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陈盛情的软肋
    ,!

    孙长空与陈世杰虽有盟约在先,但他以为对方只是说说而已。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位行事作风向来心狠心辣的陈家少主居然会如此守信,真令他大感意外。

    “哦?你要怎么帮我?”孙长空不禁道。

    “这个容易,把我放了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

    孙长空心中立即火冒三丈,差点就说出声来:“你在耍我?放了你,我与我的朋友岂不是必死无疑?”

    陈世杰道:“呵呵,以为这个陈盛情就这么好心,一换一就能让你安然离开了吗?实话告诉你,这三个人都不是你的朋友。”

    陈长空陡然一惊,立即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知道他的阴谋?”

    “这个倒不是。只不过,他们几人是我抓回来的,入牢时候的穿着我也记得清清楚楚,绝不是现在的这副样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三个应该就是我们陈家的神灭三鸢。”

    “神灭三鸢?”孙长空居然道。

    “怎么?你听过!”

    孙长空道:“当然,曾经靠三人之力屠尽一城,令街头巷尾血流成河的就是这个神灭三鸢吧?”

    “呵呵,你知道的还挺多。”陈世杰轻笑道。

    “可他们不是已经在十年前被围剿杀害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陈世杰略显得意道:“那是当时参与围剿的人们,冠冕堂皇的说辞而已。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能耐杀死神灭三鸢。之后,为了躲避仇家的继续追杀,他们三人才会进入到我们陈家,销声匿迹,一待就是十年。这十年里,我们陈家没有让他们做过任何事情,而他们三个却可以享受到来自陈家至尊无上的待遇。眼前陈家有难,他们自是责无旁贷,出现在这里,并且是和这种危险人物待在一起,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你告诉我这些又有能有什么用?放了你,我就能救回我的朋友了吗?”

    陈世杰道:“当然不是!放了我自然不能救不了你的朋友,可抓了一个人,你就有机会了?”

    孙长空立即领会到对方的意思:“你是说……”

    “嘿嘿,没错!主要抓住他,就算是陈盛情只要对你卑躬屈膝。”

    “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孙长空连忙道。

    “这个你不用管,一切看我的指示。”

    陈世杰淡淡一笑,从心语之中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陈盛情,脸上升起一丝悲壮:“作为陈家的子孙,我绝不会贪生怕死。”

    陈盛情假惺惺地点了点头,语气沉重道:“好孩子!情叔以你为荣。”

    孙长空冷笑着看着二人,然后道:“呵呵,虚情假意,真是让人厌恶至极。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

    孙长空豁然挥剑,直指陈世杰的咽喉。这一剑如果砍下去,就算是大罗神仙亲临也难救其命。见此情形,厅中之人豁然窜向孙长空的方向,而陈盛情也一同跟了上去。

    他真会好心救陈世杰吗?

    当然不会。

    之前他说的已经很清楚,只要陈世杰一回来,就将少主之位归还。而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回不来,这少主就是自己儿子陈世仁的了。这才是他的真正意图。所以此刻他上前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杀人。

    他要借刀杀人。

    刀就是孙长空。

    要想让孙长空这把刀要了陈世杰的命,那就绝不能让其它人中途“折刀”。如此一来,他就必须要拦下所有想取孙长空性命的人。

    四大护法虽然在朝厅内奔来,但他们的位置最远,所以对于孙长空来讲不具有威胁。而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虽然速度惊人,但因为视线问题,没能在第一事情回过神来,所以反应慢了半拍。钟魁实力惊人,位置极佳,是最大的障碍。所以陈盛情第一时间便将目标锁定到了对方的身上。

    钟魁乃鬼宗后裔,修炼的一套魁影神功独步天下,所向披靡,为近二十年来初升大陆少见的高手。他的身体未动,却已激出一道婆娑掌劲,直轰孙长空的后心。

    在孙长空看来,他的正在有五人正向自己飞驰而来,陈盛情为首,郞才女貌与青梅竹马四人紧随其后。要想在他们的面前探入到陈世仁身前,并将他擒住,实属是强人所难,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两道不同的声音一起袭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弯腰!”

    “用掌打我!”

    说“弯腰”的是陈盛情,因为钟魁的掌力已经来到,如果再不躲避孙长空就要命丧当场。

    说“用掌打我”的是陈世杰,因为郎才女貌与青梅竹马的攻势迫在眉睫,只有他的身家性命才能拦住四人联手。

    电光火石之间,孙长空身形骤然一短,接着陈世杰便向一枚炮弹一样坠入到了郞才女貌与青梅竹马的怀抱之中。陈世杰是横着出去的,所以正所被正面迎来的四人稳稳接住。而孙长空的“消失”令陈盛情完全暴露在了钟魁的杀掌之下。好在他修为深厚,硬是靠着自己的独门武学驰掣神掌,接下来了蕴含着无数杀机的婆娑掌劲。落地之时,陈盛情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体内更是有不下五股乱气在不停流窜,令他难受至极。然而一波未平,另一边却已炸开了锅。

    “不好,世仁他!”

    陈盛情豁然转身,却发现孙长空的剑已经搭在陈世仁的肩上,看着对方得意洋洋的表情,他差点昏死过去。

    陈世杰虽然得救,可他的宝贝儿子居然落到了孙长空的手中。这下,他是再也不能自持了。

    “你这个混蛋,快把世仁放了!”

    孙长空罔若未闻,低头看着仍旧沉迷于书籍之中的陈世仁,随即开口道:

    “这位少主,你爹好像很担心你呢!”

    陈世仁如梦惊醒,迷茫地看着对方,喃喃道:“早就猜到你会有这招,只是爹不听我的建议,所以才造成眼下的局势。”

    孙长空顿感意外,不禁问道:“你一早就猜到我要胁持你?”

    陈世仁语气平和道:“嗯,从见到陈世杰的刹那我就知道了。”

    “哦?为什么?陈世杰的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有!”陈世仁回答得斩钉截铁。

    “哪里?”

    “他的脸。”

    “他的脸怎么了?”孙长空越听越糊涂。

    “你看看他现在的表情,他进门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

    孙长空抬头看了眼对方,却发现陈世杰在郎才女貌和青梅竹马四人搀扶之下立在一旁,他在笑,而且笑得相当古怪,就好像在看一出闹剧一样。

    “他的笑容就足以说明一切,你和他早就达成了共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也不会这般得意。”

    孙长空讶然,他好奇对方明明身陷危险之中,却仍能不动声色,而且还和他有说有笑,莫非他真不怕死?

    “哼,就算你能看清事情的真相又有如何,难道,你还能从我的剑下逃命不成?”

    陈世仁摇头:“不能。”

    “那不得了,所以别装得这么云淡风轻,别忘了你的小命还在我的手里。”

    陈世仁轻笑了几下道:“呵呵,然而你的目的并不是杀我。你只是想借我要挟爹将你的朋友放了而已。”

    “哎呦,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既然你这么明白我的心意,为什么还要来这受此屈辱呢?”

    陈世仁猛然扭头,他动了动嘴,却没有说话。但通过口型孙长空仍然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我~只~想~助~你~一~臂~之~力”

    “我只想助你一臂之力。”

    孙长空大惊失色,他仔细端详着对方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如果二人没有交情的话,对方为何要平白无故、不惜忤逆自己的父亲来帮助自己呢?

    “你究竟是谁!”

    陈世仁仍旧只张嘴不说话:“一~人~”

    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他回忆起那天在无眠楼内的情形,那才明白了事情的一切。

    “原来伊人姑娘就是你的相好啊!”

    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那位委托怪人前去为伊人赎身的神秘人居然就是眼前的陈世仁。仔细一寻思他也觉得没有什么好意外的,毕竟能举手投足之间挥霍三十万两黄金的人,在陈王城内屈指可数,除了瞿家与刘家,恐怕也只有陈王城真正的主人陈家才能有这种实力了吧!

    想到这里,孙长空点了点头,神情也变得舒缓下来,随即说道:

    “把这几个冒牌货都请下去吧!我要见我的朋友!而且,我要将他们全部带走!”

    陈盛情的脸上的青髯根根竖立,就好像一枚枚暗器一样,恨不得立即射向孙长空。可一见对方那柄血色宝剑,他便立即打消了念头,这一剑是砍在身上,恐怕就是铜皮铁骨也要应声而断啊!

    终于那几个头戴烟布的“犯人”恢复了自由身,并且露出了他们本来的面容。如此一瞧,孙长空竟觉得有些好笑,传说中的神灭三鸢为何长得如此滑稽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