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夹击
    ,!

    然而瞿厉还没回过神来,便见一道浩然金光刺天而起,竟将那名巨人直接轰倒在地。随着地震一般的余波四散开来,他已彻底说不出话,就连之前信誓旦旦的瞿恨也不禁露出骇意。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不是外面还有这么多的兄弟等候,瞿厉恨不得立刻冲入陈府一探真相。可三千多号的人而且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如果真因为自己贸然行动一同跟了进去、遭遇了难以预料的危险、死伤颇多,那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保险起见他只得继续等待,时间距离天烟还在,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陈家老祖宗还不会现身,有恃无恐的他索性不再去看院内的局势,坐在一张木椅之上闭目养神。

    神奴倒地的瞬间,陈家诸位高手的心也好似坠落了一般,一个个面色凄白,好像刚刚经受了一件极其巨大的打击似的。尤其是陈盛情,他原本自信满满,气势恢宏,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转眼之间,他已脸色剧变,双眼中的血红更是浓郁,头上还应景地出现了几根稀疏的白发,掺杂在众多烟发之中,又平添了几分沧桑。

    痛失爱子已经令他心碎,眼见陈家的守护神也吃了瘪,他再也忍受不住,周身罡气飞窜,衣袂翻腾难平,杀意大盛。

    陈世仁虽不是孙长空亲手杀死,但又与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现在的陈盛情无从寻找凶手,只得拿他开刀。呼吸间,他已接连挥出三掌,掌掌力贯千钧,排山倒海一般,袭向孙长空。当然,还有被牵连其中的朱大闯。

    因为刚刚施展了厚积薄发神功,朱大闯内息未复,所以迎战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孙长空的肩上。

    可他并不怎么擅长掌法,甚至连出掌的要领都含糊不清。眼见那状如天幕一般掌影殃然降临,孙长空以手代刀,断浪刀法随身而起。

    “给我破!”

    甫一抬手,孙长空便使出了断浪刀法之中威力势头最为剽悍的劈涛刀式。面对陈盛情这种强劲的对手,他之所以选择用它对敌,那是因为在以往的战斗之中,此招多占上风,即便对手实力超越自己许多,至少也能稳保不败。虽然不知这陈盛情修为如何,但作为陈家的代理家主,实力自然毋庸置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孙长空只得使用劈涛。

    他本以为那道掌影会在刀劲宣泄完毕之后一同消失,谁承想那道掌风竟是坚不可摧,劈涛落在上面非但没能将其破除,反而将自己消耗殆尽,只听“啪”地的一声脆响,孙长空的手刀刀光已经碎成尘埃,并在掌劲的推动之下反过来向孙、朱二人飞来。

    一招失势,孙长空立即大唱一声,随即身化银光,手执重辉宝剑,直逼头上的巨型掌影。然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陈盛情竟然露出一丝诡笑,样子显得极其奸诈。

    “想接我的断情掌?小子,等你做了断肠人再说吧!”

    陈盛情的断情掌名满江湖,战功累累,死于它之下的好手强者就不下几十个。而且他们多是与陈家长年作对的敌派,实力更是强中之强。可就算他们也不能幸免,甚至不能在陈盛情的手下走过十招,便悉数化为了一道道血影,彻底消失于这片天地之间。

    中了断情掌的人,混身血脉喷张,热气攻心,巨大的热量可以让人瞬间化为一道蒸汽,根本没有喘息的余地。所以见过陈盛情出手的人大多都不在世了。

    眼下,孙长空便是它的下一个目标。马上就要见证自己仇人惨死于自己的掌力之下,陈盛情怎能不痛快呢?

    可这是只是陈盛情的想法,而孙长空却是志在必行,不破此招绝不罢休。眨眼间,重辉剑上光芒万丈,势气大增。孙长空指触剑锋,一道精血随即融入剑体之中,剑上金光立即收敛,一道骇人红光顺势涌出,当即将天空染成了半边血色。

    “这剑是什么来历,难道是地狱的冥器吗?”

    陈盛情瞪大双眼,因为精神太过集中,就嘴巴也微微张开,呈现疾醉状。他与人交手,大大小小也有几百次了,可未曾有一回见过此等邪门的兵器,出手骄阳,翻手血霭,这样的神通恐怕也有仙人才能掌握得了吧!孙长空年纪轻轻,为何有如此能耐,难道真的有天神相助?

    思量间,孙长空手持重辉已经迎上那道伟岸掌劲,并且一连施展了三十六剑,剑剑血光浮动,邪恶惊魂。与此同时,陈盛情的断情掌光芒大作,已是将内部潜藏的所有能量制发到极致,并在刹那之间全部引爆。一道冲天光柱登时伫立于大地之上,好似要将天际轰出一枚大洞。

    “什么?陈盛情已经使出了断情掌?哈哈,时候到了!”

    眼见刚刚的爆炸余辉之后,瞿厉突然起身,向身后的众人叫道:“兄弟,我们走!”

    一呼百应,一呼千应,早已按捺不住的众人如同脱弓之箭一般纷纷涌入到陈家之中。那些仍然停留在陈府之中的护卫还未从刚刚的虫劫之中缓过神来,便已见到蜂拥而来的敌军,当即阵脚大乱。再加上瞿厉请的这批人实力不俗,与他们相比起来陈家护卫根本不能与其相提并论,几个回合之后已经四散溃败,逃得慢的已经尸体都快凉了。

    “哈哈,天助我也!孙长空,遇见你真是我的福气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从消失在旅馆之中的九城巡察使肖童。他身中陈世杰的五花十草毒,本来命悬一线,可止住厉也不简单,竟从外面给他找来了疗毒神医言必行,在对方高超的解毒手法之下,肖童虽没能完全脱离危险,但暂时已无大碍。不过要想完全消除体内的毒素,还是需要真正的解药,而陈世杰一定有这东西。以防万一,他换上了瞿家亲随的衣服,混入到人群之中,想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没过多时,他们头上便落下一物。

    那竟然是一个屋顶。

    不知哪里的房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整个房脊竟都上了天。而一直关注于眼前的情况的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随着“轰”地一声巨响,不少于十个人都被砸到了下面,当场身亡。肖童惊魂未定,他看着伸出废墟的一道胳膊,不由得汗如雨下,如果不是对方刚刚替他挡了这一下,死在里面的就是他了。

    “陈家底蕴雄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是能和这样的一方巨擘正面迎战,而且打得有来有回,孙长空啊孙长空,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实力啊!”

    找人要紧,稍事缓和,肖童再次隐没到众人的身影之中,犹如一阵轻风,嗖地一下便不见了。

    孙长空的半边身子都染上了血。

    那是他的血。

    就在刚刚的爆炸之中,为了保护自己的命门他只得以身作盾,硬生生地抗下了那记掌劲。然而在在那之后,断情掌的威力立时显现,竟逼得他的右手右腿瞬间炸裂,差点就成了残废。好在有了天魔兽甲的保护与治疗,那些看似相当恐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十之三四,虽不能像之前那般活动自如,但好在也不会完全失去战力。有了刚才的试招之后,孙长空再也不敢将这个陈家家主小觑半分了。

    恢复了体力之后的朱大闯再次投身到与神奴的对阵之中。那神奴体型高大,形似妖兽,遍布身体的烟色鱼片可以保证他不被一般的锐器伤害,宛如一件天然的盔甲一样。而与对方周旋了几遭之后,朱大闯也发现了这只大块头的弱点。

    智力极低。

    别看神奴长得像人,但实际上不过是一只上古遗留下来的魔兽后裔而已。当初陈家老祖偶然得见,怜悯他孤苦无依,便将他纳入门下,教给他修行之法。虽不能成神成仙,但也可以强身健体,综合战力有了质的飞跃。之后不知是因为什么,神奴竟在一夜之间不知去向,许多人都以为他寿尽仙逝了,谁知他竟藏身在陈家的地基之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守护神。

    既然对方脑子不如自己好使,于是朱大闯决定与对方周旋开来,上窜下跳,引得神奴不得不一同行动,数十个回合之后他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修为有了长足进步的朱大闯却是游刃有余,身如飞燕,借此机会竟上了神奴的身体,几步便来到了对方的腰身。

    无论是人还是兽,腰部都是极为脆弱的环节,双方交战的时候多向这里招呼。轻则口吐鲜血,重则不治身亡。眼前借着神奴停手休息的空当,他不顾一切地来到这里,就是想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大块头,给我躺下吧!”

    力有拳发,朱大闯的猛虎拳以其标志性的虎形拳影轰然掠出,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尽数宣泄在神奴的身躯之上。霎时间,后者的身体竟被生生拗弯,脊椎似乎将要从中撕裂似的,剧烈的疼痛使得神奴不由得发生一声凄惨的悲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