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筹码没了!
    ,!

    李如广甚是淡定,对于孙长空的质问仿若未闻,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起身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这才缓声说道:“呵呵,老夫并不明白你的意思。难道,你以为是我掳走了你的朋友?”

    看着对方愈发深邃的眼神,孙长空不禁陷入到回忆之中。那天在凤鸣城的时候,他为了保护几人独自迎战陈世杰,之后便有了他与李如广的初次相遇。对方手上留情,才让他安然逃去。可在那之后,孙长空并没有见到薛菲菲等人,而李如广带着昏迷之中的陈世杰也不知去向。他本以为对方在救到人之后会立即返回陈王城,可现在想来李如广完全有时间,也有机会在半路之上将薛菲菲他们截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中了对方的圈套,从始至终孙长空的行动都在李如广的掌控之下,救人,劫人也都是他的主意。想到这,他已经满头大汗,眼神闪烁,略显惊慌。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陈世杰居然开口笑道:“孙长空,这是怎么了?别忘了,你的手里还有我们宝贵的少主呢?”

    孙长空恍然醒悟,而陈世仁仍旧一脸淡然,丝毫没有挣脱的意思。他不动是因为他不想,他在这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逃脱升天。然而他究竟为何这么做,就无人知晓了。

    就在这个时候,鸢肥凑到跟前,笑咪咪道:“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被人算计了?这里只有一个黄起凤,再无其它人了。要不,你见好就收,放了世仁少主,自己带着这她速速离去吧!”

    孙长空知道眼下的局势已经有些失控,不知为何自己看这些人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色,好像是在注视一个孤儿一样。

    “对了,是你!陈世杰,你不是说我的朋友都在这里吗?他们人呢?”

    陈世杰摊开手,耸了下肩膀道:“我说说而已,这你也信?”

    “你!”

    孙长空一手拉着黄起凤,一手用剑抵着陈世仁,一步一步向外退去。然而来时的路上已经空间被乌央乌央的护卫死死堵住,别说是人,就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眼看局势即将失控,孙长空右手一颤,陈世仁的脖颈之上已经多了一抹血迹。

    “得罪了~”

    小声说完之后,孙长空抬头向陈盛情穷凶极恶地吼道:“让他们让开,不然我让你儿子脑袋搬家。”

    眼见自己亲生骨肉命悬一线,陈盛情再也淡定不了,直接跃入院中,伸手一指孙长空,盛怒道:“你这小子,休要再伤我儿。不然,我要所有与你相关的人给你陪葬!”

    孙长空知道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从此人行事作风以及陈家的势力来看,他完全有这样的实力。至于他做不做,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呵呵,就以为我是吓大的吗?就算你把天下人都杀尽,你的宝贝儿子就能起死回生、永世不灭了?真是笑话!”

    话音刚落,一道尖啸飞驰而来,孙长空下意识地将头一撇,却发现面前的陈世仁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怎么回事!”

    就连距离最近的孙长空都没有看清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只觉得陈世仁的身体忽然一抖,接着后背之上便绽开了一朵绚烂的血花。从这出血量上来看,刚才的攻击至少伤到了他的心脉,如若不采取紧急措施的话,对方的这条小命可就交待了。

    陈世仁主动相助这让孙长空很是感激,可如果对方就这么因自己而死的话,那整个陈家都将视他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恐怕都难逃一死。而更加严重的是,陈家人很可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将仇恨转移动苍北仙苑的身上。届时,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恐怕仙苑千年基业将会毁于一旦。

    这下,孙长空彻底傻了。陈盛情探上前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做出反应,如果这个时候对方突然出手的话,他必败无疑。可陈盛情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的身上,亲眼见到陈世仁倒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中犹如万刀穿过,悲痛难言。

    “快!救人!”

    一声令下不少于十个人已经来到了事发现场,他们手中拿着各自的疗伤圣物,什么金创药,凝血散,生肌丹,复生仙露,就连万年的灵参都被拿了出来。在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宝面前,就算是死人也能延喘好一阵,可陈盛情的脸色已经变白了。

    他的眼睛是红的,红得让人心惊,这全是因为愤怒之时极力睁目所致。在他看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一片,就和陈世仁的后背一样,触目惊心。

    “我儿子死了!我儿子死了!”

    孙长空当时一愣,半三竟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出手伤人的究竟是谁,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躲避,那死的岂不就是他了?可现在令他最最慌张的是,陈世仁死了,他和黄起凤哪个也活不成。所以电光火石之间,他决定杀出一条血路。

    “走!”

    孙长空拽起黄起凤,飞身就往人群之中砸去。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那些护卫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被率先撂倒了几个。重辉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更不用说是人类的身体。倒下的护卫死无全尸,有的被一斩两半,有的则是齐肩而断,死状异常惨烈。

    “给我围上,别让他跑了。”

    说话的是陈世杰,他背负双手,脸上仍带着那抹狡黠的微笑,显然这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陈世仁一死,少主之位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而为了不让别人得知自己与孙长空秘谋的事情,他必须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上竟有了一丝异样,之前好不容易治好的搔痒如今竟再次有了反应。

    这莫名的剧痒令他几乎崩溃,当着这么多人,他竟公然脱了自己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双手不停地挠着身体的各个部位,不一会已经是鲜血淋漓,有些地方甚至被扣下了大块的皮肉,景象相当惨烈。

    眼见这般场景,李如广当即上前点住了对方的穴道,然后大声叫道:“来人,少主中毒了。”

    “中毒?怎么可能,陈世杰不是百毒不侵吗?”

    陈家人自是知道陈世杰体质异于常人,自小不怕毒物。可眼下他漫射肿胀,皮肤溃烂流脓,一看就是中毒的迹象。难道,这个世上还有他应付不了的吗?

    这时护卫已经将孙长空团团围住,不时他的身上已被划开了好几道血口,血肉外翻,着实吓人。他本可以避免这些,可旁边的黄起凤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只能靠他掩护抵挡,一来二往自是应对不得,受伤也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即便如此,孙长空的脸上还没有出现丝毫绝望,因为他发现陈世杰出事了。只要有他在,自己就死不了。

    “都给我住手!”

    一声呵斥之后,众人鸦雀无声,回头一看说话之人竟是陈世杰。

    “我着了他的道,中了毒,只有他有解药,给我把他擒住,千万不要杀了他。”

    陈世杰的声音很是虚弱,显然毒性还没有完全消退。他盘腿坐倒在地,披头散发,样子颇为狼狈。而李如广则在他的身后为其运功祛毒,虽然收效甚微,但好过没有。

    “多谢你了李叔!”

    “哪里的话,这都是你爹生前托付给我的遗愿。要想他含笑九泉,我自是要保你周全。”

    听了对方的一席话,陈世杰顿时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这是他在陈家二十多年的光景之中少有感触。原来,人间还有真情存在。

    眼见众人纷纷停手,孙长空也静了下来,稍微察看了下伤势便随即开口笑道:“怎么样,我这毒的滋味不错吧!它虽不能致死,但却能让你生不如死,痒不欲生。放心,天底之下除了我之外无人可解此毒。”

    孙长空有这种把握并不是没有原由的,因为这所谓痒毒的配方,是他曾经在无妄修罗界中偶然得见。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此物的厉害,直到亲眼见证了它的威力之后,他才真正领悟到了痒药的可怕之处。

    他抓了几只蜈蚣,蝎子,还有一条毒蛇,并将痒药撒在它们的身上。半柱香的工夫之后,这些毒物已经不能自持,皮开肉绽不说,而且变得异常暴躁,他们在容器之中互相残杀,最后双双归西。

    就算是五毒都不能幸免,更何况是人类的rou体。陈世杰虽然天生具有不惧毒物,甚至还将他们当成炼功的助力。可这痒药完全是另一种层次上的毒素,它们可以穿过身体,直接作用在神经之上。所以说,真正出问题的不是躯壳,而是人的思想。陈世杰不知道,身上所谓的痒,其实只是他的幻想而已。而只要这种念头存在于脑海之中,他的痒疾便不能根除。孙长空从怀中掏出那只瓶子,古怪地笑了笑,然后道:

    “杀了我吧!杀了我,陈世杰也将无药而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