搭理对方。可转念一想,万一人家好心想帮忙呢,于是才点了点头。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位姑娘。”

    朱大闯眼睛一亮,立即起身道:“你真的见过?”

    纳百川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怎么也不说话,这可把急情子的朱大闯急坏了。

    “你倒是说啊!”

    “别着急,等找到孙长空之后再说也不迟。”

    此话刚说不久,只听一道哄亮的声音突然从天而降,响彻云霄。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

    随道一道烟影霹雳坠地,众人立即将视线集中,全部投向那人身上。

    “孙长空!你来得怎么这么慢!得亏我福大命大,不然就被那个马面的家伙活活摔死了!”

    孙长长空一如既往地笑了笑,连忙赔了几声不是,然后才继续道:

    “果然,你真的没死。”

    朱大闯有些摸不着头脑,可纳百川却是心知肚明,他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

    “说说看,你是如何从那里逃出来的。”孙长空继续道。

    纳百川哑然失笑,连忙挥手道:“这里的事情一言而尽,咱们还是先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

    纳百川拥着孙长空与朱大闯就往回走,错身之际,他竟突然小声道:“想要你朋友活命的话,最好与我合作。不然……”

    孙长空看向对方,却发现纳百川的手掌已经按在了朱大闯的脖颈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