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令人敬畏的“仙”
    ,!

    孙长空从没有人间见此如此奇特的生物,照常理讲,这样的东西应该只存在于无妄修罗界之中。难道,那个地方真的没有消失,而在以另一种形式保存了下来?

    纳百川都能起死回生、再现人间,几个异类逃入人间又有什么不可能的。想到这,孙长空也变得淡定了许多,低声道:“你是谁?从何而来?”

    那只马面怪物对着他眨了眨眼,略作沉思然后才道:“主人有请。”

    “主人?哪个主人?你说的人在哪?”

    孙长空环顾四周,发现这里除了荒山野草之外便再无其它。而且关键的是,对方所答,并非自己所问,难道他听不懂人话吗?

    “我再说一句,快把我的朋友放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说罢,孙长空周身气势急剧攀升,呼吸之间已来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两道剑眉轻轻一抖,竟有锋芒浮动。

    “主人有请,主人有请。”

    那个怪物只会机械性地重复那句话,随后又随入到沉默之中。他手里抓着将近二百斤重的朱大闯,竟然毫不费力,好像根本不用耗费气力一样。要在孙长空看来,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动作,万一对方中途撤力,那朱大闯就要粉身碎骨了。

    “好好好,你倒是给我带路啊!你不告诉我你的主人在哪,我怎么去找他?”

    那只怪物突然一滞,接着做出一个让孙长空忍不住骂娘的举动。

    对方居然毫无征兆地松了手。而朱大闯则是一点也没挣扎,直愣愣地向下坠去。孙长空心急如焚,当时跺脚向前扑去,同样也跃入到了山涧之中。

    此时周围空气极低,山中已有云雾浮动,视线大大受阻,虽然他与朱大闯一前一后掉了下来,但过了这么久还是没能瞧见对方的身影。难道,他已经遭遇了不测?

    孙长空猛得甩了甩头,希望钭那些不好的念头全部忘掉。可越是这样,脑海之中的图像便愈发清晰。

    朱大闯,面朝下地趴在碎石之上,混身是血,身体之上已有无数伤口,有些地方竟有碎骨崩出,场面甚是血腥。淌出的血水汇成小溪,汩汩地流向远处。

    “不,我不相信!他绝不可能就这么死的!”

    心念一动,孙长空背后再现烟羽,为其下落的速度又增添了几分势头。这段功夫,他已向下潜了百十余丈,按理说怎么也应该也能见底了吧!可奇怪的是,这深渊似乎没有穷尽,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就算再自己努力也见不到头。渐渐地,孙长空有些慌了。他感觉,自己已经掉到了别人的圈套之中。

    想到这里,孙长空突然一停,将自己挂在半空之中。当看向头顶上方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团无边无际的迷雾之中,除了白茫茫的雾气之外再再无其它。他瞧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好像在如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

    无数个场景在孙长空的脑袋之中飞闪而出,自他懂事起的所有记忆都在此刻变得活跃起来。终于,他在苍北仙苑之中找到了答案。

    “郭含香,是郭含香,他的那块碧玉也有这种迷惑心神的功效。这一切,都是幻象!”

    思量间,他的身体之中豁然扬起一道金色的光芒,那是肖明迦楼王的标志。下一秒,异象尽退,水落石出,周围的空间开始变得渐渐清晰起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地上,而不远处,朱大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不知死活。

    “朱大闯!”

    孙长空使劲摇着对方的脑袋,可朱大闯根本毫无感觉,要不是能感应到他的气息,还真会被误会成一具死尸。

    “你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睡大觉。”

    孙长空无奈地看着对方,想来想去,他只得撇下朱大闯,独自前行。不然,万一遇到了什么不测,也不会全军覆没。想到刚才掉入山涧之前的情景,孙长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看来对方早有准备,这场会面是在所难免了。”

    孙长空定了定神,举步向前行去,没过多久,他便在山壁这中看到鬼斧神工的大门。

    看那大门的边缘,至少已经形成了上千年的时间,什么人会把自己的洞府修建在这种凶险之地呢?想了想,他不禁苦笑了下,自己还在犹豫什么,直接进去一探究竟不就什么都明白了。然而当他针头手放到那扇门上的时候,他的心脏竟是突然狂跳起来。

    他说不上是害怕还是激动,只是觉得有些心悸。刚刚他才坚定下的信念再次土崩瓦解,看来他还是太过小心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就不信里面还有吃人妖怪。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和你掰扯掰扯。”

    想到这,孙长空手上猛然一用力,那扇看似雄伟的大门随即开启,一道古老的气息顺势扑面而来。孙长空赶紧用袖口捂住口鼻,生怕其中有蹊跷。然而当尘埃完全散尽之后,他没没见到什么怪事发生。这之间,他竟有些失望,谁能想到就在开门的刹那他居然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期待。

    门里面会不会跳出个什么庞然大物,或者是一个混世魔王,就算跑出群蝙蝠也能吓他个够呛,然而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嘿,搞了这么多的名堂,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难道,他就不怕我把这里捣成废墟吗?”

    孙长空一边寻思着,一边继续向前行进。可刚走风步,他便发现了情况。

    只见宽阔的过道两旁,雕刻着若干的人物,他们一个个奇形怪状,表情各异,但无一不是狼狈至极,身遭厄运,有的受万剑穿心,有的则被巨石碾压,有的被一刀斩断,有的则掉入大锅之中,挥手呼救。看着两边一副副场景,孙长空的脖颈之后竟升起一道凉风,冰冷刺骨,沁人心肺。他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已经足够坚定,却不想在这等情景之前还是升起一丝畏惧。

    渐渐地,周围的空间变得明显起来,那股莫名的寒意也消退了大半。然而异象仍没有停止,走到这里,他发现一道白色的路径。

    那是一条由无数白骨铺成的小路。白骨的主人根本分不清是人是兽,他们被随意地丢弃在这里,横七数八,毫无规律可言。孙长空本想就这么走过去,可刚抬起的腿刚要落下,便又一次收了回来。

    “不对,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家伙是死后被运到这里的,还是来这之后才死的。要是前者的话怎么都好办,可如果是后者的话……”

    孙长空俯下身子,再次端详起那些骸骨,几息之后他竟慌乱起向后跳离开来,惊魂甫定的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怪不得这些骸骨的摆放这般混乱,原来他们都是死在这条路上的牺牲者啊!”

    孙长空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行动,不然多半也要和这些人沦为一个下场,永远留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可眼下,这里除了此处之外再无它路,难道他真的就要原道返回不成?

    “我和这些人能来到这里,一定有什么内在原因,只是这个原因我现在还不知道罢了。可既然那个马面怪物叫我来这,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莫非,我真的要通过这条尸骨路?”

    想到这,孙长空从旁边的石道之中直接扣下来一块岩体,随手扔向那条路径。谁知那块巴掌大的石头还没落地,并被数道劲风一齐锁定,当即便被切成了无数碎屑,“惨死”当场。看完整个惊险过程的孙长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这也太过惊悚了一些吧!

    “这是什么门道,我怎么从来也没见过此等犀利的罡气,恐怕就是天下最最强大的仙人,也无法在瞬间制造出如此众多的杀招吧!谁要是能通过这里,岂不就能羽化成仙了?”

    “不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孙长空当即一愣,然后递目观瞧。只见在通道的另一侧,居然负手站着一名男子。此人穿着奇特,身披红袍,双目如电,手持一卷文书,似笑非笑,举止之间透着一股王者风苑,绝一般人物能够具备的物质。

    然而,另一件事情让孙长空甚是吃惊:对方居然双脚悬空,不沾一尘,身体如鸿毛,没有一丝重量。都是飞行,孙长空的腾空和眼前之人的御空可就相差太久了。腾空只能坚持一时,却不能长久一世。而御空就像身份的标志一样,一旦通晓了这门神技,那他也就离飞升成仙不远了。

    “你……是仙人?”

    那人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心里的卷宗,被对方这么一说,他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接着用右手中的毛笔勾画了几下,然后才道:“差不多吧!来!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走过来!”

    孙长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明知道这条尸骨路上凶险万分、危机四伏,对方居然还要让自己强行通过,这不是将他逼往死路吗?谁知就在这时,对方再次道:

    “没错,你说得相当正确。你面前的就是死路,也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死路一条!”

    “什么?你究竟是谁!”

    孙长空立即向后退了几步,可没想到他的双手却已摸到了障碍物。回到一看,来时的道路已经完全不见,面前的这条死路竟成了唯一的通道。

    眼前,孙长空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