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乱相
    ,!

    看着由自己亲自酿成的人间惨剧,孙长空终于笑了。然而包括陈世杰在场的陈家众人已经陷入了另一片恐慌之中。

    瞿厉的大军居然杀到了门前,而且势在必行,竟然毫无保留。光是到场的军队便足有三千多人,这里面混杂着上百的英雄好手。他们个个武艺精湛,经验丰富,哪一个也是从数以千次的生死边缘生生磨砺出精英中的精英,这是瞿厉花了十年时间,耗费了无数人力财力才得到的成果,对此他十分满意。而在他的身后,瞿恨已经跃跃欲试,说实话他早已看不惯里面那位陈家少主了。

    “爹,他们是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跟逃荒似的?”

    瞿厉面色沉重,显然就是他也猜不到陈家究竟是在搞什么鬼。保险起见,他们只得守在门前,等里面形势安定之后再做打算。

    “别着急,陈家今天输定了。而且据可靠线报所说,那陈家老祖一般都是在夜间活动,从未有人见过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过。虽然不知其中的原由,但既然传出来了就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想让陈家倒下的不只我们一家,陈王城,仍至周边的几个城池与之对立的势力数不胜数。能够将他们绊倒自是皆大欢喜的事。如果其间万一出现什么变故,我想他们也会出手援救的。”

    在来这里之前,瞿厉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他甚至预备了一副上好的铁木棺椁,今天这副棺材之中一定要装下一个人,至于是陈盛情还是自己,那就要看老天的意思了。

    “老夫卧薪尝胆数十载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陈盛情,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陈盛情仍旧停留在痛失爱子的悲伤之中,他双手扶着陈世仁的头部,两脚跪在地上并且掂在对方的脖颈之上,生怕搁着他。作为一个长者,他的泪已经流干,取而代之的是报仇的怒火。

    他要杀人,他要将一切全部毁灭殆尽。

    “给我死来!”

    说话之时,平坦的院落之中登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口,一道莫名的怪风忽然吹起,竟将周围一切可以移动的东西全部吸入其中。那些惨死当场的护卫,因为无人收尸,无一例外全部掉在地面。孙长空心头一惊,就在这刚才的刹那之间,他好似听见了什么东西正在咀嚼吞食的动静。难道……

    没等孙长空收回心思,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大片的泥土翻飞起来,一道骇人至极的气息正在向他们慢慢接近。虽然没看到对方的庐山真貌,但想来这应该不是个易与的主。

    危难之间,孙长空扭头看了一眼黄起凤,好似交待遗言似的说道:“以后你要洗涤照顾自己,千万别再碰上我这种负心人了,听懂了吗?”

    黄起凤罔若未闻,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香囊,那是许久之前乌鸦道人送给她的定情信物。过了这么多年,这只香囊已经失去了当初的气味,颜色也在岁月的冲刷之下变得暗淡无光,但这丝毫不能阻碍黄起凤将它视作传世珍宝。哪怕自己神志不清,言行痴呆,她依然会保留着它,直到天荒地老。

    “趁着没人阻拦,你快点离开这里吧!我要和他们做个了断!”

    黄起凤一听立即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变得狂躁不安,脸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手里的香囊也被她揉得不成样子。

    “给!”

    出人意料,生死存亡之间,黄起凤居然将那只被珍藏许久的香囊递给了孙长空。后者当即一愣,但为了节约时间,他只得接过那枚不起眼的东西。

    “好,我收下了,快走吧!”

    孙长空拥着对方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此刻大地的剧变已经缓解了许多,地下的怪响也终于消停下来。然而他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真正的大战才刚要开始。

    就在孙长空刚把黄起凤送上台阶的时候,就在他脚底下方的一寸土地,居然突然向前塌陷下去,要不是他反应及时,恐怕已经掉到了里面,与那些死人死物成了邻居。然而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与黄起凤之间已经被一条天沟完全隔离。深坑之中,一缕缕淡青青的轻烟缓缓飘起。

    孙长空本想继续说话,谁知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劲风拔地而起,直袭孙长空的方向。看都没看的他直接向后跳出数丈之远,暂时逃离了对方的追击。

    “这是……”

    此时出现在孙长空眼帘之中的是一条长达三五丈的手臂。那只手臂布满了浓密的鳞片,远远看去就好像镶嵌了无数宝石在上面一样,经阳光照射显得若是美丽。可孙长空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善类,说不定还是一位混世魔王。而在就这时,召唤对方出现的陈盛情再次开口道:“老祖宗行动不便,那就由你来替我们陈家报仇雪恨吧!出来吧!我们陈家的守护神,神奴!”

    此话一出,院中的气氛立即达到最**,就连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也彻底变了颜色,嘴唇都涂上了一层极不健康的雪白色。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传说和陈家老祖一同降世临凡的神奴竟然依旧在世?”

    一动惊人的话刚说完,整片院落之中的大地便被一起掀上了天。在门外的瞿厉看来,陈家似是在进行造山运动,不仅仅是因为接连的地震与动荡,还因为此刻出现在他前方、那高大数十丈高的巍峨身影,这样的身形,不是山又能是什么呢?

    神奴虽然只做了一个破土而出的伸手动作,可孙长空却又花费数次移动翻腾才终于勉强找到了立足的地方。再次看向台阶之上,黄起凤已经不知去向。不过这样也好,他终于可以杳无牵挂地痛快一战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名叫神奴的体型生得属实高大,就算是他在无妄修罗界中见到的镇山兽还要壮硕几分。更关键的是,看他的架势以及举止,居然还是一位修行之人。

    难道,他也懂得修道成仙之法?

    就在心中疑惑重重之际,那个神奴已经调整好姿势,准备发动攻击。孙长空也毫不含糊,手中重辉剑金光大作,如握艳阳一般,丰神英武。一般人看到这番场景多半都要不战而降,可神奴却视而不见,抬起一脚,猛然向对方砸去。

    孙长空本以为此人体型臃肿,想罢行动起来也多有不便。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神奴早已将身体炼至随心所欲的高深境界,意念发动之时,身体已经接踵而至,未有一丝一毫的间隙。孙长空只觉得天色瞬间暗淡了下来,好像世界末日来到了一般。

    然而末日到来的只有他自己一人,因为他即将命丧当场。

    神奴的速度太快,加上孙长空轻敌在先,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他就要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一滩肉酱的时候,那只脚掌竟是戛然而止。

    孙长空的后背都湿了,看着面前那个略显熟悉的身影,他不禁开口道:“你是……”

    朱大闯一脸灿笑,开口朗声道:“哈哈,我来晚了,莫怪莫怪!”

    孙长空登时一惊,下巴差点因此脱臼。

    只见对方一手顶着那只大如车盖的脚掌,一边与他谈笑风生,行动丝毫不受阻碍,甚至还游刃有余,显然还有很大一部分潜力没有使出来。几日没见,对方未为会有此等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孙长空激动都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然后开心道:“你怎么来了!难道,师兄弟们都到了?”

    孙长空环顾四周,并未再见到熟人的影子,一时之间他不禁有些失意。没想到自己身陷危难之中的时候,第一个出现的竟是与自己不算熟识的朱大闯。世间有两样事物最难猜测,一个是天意,二个是人心。

    朱大闯似乎看出了对方的意思,于是连忙笑道:“你不要多想,掌门没来,不代表他不维护你。看到哥哥现在这副英名神武的样子吗?这都是他老人家的恩赐。等一下再说,先把这个大家伙解决了。”

    说到一半,朱大闯才想起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大麻烦。呼吸之间,只见他掌中三次蓄力,然后瞬间将力道释放出来,这是他的擅长招式,厚积薄发神功。有了此招相助,加上原本的强悍力量,他可以在瞬间释放出比之常人强盛百倍千倍的力道,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这厚积薄发神功有一大缺陷,就是前面蓄力的时间太长。在力道释放之前,他便只能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而一旦被敌方击中死穴,前功尽弃不说,甚至连小命都要不保。

    不过经过方惜时的传功与细心开解之下,朱大闯的厚积薄发神功已趋于完备,剩下的不足就要依靠实战来不断弥补。而现在便是绝人士的机会。

    此时瞿厉已经被院内的巨人吓得不知所措,其余的三千多名随从竟也失了方寸,有的甚至已经萌生退意。

    双方悬殊太大,要和这个巨人对打,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