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爱忘事的朱大闯
    ,!

    孙长空纵身一跃上了房脊,并将昏迷之中的朱大闯背了下来。神奴膂力奇大无比,中了他一拳还能苟存性命已经相当不易了。好在朱大闯的伤势也没有太过严重,只要有他的蚀腐不死身中的“生生不息”心法,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唤醒并不是难事。

    陈世杰虽不动了,可其他的陈家人并没有放走陈长空的意思。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二人身如流云一般豁然抢到他的面前,一箫一剑已将其拦住。

    “杀害了这么多陈家人,就想这么一走了知吗?你的同伴可以,但你必须得死”

    从刚才的战斗之中二人已经看出了孙长空的实力,如果任由他继续成长下去,过不了几年便会成为人间的一大危害,届时不知还要有多少人命为他偿命。为了防微杜渐,他们只得在今日做个了断。

    “你们两个老东西,莫非是想以大欺小不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老夫倒是愿意和你们比划比划!”

    钟魁移形换影,眨眼之间已逼到二者的近处,距离他们不到一丈之远,伸伸手几乎就能碰到。一看这个煞星突然来至,不动则矣一动惊人立即脸色大变,眼中不禁闪出忌惮的神光。

    “钟魁先生,你这是在袒护这个小子吗?”不动则矣忽然道。

    “呵呵,袒护算不上,只是看不惯你们这种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行为而已。如果是陈少主亲自动手的话,我肯定不干涉。可你们也看见了,人家都没说什么,你们两个外人在这里凑什么热闹。识相的就快快让开吧!”

    众人之后一声轻啸掠过,李如广晃身一闪,已然来到钟魁的旁边。大家以为两位老前辈的大战在所难免,谁知下一刻对方竟张口道:“一对二有些不太公平,就让李某助钟魁先生一臂之力吧!”

    “这!”

    “你~!”

    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的鼻子差点没被气歪,本以为对方来者是友军,谁知李如广竟然倒戈相向,成了他们的敌人。这两个人都是陈家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单是其中一个就已经相当棘手,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如此强劲的帮手,更是令他们雪上加霜。如果真要二老赶上钟魁与李如广的联手实力,恐怕还得再过个三五十年。那时,他们能不能活在世上还是一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两位年近百岁高龄的老者终于放弃了抵抗,一左一右让开一条通道。这时,孙长空因为抱着朱大闯,行动多有不便,只能口头上感谢道:

    “感谢二位帮忙解围,孙长空感谢不尽。”

    钟魁一如既往的冷默淡然,而李如广则接着道:“呵呵,英雄出少年,此话确实不假。希望今后你能广大师门,为天下苍生造福,这也算没有白费今日我与钟魁先生的良苦用心。”

    孙长空一愣,心中竟升起一丝愧疚。想他这几年来,好事没做几件,却是行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什么杀人放火,抢宝劫镖,能想到的他都做了个遍。好在,他杀的人多是一些凶恶之徒,得来的宝贝也是赃物,只不过是从别人那里转移支了自己手上罢了。抢劫是不对的,但夺取赃物就要名正言顺得多了。对此,孙长空也没有多少负罪感,只是心里稍微有些别扭。

    李如广自己期望如此之高,而自己真正的品行却与之相距太远,孙长空有些后悔,说实话他还是想当一个好人的。

    然而说得容易,在这种纷扰的世道之上,作好人是一年十分困难的事情。有些时候,做人要比修行难上千百倍。又或者说,为人处事之道本就是一门相当高深的“修行”之法。你不仅有考虑自身的因素,提升自己的实力,还要兼顾外界的干扰,时机,地点,以及对危险的预测评估,真要细说起来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孙长空心有余而力不足,犯下的过错已经无法补偿,他只得尽量在今后的日子当中少走歪路,至少不会危害到他人的利益安全。

    郞才女貌已经走了,青梅竹马二人却仍然停留在陈世杰的身边。他们遇到陈盛情这种丧尽天良的主子,那是自己的不幸。但有陈世杰这种前途大好的青年也是二人的福分,不同于郞才女貌,他们决定留下来,帮助这位陈少主管理经营这个庞大的家族。

    陈盛情已经完全痴呆,他的眼中黯淡,却无光泽,嘴巴微张,还有口水不时流出。他的断情掌已经功力尽失,那只被削断的手腕还在缓缓淌血,就算手筋完好恐怕这只手掌也要废了。一代枭雄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让人委实叹息。

    作为对方的旧部,青梅竹马将陈盛情小心挽回到了大厅之中,立即为他检查伤势。之前孙长空指剑刺伤了他的胸膛,如今血是止住了,可伤口却迟迟不肯愈合,透过它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模样显得异常惊悚。

    然而陈家能人倍出,青梅竹马便是其中的二位。他们修为超群,而医术更是世间少有,被人戏称为雌雄华佗。青梅擅长处理红伤,而竹马则更专注于内伤的治疗。二人合力之下,陈盛情的伤势竟然奇迹般的大幅恢复,创口边缘出也结出了血痂,虽然仍会落下疤痕,但总比留下一个缺口强上许多。

    陈盛情的伤势虽然好转了,可他的心病还不能除去。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可他的独子陈世仁已经惨死,心药已无,看来他的臆症是再难康复了。

    孙长空看了一眼地上陈世仁的尸体,不禁感到一丝悲痛。对方好意相助,没想到却突遭横祸

    ,替他抵了一命。想到这里,他有些困惑,那个暗中行刺自己的究竟是哪路高手呢?

    经此一役,神奴元气大伤,虽然吃了不少人的血肉之躯,但对于他来讲却是杯水车薪。只见他突然俯下身子,随手扒开潮湿的泥土,一个鱼跃便没入到了大地之中,整个陈府随即晃动了几下,终于安静了下来。接下来神奴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来恢复真元,准备应对时刻可能出现的危险。

    孙长空转身刚要走,突然想起一事,张口问向陈世杰:“对了,你是在哪里找到黄起凤的?还有,为何吴掌柜会先行回到登高城中?”

    陈世杰一脸茫然:“这个说来你可能都不信,黄起凤不是我抓的,她是自己送上门的。而且见到我的时候,他一再求饶,好像曾经受过什么巨大的惊吓似的。至于你所说的吴掌柜,我根本就没见到,可能他与你的其他两位朋友走散了吧!而这两只大猩猩只是一路跟着他,并没有恶意。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便设计将他们迷晕,然后锁了起来。”

    孙长空看着对方,确定对方没有欺骗自己的意思,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我还是要吴掌柜问个清楚啊!”

    孙长空伸手一招,那停在旁边的两只钢铁囚车应声而破,困于其中的阿大阿二顺势跳出。他们虽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但看到陈世杰的刹那,立即就变得愤怒狂躁起来,抬手便朝对方袭去。多亏孙长空反应及时,闪身拦住他们,才没有使得悲剧再次发生。

    “阿大阿二,算了吧!毕竟你们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做了一场大梦而已。现在梦醒了,咱们走吧!”

    孙长空最后看了一眼陈世杰,微微点了下头。接着他朝李如广淡淡笑了笑,以示敬意。接着他身化流虹,眨眼间已然消失。而阿大阿二轻身一跃,随其奔向远方。

    不久之后,夜幕降临,整个陈家依然在紧锣密鼓地收拾着残局。陈家死伤虽然颇多,但半路插足的瞿厉也没捞到多少便宜,反而被那神奴稀里糊涂吃了不少部下,其中一个还是追随他多年的一名亲信,这让他着实痛心。

    然而就在大家专心自己手上工作的时候,天上皎洁的月亮竟突然消失了。

    月亮消失并不是像天狗食月那样一点点隐没,而是好像被人偷走了似的,瞬间没有踪影了,根本不给众人反应的时机。就在所有人纳闷究竟发生了何事的时候,陈世杰急步来到庭院之中,开口对着天上大声道:“老祖宗,是你吗?”

    话音刚落,陈府之中狂风肆虐,飞沙走石,吹得人眼都睁不开。紧接着,一道爆鸣飞掠而过,竟让整块大地都为之倾斜,仿佛即将就要翻沉了一般。

    “世杰,别来无恙。”

    陈世杰豁然转头,却发现一道魁梧的身影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后。他不知该喜不是该怕,因为他口中所说之人已经到了。

    朱大闯尖叫一声,从恶梦之中惊醒过来。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被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绷带牢牢捆住,怪不得会做坏梦。

    孙长空听到对方声音的第一刻,便已冲入房门,而阿大阿二已经双双睡下,所以并没有跟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敌人追来了?”

    朱大闯一脸愧色,不好意思道:“呵呵,做了个恶梦,是我自己吓唬自己。”

    孙长空白了他一眼,刚要离开。谁知对方用力拍了一下床塌,直接将那床边的木材击成了碎屑。

    “糟了,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谁?”

    “方柔啊!那丫头先于我出来了,可一路上也没见到她。难道,他是中途出了什么事情吗?”

    孙长空有些发蒙,朱大闯却已淡定不了,披上衣服便往门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