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生死与共
    ,!

    神灭三鸢是三个女人,而且是身高相同的三个女人。然而令孙长空没有料到的是,身材如此一致的三个人,长相居然长差地别,根本猜不到这样的三个人居然可以走到一起,并成为江湖之上闻风丧胆的凶神煞星。

    只见左边的女人头到如斗,一脸横肉,两只眸子几乎被眼皮眼睑完全遮盖,只能通过中间的缝隙洞察外面的情况。

    当然,这不是最糟糕的,孙长空最忍受不了这名女子的嘴。因为那高高隆起的双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仿佛下一秒就要亲上自己似的,如果被这种人占了便宜,孙长空宁愿把被那块被玷污的皮肉刀用剜下。而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女子居然还朝着他舔了舔舌头,摆出一副妖艳却又让人不禁作呕的姿态,这实在是远远超出了孙长空的底线。要不是这么多人对他虎视眈眈,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对方踹进地里,叫她永世不得见人。

    或许孙长空并不知道她的真名,可与他交过手的人至死都能清晰记往她,鸢肥。他的武器是两柄银光短剑,就这么插在身体两侧的衣带之中,也不用剑鞘收着,就这么露在外面,好像生怕伤不到他似的。

    确实,别看鸢肥长得笨拙,但身手却是三人之中最为敏捷的,出道数十载,他没有被自己武器误伤的先例。反而是那些轻视他的敌人,纷纷死在他的银光双剑之下。

    与好色性ying的鸢肥相比较起来,旁边那位瘦脸寡腮的妇人就要显得镇定多了。然而不知是因为年纪到了还是他的身体本就不太好,此人面对焦黄,印堂发烟,浓重的眼圈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许多人见到她之后没有记住他的模样,反倒是被那个形同烟洞的一样的烟眼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们忘记了他从前的名字,于是便给他起了个绰号,鸢烟眼。不过一般情况之下,没有敢这么称呼她,就算是亲生姐妹也不行。谁敢因为这件事情借题发挥,她便要对方永远双眼漆烟。

    和鸢肥不同,鸢烟眼用的一双乌金八棱锏,但看外形就能猜到这两个家伙不下三四十斤,让一个女人使用如此笨重的武器也睦难为她了。可对于她来讲,这丝毫不能成为她伤人杀人的阻碍。反倒是因为有它们二人辅助,鸢烟眼的实力大幅提升,一般修行者只要挨了这对乌金八棱锏,多半都要支离破碎,死状异常惨烈。

    离孙长空最远的,也是三人之中长相最为正常的女子,这时已经来到了陈盛情小声嘟囔了几句,后者听了变颜变色,过了好一阵才终于恢复平静。也深深叹了口气,好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灾难似的,脸上写潢了“抑郁”二字。

    “别伤我儿子,有话好好说!”

    孙长空与陈世仁虽在交谈,但那是运用的心语,常人在外边根本看不出来。陈盛情还以为对方下了决心、准备将陈世仁就地正法,于是连忙施展缓兵之计,将孙长空暂时控制下来,为接下来的救援争取宝贵的时间。现在他所能依仗已经没有几个人了,除了老祖宗之外,还有两个人……

    孙长空奸诈地笑了笑,随即道:“呵呵,没想到堂堂陈家的代理家主也会忍气吞生,自甘堕落,这可真让晚辈大感意外啊!”

    陈盛情面色尴尬,但仍不敢触怒对方,于是顺从道:“舐犊情深,人之常理。世仁是我的儿子,我自是要保他周全。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恶事,我陈盛情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孙长空紧接道:“就算用他一个换我的三个朋友,你也答应吗?”

    陈盛情不假思索道:“当然。”

    孙长空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随即道:“呵呵,从始至终我还没有见到我的朋友,他们是不是依然健在我不敢确定。如果要换人的话,你最好拿出点诚意来。”

    “快,把那几个人都给我带上,不!,是给我请上来。”

    这次,那些家丁显得恭敬了许多,而且速度也提升了不少,不一会旁外便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铿锵声,孙长空在监牢里待过,自然知道这是刑具碰撞时候发生的声音。不得不说这些陈家人太过小心了,凭他们这么多高手坐镇,就算给她们松绑二人也休想逃离陈府。也许还没来得及走到大门的时候,薛菲菲等人已经被敌军格杀当场,死得不能再死。可既然这样的话,这些累赘般的刑具又有什么妙用呢?

    终于锁链碰撞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孙长空便在门缝之中见到一个人,一个骨瘦如柴、一脸死灰的女鬼。凭借着自己的记忆以及大脑的推测,孙长空依稀首府出此人正是凤鸣城的城主黄起凤。

    “黄城主!”

    被孙长空这么一叫,对方如遭雷亟,吓得赶紧往回走。可旁边的护卫哪里会由着她的性子来,几脚便将她踹倒在地。黄起凤拥着自己的衣服,躲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就像之前他所见到的吴掌柜一样,已经完全疯了。

    黄起凤居然得了失心疯,这大大出超出了孙长空的想象。在他的概念之中,对方应该是一个果敢干练的江湖女子,所见的世面已经经历过的大事小事,是别人几辈子都渡不完的。如果这样的人都能被活活吓疯的话,那他实在想不到天下还有哪个能抵御得了那股不知名的恐惧了。

    孙长空看到这副情景竟忘了自己手中的陈世仁,差点弃他而去。眼见黄起凤就近在咫尺,自己却无法亲自上前,他只得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在手中的重辉剑之上,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的剑芒再次熠熠生辉,剑上的杀气不由得又强盛了几分。现在他杀人已经不用直接接触敌人,中有伸手轻轻一挥,对方便会立即四分五裂,再无生机。稍稍安定了下心神,他才开口向陈盛情质问道:“她怎么了?我的其余朋友呢?”

    “可能是惊吓过度,也可能是之前遭遇了什么刺激,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世杰回来的时候只带了这人和那两只猩猩,至于其他人仍然不知去向。之前的话只是为了骗你上钩而已。不过你也不能怪我,谁让你得罪了我们陈家呢?”

    孙长空凄厉地笑了两声,随即道:“难道你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结朋党禽兽般的行为全部说出来吗?”

    陈盛情眼皮猛然跳动了两下,然后慌忙道:“别,那件事只有陈家的少数人知道,大多数的族人都毫不知情。”

    “你说的少数人也包括你们那个老祖宗吗?”

    孙长空死死盯着对方,等待着对方的答复。而经过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在最后的时刻重重地点了点头。

    “果然,我就说吗嘛,陈家固然厉害至极,但也不应该会有饮鸩仙露的制药配方,这后面定有某位大人物在推波助澜,可陈家老祖会亲自参与些事这倒是令我颇感意外,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瘾?”

    想到这,孙长空不禁联想真情为之前李如广告诉自己老祖宗弱点的事情。将二者联系之后经过了一番思索,他才终于摸清了头绪。

    “也许真的如我所想的样,如果这件事情属实的话,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管你是什么陈盛情还是陈滥情,今天遇到了你孙爷爷,就算是龙也要给我盘着。”

    孙长空眼前豁然开朗,他抓着陈世仁一步一步往厅外退去,途中经过了神灭三鸢也未让他们有机可趁。来到黄起凤的面前,孙长空随即语气关切道:“黄起凤,你看看我,你还认识我吗?”

    黄起凤叼着自己的衣袖,审视了孙长空好半天,最后还是艰难地摇了摇头,结巴道:“不……不认识!”

    孙长空当即愕然,他一手握着剑,一手将对方从地上捞了起来,搂在自己的怀中。此刻二者相距不过半尺来远,只要孙长空低低头,就能轻易触碰到对方的樱唇。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想趁人之危。

    “那你还记得薛菲菲与薛飘飘到哪里去了吗?”

    这回,黄起凤思考的时间明显加长,孙长空不知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一直过了过个时辰的光景,他才吱唔道:“姐姐,姐姐……姐姐他们被坏人抓走了。”

    孙长空登时一愣,心道这姐姐是怎么意思,黄起凤脑袋傻了,难道连辈分也不分了?她比薛氏姐妹至少要大个十来岁,都能当她们的小姨了。难道,对方口中所说的姐姐并不是指薛菲菲与薛飘飘?

    “谁是坏人,你说的姐姐又是谁?”

    黄起凤倏尔一滞,接着看向四周,终于她的视线落到了其中一人的身上:“就是他,就是他把姐姐抓走的。”

    孙长空顺着看去,却发现黄起凤所说的不是别人,正是距离他最近、最却一脸笑容的李如广。

    “真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