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命换一命
    ,!

    陈盛情淡淡地笑了笑,这恐怕是众人极少见到的情况。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对方一直是一位不苟言笑、为人严慎,喜怒不形于色,怎么会在一个仇人面前主动示好呢?

    他自是有他的打算,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罢了。

    “你就是这里管事的?”孙长空说话十分不客气,完全没有将在场众人放在眼里。他看了一眼厅内的情况,然后在李如广的方向停留了片刻,然后才恢复正常。

    陈盛情豁然起身,如同一柄天剑一般站在地上,让人见了不禁心生寒意。

    “老夫就是陈家的代理家主陈盛情。你就是孙长空?”

    孙长空点头。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刨去你的修为不说,单论这位胆识也足以令天下同辈汗颜惭愧。世仁,你可要和这位少侠好好学习学习了。”

    “是的,爹!”

    陈世仁朝着孙长空点头示意,孙长空也礼貌地回敬一礼,也算不失礼节。

    “陈世杰,你这族弟看起来比你懂事多了啊!”

    孙长空本想借此调侃一下对方。谁知此时的陈世杰面色铁青,一副不悦的神情。

    “呵呵,情叔,你这速度挺快的嘛。我这才出事没多久,世仁连少主之位都坐上了。”

    孙长空一愣,随即看向陈世仁的位置。果然,对方与陈盛情所处的座位都居在大厅的最北端,是最最高贵身份的象征。能与代理家主平起平坐的,恐怕也只有陈家的少主了吧!

    一般人听了此话一定会十分尴尬,可陈盛情却是一脸欣然,好像根本没有将对方的话听到耳朵里面。他的双眼微眯,缓缓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心平气和道:“世杰,你也不能责怪叔叔。陈家作为一方巨霸,体系庞大,下面养着几千族人,事务那是相当繁重。就算有我这个代理家主从中辅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少主的角色就显得重要得多了。而衡量了所以世字辈的族人之后,只有世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虽是他爹,但也不能因为避嫌而浪费了人才。如此一来,就成了今天的这副局面。”

    陈盛情说得振振有词,而陈世杰却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陈世仁、还有他身下的座椅之上,那原本是他的位置,如今鸠占鹊巢,被人抢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自然是相当愤怒。好在,他早就料到了眼前的情形,所以怒色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隐没不见了。

    “既然这样,如果我回来之后,少主之职又该如何定夺?”陈世杰忽然道。

    陈盛情朗声一笑,开口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能回来,世仁的少主之位立即原物奉还,绝不耽搁你。可是……”

    “可是什么?”陈世杰不禁道。

    “可是今天的主题并不是谈继位少主的事情,世杰,你忘了身边的这位孙少侠了吗?”

    孙长空点头:“你们的前任少主我已经带来了,我的朋友们呢?我怎么没见到。”

    陈盛情击掌三声,不时几位下人便带着几个头蒙烟布的犯人走了进来。而在这些人之后,两只硕大的囚车紧随而来,车中正是阿大阿二,两只正在酣睡的大猩猩。

    看到这一幕,孙长空心情终于平复了一些,他生怕对方出尔反尔,强行掳人,那他竟会陷入万难的境地之中。而从几位蒙面之人的穿着来看,至少能辨认是女人。可这些女人是不是薛菲菲她们,就不得而知了。

    见此情形,孙长空不禁嗔怒道:“陈盛情,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盛情抿了抿笑,接着道:“没什么,只是她们在暗室之中待的时间太久,如果贸然与阳光接触,可能会导致双眼失明。我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她们的周全,孙少侠莫误会。”

    孙长空冷笑了几声,回击道:“误会?你会这么好心?”

    陈盛情苦笑了笑,答道:“信不信由你,反正人给你带来了。不过丑话我要说在前头,只有一换一。”

    孙长空愕然:“什么!一换一?”

    陈盛情点头:“只能一个换一个。也就是说,这三个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才能和你走出陈府。其余两个,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

    “你!”

    孙长空怒发冲冠,混身上下杀气四溢,凶光闪烁。他的重辉剑已由金色转变得血红色,模样显得异常妖艳,让人见了心神难宁。陈世杰也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刚刚还淡定自若的他立即变得冷峻霜面。

    陈盛情大笑了两声,好像是故事之中坏蛋奸计得逞之后发出的凄厉笑声一样,令人听了毛骨悚然。孙长空已经觉察到厅内乃至厅外的陈家人正在向自己慢慢接近,如果再不震住场面的话,他恐怕就得为陈世杰陪葬了。

    “陈世杰,是他们逼我的。”

    孙长空手起剑落,红光一闪,已将陈世杰肩上一片皮肉削离下来。然而奇怪的是,血在流,当事者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就好像那伤不是在他身上一样。

    这便是重辉剑的高明之处,削肉杀生无声无息,取人首级于谈笑之间。

    虽然没有感觉,可剑伤却是不能轻视的。不一会,陈世杰的一条左膀已经被鲜血染红,血水一经落地,便溅起阵阵白烟,脚下的古板竟被生生腐蚀了。孙长空虽不知这期间的隐情,但想来应该与其百毒不侵的体质有关。

    见到这副场景,众人再也不能淡定,尤其是阿全,他已经脱离了其余三人直接来到大厅之前,大场叫嚣道:

    “为难我们少主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和我……”

    话没说完,陈盛情隔空一掌,掠过孙长空与陈世杰直接将说话的阿全击飞了出去。只听一声闷响之后,对方已经重伤吐血,并且剧烈咳嗽起来。

    “我们在说话,你一个下人来凑什么热闹。伤了世杰,你担当得起吗?”

    阿全向来心直口快,而且眼里容不下沙子。方才他救人心切,所以才会有那样的举动。虽说略显鲁莽,但也是情有可原。说到底,陈世杰是你陈家人,和他并没有关系。阿全能够奋不顾身,冲锋上阵已经实属不易,就算无功也不至于受过啊!陈盛情这样的做法令在场人有些不太痛快,其中有几个甚至萌生了退去之意。

    “这个陈盛情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当年的盛恩老主可不像他这般傲慢无理。”

    说话的人是阿双,但没有用嘴说话,而是用“心”与阿文阿武交谈。这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交流方式,除了四人之外,再无人能够听见。如果这种话被陈盛情听到的话,恐怕他的下场比阿全也不会好到哪里。

    “咱们人微言轻,既然选择为陈家人服务,就不能说三道四的。他陈盛情就是有千般不是,那也是他的事情。咱们万万不能因为这个被扣上一个造反弃主的罪名。”

    阿文的面色最为平和,从始至终也没有变过半分。不知为何,看着厅上那个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年轻人,他的心中竟有一丝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想自己当年像他这般年纪的时候,能比得上对方的十分之一吗?如果换作是自己待在里面,还能如此悠闲从容吗?

    阿全被下人小心地从地上扶上起来,他一直低着头,所以别人无法看清此时他的样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不羞愧是不可能的。身上的伤虽然不轻,可心里的痛却是强盛数十倍。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代理家主的份儿上,就算拼了自己的老命也要让对方掉几两肉。而为了其余三人,他只得忍气吞生,默默地走到阿双的身边。

    “没事吧?”阿双轻声问道。

    “放心,死不了!”

    “你们都注意点,我看厅里的气氛不对劲。”

    在阿武的提醒之下,四人一同看向大厅之上,只见孙长空剑拔弩张,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

    陈世杰的一脸阴沉,但不知为何脸上却挂着一抹难以理解的微笑。

    陈盛情气势如虹,威风凛凛,显然已经想好了万全的对策,有恃无恐。

    而作为新任少主的陈世仁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的视线再次落回到手里的书卷之中,丝毫不在意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怎么?难道你们要亲眼看着这位宝贝少主被我一剑一剑当众凌迟吗?”

    陈盛情叹了口气,随即开口道:“世杰,不是叔父不想救你。可这位孙少侠一再逼迫,咱们陈家也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今天如果让他把这三人全都带出这里,那我们岂不是给把天下人笑掉大牙,今后在江湖之上哪里还有立足之地?一换一,这是我的底限,不然咱们就开战吧!”

    此话一出,不少于十五种杀气已经瞄准了孙长空的各大死穴,单是这眼前的陈盛情都是他应付不来的,如果再加上其余的高手夹击偷袭,恐怕自己就要死无全尸了。

    豆大的汗珠顺着孙长空发梢缓缓淌下,他已经忍耐不住,再不做出决定,他与薛菲菲等人都要长眠于此。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世杰的背后竟传来一道声音:“别怕,我有对策!”

    “哦?你愿意帮我?”

    面对陈世杰的突然援手,孙长空有些不敢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