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死路一条
    ,!

    孙长空曾经不只一次标榜过自己无惧死亡。可当自己真的面对这条死路的时候,他的头上不是出现了大片的汗水。

    这回,他是真的怕了。

    眼见他没有任何行动,对面的那人再次叫道:“快点快点,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这事完了之后,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你留在那里也会被活活饿死,还不如来个痛快的。放心,就算死在这里你也不会孤单,因为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你呢!”

    那人用笔指了指面前的那些尸骸,语气中竟没有丝毫波动,仿佛他早已看惯了这一切。

    “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难道,你是阎王爷不成?”

    对方听罢倏尔一笑,这回他索性将手里的书卷收了起来,然后将那只毛笔往上面一搭,张口便道:“我不是阎王,但我与他很熟。通常来讲,掌握你们这些众生六道生死的不是他,而是我,阴律司。”

    孙长空脑海之中登时空白一片,过了许久这才稍稍恢复过来,接着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是崔珏崔判官,这……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神话里的人物吗?怎么可能真的存在于这个世上?”

    崔判官阴恻恻地笑了笑,然后看着他道:“谁告诉你神话故事之中的事情就一定是假的了?你们之所以将吾等称为神话,那是因为你们的能力所限,解释不了我们存在的原因,而又不想陷入恐慌之上所以编造的说辞。事实上,人们口说所说的许多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比如我,比如阎王大人,比如……”

    “比如阴间地府,那这么说这里就是阴司三曹了?”

    这回,崔判官摇头道:“这倒不是,你现在还是活人,当然入不了幽冥之境。不过,等你走过这条死路之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我回去交差了。”

    此时孙长空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此人所言非虚,但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他仍然坚持道:“如果我不依呢?”

    崔判官刀眉一挑,神色略显惊讶,毕竟自打有了地府之后,除了阎王与天帝之后还无人敢与他这般说话。不过他也相当欣赏对方的胆识,一般人到这了个地步早已放弃挣扎,哪里还会和他在这讨价还价呢?

    “年轻人,看你器宇轩昂,气质不凡,怎么会这般不明事理呢?有句话说的好,天命难违。你的气数已尽,不该留存在世上,你只能跟我回去。这条死路就是助你蜕去人类外壳的手段,等你魂魄出壳之后就立刻解脱了。”

    崔判官说话虽然相当约诚恳,可孙长空仍然不依:“不行,我还有未了的心愿。我的朋友还不知所踪,我必须要他们一一寻来。”

    “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人世间的事情千千万,就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管得过来。既然拿不出干脆就放下,何必让自己这么痛快呢。你看你的身后已经没有回头路,过来吧!我来指引你去往该去的地方。”

    这回,孙长空再也无法拒绝,因为身后的石壁已经越来越近,如今已挨到他的身体,竟将他往死路上一点一点逼近。孙长空使尽混身的力气,居然撼动不了对方半分。自己反倒是被震出了内伤,血渍已然破口而出。

    “不要,我不要死!我还有活够,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孙长空不停拍打着那道石壁,然而于事无补,他离死路的起点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就在这时,崔判官突然道:

    “你就别再白废力气了,你身后的不是一般的岩石,而是由天理所化的隔世石,一经进入这里,你便再无回头的机会。有本事,你就走过来。如果达到我边,你还能侥幸不死的话,我就姑且留你一条性命!”

    孙长空一听,心头斗志再燃,虽然死路已近在咫尺,他仍大声叫道:“你所说当真?”

    崔判官点了点头:“绝无戏言。”

    “好!”

    眼看自己马上就要张倒在死路之上,孙长空内劲急发,蚀腐不死身立即发动。趁着这个节骨眼,他立刻踏出第一步,开始自己的求生之路。

    死路的强大已经不能用力量去形容,那就是一种公理法则,绝不允许他人挑战。孙长空右脚落地之际,大片罡气立即出现,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眨眼之间便将他的一只小腿削得血肉迷糊。

    可他的蚀腐不死身也并非浪得虚名,受伤越重,愈合越快,这是此神功的一大神效。几乎是在中招的下一刻,那条受伤的右腿便开始极速修复,大量的经脉再次浮现,与那再次袭来的恐怕的破坏力交织在了一起。

    可神力是无法抗拒的,哪怕是来自于无二真经图里的神功也不能例外。那些新生的经脉才刚挨到罡气,便再次变得支离破碎起来,而且情况比之刚才还要糟糕。这回他的肌肉被大量剥离,竟然露出其中“新鲜”的胫骨与腓骨。剧痛之下,孙长空咬紧牙关,连忙抬起另一只脚继续前去行进。

    可是这条死路还似长了眼睛一般,一经发现“猎物”完全走上自己之后,便立即发动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成千上成的罡气划过孙长空的身体,竟让他的转瞬之间化为了骨人,一个骨骼健全、但血肉皮肤尽数丢失的怪物。蚀腐不死身再次发动,恢复速度再上新的境界。此刻,孙长空的周身竟出来一层薄薄的血水,数之不尽的经脉筋肉从中源源不断地伸入到他的骨架之中,俨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工厂,提供主体所需要的一切肌肉组织。看到这一幕,崔判官有些诧异,他还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办法强行通过死路。

    “好家伙,没想到年纪轻轻,居然已经身怀此等绝技,果真是世间少有,百年难得一见啊!可是……”

    崔判官的话没说完,那条死路之上突然刮起一道诡异的怪风,不等孙长空反应位于外侧的那道血水立即沸腾蒸发,接着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无故地燃烧起来。

    “可是就算你再怎么耍花招,焚风这一关你总是挨不过的,安心地跟我去吧!”

    这回,崔判官已经料定孙长空再无机会,于是转身准备离去。谁知就这时,死路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尖啸。他猛然回头,却愕然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道烟色的振翅雄鹰。而这只鹰,居然是由烟色火焰汇聚而成的。有了他们的保护,孙长空已然起死回身,并且迅速朝自己飞来。然而这个过程还没有持久一息,整个山洞之中随即涌现出无数巨浪,直接将那只烟焰巨鹰吞没其中。

    说来也奇怪,那水只存在于死路之上,崔判官所有的位置却没有丝毫影响。这下,他终于点了点头,低声道:“连天人境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居然做到了。就算你过不了弱水这一关,变成鬼魂一枚,我也敬重你。”

    崔判官话刚说完,孙长空已经从那众多的浪涛之中探了出来。可是此刻他的模样已经极其恐惧,身上仅有一些血肉竟已经逐渐融化,整张脸庞甚至坠了下来,好像一张丑陋的人皮面具。然而此时的孙长空竟没有半丝哀叫,因为他的另一项神通可以使用了。

    他称它为再舟。

    当初兴浪兽的几滴血水竟有了今日的成绩,这恐怕就是他本人也绝不会想到。眼见自己即将化为一滩血水,再舟再一发动,便立即引起了周围环境的异变。

    先是那些弱水之中出来了若干狂舞不止的手臂,虽然柔软无力,但却经久不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接着,水面中心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人脸,仔细察看可以辨认出此人正是孙长空。只不过此刻他的样子万分狰狞,如果不是与他十分相熟的亲近之人,根本没毛辨别。然后,那些生成的手臂不断涌向中心处的人脸,进而将其缓缓举高,就好像一处喷泉一样,弱水自上而下,然后落入到水面之下,并在内部继续汇聚到人脸的下端,准备进行下一次的循环。看着面前这副神乎神迹的景象,就连看尽浮华的崔珏也无法淡定了。

    “这小子到底是何来历?”

    纳百川与几名随从跟了一路,却发现孙长空与朱大闯二人莫名其妙地消失在了山路之上,没了踪影。看了一下脚边的万丈悬崖,他不禁心头一颤。难道,对方已经身遭不测不成?

    “主人,我们都已经找遍了,可还是还能寻得到他们。”

    纳百川目光一冷,随即看向脚下虚空道:“既然这样,咱们恐怕要下去一探了。”

    说话之间,纳百川伸手一挥,一道血红色的屏障立即出现在几人的眼前,竟将他们包围其中。之后,他的右手食指向前一指,屏障并驮着他们随之向云雾之中飞驰而去。

    没过多久,他们便触到了谷底,朱大闯仍然睡着大觉,丝毫不知孙长空正在经历人生之中最大的一次蜕变。

    “这……弱水也致不了他吗?那只好让诛心劫显威了。”

    说话间,崔判官双目寒光闪烁,口念法诀,掐指红印,一道灭世之力进而激发而出,竟震得整片天地都好像为之颤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