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歃血为盟
    ,!

    孙长空与陈世杰一拍即合,组成了暂时的联盟。而另一边在陈盛情精心设计之下,众位先祖一同推选陈世仁为新一届少主,以壮大自己的势力,造福子孙后代。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之后,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先辈对于这个代理家主已经完全失去信心,并发誓再也不会支持他的立场。

    就这样,看似平静的一夜这就这么过去了。

    苍北仙苑,光明大殿之上,朱大闯与三胖还有方柔等人正在与方惜时交谈着关于孙长空的事情。

    “果然,我就知道那个小子不会就这么死掉。没想到,这半年来他还有不少际遇。”

    知道孙长空尚在人间的消息之后,最高兴的不是方柔也不是三胖,竟是身为掌门的方惜时。因为当初就是他差点害死了孙长空。如果对方真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上的话,他恐怕真要为此内疚一生了。然而在听过朱大闯的报告之后,方惜时的脸色还是相当难看,根本他多年的经验,对方一定是遇到了相当棘手的事情才会走得如此匆忙,甚至都不及回门内和众人报个平安。

    活着就是希望。

    即便眼前的形势十分不容乐观,但方惜时仍然坚信孙长空有惊无险。毕竟,像群落山那般严峻的情况都被他撑了过来,还有什么能难得住他的呢?

    “通知下面的人,让他们去打探孙长空的下落,一旦有情况立即向我汇报。好不容易回来了,我自是不会令他就这么再次消失无踪。对了,听说万秋之间也与他照过面,你们去传他过来,我要问一下他们见面时的情景。”

    “爹,如果长空真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的话,您会不会出手相助啊?”方柔泪眼婆娑,眼脸憔悴。刚刚听说孙长空消息,没想到噩耗接踵而至。她的要求并不多,哪怕让他再见对方一眼也是值得的。

    方惜时轻叹了口,随即道“孙长空是我苍北仙苑的门生,我这个作掌门的自是会保他周全。只是……”

    “掌门但说无妨!”朱大闯不禁道。

    “孙长空自来性格鲁莽,做事不计后果,万一在外面惹得了一些强大的势力,就算我想帮他恐怕也……”

    说到这里,方惜时不忍继续说下去。没有办法,这就是势单力薄的结果。在面对一些强大敌人的时候,只有人间欺负你的份儿,挨了打你却不能还击,否则便要给自己乃至整个苍北仙苑招来杀身之祸。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算方惜时自刎谢罪也于事无补,他将会成为仙苑的千古罪人。

    因此,现在的方惜时只能祈祷对方没有像自己想象地那般冲动,不然他必须面临是保全门派还是保护孙长空的选择,这样的情况他是万万不想看到的。

    三胖修为有限,但他的关系网已经遍布了小半个初升大陆,耳目众多。加上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相助,想要找个人并不是难事。很快,他便到了位于陈王城中刘家的消息。

    “什么?你说孙长空和陈家人杠上了?这……”

    得知了这个不幸消息,众人立即陷入死一样的沉寂,就连方柔也不再以泪洗面,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陈家,那是何等强大的家族,纵横江湖数百年,长盛不衰,这里有陈家老祖的大半功劳,但陈家人的努力同样不可小觑。如果要为了一个孙长空,让整个苍北仙苑与之兵戈相向,那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可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长空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深渊。唯一的好消息是,孙长空挟持了陈家少主陈世杰,如此一来他们也不是毫无希望,至少有这么个筹码傍在身旁还算有了个后招,不至于一直被动挨打。可问题的关键是,孙长空是否能利用好陈世杰这个人质,让他保证在自己不受伤害的情况之下,顺利救出那薛氏姐妹与黄起凤。事情办好了皆大欢喜,办不好那就是成千上万甚至整个苍北仙苑给人家赔命,这样的赌注实在太大了些。作为最高决策人,是该主动出击助孙长空一臂之力,还是与其划清界限,省得惹火上身,这便是他此时最该解决的问题。

    好在,仙苑之中还有许多上古长老,他们在仙苑之中威望颇高,修为见识都已远超方惜时,所以做出的决定相对而言也会稳妥一些。然而到场的五位上古长老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选择采取旁观的态度,看孙长空下一步的行动再做定夺。这么一来,这件事情便陷入了尴尬的僵局之中。

    “爹~”

    方柔可怜兮兮地看着方惜时,可后者的脸上却是一点精神头也提不起来。

    “柔儿,不要怪爹。爹这么迟疑,也是想保命你们。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大不了就和那小子同生共死,也算补偿我半年之前犯下的过错。可眼前仙苑之中门人众多,我不能因为他一个人牺牲了整个苍北共仙苑啊!”

    听到这,方柔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不怪方惜时,他只怪老天不公,为何要让孙长空活得如此煎熬。此时此刻,她竟然觉得还不如让孙长空死在半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之中。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或许会悲痛许久,但绝不会像如今这般纠结难过。方柔恨不得惹怒陈家的是自己,这样她就能一死了知了。

    可现实本就这样,不如人意。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常**,她又怎能幸免呢?

    对于孙长空的事情,弟子之中的反响倒是出奇地平静,他们大多都是以“事不关己,高高扶起起的态度”来看待。作为其中的领军人物,沈万秋,自是不会希望被孙长空影响到一丝半点。为了不得罪陈家,他甚至可以现在立即叛离苍北仙苑,转身投入天幕尊府之中。毕竟有他的舅舅为自己撑腰,就算到了那里他的才识也不会受到埋没。而莫非烟与屠昊阳都有家庭势力支持,就算仙苑出了事情也决不会担心牵连到自己。只是对于孙长空的事情,屠昊阳还是耿耿于怀,不是他的话,他家的杀手联盟也不会损失残重。

    “好你个孙长空!害了我家不成,现在居然还要连累整个苍北仙苑,像你这样的人渣就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能翻身。”

    屠昊阳心头恶气难消,当即一掌击出,直接将面将的一面石碑拍得粉碎,巨大的动静惊起了隐匿在周围的无数禽兽,就连附近的大地也好似因为一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出现了数道裂纹。

    “呦,昊阳师弟,今天为何这么大的火气?”

    整个仙苑上下屠昊阳上不怕掌门,下不怕师父,唯一忌惮的就只有眼前这个人,莫非烟。

    自从进入苍北仙苑的那一刻起,他便将超越对方作为自己的短期目标。然而,十年过去,二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那样,即便屠昊阳再怎么努力,都丝毫拉不近二者的距离。

    在某一个瞬间,他竟有种感觉,对方是神一般的存在,即便是方惜时也只能望其项背。莫非烟身后的迷雾实在太浓郁了。

    “你怎么来了?”

    屠昊阳稍微收拾了下心情,转眼便摆出一副淡然的神态,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呵呵,我把张望远托付给你,谁知转眼之间便找不到你了。怎么样,这段时间他的表现还行吗?”

    屠昊阳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又立即恢复道:“你说那小子啊!不是我说,你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亲戚,一招天狼吞日居然炼了半年有余,近些日子才有所精进。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一掌把他废了。”

    莫非烟莞尔,露出那他可以融化千年寒冰的笑容,温柔地看着他,劝解道:

    “哎,没有办法,这也是家父的意思,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啊?你说这是莫叔叔的意思?”

    莫非烟点头。

    “看来张望远这个家伙还是有点实力的吗?竟然连莫氏天手也能请得动。这么说的话,我还得好好巴结一下他了呢!对了,沈万秋那个废物怎么样了?听说自打回来之后他就一直萎靡不振,好像丢了魂似的。再这么下去的话,继续保留他核心弟子的位置也只是浪费名额,我看还不如让给有实力的师兄弟们。”

    莫非烟双手背负,显出一副过分的老练,他双眼极眺,看着天际之处,随即语重心长道:“核心弟子的名额又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如果贸贸然给予上面压力,整不好还会适得其反,让姓沈的白白占去大量的资源。你放心,掌门长老并不是看不见,如果哪一天沈万秋真的有愧于核心亲传弟子的头衔,他们自会给大家一个说法。到了那个时候,你想成为亲传弟子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屠昊阳听罢立即喜笑颜开,此前脸上的阴霾也一扫而空,他的双眼在不断放光,仿佛大好的未来正在向他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