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重整旗鼓
    ,!

    黄起凤还没找着,薛氏姐妹不知去向,眼下又跳出来个失踪人口方柔,孙长空的一个脑袋三个大,紧绷的神经都快撕裂了。他看着朱大闯,不知该如何是好,也不行动,直接往门限上一坐,将出口完全堵住了。

    “喂,你怎么了?快起来跟我出去找人啊!”

    “不去!”孙长空冷冷道。

    “为什么?”朱大闯颇为不解。

    这次孙长空回地更加干脆:“累了。”

    朱大闯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将对方从地上拎了起来,面对面地大吼道:“你不是还没死吗?没死还不赶快行动!如果方柔真的在半路之上遇上了坏事,你我该如何向掌门交待啊!”

    “呵呵,向他交待?他不是没来么!方柔都能不顾一切地来救我,他居然就能坐视不管,这样的一掌之长,我是对他真的是彻底绝望了。”

    朱大闯一听这话,立即火冒三丈,虽然伤势未愈,便他硬是提起一道真气,强行挥掌,立即将对方打飞了出去。

    别看这一掌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其中隐含着无数玄妙。孙长空飞出去的时候虽然势头很猛,但刚一碰到墙上便立即停了下来,再看之前被击中的脸颊,坠了少许的红晕之外再无其它异常,反倒是他身后所靠的墙壁出现了大量的裂纹,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倒塌。

    墙的另一端,一对才成亲不久、外出办事的夫妻正在床上**快活,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一惊,吓得差点失了魂。尤其是那个男的,居然口吐白沫,当时便晕死过去。

    孙长空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庞,随即显出一丝愧疚的神色。他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不然自己早已和这堵墙一般下场。如果他所猜无误的话,刚刚朱大闯施展的正是登峰造极的外家功夫,隔水穿海。

    这门功夫听起来很是陌生,但他的前身一边令人再熟悉不过了,它就是隔山打牛。一种可以掠过正面接触的物体,而将力道灌输到远处的目标之上,使其瞬间毁灭。而这一招隔水穿海正是由隔山打牛衍化而来。范围更大,力量更强,关键是力由心动,收放全凭一念之见。出招者既可以将力道打入周围的物体,也可以让能量直接在对方的体内爆发,攻其不备,收效收优,几乎无往不利。

    就在刚刚,孙长空觉得那道劲力在自己的体内游走了半天,之后者射到了后面的墙体之上。能够如此随心所欲地控制这股力量,真不知道现在的朱大闯究竟进入到了怎样可怕的境界。

    朱大闯叹了口气,然后才低沉道:“我的这身修为都是方掌门所赐。传功之后的他异常虚弱,别说外出,就连行动都是十分困难。他当着我的面,瞬间便苍老了十几岁。他确实担心自己的姑娘,但他更在乎的是你啊!不然他绝不会平白无故地不惜耗损自己的精元提升我的修为。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我来帮你,懂了吗你这个笨蛋。”

    朱大闯的口气十分强硬,这让孙长空有些承受不住,直接瘫倒在地上。他抱着头,将脸埋到双膝之中,一言不发,好像害怕见人一样。朱大闯看着他也不再说话,空气瞬间变得凝滞起来。

    “大……大哥,能不能换个地方吵架?”

    就在二人陷入僵局之际,另一边的妇人裏着衣服,小心地走了下来。他的夫君刚刚因为惊吓昏迷,一时之间还没能缓过神来。妇人想去外面找个郞中过来瞧瞧。可看二人的架势一时半会还完不了事,想来想去她只得亲自下来,好言相劝,让他们暂时回避一下。

    朱大闯脸上登时通红一片。这不是因为惭愧所致,而是因为那妇人的穿着实在太过诱人,血气方刚的他正处在对****之事懵懂的阶段,突然见到一个面相姣好、身材婀娜的女子自然是经受不起,一时间虚火突升,邪念乱窜。要在多待一会,指不定要出些什么乱子。于是,朱大闯一边道歉,一边将孙长空从地上扶起,二人出了门,一直走到了楼下的空地之上。

    朱大闯抬眼一看,竟看不出这是什么地方。看着远处的大字,这才略微有了一些印象。

    原来就在他昏迷之际,孙长空带着他一路飞奔,子时之前已经出了七八百里,来到一处名为乾丰镇的地方。

    这里处于边缘地带,交通多有不便,所以来往行人很少,这家旅店是此处的唯一一家,再想找别处是可能的了。想到这,朱大闯索性坐在台阶之上,伸手从怀里掏出一袋干果。

    这便是他的伙食,两天两夜没合眼,他便靠这玩意充饥。眼下已经到了后半夜,昏睡了大半天不由得饥肠辘辘,只得用这些干果对付了。

    吃了几口,朱大闯又有了些精神,他看了一眼仍在一旁瘫坐着的孙长空,没好气道:“反正好话我也说了,巴掌你也挨了去不去找人,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出来已经有将近三天的时间,就算方柔脚程再慢也应该差不多到了。从登高城出发,算上跃离法阵的话一共有三条路可走。可我就是利用跃离法阵来的,所以这一条就得排除了。而这乾丰镇地在第二条路上,既然没在这里遇到她的话,说明她去了第三条路。嗯……糟糕!那里有危险。”

    朱大闯突然想起了什么,拔腿就往大路上奔去。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豁然站起了身子。

    “等一下,我也去!”

    朱大闯连忙扭了一下头,大声呵斥道:“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点跟上来!”

    孙长空终于想通了,确切说他终于缓过神来。其实,之前朱大闯所说的他都懂,只是当时的他身心俱疲,加上打击连连,所以才会一时失控,说出那样的气话。而经过了朱大闯的一番软硬兼施,他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双眼之中也显现出以往的慑人神彩,就算现在叫他与陈家高人再战三百回合他也绝不含糊。

    “方柔,黄起凤,薛菲菲,看我怎么把你们找回来!”

    朱大闯所说的第三条路,中途没有城镇,甚至没有人烟,是一处极为荒凉的区域,别人不知道,他可相当清楚,那里名叫鬼域。

    传说这里一旦到了夜里便会陷入另一片景象之中,诡异的气氛,加上出奇的寂静,就好像身在坟地之中一样,而鬼域之名也因此而来。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来时辰,天色是一天之中最为烟暗的阶段。凭借着自身远超常人视觉,二人才能勉强在漆烟的山道中上下颠簸。旁边几步之外便是顿丈悬崖,稍有不甚便有可能丧身于此。

    朱大闯,人大,心大,胃口也大,可偏偏这胆子长得小。他一直埋怨自己的爹娘为何自己出生的时候不起个“朱大胆”的名字,这样他也不会这般懦弱怕事。一听这个,他爹心也狠,直接将他送到了苍北仙苑之中,拜师学艺,希望他以后能有出息。然而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他已脱胎换骨,并有了一身傲人的修为,可这胆量地却没怎么见长。要不是有孙长空相伴,他是万万不敢自己来到这种绝境之中的。

    “他娘de,什么路不好选,偏偏先这条路。方柔啊方柔,你怎么这么不怕死呢?”

    朱大闯看了身后的孙长空一眼,对方却是闭口不语。但看他沉默的样子,显然已经有些感触。

    “我说,如果咱们在这里找到了他,你说她会怎么说啊?会会夸我聪明能干,英勇无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哈哈,想想都痛快。”

    孙长空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夸不夸你我不晓得,我只知道你要从这里掉下去,一定会摔得连你娘都认不出你。”

    听了这话,朱大闯当即大笑三声,洪亮的声音回荡在悠长的山涧之中,立即惊起无数栖鸟。

    就在二人装备继续前行之际,不知从哪里来得一只大鸟,突然掠上朱大闯的头顶,对着上面就通乱啄。朱大闯一吃痛,一边挥着拳头,一边向旁边开。可没跑几步,他的脚下突然一空,接着整个人便向下折去,刹那间他的血都凉了大半。

    完了,我的小命要不保了。

    生死之间,一只皓腕穿越时间、空间,甚至生与死,紧紧攥住他的衣领,暂时将他稳住。朱大闯大喜过望,抬头看向上面,随即笑道:“哈哈,还是你身手快啊!”

    朱大闯话刚说完,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孙长空怎么站得那么远,不是他将自己停在半空之中的吗?当他再次看向对方的时候,这才瞧清那人的脸庞,那居然是一张修长的怪脸,样子就像一匹马驹。

    “马?难道这是传说马面?天啊!我死了!”

    朱大闯惊慌之中蹬踢了几下随即昏死过去。这时孙长空已经走上前来,声音阴森道:“识相的赶快放了他。不然,我把你的人脑袋……”

    看清对方面容的刹那,孙长空不禁倒吸口冷气,我的乖乖,这是什么物种制造出的畸形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