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令人惊叹的勇气
    ,!

    好吧,今天最不想睁眼的就是孙长空。因为他与陈家交换人质就在今天。

    这是他自己订的日子。

    九月二十八,说来既特殊又平常的一天。

    今天是他的生日,然而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只是普通的一天,孙长空居然会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选择做一件如此冒险的事情,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搞清这到底为了什么。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陈家的条件很简单,将陈世杰一根汗毛不少地带回去,否则他的三位朋友就要为他偿命。

    乍一听起来陈家人对于这位少主十分关切,可仔细一琢磨,这条件不就是纯属刁难人吗?如果真如话里所讲的那样,孙长空今天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因为薛菲菲等人死定了。

    不过,他早想好了对策,就算对方有意使绊他也能轻松应对。而且他还把陈世杰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好像刚从温柔乡里回来似的,春光满面,他曾经在陈家之中的精神还要饱满。实事上,这是陈世杰一个人的功劳,因为他早与孙长空达成了共识,他帮对方救人,对方帮他重夺少主之位,互利共赢,何乐而不为?

    与他们二人相比起来,陈家人的阵势显得不知要庞大多少倍。从陈王城南门一直到陈王城中,一直铺有崭新的红毯。红毯两旁站有装备精锐的护卫。这些人一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呼吸之间透着可怕的威严,令人看到之后有种见了凶煞的感觉。

    八百名“凶煞”就这么布置在通往陈府的必经之路上。一直到大门处,正戏才刚刚开始。

    先是曾经追随过陈世杰的三十六名壮汉死士,迎在最先前方,他们手中的游览锤已几乎按捺不住,稍有风吹草动都恨不得轰出去。然而他们只是开胃菜,后面的文武双全四大护法才算是重头戏。虽然之前阿文痛失一臂,但在族内秘术的相助之下断臂已断,随即活动起来仍然略有不便,但已经是奇迹一般的幸事,这要换做别人身上恐怕几辈子也遇不到这种好事。其余的阿武,阿双与阿全,更是被一股骨子之中渗透出来的杀气紧紧环绕,谁敢冒进半步,便叫他立刻死无全尸。

    可陈家底蕴雄厚,区区的几个下人怎么可能镇得住排场,所以分家家主也就出现了。

    他们虽不是陈家真正的主人,却所有整个家族的命脉,硕大的陈家能够长治久安,也多半要归功于这些人。正是有他们暗中的无私奉献,才能有陈世杰、陈盛情这般人前的光辉灿烂。而他们真正的本事并不仅于此,这些晋入到仙人境中后期的修行者,就算是放眼整个初升大陆也是极少能够遇见的。但是到了这里,陈家人的炫耀还没有结束。

    立在大厅之前的是两个雪髯银发的老者,单凭外表已经判断不出他们的年纪。而用眼睛唯一能够看出来的便是他们的深邃,难以琢磨,就算下一秒他想杀人,你也完全预测不到。这样一来他们就变得愈发可怕,那是一种“无”的力量。

    无形,无息,无害。

    就像无色无味的毒药一般,一旦进入人体之内便很难再有还生的可能,除非是有上天眷顾,或许还有挣扎之力。

    然而,他们是人,是二个会动会说,更会打架的狠人,不动则矣,一动惊人。这就是他们二人的名字,就像平时二人的行事作风一样。

    “不动则矣”“一动惊人”为陈家人效劳数十载,一生兢兢业业,忠实无二,是难得的两名家仆,所以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出动。可眼下到场之人居然还有比他们二人更少见的。

    他站在大厅之上、最靠外坐椅的旁边,比不动则矣与一动惊人只向前多走了三步。可短短的三步却已经是天壤之别。能到厅外的已经是人中之龙,凤毛麟角,如果能走到他的面前表现此人已经站到了这片大陆之上的巅峰,就算是天人之境后期的修行者也要自叹不如。不过无论你是人是龙,到了他这里几乎都要变成鬼,他姓钟,单名一个魁字,与“钟馗”二字同音,却不同意。他要做的并不只是一个让人鬼忌惮的驱魔大神,更加成为世间万物的群英之魁。

    有钟魁在场,任你是魑魅魍魉还是妖魔鬼怪,都将只会死路一条。

    可陈家的高手就只有这些了吗?

    当然不是!

    李如广还在更靠里的位置。不同于之前的其它人,他坐在价位上,还能一边享用上好的荼水一边等待对方的达到,从头到脚都显露出与众不同的优越感。不过他这对这些面子功夫并不在乎,显然他想看看经过了这几天的筹划之后孙长空将会怎样面对如此之多的陈家人,这里面同样也包括自己。他的手中无箭,但心中早已有千万道凌厉箭气留存,心念一动便会立即爆发而出,如洪水决口,一发不可收拾。

    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李如广竟没有佩带那张劲弓,除了少数知情者之外,其他人全都是一头雾水。这些人不知道,没有弓的李如广要比手持弓的李如广还有可怕。后者发招还有一丝生机,前者几乎例无虚发,而他的对手十有**也要命丧当场,连眼睛都来不及合上。

    如此说来,李如广已经足够强大了,就算将其他人支走留他一人与孙长空对峙,后者也休想半路遁走。因为只要八步追魂箭一出击,目的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可即便如此,大厅里面还有人,而且人还不少。

    坐在中间的自然是陈盛情,而他的旁边,衣冠楚楚,气质非凡的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便是他的儿子陈世仁。

    这二人身旁各有一男一女保护,陈盛情旁边的叫郞才女貌,陈世仁身旁的叫青梅竹马。这是两对夫妻,两对经历了无数次战斗却仍能携手走到今日的患难夫妻。他们之中任何一人的实力都远不如厅中的李如广,可一单夫妻同心,便能释放出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力量。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敌手,就算是陈家老祖宗亲自现身也能抵挡几招,这已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就算是与方惜时相比都毫不逊色,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孙长空呢?

    他们早已想好,只要对方敢进这个门,四人便立即联合进攻,一方救人,一方杀人,等陈世杰平安落地之时,孙长空已经气绝身亡,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情况。然而就在刚才,陈盛情竟千叮万嘱,叫四人不要出手。至于为什么,他们便不知道了。可看今天的架势,并不只是救“少主”那么简单。如果陈世杰安然不恙地回来,那刚刚晋升为新一届的陈世仁又该何去何从呢?然而他们只是旁人,说的难听一些就是下人,他们只有听命于人的份儿,万万没有质疑主子的权利。这不只是因为忌惮那位传说中的老祖宗,还有一向手狠手辣办事果敢的陈盛情,更令他们惧怕不已。如果得罪了他,你将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曾经有一个下人在背后议论他成为代理家主是事先预谋好的事情,便被陈盛情带到了暗室之中,用了四百三十数方法折磨他的舌头。最后那人的舌头保留了下来,但却再也不能说话。而且吃饭的时候会口吞鲜血,半夜之中还会从里面爬出各式各样的毒虫,足足过了三年之前那名下人才终于如愿死去。下葬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此人身上竟被植入了两只拳头大小的坛子,里面装有毒虫的早卵,只要一沾血气便立即孵化,成为无数幼虫。这些幼虫在他的体内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才会完全成熟,然后破体而出,景象十分惨烈。从那之后,便再也没人敢再说陈盛情一个不是。在他眼中,对方就是活生生的暴君。

    郞才女貌和青梅竹马自然不想成为那样,所以他们只能装聋作哑,即便明知以多欺少不光彩但仍然参与其中,甚至不遗余力,都与这位代理家主有关。

    有了这么一位成功的爹,陈世仁自然有恃无恐。他的修为实力虽不是最强的,但只要有了陈家的扶持以及老祖宗的垂青,一年之内超越如今的陈世杰绝不是梦想。不过在他看来,这些都无所谓,因为对方绝不会撑到半年之后,今天他就得死在这里。

    与孙长空一起!

    这一天,陈王城出奇的冷清,就连做买卖的也出人意料地闭门谢客,只有角落处的窗户处露下一道缝隙,以供窥探。他们也想知道挥得陈王城天浑地暗的年轻人究竟是谁,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样长了三头六臂,身怀通天的本领。于是在众目期盼之下,孙长空挟着陈世杰终于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虽说陈家人多势重,但看到对方露面的刹那,大多人还是不禁倒吸口冷气。

    这小子是真不要命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