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奇招 怪招 毒招
    ,!

    一动惊人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他虽已接近期颐之年,可一行一动之中都散发着勃勃生机,与之苍老的外貌着实不符。

    他的腰间别着一支玉箫,名叫飒风萧箫。据说听过它声音的人无一不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的镇神曲更是驰名遐迩,闻者无不落荒而逃,生怕自己也被卷入那无尽的苍凉悲箫之中。

    然而这次他并没有吹响自己的武器,因为另一个人在同一时间也行了。能与他默契配合而且无需任何语言行动的交流,此人除了不动则矣当然别无二者。不动则矣使得的是夺魂剑,一柄要比寻常宝剑长了两三寸的神兵。

    这柄夺魂剑固然妙不可言,可却称不上是利器,因为这把剑无刃。

    无刃的剑可以杀人夺魂吗?一般人当然使不了,但不动则矣可以。他就是像一只伺机而动的利箭,发作之前就是一根普通的竹竿,可一经松弦,强劲的力道立即转化为无限杀意,击杀敌人于眨眼之间。通常,杀人之后的夺魂剑都不需要清理,因为极少人能有机会将血留在上面。不动则矣实在太快,以至于血水还没来得及飙窜剑身便已擦身而过。

    这是一个快剑手的实力体现,更是他骄傲的资本。所以不动则矣在评价一个人实力如何的时候,都会用“能不能让我的夺魂剑流血”来衡量。当然,剑不会流血,流血的只会人。

    现在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双双行动,这已经说明局势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想来过不了多久这场僵局便要落下帷幕了。

    孙长空能安然离开吗?

    当然不能。

    这不是笔者所说,而是现场众人所想。几十名高手联合围剿,就算是仙人临世也要忌惮三分,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孙长空。他虽能在举手投足之间挫败沈万秋,可他的修为却只停留在轮回境与天人境的中间地带。在常理看来,一个未进入天人境的后生想要挑战天人境的修行者,那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境界,就好像天与地,光与暗,黄金与粪土,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差距,它们之间有一道任你如果努力都无法逾越的鸿沟。然而,孙长空居然成功地穿过其间,而且是以一种极为轻松的姿态。当然,这也不是毫无原因的。毕竟,他在无妄修罗界里生活了五年,同时他也在里面成长了整整五年。对于一个天资聪慧、勤谨努力的年轻人来讲,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脱胎换骨,一飞冲天。他在兽人外形虽然褪去了,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已另一种形式保留了下来。而作为媒介,无二真经图便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除了修炼的功法之外,无二真经图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只是充当容器的角色。他将真经图内独有灵气贮存起来,等到时机成熟便会随即宣泄,产生令人叹为观止的可怕力量。而兽人力量即将消失的时候,无二真经图便将它们纳入到自己区域之中,并将之分配到雄鹰展翅、魁虎下山、百骨鬼林以及光明迦楼王四道图形之中。时间一长,这些原本属于兽人的灵气,竟开始潜移默化地影响起孙长空的人类身体。所以每当他尝试发动无二真经图力量的时候,都会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一些异变,比如兽化,嗜血。现在的他根本不敢正视鲜血,每次看到血流成河情景的时候,他都不由得口干舌燥,喉咙堵塞,急需液体浸润。如果不是自己再三克制,恐怕他已经沦为像狼裔一样的吸血鬼。

    说起狼裔,就不得不说起那颗万恶心了。一开始的时候,孙长空对这玩意并没有兴趣。可时间一长,心魔竟然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改变了主体的想法。不知不觉当中,他竟生成了想尝试一回的念头。

    别人惹不起的魔物,我孙长空未必制不住。天地双尊一直对它虎视眈眈,那按理说他们应该具有克制万恶心的办法。既然这样的话,他同样有机会掌握这种方法。而一旦摸清了万恶心的本性,想要借助它的力量增强自身的修为也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了。

    狼裔死后,孙长空便把万恶心融了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说来也奇怪,让狼裔千方百计都无法完全融合,可那颗的心脏刚一触及他的心门,便如鱼得水一般,登时扎入到他的身体之中,转眼间已没了踪影,外面更是没有丝毫痕迹,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而与万恶心成功融合之后,孙长空既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也没收获一点点的惊喜。甚至从那之后,他吃得好,睡得香,精神头不知好了多少倍。现在就算让他十天十夜不睡觉也不会有问题,因为他的精力异常充盈,根本不会觉得疲倦。

    然而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老天有意捉弄,就在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双双出击之际,那枚一直安分守己的万恶心竟豁然有了动静。

    这里所说的动静不只是像心脏那样富有节奏的跳动,而是一种翻江倒海、恨不得将他的奇经八脉都绞成碎片折巨大变故。敌人还未怎样,孙长空已经口喷鲜血,将眼前的地面染红半边。

    被孙长空这么一惊,刚刚才形成的夹攻之势立即瓦解,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向左右两边避让,生怕自己着了对方的道。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们大为震惊了。

    孙长空吐出的血水之中有东西!

    那东西虽然很是微小,但却拥有生命,而且可以自由移动,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条蛆虫一样,丑恶至极。然而没过几息,他们便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步。

    在鲜血的滋养之下,那样蠕动的小东西们迅速成长,回身的工夫已经长得有手指粗细,而且还有变大的趋势。众人还没回过神来,那些浸泡在血水里的条状物体已经哄然散开,瞬间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去哪了?在哪里?”

    起初大家的注意力还停留在寻找这些小东西的事情之上,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噩梦,因为不只一人全都感受到了异样,虽然看不见,但他们的体内仿佛有一条灵蛇一般,在其中肆意游动,搅得他们如遭万蚀骨,痛苦万分。不时,已经有人像孙长空那样口鼻窜血,血水之中仍有之前的那种奇怪的小虫子。然后悲剧再次上演,小虫子在血浆的帮助之下茁壮成长,进而化为成更多的同类,然后再去偷袭更多的人类。这些蠕虫就像瘟疫一样,不断地在人群之中传播。而一旦这些小东西离开了那些人之后,他们便立即化为一具具的干尸,模样相当恐怖。眼见这般情形之后,在场的众人再也淡定不了,效忠固然是作为臣子的必备品质,但与之相比起来,性命显然要重要数个等级。命都保不住了,还淡什么保家护主。而且,他们并不是卖命,只是想借助陈家这棵大树为自己遮风蔽雨罢了。现在大树都摇摇欲坠了,他们难道还要留在这里等着被枝干活活砸死吗?

    所以之后陈家便出现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叛逃事故,这件事让陈家元气大伤,以至于在之后的很长日子之中一直萎靡不振,只能低调行事。而瞿厉则借此机会大力拓展地盘,一连拔出了陈家的好几股势力。而肖童则在他的庇护之下有恃无恐,甚至还向上面污告陈家意图谋反。然而皇室并不是瞎子,他们知道这是派别的争斗,所以也没有插手此事。反正,只要你们不闹事就行,至于谁做老大谁做城主根本无所谓。

    再说回来,眼见面前地狱般的情景之后,孙长空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而黄起凤也不再多动,而是安静地缩在他的身后,不敢将脸露出来。

    那些小虫子的意志坚韧无比,在场高手虽然极力抵挡,但无奈对方数量越来越多,而且攻势一波强过一波,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一动惊人翻手一掌,击飞了面前几只蠕虫之后,立即转身向众人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说是走,其实就是逃,而且还是落荒而逃。他们虽不怕死,但却不想死得如此憋屈,毫无尊严。看着蠕虫经过护卫皮肤时候瘆人的情象,他们恨不得立即将那人撕开,然后将里面的“恶魔”碎尸万段。

    可这只是幻想,事实上他们甚至没有勇气去接近那些被蠕虫上身的人。因为他们害怕被对方感染,然后自己也会沦为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一死了知好。

    而与他们所想的一致,到了后面一些绝望的护卫选择自残当场,虽然死法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他们的脸上全都挂着神秘的微笑。孙长空知道,那是身陷绝境之后忽然得到解脱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他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惨死当场,但却安于享受这份难得的优越感。

    一时之间,他竟有一种化身为造物者的错觉。

    “蔑视生命,原来是这般美妙!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